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一章 蓝色的慕行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拓勇在这一剑里倾注了自己几年来的满腔怨恨,他自认为是舍身国王族子弟当中的佼佼者,却总是怀才不遇,真正的宠儿正环绕在舍身王身边献媚,他只能孤身一人跑来西海寻求一个渺茫的机会,就这样还受到了阻挠。

    殷不沉就像是故意跳到他面前挡路的阴险小人,非得一剑劈为两截,才能消去心头之恨。至于突然间不能施法的怪事,拓勇没时间细想。

    殷不沉抬头看着长剑,好像吓得傻了,不躲不挡,张着嘴,满脸惊恐之色,连眼珠都鼓了出来,脖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后仰,鼓起的眼珠正好迎上妖剑,激起一声令人心里发毛的刺耳响动。

    拓勇这一剑像是砍在了银魄甲上,震得他手掌发麻,妖剑脱手飞去,不由得大吃一惊。

    殷不沉直起脖子,两只眼珠多半仍鼓在外面,看上去诡异可怖,“舍身国邪招不少啊,居然能禁锢妖术,肯定是从冰魁那里学来的吧。嘿嘿,真可惜,本王杀死的冰魁比你见过的还要多……”

    拓勇刚想说岛上的异常与自己和冰魁无关,殷不沉已经如恶狼一般扑上来,露出两排牙齿狠狠咬来,与此同时,双手用力抢夺竹竿。

    拓勇又惊又怒,也以双手握住竹竿,张嘴与殷不沉对咬。

    这一番缠斗比小酒馆里的醉鬼打架还要不堪入目,好在为时不长,由王族沦为野兽的两妖同时住口,同时低头看去,同时为竹竿末端的圆球吃了一惊。刚拔出来的时候它可不存在。

    “这是什么?”

    殷不沉与拓勇一下子成为心有灵犀的孪生子,同时开口,疑问一模一样,下一瞬间,他们又同时被一股爆炸的力量击飞。然后同时掉进海里。

    殷不沉是海妖,遇水之后本能地化为蛟龙,游了一会才发现自己又能施展妖术了,急忙冲出海面,重回小岛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竹竿所在的位置。

    竹竿已经没了。四分五裂,只剩一地碎屑,地上躺着一个全身*蜷成一团的男子。

    拓勇从小岛另一头爬上来,全身湿透,但是找回了自己的妖剑。拎在手里正要开战,看到地上的男子,也呆住了。

    前一刻还势同水火的两妖,这时互相迷惑地看着,都希望从对方那里获得答案。

    “世上有竹妖吗?”拓勇问。

    “嘿,看来你没见过万子圣母。”殷不沉嘲笑道,他离男子更近一些,弯腰查看对方的脸。“这不是妖族,可也不像人类……”

    男子突然砰的一声两次爆炸,殷不沉和拓勇吓得纵身蹿起。像是两只被箭矢射中的大鸟,起起落落飞出百余步才停下来,先后转身,向岛上望去。

    奇怪的男子不见了,岛上飘浮着一大团淡蓝色的烟雾,缓缓旋转。没有消散,反而渐渐收缩。越来越像人形,这回是站立的。身上也有衣服。

    当烟雾人形初具容貌时,殷不沉惊呼一声,“天呐,古神在上,这不是……这不是慕行秋吗?”

    拓勇没对慕行秋只有耳闻,没见过本人,仔细看去,觉得蓝烟人气势不足,身上的衣服居然是普通的妖族皮甲,不免有些失望与不解,“这真是慕行秋?他不是被道统囚禁起来早就死了吗?”

    “或许这是他留下的法术,慕行秋本事很大……可他的法术为什么要留在一根竹竿里?”殷不沉也开始挠头了。

    蓝烟不再收缩,身高、相貌、服装都与进入止步邦之前的慕行秋一模一样。

    慕行秋的名字在舍身国颇具威慑力,拓勇远远观望不敢靠前,殷不沉没那么害怕,飞近一些,笑呵呵地问:“慕行秋?”

    蓝烟人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没有说话。

    “你是慕行秋留下来的一道法术,对不对?呵呵,我是殷不沉啊,你肯定记得。你有什么遗愿,告诉我吧,我会替你完成,而且我知道,你向来是个赏罚分明的人……”

    拓勇觉得自己不能太胆小了,也开口道:“我是舍身国王族子弟,名叫拓勇,与你的真身也算是有段渊源,舍身国如今已是天下至尊……”

    殷不沉冷笑一声,正要嘲笑拓勇的吹嘘,蓝烟形成的慕行秋终于开口了,“原来你就是拓勇,我在止步邦里曾经沟通过你的泥丸宫。”

    拓勇一惊,“你只是一道法术,怎么知道这件事?”

    “我不是法术。”蓝烟人原地转了一圈,“我就是慕行秋。”

    殷不沉与拓勇隔着烟雾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这还真是一道挺强大的法术,居然相信自己是人。”殷不沉连连摇头,“既然如此,你就应该明白,我才是值得你信任的同伴。”

    拓勇却另有想法,观察得越久,他越觉得这团蓝烟没什么特别的,自己只怕又是白跑一趟,剩下的事情就是杀死殷不沉,带蓝烟回舍身国彻底研究一番。

    想到做到,拓勇一甩手,抛出一颗王血骷髅,径直扑向殷不沉,中途从蓝烟慕行秋体内穿过,没受任何阻碍。

    拓勇已经大致摸清殷不沉的底细,相信只要多加提防,肯定能击败这条几尺长的小小铁蛟。

    殷不沉并未松懈,双手齐推,抛出一截干枯的手掌,食指、中指挺直,迎向骷髅头,要插它的眼窝。

    头颅与枯掌斗在了一起,拓勇咬破手指,以血祭剑,以剑控头,殷不沉的两只眼珠分别往不同方向转动,偶尔抬手抹一下,于是会有一滴泪水飞去,为枯掌增添力量。

    “你不是我的对手,王族殿下,我的水晶眼是老君所造,经我多年修炼,已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妖丹——一个数一,另一个数二,全在我这里,哈哈。”

    “我学的是舍身国王族的上古功法,威力强大,是你这种小妖根本想象不到的。”

    两妖斗法的同时也在斗嘴,头颅与枯掌在蓝烟之中你来我往,斗了个势均力敌。

    蓝烟慕行秋若有所思,忍受了一会,突然挥下双手,两件妖器同时停止动作,在半空中稍停片刻,然后一块掉在地上,妖力全失。

    殷不沉倒吸一口凉气,拓勇瞪大了双眼,都对蓝烟的实力感到吃惊。

    “它是我的!”两妖再次异口同声,又召出新妖器,打算继续战斗,争夺蓝烟的控制权。

    蓝烟慕行秋张开双臂,两妖只觉得好像有长鞭缠在腰上,身不由己地向小岛飞去,手中妖器全丢在了海里。

    蓝烟慕行秋一手按住一妖,继续沉思,殷不沉与拓勇发现他们又不能施展妖术了,于是伸手互搏,够不着,又开始对骂,想方设法要将蓝烟拉到自己这边来。

    “我是慕行秋。”蓝烟自言自语,只要两妖别打来打去,他对斗嘴倒不是特别在意,“可我是怎么离开止步邦的?我的身体在哪?我想不起来……好像跟左流英、龙魔有关,啊,为什么我会遗忘这么重要的事情?杨清音在哪?我和她有一个儿子,叫慕冬儿,是不是?”

    两妖吵得正欢,都没有回答慕行秋的疑问。

    “闭嘴!”慕行秋终于听得腻烦了,两臂同时用力,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量,只能施法,所有他学过的法术都能施展。

    闪电成群涌现,很快就堆满整座小岛。

    两妖终于闭嘴,惊讶地看着紧贴身体的闪电,他们在蓝烟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力量,闪电却是切切实实的强*术,像是一柄柄吹发立断的刀剑环绕身边,两妖屏息宁气,紧缩小腹,最让两妖惊恐的是,他们自己仍不能施展妖术。

    闪电消失了,殷不沉扑通跪下,仰望蓝烟,双眼变得泪汪汪的,“你真是慕行……不不,您真是道尊?您不是法术,是道尊本人!天呐,古神呐,老君呐,这怎么可能?九大道统……不,道尊无所不能。啊,太高兴了,我是第一个迎接道尊的妖族,我守护此岛已经几个月了,每天下雨滋润竹器,我就知道此竹必有不同……”

    拓勇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告诉我,杨清音和慕冬儿呢?还有秃子、小蒿他们都在哪?”慕行秋的身躯还是蓝色烟雾,他的心境却已逐渐完整,除了一段重要的记忆,他想起了一切,也有了担忧。

    “灵王带领一群散修和妖族四海飘泊,据说要驯服异兽与魔族战斗,我曾经想去投奔灵王来着,总是找不到她的下落。我最后一次听到灵王的消息是在半年前,传言她率领部下与三大玄武、五头镇海兽、七条牙山黑龙、九只重翼玄鸟决战,可是谁也不知道胜负,在那之后灵王就再也没有传出消息,迄今下落不明。”

    殷不沉一边述说一边打量慕行秋,总觉得他不太真实,想碰又不敢碰。

    拓勇哼了一声,“传言夸大其辞,我在舍身国得到确切消息,那群豢兽师在牙山打了败仗,打败他们的不是异兽,而是冰魁。冰魁从来不留活口,所以说豢兽师们下落不明也行。”

    “冰魁不留活口?嘿,真敢吹牛,我就是在冰魁剑下活下来的,道尊当年一念之威……”

    慕行秋打断殷不沉的回忆与吹捧,“我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助。”

    “我一个就够。”殷不沉马上说。

    “我有许多事情要做,首先,我需要一支军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紫琅)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