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六章 魔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魔是魔种亲自造就的,麻先生本人没有这个能力,但他能检测另外一个人是否拥有魔体,并且给予此人一点魔族的力量。≧

    这就够了,这一点力量足以令任何人发生改变,尤其是那些魔选者,麻先生对此深信不疑。力量缓缓流出,仿佛延长的无形手臂,严格遵从他的意志,输入沈休明的经脉里。

    “咱们从来就不是朋友,在大是大非面前,凡人的友谊更是不值一提。”麻先生对检查的初步结果比较满意,“和我预科的一样,你有魔体,但是比我要弱一些,真希望二良还活着,他肯定是至尊魔体。”

    “二良活着也会凝丹成为道士。”沈休明哑声道,他从来不是特别勇敢的人,莫名的力量正在体内翻涌,要将骨骼碾碎、血液抽干,他感到痛苦、恐惧与绝望,但他不允许有人污蔑弟弟的声誉,“根本就没有什么魔体,你在胡说八道,给你自己的背叛找个借口。”

    “背叛?我从未忠于任何人,谈何背叛?”麻先生微微眯起眼睛,沈休明对魔族力量的接纳能力比他预料得要强一些,“庞山?道士们要的是道根,没有道根,咱们会和野林镇的其他人一样,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公主?她很会笼络人心,用礼贤下士换取对方的性命,我已经替她卖过一次命,算是两清了。”

    “野林镇的人还活着。”沈休明脱口而出,一段陌生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身体仍然痛苦,恐惧与绝望却消失大半,“他们被龙宾会送去了止步邦。”

    “慕行秋告诉你的?”麻先生显出一丝意外。

    “嗯,他去止步邦之前告诉我的。”沈休明觉得很有必要撒这个谎言,心中的恐惧与绝望更少了,“魔种没告诉你这些事情?还是你从来就没关心过父母的下落?”

    麻先生沉默了一会。“众生皆蝼蚁,亲人也不例外,他们只是凑巧给了我这具身体而已。”

    沈休明怜悯地看着半魔,“瞧,这就是我所说的‘背叛’,慕飞黄,你与从前的自己一刀两断,这就是背叛,你背叛了自己。”

    麻先生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输出的魔族力量越多。他越意外,可他更在意沈休明说出的话,他才应该是居高临下的指引者与训导者,而不是对面的凡人,“慕行秋对你说过什么?”

    “他说他去止步邦救人,他说他会回来。”沈休明甚至不觉得这是谎言了,因为他真的有这个信心。

    麻先生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已经输入足够的魔族力量,沈休明居然还是一点事没有。照这样看来,沈休明不只拥有魔体,还是非常强大的魔体。

    “你撒谎。”麻先生一字一顿地说,他要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休明打了个寒颤。好像最热的天气里灌进去一大口带冰的凉水,爽快至极的同时,身上也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

    麻先生在夺取记忆,很轻松地成功了。查看的过程反而花费了几十倍的时间,凡人的半生在他眼前匆匆掠过,曾经令他艳羡不已的娇妻爱子、深宅大院如今只是一连串枯燥无味的景象。

    沈休明虽然开过七窍。记忆却不比凡人强多少,如同模糊不清的雾气,麻先生在里面走得越久,心中越是愤怒,“慕行秋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这些话?”

    麻先生退出记忆,惊讶地发现沈休明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相隔不到一尺。即使是在闭目修行,即使走近的是一只大妖,他也不会无知无觉,麻先生在这一瞬间察觉到了危险,明白自己犯了大错,猛然扭头,盯着门口的那尊墨玉神像。

    神像没有半点变化,可麻先生知道问题就出在它身上……

    啪,麻先生感到一阵不太真实的疼痛,他的脸上挨了一巴掌,从小到大,他挨过的巴掌和拳头不算少,可没有哪一次让他如此震惊与愤怒。

    半魔不需要绝情弃欲,恰恰相反,他们任凭心中的情绪随时掀起惊涛骇浪,甚至以此作为法术的根基。愤怒的麻先生化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将沈休明包裹在里面。

    “我给了你一次万载难逢的机会!”麻先生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你这个愚蠢的家伙……”

    屋子里多了一团淡蓝色的烟雾,麻先生立刻就察觉到了,黑烟分出一股发起攻击,蓝烟扩散,让黑烟从中间的空隙冲了过去。

    “何方神圣?既然敢来挑战,不敢露出真面目吗?”麻先生厉声质问,黑烟又分出数股,从各个方向包围蓝烟。

    蓝烟没有说话,而是变得更淡,若有若无,尽量不与黑烟正面交锋,频频与之错过。

    黑烟的力量还没有完全释放,沈休明从中逃出来,连退十几步,贴墙站立,惊讶地看着这场古怪的战斗:一蓝一黑两股烟雾在房间里互相追逐缠绕,忽快忽慢、忽大忽小、忽左忽右,完全没有连续性,沈休明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还是觉得自己漏过许多场景。

    麻先生的惊骇与愤怒一同增长,道统已经退隐,他想不出这世上还有谁能与自己斗个不相上下,散修?符箓师?妖术师?都不可能。

    “你从哪里得到的魔族力量?”思来想去,麻先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能与半魔相抗衡者唯有另外一名半魔。

    蓝烟仍然不肯说话,只是一味地躲避。

    一股黑烟突然冲向门口的墨玉神像,他知道那就是蓝烟的来源。

    神像四分五裂,蓝烟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麻先生为自己的失误而愤怒到了极点,猛然膨胀,黑烟充满了整间屋子——只差一块地方。

    沈休明不由自主迈出一步,让开墙壁,整个身体被蓝烟包裹在里面,再外面则是无处不在的黑烟。

    “哈,你居然在乎一个凡人的性命?”麻先生感到可笑,早知如此。他在战斗一开始就会向沈休明发起致命攻击。

    蓝烟不再躲来躲去,直接承受黑烟的力量。

    黑烟回缩,麻先生胜券在握,厉声道:“亮出你的身份,说出你是如何得到魔族力量的。”

    回答麻先生的不是蓝烟,而是里面的沈休明,他完全糊涂了,却相信蓝烟是在保护自己,“他说……他说……”

    “说什么?他以为自己是左流英吗?”麻先生怒喝,若不是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左流英已死。他真会有这样的怀疑。

    “他说你还有一次机会。”

    “嗯?”麻先生发现敌人确实不一般,他已经用上近九成力量,居然还是没法将蓝烟挤垮。

    “他说他想了解一下半魔的实力,你尽可以全力进攻,然后……他会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冷静下来。他说一切还是要看自己的本心,拥有魔族的力量并不意味着就非得与整个世界对立,十几万年前,魔族不是与这个世界相安无事吗?你仍有选择。你是慕飞黄,不是麻先生,半魔也有……”

    “闭嘴!”麻先生用上了全部力量,他能感觉到蓝烟发生了动摇。更不相信对方的大话了,“你自己为什么不说话?胆小鬼,以为盗取了一点魔族力量就能与我较量吗?无知的蠢货,魔族要创建一个新世界。再没有人类、妖族这些弱小却野心勃勃的生物,他们忘恩负义,留在世上也是祸患。半魔才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我们将繁衍生息,取代全部人类与妖族,我们更强大,永远不会背叛魔族。”

    沈休明摇摇头,“不管救我的是谁,请你不要再给慕飞黄机会了,他已经死了,这只是一具被魔族掌控的行尸走肉。”

    “哈……”麻先生笑声刚起,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稍显急促。

    “麻先生,一群散修正从海上偷袭港口,踏海将军请您……”

    魔族跟道士一样,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而且精于控制,能将毁山灭城的力量束缚在极狭小的空间内,比如一座房间,普通的眼睛通常看不出多大的威力,在沈休明看来,蓝、黑两股烟雾的战斗虽然怪异,却不是特别激烈,他不太了解蓝烟的保护有多重要,直到黑烟失控的那一刻。

    准确地说,失控的是麻先生,意外的打扰令他的怒火超出了极限,好像无意中被人窥到了自己丑陋的一面——半魔应该是无敌的,与对手相持不下是一种耻辱。

    黑烟雾伸出几十条触手,瞬间暴长,一些从门缝、窗隙钻了出去,另一些则直接刺破墙壁与地板,不分青红皂白向一切活着的目标发起进攻。

    高楼之内惨叫连连,至少十名奴仆和妖术师遭受无妄之灾,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王宫里的人类与妖族看见黑烟涌出高楼,全都吓得噤若寒蝉,再没谁敢过来报告港口的战况。

    黑烟缩回顶楼的房间,将要对蓝烟发起最后一击。

    让麻先生意外的是,发出最后一击的不是他。

    蓝烟里射出一道闪电,将黑烟劈为两半,麻先生觉得自己像是挨了当头一棒,脑海中白光一闪,蓝烟有着强烈的魔族特点,可这道法术却不是魔族的风格,麻先生觉得自己应该见过,片刻之后,就在他恍然大悟的时候,脑海中白光再闪,过后,他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正常形态的麻先生倒在了地板上,身上没有一点伤痕。

    蓝烟钻进神像,碎块自动合在一起,完好如初。

    沈休明呆呆地站了一会,几步跑过去,拣起神像看了一会,低声问:“慕行秋,是你吗?”

    他也觉得闪电有些眼熟。

    慕行秋没有回答,他刚刚夺取并摧毁了麻先生的全部记忆,终于确信一件事:向殷不沉和拓勇暴露真实身份是一个错误。

    (非常抱歉,今天只能一更了,六月最后一天,本不该这样的,全勤奖也顾不上了,脑子完全不转,改稿就花了几个小时,其它时间里全在一遍遍地刷新无聊的网页,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劫,容我想办法度过。明天可能也是一章,晚上六点发。再次抱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