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章 两妖争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斜风吹动细雨轻轻降落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像是宠物在谦卑地讨好易怒的主人,半妖的身影穿过厚厚的云层,以同样的轻柔方式落在小岛上,凝视着那根竹竿。

    岛真的非常小,当波浪涌起的时候,它差不多就是一块突出海面的礁石,礁石上插着一根不属于海洋的东西,竹竿看上去很普通,风吹雨淋却没有将它摧毁,笔直地挺立着,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来者仔细听了一会,脸上渐渐露出惊讶之色。

    他慢慢走过去,短短七步,走得郑重而警惕,好像那竹竿随时都会变成一条毒蛇,然后他犹豫地伸出手臂……

    威胁来自头顶而不是竹竿,红光一闪,一道闪电劈下来,半妖反应非常快,拔剑指天,正中闪电,脸上三次闪现绿光,轰的一声,闪电逝去,他收回长剑,后退三步,仰天大声说:“何方小妖,敢对舍身国王族放肆?”

    乌云中传来一阵笑声,比闪电还要放肆,“这里不是舍身国,我的‘王族殿下’,你孤身来此,活得不耐烦了吗?”

    一团阴影在云层中划过。

    半妖露出冷笑,“我是舍身国将军拓∧∑勇,阁下口气不小,难道是某处穷山恶水自封的妖王?”

    空中劈下七道闪电,拓勇挥手掷出一颗突然出现的骷髅头,随后再次拔剑指天,骷髅剧烈地颤抖,两排牙齿互相撞击,发出刺耳的咔咔声,将闪电全都吞进口中。

    “你以为能发出闪电就能模仿那个慕行秋吗?”拓勇的目光扫来扫去,追踪云层中时隐时现的阴影,“哈哈,他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即使他还活着,也不是舍身国王族的对手。只有你们这些愚蠢固执的小妖还会记着一名道士,给全体妖族丢脸!”

    话音未落,骷髅头爆炸了,从里面钻出一条灰濛濛的大蛇,冲天而起,速度比闪电还要快,转眼间就进入云层,缠住了那团阴影,互相厮杀起来。

    拓勇咬破另一只手的食指,在剑身抹了一下。整柄剑红光乍现,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空中的灰蛇力量倍增,硬生生将阴影拖出云层,那东西也像是一条巨蛇,只是头上有角,背上生着铁青色的鳞片。

    “铁脊蛟龙?”拓勇很是惊讶,铁蛟一族几年前就在巨妖王与道统的战争中灭亡了,居然还有幸存者。

    舍身国王族对任何“最后一只”都不感兴趣。拓勇的惊讶转瞬即逝,继续施法,灰蛇缠住铁蛟,两枚剑齿深深刺进目标的身体。鲜血飞溅,伴随着雨水一块降落。

    终于,铁蛟战败,硕大的头颅软软地倒在一边。灰蛇消失,蛟尸重重地跌进海里,激起数丈高的水花。

    铁蛟一死。雨也停了。

    “无名小妖,浪费我一颗王血骷髅。”拓勇摇摇头,收剑入鞘,动作干净利索,突然整个人僵住了。

    他刚才一直仰头望天,对周围的警惕也没有放松,可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多了一条小蛇,准确地说是一条小小的蛟龙,头上有角,背上有铁青色鳞片,只是跟天上那条铁蛟相比太小了些,长不过数尺,缠在拓勇的腰上,尾尖搭着剑鞘,脑袋慢慢升起,直到与拓勇的目光平齐。

    “无名小妖?”小蛟张嘴说话,透着毫不掩饰的讥讽,“我叫殷不沉,是南海蛟王之子,这回你满意了吗?舍身国王族‘殿下’。”

    拓勇听说过殷不沉这个名字,印象却不是很深,知道自己上当了,杀死的铁蛟只是一个幻象,“我好像与你没有过节。”他说,仍然不敢动一下,他已经失去先机,快不过这条小小的蛟龙。

    “当然,咱们都没见过面,哪来的过节?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这个荒凉的地方?”

    拓勇嘴角抽搐一下,“差不多三年前我来过这里,故地重游而已,阁下又为何而来?”

    “啊,我是‘阁下’了。”殷不沉从拓勇身上弹开,落地之后化成人形,身穿青色长袍,背部微驼,显出几分老相。

    拓勇还是不敢动,妖术已经渗入他的体内,而且是强大的妖术。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被俘虏的舍身国妖将。”殷不沉湿漉漉的眼睛里露出轻蔑的笑意,“带领几十万妖兵、妖术师,没攻下小小的镇魔岛,反而全军覆没,只有你成为俘虏。”

    拓勇的脸色跟蛟龙的背脊一样铁青,殷不沉将他的惨败夸大了,事实却没有错。

    殷不沉开心大笑,“我以为你会被杀死,或者回国之后羞愧自杀,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故地重游’,哈哈,这么说你成为我的俘虏乃是命中注定喽?故地重游、旧事重演嘛。”

    拓勇羞怒交加,脸色反而平和下来,“实话实说,我是为这根竹竿而来,一年前就有边疆的妖术师报告说西海发生异动,彼时战事正酣,天下各处异动频频,所以这条消息没有受到重视,只有我一直心中悬念,好不容易抽出空来到此查看。”

    殷不沉稍稍收敛脸上的讥讽神情,“你还没告诉我当初是怎么逃回舍身国的。”

    拓勇犹豫片刻才说:“散修杨清音……”

    “要叫灵王。”殷不沉纠正道。

    拓勇的嘴角又抽搐了一下,“三年前灵王向舍身国宣战,因此放我回国向舍身王送战书。”

    “哈哈,还是灵王有气魄。”

    拓勇明知不该得罪殷不沉,还是忍不住说:“可是战书下过之后灵王就再无声息,听说这些年来一直在到处抓捕异兽,战场上可没有她的身影。”

    “你懂什么。”殷不沉鄙夷地说,可他也不懂,于是略过这个话题,“我是几个月前发现镇魔岛海底时不时会发生异动的,第一个赶来,在此行云布雨,所以,这里属于我。”

    拓勇微点下头,“原来如此,我来晚一步,没什么可说的,镇魔岛归阁下所有,请允许我离开。”

    殷不沉笑吟吟地不置可否,拓勇的脸色越来越尴尬,“我是舍身国王族,言而有信,绝不会去而复返,请、请阁下收回法术。”

    “法术?哦,我留在你体内的法术。”殷不沉笑得越发开心,“想让我收回法术,可以,但你先要为我做件事。”

    “什么事?”拓勇预感到事情会很难。

    “去把那根竹竿拿给我。”殷不沉随意地说,让到一边。

    拓勇正是为竹竿而来,若不是殷不沉偷袭,他早就得手,可对方提出要求,他反而犹豫了。

    殷不沉稍稍加强法术,拓勇立刻感觉到体内如万蚁咬啮,急忙迈步走向竹竿,再不敢提出条件。

    殷不沉轻声感慨,“这就是强大的好处,哪怕明天魔族就会杀来,我也要先享受一下……”

    拓勇走到竹竿近前,伸出手臂,打起十二分小心,缓缓握住竹竿,没有任何怪事发生。

    “把它拔出来。”殷不沉命令道。

    拓勇微一用力,再一用力,最后使出全身力气,竹竿仍然纹丝不动,也没有折断。

    殷不沉的眼睛越来越亮,“殿下,别光使蛮力,你得用妖术,舍身国王族这几年来好生兴旺,新妖术层出不穷,你总该学过几招吧。”

    拓勇的确学过一些,都是最普通最低级的妖术,自从三年前任务失败之后,他就失去了舍身王的欢心,无缘接触强大的新法门,这也是他为什么冒险独自前来镇魔岛的重要原因之一,希望能从这个奇怪的地方获得力量。

    “我要拔剑了。”拓勇提醒道。

    “可以,你得到我的允许了。”殷不沉正式地说,他的法术已经深入拓勇的腑脏,不怕对方突然袭击。

    拓勇右手拔剑,左手紧紧握住竹竿,向里面源源不断地注入妖力。

    竹竿微微颤抖,嗡嗡声更明显了,殷不沉升到空中,目露贪婪,他也曾经做到这一步,却一直没能将竹竿拔出来。

    拓勇也不能,他已用上全力,整座岛似乎都在晃动,竹竿却仍然牢牢插在礁石里。

    殷不沉等不住了,落在拓勇对面,伸出双手握住竹竿,也向里面注入妖力,“加把劲儿,殿下,别给舍身国王族丢脸,你曾经在这里跌倒,就应该在这里爬起来。瞧你的样子就是个可怜虫,身为王族,居然连个随从都没有,我不一样,我有成千上万的部下,但我不允许他们跟来。遇到我是你的运气,尤其是我今天的心情很好……”

    拓勇发出吼声,将竹竿当成了殷不沉,恨不得将它折成几截。

    啪的一声脆响,竹竿终于被拔出礁石,三只手握在上面,殷不沉和拓勇左瞧右看、侧耳倾听,没发现任何异常,竹竿就是竹竿,连颤抖和嗡嗡声也消失了。

    “放手。”殷不沉冷冷地命令道。

    拓勇的心里几番挣扎,没有松开竹竿,“咱们一起拔出来的,应该平分。”

    “平分?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可是死妖还能跟我平分吗?”

    “你的妖术已经在我体内消失了。”拓勇狞笑道,催动妖术,准备向殷不沉发起致命一击。

    可是妖术没有发出来。

    对面的殷不沉也是如此,他早就存心要在拔出竹竿之后杀死拓勇灭口,结果连最简单的妖术都施展不了。

    殷不沉不明所以,拓勇却在三年前有过经验,高高举起妖剑,“竹竿归我!”

    妖剑向殷不沉砍去,两妖都没注意到竹竿底部正在迅速膨胀。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