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七十九章 小蒿的觉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的热情也被激发起来了,左流英、龙魔和兰奇章不会无缘无故地送死,以碎丹之术消灭入魔的申忌夷更是不值得,能将他们三人的奇特行为联系在一起的只有慕行秋。

    怪不得道统会生出怀疑。

    不只是孟诩,好几名散修的梦中记忆都被勾起来了,可是道统没有向他们透露更多的信息,全体道士是不是也藏在拔魔洞里?他们为何不能直接检查拔魔洞?都没人知道。

    杨清音等人只确认了一件事,止步邦的确被关进了拔魔洞。

    左流英想做的事情极少有不成功的,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救出慕行秋,除了他还有谁呢?

    杨清音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立刻登上飞龙船,前往碎丹之术发光的地方,那里留下一座大坑,草木皆无,鸟兽绝迹,她与数百名妖族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然后他们扩大了搜索范围,方圆十里、三十里、五十里、百里……能用上的法术与妖术都施展了一遍,仍然一无所获。

    杨清音又回到海上,将镇魔岛周围也彻底搜了一遍,却都是徒劳无功。

    五天之后,搜索还在进行,杨清音累倒了,她还没有凝成内丹,受不得没日没夜的劳累。

    孟诩成为道统的代言人,每隔两三天就会做一个梦,得到神秘声音的指点,醒来之后带领魔侵散修们去往新地点,以更有效的新法术查找蛛丝马迹,如此若干次之后,她再也梦不到召山了。

    道统显然觉得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小蒿没有参与搜索。除了吃饭睡觉,她大部时间都坐在左流英对面,有时候累了,就靠在跳蚤身上,别人跟她说话。她也不回,只是偶尔抬头微笑一下。

    整整一个月,所有的热情都陆续熄灭了:孟诩不再得到道统的托梦,慕行秋毫无踪影,左流英的尸体则在慢慢干枯。

    注神道士早已脱离凡胎,即使吐丹又变成散修。肉身也不会腐烂,而是慢慢枯萎,血肉消失,只剩下皮囊与骨架。

    小蒿的状况越来越令人担心,她陷入了某种痴迷状态。即使那张俊美的面孔已经成为皮包骨的骷髅,她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这天早晨,杨清音从病榻上起来,走出帐篷发现外面下雪了,又一个冬天到来,散修都已返回镇魔岛,飞龙船也不再四处寻查,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茫然地等待着,像是一群突逢大难无路可走的难民。

    秃子立刻飞过来,关切地看着杨清音。他也曾经没日没夜地寻找慕行秋的痕迹,现在却更关心老娘,“你不应该起床,好好休息,外面没有事情需要你操心。”

    杨清音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也没什么好休息的了。秃子,去船上把老撞、檀香炉和欧阳槊请来。我有话要说。”

    秃子不太放心,盯着杨清音看了一会才勉强离去。

    二十名魔侵散修聚过来。他们曾经是道士,即使转为散修也是独特的一群人。

    “抱歉。”杨清音真诚地说,“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却总是半途而废,我希望大家再给我一次机会,追随我,跟我一块去战斗。”

    散修们没有说话。

    杨清音看向甘氏兄弟,“我希望由我担任大家的首领,因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兄弟二人同时向杨清音行以道统之礼,其他散修随后照作。杨清音连内丹都没有,可她在人类和妖族中间拥有更广泛的影响力,仅凭这一条,就足以成为首领,何况她还继承了慕行秋的一部分声望。

    杨清音也是这么想的,首领之位不仅是一项权力,更是她的职责,与其为慕行秋而病倒,守护着一座孤岛,莫不如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老撞、檀香炉和欧阳槊来了。

    “明天一早,飞龙船启程。”杨清音说。

    “去哪?”老撞茫然地问,觉得灵王有些不同,却又说不清楚。

    “明天我会告诉你们,尽量多储存一些物资,可能会很远。”

    “是。”

    “告诉我,这一个月来外面的形势怎么样了?”

    欧阳槊开口回道:“魔道士或死或逃,舍身国收敛不少,采取守势,没再与圣符皇朝开战,双方处于僵持状态。群妖之地不太稳定,据说出现一支冰魁大军,不知道由谁指挥,万子圣母在向东南退却,饭王锦簇仍然没有消息。我师父洪福天召集不少散修,正与背叛的诸侯国交战。差不多就是这些。”

    杨清音提了几个问题,让秃子送走他们,船上的妖族与散修奉杨清音为灵王已久,用不着她再次申明。

    然后她走向另一头的小蒿,二十名散修原地等候,都觉得杨清音在做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小蒿显得非常疲倦,头戴草帽趴在跳蚤身上,目光仍然盯着左流英脸,即使这张脸已经没有了旧日的模样。

    “道士不会腐烂,干枯得倒是挺快,这才一个月而已。”小蒿头也不抬地说。

    杨清音跪坐在小蒿身边,拂去她头上、肩上的雪花,“左流英已经死了。”

    “嗯。”

    “希望是一道强大的法术,能激发力量,也能毁掉士气。”

    小蒿脸上露出微笑,“这样的话应该由我来说。”

    杨清音也笑了,“该出发了,我还等着你告诉我目的地呢。从今以后,我是慕行秋,带领大家行动,你就是左流英,要为我们指明方向。”

    小蒿坐起来,“其实我的眼前一片跟大家一样迷茫,根本看不到未来。”

    “左流英也不能,否则的话他就不会由注神道士一步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但他总能指点迷津,就连他的死亡也是如此,你比我们都了解左流英,所以也要由你解释他的用意。”

    小蒿沉默了一会,“左流英留给我一点东西。”

    “是什么?”

    小蒿指着对面的骷髅,“他的血肉没有消失,而是化成了天地灵气,这就是他送给我的礼物,我接受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吸收。”

    小蒿站起身,走到骷髅身后,双手按在头顶上,以前所未有的严肃神情说:“左流英没有死。”

    魔侵散修们走了过来,同情地看着小蒿,从前那个机灵古怪、永远长不大的小姑娘,如今却如此憔悴,甚至有了几分沧桑气息。

    杨清音和跳蚤也站起身,她从小蒿的话中听出了某种深意。

    “他将身躯留给了我,魂魄则进入了止步邦。”小蒿大声说,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话被别人听到,“左流英的魂魄终将重返世间,我的任务就是保护这具身躯。”

    小蒿摘下草帽,戴到左流英头顶,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骷髅向上缩进了草帽,不留一点痕迹,小蒿将草帽戴回自己头上,与左流英不一样,她将帽檐高高抬起,露出整张脸孔和脸上的灿烂笑容。

    “大道已亡,处处皆道。左流英其实已经替咱们选定了一条道路。”小蒿的声音十分自信,未来仍旧是一片迷茫,但她直觉到了一个方向,既然在迷雾中行走,就不能只依靠目光。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小蒿,她的变化如此明显,憔悴与沧桑不见了,却也没有恢复从前的机灵古怪,她就像一团火,突然间从青烟缕缕变成了火光冲天。

    “没有任何法门能让咱们在短时间内比道统和魔族更强,想要迎战魔族,必须另辟蹊径,左流英以身作则——”小蒿指着跳蚤,“修行自己不如修行灵兽。当然,异兽也可以。”

    小蒿拿出小乌龟,幽寥似乎知道这一刻很特别,高高昂起没多大的头颅,颇有几分王者之气。

    众人面面相觑,麒麟与玄武的确显露出强大的实力,可是由修身改为修兽,实在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秃子已经飞回来了,这时大声道:“左流英都能修行麒麟,你们有什么可犹豫的?”

    左流英修兽更像是走投无路的率性选择,如果说这就是他指明的方向,的确够奇够险。

    “我觉得可行,一些灵兽与异兽天生神力,修行得当,会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杨清音第一个表态,但是也有疑惑,“关键是去哪找这么多的灵兽与异兽?普通的不行,必须是跳蚤、幽寥这种才合适。”

    “这就是咱们要去的地方,走遍还没有被魔族势力占据的天下,寻找足够强大的灵兽与异兽。”小蒿将幽寥举得更高一些,“首先,咱们要找到另外两只玄武,灭世与飞霄,小幽幽会帮忙。”

    幽寥扭头呆呆地看了小蒿一眼,似乎不记得自己有过类似的承诺。

    甘氏兄弟互视一眼,哥哥甘知泉大声道:“我同意。”

    散修们异口同声地表示赞同,就连孟诩也不例外。

    “道火不熄。”杨清音觉得还是这四个字更能代表自己的心情,“即使它燃烧在野兽体内。”

    “道火不熄。”众人齐声附和,希望再度燃起,每个人都有一种感觉,这一回的希望与道统无关。

    小蒿将左流英的竹杖插进礁石里,升到空中飞向不远处的战船,再未回头。

    杨清音最后一个离岛,就像小蒿相信左流英未死一样,她也有一个信念,没向任何人提起。

    她相信:慕行秋就在不远处。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