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失控之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踏浪城的不眠之夜,发生了许多谁也预料不到的事情。@

    最先察觉到失控迹象的是踏海将军,听到外面传来的“半魔已死,妖师亲临”的喊声,他糊涂了,跑到窗边探身遥望,王宫花园里一片安静,笼罩高楼的魔云一直没有再出现,可是王宫的其它地方却发生了战斗,大量符箓法术在树木与楼阁之间明灭不定,与之对抗的妖术却很少。

    踏浪国的符箓师不是被杀就是被编入军队,王宫里应该没剩多少才对,可众多法术证明踏浪王隐藏了一批力量,他大概早就预料到危险,因此备下了后手。踏海将军突然明白过来,与散修里应外合的人也是踏浪王,那个看上去已经听天由命的老家伙。

    踏海将军只纳闷一件事,踏浪王是如何瞒过麻先生的,半魔能看透人心,谁也别想在他面前隐藏任何心事。

    “半魔已死,妖师亲临”的叫声还在继续,并且有更多声音汇合进来,到处都有战斗发生,就在离城楼不远的街道上,一群凶悍的兽妖正在围攻一名落单的妖术师,与此同时,许多应该执行肉身大祭的妖术师不知去向……

    身后的一名军官颤声道:“将军,港口里的战船……互相打起来了。”

    踏海将军回头望了一眼,足足五百艘战船,遍布整个海湾,有一些飘在空中,这时正在猛烈地互相进攻,火焰熊熊燃烧,将法术和妖术的光芒都遮住了。

    “你们愣着干嘛?”踏海将军厉声道,身边的军官们全都呆呆地看着他,好像所有事情都跟他们没关系似的,“还有一些战船忠于舍身国,命令所有将士弃船登岸。”

    军官们马上抓起面前的妖器,大声呼叫各自负责的战船。

    踏海将军慢慢向门口退去。像是在踱步想心事,在门口却加快了脚步,匆匆下楼。

    外面很黑,城楼下方是一座小型军营,数千名妖族正在营外愤怒地大吼大叫,只是还无法突破营地周围的妖术禁制。军营内,百余名精锐妖兵排列整齐,面朝军营门口严阵以待,在一片混乱之中,只有他们还保持镇定。

    这些妖兵与众不同。他们本身都是妖术师,却接受士兵的训练,配备的兵甲全都加持强大的妖术,比普通士兵和妖术师要强大得多,踏海将军很想将他们带走,可是太扎眼了,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悄无声息,不惹来任何注意。

    踏海将军转入阴影里,贴墙行走。避开所有目光,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全身裹在斗篷里。他是极少数能够在城内施展妖术的妖族,除了不能飞行,穿越墙壁、变幻装扮对他来说简单至极。

    麻先生肯定已经死了,踏海将军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惋惜。他只知道一件事,踏浪城不再归舍身国所有,他必须尽快逃城返国。至于该怎么向舍身王交待,他已经想好了:一切都是半魔的责任,麻先生狂傲自大,害死了自己,也害了整支妖军……

    踏海将军莫名其妙地感到一股冷意,天气是有些凉,但是不至于穿透妖甲,他低头看去,惊讶地发现身上的斗篷已经没了,不仅如此,全身上下所有物件加持的妖术都在快速消失。

    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也是踏浪城正在失控的最好证明之一。

    突然间,踏海将军感到不堪重负,那些原本轻若羽毛的盔甲全都恢复了正常重量,超出了一名年老妖将的承受能力。

    踏海将军一边慌乱地解开衣甲,一边四处张望,他刚刚摘下一只护肩,前方走出一只妖族。

    “我认得你。”踏海将军说,小巷很僻静,闹事的妖族都聚集在军营门口,离这里隔着一排房屋。

    “哈,当然认得,我是你侄儿的随从嘛。”那只妖语气轻浮地说。

    “你怎么……没跟他在一起?”

    “意见不合就分开了呗,各走各路,像我这么优秀的半妖,总能找到更合适的路。”殷不沉走到将军面前,神情轻松随意,“商量个事。”

    “你可以跟我一块回舍身国,我能给你高官厚禄。”踏海将军严肃地说。

    “呵呵,太平盛世的时候高官厚禄才有意义,像现在这种乱世——”殷不沉耸耸肩,“我来要你的头颅。”

    踏海将军吸进一口气,刚想用更美好的许诺引诱半妖,头颅突然离开了身体,他最后一个感觉是全身轻松至极。

    殷不沉一手拎着头颅,一手握着骨柄短刀,“出来吧。”

    四名散修从阴影里现身,对殷不沉再无半点怀疑,中年散修问:“这真是踏海将军吗?我们没见过他。”

    “就是他,嘿,我就猜他会趁乱逃跑,而且肯定会走这条僻静的小巷。”殷不沉对自己的准确判断非常得意,转向四名散修,疑惑地问:“这就是你们的屠魔阵法吗?”

    “对啊,用在半妖身上有点浪费。”一名散修遗憾地说。

    殷不沉咳了两声,提醒对方自己也是半妖,“真奇怪,你们的屠魔阵法居然跟慕行秋的禁锢术一个效果。”

    “慕行秋也能阻止施法?”一名年轻散修很是兴奋,“屠魔阵法的功效不只如此,还能抽出魔种,当然我们还没试过,但是洪师这么说的,肯定不会错。”

    殷不沉嘿嘿笑了几声,没有接话,屠魔阵法与慕行秋的新法术必有渊源,但是他想不明白,四名散修也不可能了解真相。

    整座城池都有禁制,能够阻止普通的妖术与法术,殷不沉远远称不上大妖,四名散修也非高手,但是都能在王宫花园里施法隐身。与之相比,屠魔阵法覆盖的范围很小,效果却强大得多。

    殷不沉拎着踏海将军的头颅跑向军营,“去吓他们一跳,舍身国妖军肯定就此溃散,肉身大祭举行不了,海战也会一败涂地。”

    四名散修对半妖的话深以为然,紧紧跟在后面。

    可事情跟他们预料得不太一样,殷不沉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发现失控迹象的。

    普通妖族与妖兵的对抗结束了。城楼上的军官们发现踏海将军失踪之后,经历短时间的混乱,很快恢复镇定,数名军官夺得指挥权,下楼接管卫兵,然后打开营门,放进街道上的妖族。

    殷不沉与四名散修赶到的时候,一名军官正鼓动众妖自保,“咱们被半魔出卖了,他从前是人类,现在也仍然向着人类,所谓的肉身大祭是个阴谋,真实的目的是让人类屠杀妖族!”

    这样的说法非常符合普通妖族心中的猜测,立刻得到大量赞同,双方的剑拔弩张瞬间消失,妖族又变成一个整体,与城中的人类对立了。

    “踏海将军呢?”一名兽妖吼着问道。

    一颗头颅飞过众妖头顶,掉在地上,军官与卫兵都认得这是谁,齐声发出惊呼。

    殷不沉站在营地门口大声说:“别乱想了,出卖妖族的就是踏海将军,半魔才不管什么人类与妖族,全都照杀不误,不过好消息是半魔已经死了,被妖师杀死了。”

    殷不沉没看到斗法结果,语气却十分肯定,好像一切都是他亲眼所见。

    “妖师在哪?”“妖师杀死半魔,自己怎么不露面?”“半魔死了,为什么还会下令举行全城肉身大祭?”“你是谁?竟敢杀死踏海将军?”

    一连串的疑问抛来,殷不沉发现自己高估“妖师”两个字在妖族当中的影响力了,“喂,你们听我说……”

    谁也不听他的话,一名军官指着营外的四名散修,厉声道:“他们不是人类吗?你为什么带人类来这里?为什么杀死踏海将军?”

    事情发生得太快,只是转眼之间,踏海将军从抛弃众妖的无能统帅变成了不幸遇害的英雄。

    众妖的情绪还在酝酿,殷不沉转身就跑,四名散修愣了一下,也跟着跑。

    踏浪城就从这一刻开始乱上加乱,妖族呼朋唤友,越来越相信整个事件是人类设下的陷阱,而人类对占领者的恨意早已按捺不住,战斗如野火一般烧遍全城。

    容貌与装扮就是区别,一件皮甲就足以引来杀身之祸,杀红眼的兽妖甚至连与人类相似的半妖都不放过。

    杀戮开始了,却与肉身大祭再无半点关系。

    殷不沉开始胆怯了,带着四名散修没头苍蝇似地乱跑,几条街之后发现踏浪城的禁制正在破裂,有些地方能飞,有些地方不能,法术、妖术毫无目的地飞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在普通人类和妖族头上。

    “去找慕行秋。”殷不沉终于想出一个“主意”,飞向王宫花园,途中几次掉下来,差点成为某场混战的冤魂。

    花园里仍然不能飞行,殷不沉转身看了一眼,发现四名散修只剩三名,还有一名去向不明,他也来不及询问,跑向高楼,大声喊道:“慕行秋!慕行秋!大事不好,快出来帮忙……”

    顶楼的窗户打开,露出一名人类的身形,“慕行秋?你是说这尊神像吗?”

    殷不沉止步,眨眨眼,“你是谁?快把神像交出来。”

    三名散修大吃一惊,他们不认得踏海将军,却见过此人的画像,“麻先生,这就是麻先生,他没有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