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九十章 失控的战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千多名散修,师门各异,实力天差地别,想将他们整合成为一支军队,难上加难,洪福天做到了,攻打踏浪城的战斗就是证明。

    这场战斗需要精密的计算、巧妙的配合,还需要大量的收买、反间与里应外合,洪福天预计只有一半的计划能成功,结果却超出想象。

    大批战船在最后一刻选择背叛舍身国,妖术师军团忙于举行肉身大祭,忽略了对港口的防范,城内埋伏的符箓师和散修都在约定时间发出信号,战火很快就漫延整座城池……

    胜利就在眼前,触手可及,洪福天反而不敢相信了,妖族大军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崩溃?最关键的是,半魔麻先生在哪里?难道他真的死了?

    洪福天的确派出了四名散修前去执行刺杀任务,但他从来没期望过任务真能完成,那只是一连串计划中的一步,为的是将半魔的注意力留在城内。

    直到海上的战斗接近结束,三百多艘战船陆续降下舍身国蛇旗之后,洪福天才下令散修军队向踏浪城进发,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也察觉到了失控迹象。

    散修们早已陷入兴奋状态,在洪福天下令之前,就有数百名散修自作主张飞向了踏浪城,并且带回消息,声称全城大乱,人类与妖族正在混战,半⌒魔麻先生已死,妖师慕行秋现身等等,他们对自己的勇敢举动十分骄傲,全然没有注意到这是在违命行事。

    越来越多的散修离开阵列前往踏浪城,除了下令进城,洪福天别无选择,而且他非常惊讶居然会在此时此地听到慕行秋的消息。

    城内的战斗比海上还要激烈,街道上、院子里、房屋中,到处都有厮杀与叫喊,没有指挥。没有章法,甚至没有目的,人人自卫,妖妖自保,谁也不信任谁,肉身大祭的传信早已遍布全城,人类与人类、妖族与妖族之间也同样互不信任。

    在城边飞了半圈,洪福终于明白这场出人意料的胜利根本没有进入他的掌握,事实上,胜利不在任何人手里。

    必须恢复秩序。这比一切都重要,可是洪福天已经失去对己方军队的控制,散修们热情洋溢地投入战斗,在城池上空与妖术师打在一起,他身边只剩下寥寥十余名跟随者,命令根本传不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胜利的喜悦从洪福天心中消失,他开始怀疑眼前的乱象是半魔的法术了。

    禁制已经消失,到处都能自由飞行,洪福天带着忠诚的跟随者进入踏浪城。尽量将各处的散修集合在一起,人类与妖族的隔阂太深,没办法马上解决,起码人类应该团结在一起。

    此举效果甚微。散修杀得兴起,理解不了集合的重要性,跟随洪福天飞不多远,就被附近的妖术吸引。大喊一声离队追赶,觉得这才是最勇敢的做法。散修重视师门,一人战斗。总会带走三五名同伴。

    洪福天开始焦头烂额了,直到他看见一名正站在屋顶与十多名同伴并肩施法的散修。

    “武通时!”

    年轻的散修听到叫声愣了一下,随后兴高采烈地飞到洪福天面前,在空中行礼,“洪师,您也来了,瞧,咱们大获全胜,已经夺下了踏浪城!”

    洪福天没有这么乐观,“你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半魔麻先生呢?”

    武通时是参与刺杀半魔的四名散修之一,笑呵呵地说:“我们走散了,他们大概又去王宫了,半魔已经被慕行秋杀死。”

    “你亲眼见到的?”

    “一只半妖告诉我们的,他认得慕行秋。”

    “半妖?”

    “他说他叫殷不沉,从前……”

    洪福天急速向王宫飞去,他必须尽快查清事实。到处都有法术与妖术飞来飞去,洪福天没法直线飞行,只能绕来绕去,兜了好一会圈子才进入王宫,回头看时,身后的跟随者只剩下五名。

    洪福天将这五人也遣散了,整场战斗已经完全失控,王宫里或有陷阱,没有必要带着其他人一块涉险。

    他直奔后花园,希望能够看到半魔的尸体,只要麻先生死了,再大的混乱也值得。

    经过王宫前方的庭院时,洪福天看到另一种景象,这里战斗已经结束,留下百余具尸体,踏浪国年老的国王正带领一群侍从与大臣跪在地上大声乞求,古神、魔族、道统、各种传说中的神灵,都被呼叫到了,只要能活下来,他们愿意向任何一方献出所谓的忠诚。

    洪福天从他们头顶飞过去,差点也被当成救命之神。

    与散修里应外和的是一位王子,他手下聚集了一大批符箓师,这时正在宫外与妖族战斗,他大概已经不在乎王宫与父王的安全了。

    后花园里仍然安静,无论是出于畏惧还是敬仰,人类与妖族都没有涌入半魔的居处。

    离高楼百余步,洪福天停下了,他感受到一股奇特的法术,似弱似强,好像在向四面八方扩散,又像是在吸收什么。

    他的心一沉,肉身大祭居然正在进行!人类与妖族的混乱却是半魔的秩序,鲜血与情绪都成为力量的来源。

    洪福天惊恐万分,散修军队不仅没能阻止肉身大祭,还成为祭品的一部分,这都要怪他,怪他事前考虑不周,战时又没有掌控住形势。

    有那么一刻,他想逃跑,因为留下来并无任何意义,他不是半魔的对手,更无法阻止肉身大祭,回到外面的街道上,或许还来得及带走一些散修。

    可他最后还是拔出了法剑,左手则掏出三首神像,他无法想象逃过此劫之后要如何面对天下散修,死亡反而是更简单的选择。

    剑与神像,就是他的全部希望。

    洪福天正要施展屠魔之术,楼顶窗口突然露出一张脸孔,那是半妖殷不沉,神情严肃地冲他嘘了一声,然后招手示意他进来。

    洪福天与殷不沉并非朋友。更谈不上互相信任,可在这一刻,半妖湿漉漉的眼睛居然令他稍感安心。洪福天犹豫一会,飞向窗口,看到里面的三名散修,心里又踏实一些,于是从窗口进入房间。

    房内的桌椅都被堆到了墙边,正中间端坐着一个人,看样子正是半魔麻先生,发出神秘法术的人也是他。

    三名散修和半妖殷不沉围坐在半魔身边七尺以外。体内没有任何法术发出,似乎只是在旁观。

    还有一名普通人类,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双手握着一尊墨玉神像,神情略带惊慌地看着半魔,显然一点也不理解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三名散修给洪福天让出一个空位,恭敬地向他点头致意,却没有开口说话。

    洪福天满腹狐疑,收起法剑。手里仍然握着木制神像,坐在空位上,片刻之后,心中一震。

    他在楼外就感受到的那股奇特法术。如今更清晰了,麻先生的确在吸取全城的力量,力量来自高涨的情绪和残破的血肉,可是令洪福天震惊的是。这些力量居然有相当一部分进入自己体内并留了下来。

    他惊讶地望向殷不沉和三名散修,他们正在专心接收力量,连目光都舍不得挪动。

    洪福天迷惑不解。麻先生为何会如此好心,竟然分享肉身大祭的好处?他没法心安理得,宁愿少吸收一些力量,也要弄清这是怎么一回事。

    角落里普通人类手中的墨玉神像吸引了他的注意。

    “你好。”洪福天用极低的声音说,“我叫洪福天,是一名非妖散修,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沈休明。”那人的声音微微发颤,“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也是慕行秋的朋友吧?”

    洪福天点点头,“传言说慕行秋在城里,是真的吗?”

    沈休明看了一眼手中的墨玉神像,呆呆地说:“我不知道,他好像就在我身边,又好像相隔万里……”

    殷不沉站起身,“我来解释吧。我吸的力量够多了,满则溢,大家都不要吸得太多。”

    洪福天对殷不沉稍有了解,怎么都觉得这番话不像是他的风格,但是没有指明,也站起身,与半妖一块走到朝向大海的窗口。

    “舍身国战船也乱了。”殷不沉说。

    洪福天看到了,踏浪城内人类与妖族的混战影响到了船上的舍国身妖族,他们很自然地会怀疑散修之前的拉拢与许诺全是谎言,一部分战船逃走了,另一部分则靠岸,甚至整个飞向城池上空,加入混战之中。

    “都怪我。”洪福天长叹一声,他开启了这场战斗,却无力掌控形势的走向,连到手的胜利都不能紧紧握住。

    “预测未来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试图掌控一切更是危险重重,魔族与道统都在这方面犯过不少错误,只有水落石出之后,你才能知道自己到底做没做错。”

    洪福天惊讶地看着半妖,旧日的点滴印象在脑海中一一闪过,“你不是……你是……”

    “你能保密吗?”

    洪福天回头看了一眼,三名散修还在吸取力量,沈休明仍在盯着麻先生,相隔十几步,他们却听不到窗边的声音,“我能保密,即使要为此付出性命的代价。”

    “这很重要。”殷不沉用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说,严肃的神情也与平时的他大不相同,“魔族正在执行一项庞大的计划,半魔只是工具,若是让他们成功,人类与妖族更无获胜的希望,我需要保密,还需要你的帮助。”

    慕行秋从半魔的记忆中得到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比半魔自认为的还重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