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二章 寄居之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怎么也想不起逃出止步邦的过程,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左流英提醒说逆术肯定会引起道统与魔种的重视,在那之后就是大片大片的黑暗,他不停地凝聚力量,直到造出一具身躯和三枚内丹。

    这副淡蓝色的烟雾状身躯显然与龙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慕行秋渐渐明白过来,遗忘并非意外,而是故意的,以防止“秘密”泄露,看上去这像是左流英的风格。

    慕行秋试图变成其他人的模样,结果失败了,幻术能够正常生效,放在半透明的身躯上却非常可笑:蓝色烟雾的最外一层发生了变化,里面却仍然保留着原来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两副透明画重叠放在了一起。

    殷不沉对此倒是敬佩不已,虽然有两年不怎么献媚了,他的工夫没有落下,越说越说顺嘴,拓勇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眼神游移不定。

    “把你们的所有妖器都拿出来。”慕行秋命令道。

    妖族习惯将物品随身携带,殷不沉立刻动手,召出一件又一件以妖术隐藏起来的“宝物”,光是两只袖子里就藏着十余件,全身上下拿出来的器物多达六十七件,无非骨、角、牙、羽、鳞片一类的东西。

    拓勇的动作比较勉强,拿出十几件妖器,包括大小妖剑三柄、兽角一只、妖头五颗、羽毛三片等等,数量虽然不多,样样都附有精致的装饰,就连羽毛的茎上也套着小小的金环,相比之下,殷不沉的妖器就像是刚从妖尸身上割下来不久的器官。甚至没有经过基本的打磨。

    殷不沉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怪声怪气地说:“舍身国王族真是奢侈啊,你们要是把装饰妖器的精力放在修行上,没准会比现在更厉害一些。”

    拓勇冷哼一声,他在想脱身之计。无意与一只来历不明的妖族争辩。

    慕行秋需要一个寄身之所。他从止步邦逃出来的只是魂魄,肉身大概仍在禁制之内,这具淡蓝色的烟雾身体是真幻之躯,完成度远远不如龙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难以维持。

    就像当年的幼魔。慕行秋也只能每隔一段时间现身一次,每次持续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

    泥丸宫本是最佳的寄身之所,可殷不沉的泥丸宫残破不堪,拓勇的泥丸宫在三年前遭到过度使用,一直没有恢复。同样漏洞百出,对慕行秋的身体来说就像是暴雨中摇摇晃晃的茅草屋,住进去更添危险,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能在妖器中找到一个相对合适的居所。

    结果妖器更差,即使是精美的舍身国妖器,也像是野兽的巢穴,对真幻之躯来说像是充满了腥臊腐臭。慕行秋一刻也待不下去。

    真幻是道统念心科的法术,最合适的居所是道士洁白无瑕的泥丸宫。

    “我有两颗水晶眼,道尊想要试一试吗?”殷不沉热忱地问。他还不知道慕行秋要做什么就自愿献出妖丹。

    慕行秋摇摇头,他已经试过了,妖丹更不能当居所。

    “除了妖器,你们身上还有什么?”慕行秋得放宽范围了。

    殷不沉的零碎小东西不少,光是贝壳就有几十枚,还有一些东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拓勇不太情愿地掏出随身物品,殷不沉嗤笑道:“胭脂盒?手帕?镜子?你是女妖吗?你今年有一百岁了吧?”

    舍身国王族的寿命比普通妖族要长。拓勇六十多岁,正值中年。心中越来越厌恶殷不沉,低垂目光,一句话也不说。

    慕行为扫了一眼,普通之物倒是可以当作暂居之所,可是都用不了太久,他刚向一面镜子里注入少量法力,镜子就像是被利斧劈了一下,发出咯咯的断裂声音,但镜子上的一小块装饰物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小块白玉,雕成云形,镶在镜子的背面,它比镜子本身对真幻之躯的吸引力更大,只是体积太小,住着不太舒服。

    “玉器,我需要玉器。”慕行秋说。

    殷不沉无奈地在身上拍了两下,“我们铁蛟一族从来不用玉器,这位‘王族殿下’肯定有。”

    拓勇哼了一声,等了一会才更加不情愿地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来,“这可不是饰物……”

    这是一尊三首神像,跟常见的粗糙木制神像不同,通体由黑玉雕成,初看比较简陋,细细察看才能瞧出它的精美来。

    “哈,舍身国举国投降魔族,也相信古神吗?”

    “古神与魔族不是敌对关系。”拓勇握着神像,迟迟不愿递出去。

    慕行秋的真幻之躯钻进神像,终于觉得舒服了。

    “原来道尊是在给自己找房子。”殷不沉惊讶地看着神像,“我还以为他想体验一下抢劫的乐趣……”

    “出发。”慕行秋的声音从神像里发出来。

    “去哪?”殷不沉问。

    “万子圣母还是抵抗魔族的力量吗?”

    “应该是吧,据说她带领一群妖族占据了棋山,声势不小,许多海妖都去投奔她了。”

    “那就去棋山。”

    殷不沉没有意见,拓勇却不动,咳了几声,“我就不用跟去了吧,神像两位可以带走,对今天的事我会保密。我是请假离开都城的,太久不回去的话会引起怀疑。”

    “我的身躯成形已有一段时间,是你们的妖力将我唤醒,正好我也需要帮手,不用选,就是你们了两个了。”

    “我本来就是服侍道尊的仆从。”殷不沉伸手想要夺过神像,“舍身国全是魔族走狗,这个拓勇也不例外,道尊不如杀了他吧。”

    拓勇一惊,想起慕行秋不久前显示的强*力,急忙说:“我并非舍身国王族嫡系子弟,就算失踪也不会受到注意,既然慕道士需要,我愿意留下。”

    “他是为了要奖赏。”殷不沉谄笑道,好像慕行秋还站在面前,“道尊从不亏待属下,这一点天下皆知,拓勇肯定想从道尊这里要点特别的法门呢。”

    拓勇本来没有这个想法,被殷不沉一说,反而有点心动了,嘴上却不承认,“胡说,慕道士会的全是道法,我们舍身国王族的修炼自成一派,跟妖族都不一样,更不用说道统了。”

    “万法相通,我这里的确有一些法门你或许会感兴趣。”

    拓勇不怎么相信,以为这只是慕行秋用来利诱自己忠心效劳的手段,脑子里突然浮现一小段文字,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道尊教给你什么了?”殷不沉反应极快,立刻就明白了大致情况,两眼放光,冲着神像说:“道尊,您可不能厚此薄彼,要论对您的忠诚,拓勇连我的一成都不到。”

    “不不不,从今以后我只忠于道尊,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拓勇将自己的王族尊严一脚踢开。

    舍身国王族的“独特法门”来自于远祖拓开成,而且只是极少一部分,慕行秋掌握着全部百余项法门,只有少量遗漏,他向拓勇脑子里传送了几十字,就让半妖心甘情愿为他效劳了。

    两妖飞离镇魔岛,一路上争论谁的忠诚更多一些,等到慕行秋询问天下形势,他们又开始抢着发表见解。

    殷不沉长居海上,拓勇极少离开舍身国都城,各自了解的情况不太一样,颇有互相矛盾之处,但大致情况还是差不多。

    望山魔道士覆灭之后,舍身国从魔种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力量迅速增强,至少有三百名半妖服食了魔种,大都是王族子弟。舍身*队吸引了大量妖族,分为数路攻入圣符皇朝,十二诸侯国当中已有七国投降,人类死守皇京,形势越来越差。

    群妖之地已被冰魁完全占据,庞山、万第山、鸿山、牙山横在群妖之与人类诸侯国之间,本是最为强大的屏障,如今皆已成为冰雪覆盖的荒山。

    东北海中的星山据说已被击沉,九大道统只剩下南海的棋山和西南海的召山没有落入魔族势力手中,分别被一群妖族占据。

    拓勇在舍身国都城听到的都是己方频频战胜的消息,殷不沉躲在海上向来远离任何战争,因此对几股抗魔势力了解得都很少,只有道听途说的不可靠传言。

    慕行秋最关心的杨清音和慕冬儿,都没有太多消息,杨清音的队伍半年前的确在牙山遭受过一次战败,之后就如石沉大海。至于慕冬儿,拓勇在三年前见过,知道他被龙魔藏了起来,这些年来从未现身。

    锦簇和申尚带领的队伍最为神秘,总有传言说他们已经被冰魁彻底消灭,可是几个月之后又会有消息说他们在群妖之地出没。

    这样的形势已经比慕行秋预料得要好一些,起码抵抗魔族的力量还在坚持。

    慕行秋庆幸自己被两只妖族从竹杖中提前唤醒,否则的话他还要再等一年才能自行醒来,虽然多一些修行真幻之躯会更加成熟,甚至能凝成实体,可耽误的时间却是更大的损失。

    从镇魔岛出发一个月后,两妖来到了大陆西南方的踏浪城,这里本是诸侯国的都城,投降舍身国之后,已成为妖族的重要据点之一。

    “踏浪城是前往棋山的最便捷途径,可这里有一位半魔坐镇,道尊要绕开吗?”拓勇在离城很远的地方问道。

    半魔,拓勇第一天就详细介绍过,慕行秋还是没有弄明白所谓半魔的来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