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八章 城楼上的将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远处飞来的法术照亮了夜空与海面,提前设置好的妖术像浪花一样从海水中升起,两者相遇时大都悄无声息,个别情况下发出雷鸣般的巨响,那意味着来袭的某一道法术威力强大。》,

    踏海将军拓伏心潮依然起伏不定,脸上却已恢复镇定,他站在面朝码头的城楼上,观看海上的战况,身后站着数十名军官,他们通过大量妖器与各艘战船联系,传递消息与命令。

    舍身队不是临时拼凑的妖军,有着严格而完善的架构体系,主帅的命令能即时传到最小的巡逻船上。

    “散修的这次进攻颇有些章法,他们以大量普通法术为掩护,将少数强大的招数隐藏其中,这个叫洪福天的散修看来并不简单。”踏海将军平时在下属面前少言寡语,今天有点特别,他迫切地希望证明自己还活着,并且掌握着真正的权力,所以他要说点什么。

    军官们谄媚的奉承曾经令他感到厌恶,此时此刻却是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洪福天的散修军队时常骚扰妖军,因此战斗一开始就被认了出来。

    “你们瞧,那些强大的法术并非专攻一处,面是由东往西地慢慢试探,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连串的惊讶与敬佩之声,所有军官都明白,敢在这个时候抢话,那就是在找死。

    “到目前为止散修们只是在做佯攻,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提醒各船,一律不准妄动,全都原地待命。”

    军官们齐声领命,语速飞快地向所属战船传令,最简单的话也要重复两三遍,声音抑扬顿挫。营造出十足的紧张感。

    “不需要将战况通报给麻先生吗?”一个声音小心翼翼地问。

    踏海将军目光斜视,看到了侄儿仓皇失措的面孔,心中顿生恼羞,在高楼中受辱的一幕回到了脑海中,“你是来教我如何打仗的吗?”

    “叔父,我要和您说句话,非常重要。”拓勇急不可耐,麻先生随时都可能发现墨玉神像里的秘密,他得抓紧时间安排后路。

    踏海将军的脸微微抽搐,猛地转身。伸手扼住侄儿的咽喉,将他推到墙壁上,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城楼高达十几丈,在大量妖术的限制下,这里不能飞行,掉下去不死也是重伤。

    军官们全都低着头,没完没了地询问各艘战船有无新情况。

    拓勇知道叔父为何愤怒,全因为自己这么多年来一事无成,还因为他刚刚亲眼目睹了叔父的狼狈模样。

    “慕行秋。”拓勇尽量压低声音。

    “谁?”踏海将军一愣。侄儿正要开口重复,他迅速地摇下头,然后松开侄儿的喉咙,走到城楼偏僻的角落里。

    附近的军官们识趣地抬高了声音。汇成一片嘈杂,踏海将军严厉地盯着侄儿,预感到不会有好事。

    拓勇咽了咽口水润下嗓子,用更低的声音说:“慕行秋出来了。藏在那尊墨玉神像里……”

    “慕行秋?哪个慕行秋?”

    “就是那个,唯一的那个,妖师慕行秋。”拓勇有点着急。“神像被麻先生留下了,他很快就会发现……”

    踏海将军又一把扼住侄儿的喉咙,“你说什么?”

    拓勇脸憋得通红,哑声道:“叔父,你得救救我。”

    踏海将军真想掐死侄儿,可是没用,麻先生不会因此就放过他,而且他没有亲生子,这个侄儿就是他的继承者,他的手还是越来越用力,直到侄儿开始翻白眼才松开。

    “为什么,你总是不肯早告诉我实话?”

    拓勇揉搓喉咙,脸色更红了,“我被慕行秋要挟住了,他很厉害,能阻止我的妖术,自己却可以随意施法。”

    禁锢妖术或者法术并不困难,踏浪城就是这样一座不可施法的城池,但禁锢来自于法阵,而且只能束缚住普通的力量,强大的妖术师能够突破禁锢施展部分妖术,拓勇算不上强大,但是能将他的妖术禁锢的人确实得有点本事。

    踏海将军大步走向城楼另一边,军官们纷纷让路,拓勇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心急如焚。

    踏海将军望向王宫花园里的高楼,无论白天黑夜,那里总是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阴霾,被称为魔云,只有强大的妖眼才能看得到。踏海将军本身并不擅长妖术,靠着舍身国最顶级的妖器辅助,他也能看见不同寻常的景象。

    笼罩高楼的阴霾消失了,踏海将军揉揉眼睛,挥手叫过来他手下最为强大的妖术师,指着高楼问:“看到了什么?”

    妖术师定睛望去,明白将军的意思,片刻之后摇头道:“奇怪,魔云消失了,麻先生……难道已经不在楼里了?”

    踏海将军一声不吭,楼中受辱的场景又回到脑海中,好一会之后他对侄儿说:“你去见麻先生,向他报告这边的战况。”顿了顿,他刻板地提醒道:“见机行事。”

    拓勇腿一软,叔父的命令意味着他得自己去解决危机,如果战胜者是麻先生,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踏海将军将侄儿拉到身边,冷冷地说:“我保护你这么多年,该是你做出回报的时候了。”

    拓勇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踏海将军将他推开,目光越来越冷。

    拓勇慌乱地离开,一名妖术师在将军的示意下,跟在王孙身后。

    有些话踏海将军没说,侄儿还有一线生还希望,那就是慕行秋真能打败麻先生,对于舍身国王族来说,慕行秋是个遥远而神秘的名字,没准真能创造奇迹。

    拓勇刚一离开,就有一名军官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将军,城里的妖民闹事了,都来询问为什么不让他们出城,还问……是不是要拿他们献祭。”

    传言是挡不住的,踏海将军在这种事情上却是镇定自若。“人类呢?”

    “人类还好,只有少数居民参与闹事,大多留在家里。”

    人类已经被彻底征服了,死到临头也不敢反抗,踏海将军心中一颤,暗想自己也快被半魔彻底征服了。

    “传令妖术师军团,封锁全城,城门、城墙,空中、地下,一律封锁。一个人类与妖族也不准放走。”

    命令非常清晰,可是有句话军官还是要确认一下,“踏浪王呢?”

    “他也是人类。”踏海将军略显恼怒地说,麻先生允许他放走百人,但他已经吸取教训,决定不动用这项“特权”。

    军官匆匆离去,他是妖族,可一想到连投降的诸侯王都要被献祭,还是心惊肉跳。觉得自己的性命也不稳当。

    几乎就是前后脚的事,麻先生楼中的三名奴仆来了,一见到踏海将军就说:“麻先生有令,献祭即刻开始。”

    对这道突然的命令。踏海将军并不意外,他唯一遗憾的是,侄儿的希望这么快就破灭了,麻先生既然还能下令。显然是没事,那有事的大概就是慕行秋了。

    最好不要牵连到自己,踏海将军心乱如麻。神情却越更加镇定,命令军官向早已站好位置的妖术师们下令。

    献祭是个复杂的过程,杀戮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妖术师要按计划分批、分地域展开屠杀,当鲜血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半魔麻先生才会亲自出手。

    就是这样了,踏海将军心想,三十万人类死就死了,那二十万妖族却是从各地不远万里跋涉而来,满心以为迎来了妖族的复兴,结果却是命丧异乡。但他们并不“白死”,经过这场肉身大祭之后,麻先生的实力将会大幅上升,港口里所有战船上加持的妖术也能提升一大截。

    “魔族的世界。”踏海将军无法想象未来究竟会是怎样一幅画面。

    这是整个夜晚最为混乱的一刻,海上的战斗、城里的献祭同时进行,人人心慌,妖妖自危,就连城楼上的妖军,也不觉得自己就是安全的。

    混乱像传染病一样,很快就脱离了城墙的限制。

    城楼上的军官们一直在扯着嗓子叫喊,突然将近一半不约而同地停住了,另一半发现异常,也接二连三地闭嘴。

    “怎么回事?”踏海将军愤怒地问,海上的战斗看上去很正常,散修的进攻与妖族的防守全都有条不紊。

    一名级别高些的军官结结巴巴地说:“前方、前方战船……拒绝、拒绝接受命令。”

    “什么叫拒绝接受命令?”

    “有些战船切断了与我们的……联系。”

    踏海将军夺过最近的一颗骷髅妖头,没开口就知道军官说得没错,联系中断了,“多少战船?”

    军官扫了一眼茫然失措的同僚,做了一个预估,“大概、大概二百艘。”

    整个水军的战船才五百艘,竟然有这么多背叛,踏海将军大怒,“传令妖术师军团,摧毁所有叛船。”

    传令军官不得不提醒将军,“妖术师军团正在执行全城大祭。”

    踏海将军一惊,海上战船的背叛实在太巧了,正好是妖术师军团腾不出手的时候,麻先生的“意外”命令居然也在叛军的预料之中,他跑到城楼窗前,向城内望去:献祭已经开始,可是并不顺利,许多地方都有战斗发生,尤其是人类的聚居区,并不像此前说得那么安静,升起不少绚丽的法术。

    楼下突然专来一个响亮的声音,“半魔已死,妖师亲临!半魔已死,妖师亲临!”

    殷不沉来了,在与四名散修简单地商量之后,他选用了慕行秋在妖族中间流传更广的一个称号。

    就这样,慕行秋的名字迅速传遍全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u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