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五章 魔恸之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是月底,又是月票让人眼花缭乱的时候,请大家再查查手里是否还有月票,借《拔魔》一双慧眼吧。≥)

    当着“外人”的面,沈休明有机会看到从前的伙伴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麻先生也有意留下他,充分展示自己的另一副面孔。

    踏海将军拓伏名义上是踏浪国妖军主帅,手握生杀大权,踏浪国国王也要在他面前低头,可这一切在这里都没有用。

    看到房间里还有一名人类,踏海将军很意外,点头的时候脖子有些僵硬,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麻先生,肉身大祭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午时正常进行。”

    “嗯。”麻先生坐在原处一动不动,目光盯着桌上的茶杯。

    踏海将军有些尴尬,只得继续道:“一共八万一千六百三十七名人类,都是老弱病残,死不足惜,剩下的是妖族,来自海上和群妖之地,他们太狂妄了,到处惹事,正好给他们一个教训,而且他们都比较愚蠢,抢着当祭品。”

    “嗯。”麻先生抬起目光,看的不是踏海将军,而是对面的沈休明,好像在询问他的意见。

    沈休明根本没听懂妖族将军在说什么。

    踏海将军心中越发不安,硬着头皮说下去,“这是我的侄儿拓勇,从舍身国都城赶来……”

    “为什么要选老弱病残?”麻先生终于开口,语气平和,好像只是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细节问题,目光也终于转向来客。

    拓勇正要上前一步拜见半魔麻先生,被叔父的一个手势给拦住了。

    “因为他们浪费粮食,不能干活,也不能上战场,留之无益。正好可以用来献祭。”踏海将军平静地回道。

    “那些年轻力壮的人类呢?”

    “一部分充作农夫与工匠,继续造船并供养全军,一部分编入军队,棋山聚集了不少兵力,正好让这些人类士兵打头阵。”

    “将军想得倒挺周到。”

    踏浪将军听出了话中的讥讽,脸色微红,可他不是普通的妖术师,无论如何也要保留一点尊严,微微昂首,冷淡地说:“海妖向来桀骜不驯。攻下棋山之后还会有一连串的战斗,圣符皇朝已在浮海城聚集了大批战船,更会是一场大仗,我为十年之战做打算。”

    “十年?”麻先生冷笑一声,对沈休明说:“十年前你在种花,我在为生计奔波。十年前咱们都以为道统万世不灭,魔族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即使真的重返世间也是百年、千年之后的事情。”

    沈休明大概明白了他们在谈什么,向前探身。诚恳地说:“你是人类,十年前、十年后都没有改变。”

    “哈哈。”麻先生大笑,转而对踏海将军说:“不用十年,你能保证一年之内踏浪国人类仍是你的奴隶与士兵吗?”

    踏海将军一愣。“依眼下的形势……”

    “还要依踏浪王送你多少金银珠宝。”麻先生淡淡地说,端起茶杯啜饮一小口。

    踏海将军的脸突地大红,随后恼羞成怒,大声道:“麻先生。我是舍身王亲自任命的南路妖军统帅,奉命与您配合,为的是一起击败人类。您的一切指示我都照做不误,有话尽管直说好了,何必含沙射影?踏浪王是交出一些金银珠宝,那都是进贡之物,我一件不差地送回舍身国。”

    麻先生静静地听着,站起身,走到妖将面前,直视对方的眼睛,“战争不是交易,你错了,舍身王也错了,这场战争决定的不是妖族与人类谁能存活,而是在给未来的道魔大战腾出战场。众生微不足道,你和整个拓氏王族有机会超出众生,可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头贪婪的猪,居然为些微小利就跟踏浪王作交易。聪明的生灵向上走,力求接近高处的魔族,愚蠢者却自甘堕落,宁愿在淤泥里打滚,所谓的金银珠宝无非就是闪光的灰尘。”

    麻先生的声音并没有抬高,也没有变得严厉,却产生了沉重至极的压力,踏海将军很快就在对视中败下阵来,全身微颤,渐渐地汗如雨下。

    踏海将军身后的拓勇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他知道这一多半是法术的效果,心中仍然惊骇不已,恨不得缩小一百倍,或者转身逃出房间。

    踏海将军跪下了,拓勇稍一犹豫,也跟着跪下。

    “我、我这就去换一批祭品……”踏海将军悔恨万分,他不该心存侥幸,竟然与半魔对立。

    “换?整个世界都是道魔之战的祭品。”麻先生的身躯愈发显得高大,“天黑之后封城,明天午时我要举行全城大祭,除了战船上的士兵,所有人类与妖族都要献祭。我给你一点特权,可以挑选一百名幸运儿在明天天亮之前出城。”

    “是……谢谢麻先生,我一定……”踏海将军彻底崩溃了。

    麻先生伸出右手,妖将不由自主地起身,双腿弯曲,头顶离半魔的手掌一两寸,像一条在主人面前站立的狗。

    “是往高处走,还是留在泥地里打滚,你得做出选择,没有中间状态,明白吗?”

    “明、明白。”

    麻先生收回手掌,踏海将军仓皇退出房间,差点撞到跪在身后的侄儿,不管不顾地自己先走了。

    拓勇甚至没敢起身,跪在地上向后挪蹭,还没到门口就觉得有一股力量挡在后面,他出不去了。

    拓勇抬起头,惊恐地看着麻先生,进屋之后他一个字也没说过,不明白为何会被留下。

    “拓勇?”

    “是、是我。”

    “拓氏王族获赠魔种的子弟当中没有你。”

    “我天资愚笨,不善修行,因此……”拓勇后悔来见半魔了,他亲眼见到叔父的狼狈,自己也陷入危险之中。

    “不善修行,可你能挡住我的魔恸之术,恐怕是实力最强的拓氏王族了。”麻先生喜欢对敌人发起突然一击,看到对方崩溃的样子总能令他心情愉悦。

    有时候他甚至故意培养对方的傲气,比如让踏海将军以为自己能与半魔平起平坐,告诉他准备十万肉身祭品,却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将责任全推到妖将头上,这样才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这种做法也是对弱者的一种考验,只是没有谁真能通过。

    拓勇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小妖,用不着费心培养,麻先生希望这就看到效果。

    拓勇的确被吓坏了,而且茫然不解,他不知道什么是魔恸之术,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挡住了它,“我、我一点都不强,我、我就是头猪。”

    “嘿,交出来。”

    “啊?”拓勇脑子糊涂,手却顺从地伸进怀里,掏出墨玉神像。

    “放下。”麻先生命令道,声音第一次显出几分严厉。

    拓勇放下神像,终于明白自己正处于极端危险之中,也面临着一次重要的选择,他尽量什么都不想,以免泄露秘密,心却在剧烈地跳动。

    麻先生看着神像,琢磨该如何处置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拓氏半妖。

    “你不是慕飞黄。”沈休明一字一顿地说。

    麻先生扭头看向儿时的伙伴,挥下手,拓勇被推出房间,顺着楼梯一路滚下去,避免了一次选择难题,墨玉神像被留在门口的地面上。

    两名王族子弟被吓得失魂落魄,沈休明却不受影响,反而越来越愤慨,“你长着慕飞黄的样子,有他的记忆,但你不是他,你被魔种占据了身体,成了另一个人,慕飞黄两年前就已经死了,在与妖族作战的时候死在了战场上。”

    “如此说来,你就是野林镇的沈休明吗?可你为什么没当农夫?为什么能与权贵交往?为什么敢在半魔面前放肆?这可不是我记忆中的大良,说白了,没有人是自己,大家都是身份、地位、实力的混合物与奴隶,你觉得我变化太大,那是因为我拥有的实力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看到沈休明哑口无言,麻先生兴致高涨,甚至暂时忘记了门口的神像,“十几万年来,魔种不停逃逸,侵袭人类与妖族,然后被道统消灭,被侵袭者则被杀死或被囚禁。其实道统弄错了,魔种的目的根本不是侵袭,而是传播,在被消灭之前,魔种已经悄悄改变某些人类与妖族的体质,表面上他们与魔种一点关系也没有,可他们的后代、后代的后代,却越来越适应魔种,只是没有机会展现出来。”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沈休明,你要知道,野林镇慕、沈两家的祖先早在几万年前就被魔种选定了,数百代以来,咱们两家人的魔体越来越明显——魔种不得不出来将全镇人提前杀死,以免引起道统的怀疑,可芳芳的神魂打乱了计划,十个孩子幸存下来,居然产生了道根,可咱们无法凝丹,那与悟性无关,都是魔体决定的。”

    “不可能。”沈休明不相信慕飞黄的话,“沈昊和慕行秋凝丹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继承魔体,沈昊就没有,慕行秋是拣来的孩子,根本不是慕家人的后代,芳芳和管金吾也是外姓人,所以他们能凝丹。回想起来,秃子或许有魔体,所以才能以那种恶心的形态活下来,你弟弟二良才是魔体最强的人,可惜……你也拥有魔体,不如二良,也不如我,但你绝不普通。准备做真正的自己吧。”

    麻先生伸出手臂,将要施法。

    沈休明也伸出手臂,像是在做抗拒的姿势,“这就是真正的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