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七十八章 道统托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落日余晖笼罩整个召山岛,在梦中比在现实中更像是仙境,孟诩睁开双眼的时候嘴角含笑,迟迟不愿摆脱梦境。

    慢慢地,余晖消逝,召山远去,再强大的法术也无法挽留美梦,外面涛声拍岸,帐内阴暗无光,冷冰冰的现实毫不留情地宣告胜利,突然间,孟诩想起自己要做什么了。

    她走出帐篷,在晨曦中看到岛上不少人正在忙忙碌碌,所有人都要离开了,将乘坐飞龙船去往一个未知的地方——小蒿似乎知道点什么,却一直守口如瓶,其他人并不将她的想法太当回事,散修大都觉得圣符皇朝是唯一的选择,妖族则更愿意投奔万子圣母或者下落不明的饭王锦簇。

    孟诩径直走到杨清音面前,向她行以道统之礼,虽然已经成为散修,他们这群人仍保留不少从前的习惯。

    杨清音还礼,两天前,当孟诩选择留在镇魔岛时,杨清音有点吃惊,她知道孟诩曾经是一名背叛者,不是那种愿意冒险的人。

    “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孟诩开口道。

    杨清音点点头,跟着孟诩走到一边,岛的面积太小,必须借助法器才能掩人耳目。

    “这是我的最后一截洞察明烛。”孟诩说,飘在身边的蜡烛只剩不到三寸。

    杨清音嗯了一声,慕行秋当年没有追究孟诩的背叛,她也不会,但是对这名女散修的印象终究不是很好。

    “我一直不明白慕行秋为什么会放过我。”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而且他什么也没对我说过。”杨清音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谈论此事,她也有自己的烦恼,正在考虑是不是真要离开镇魔岛。

    孟诩似乎没有听出对方的敷衍,继续道:“左流英昨天的举动给了我一点启示。”

    “嗯,他给咱们所有人一个启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杨清音直白地问,希望能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孟诩坚定地点点头,“凡人庸碌,从生到死都走在一条狭窄的路上。每一条路,哪怕看上去是一片荒野,其实杂草下面也是别人走过的路。道士也好不到哪去,可能更差,咱们走在道统安排好的路上,宽阔、平坦、安全,一目了然,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

    杨清音还是没明白孟诩想表达什么,随口说:“咱们已经不是道士了。”

    “但是还在努力与道统保持一致。慕行秋当年没有追究我的背叛。大概是希望我能走出另一条路来,可惜,我做不到,我留在镇魔岛上的唯一原因就是不愿做出选择。”

    杨清音越听越迷惑,扭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决定再多听几句。

    “左流英也在努力寻找另一条路,两次吐丹、两次重修,学习散修法门,甚至借鉴了魔族法门和炼妖之术。可事实证明,他找不出能与道统相提并论的新路,散修就是散修,无论往里面加入多少奇怪的法门。都改变不了散修的弱势。”

    “左流英帮了许多人,咱们都欠他的一份恩情。”杨清音虽然从来没有看透过左流英,仍要为他辩护,“散修或许不是最好的路。但这是唯一可行的路。”

    孟诩居然没有反对,“你说得没错,左流英是个伟大的道士。如果说这世上有谁能找出一条新路,只有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杨清音忍不住了,不耐烦地问道。

    “左流英正在寻找新路。”

    杨清音冷冷地说:“左流英已经死了,那就是你所谓的新路吗?”

    “我相信,为了寻找新路,左流英甘愿去死,但这一次不是,他肯定找到了什么。”

    杨清音愣愣地盯着孟诩,好像看到了鬼魂。

    小蒿走过来,伸手掐灭蜡烛的火苗,将它扔还给孟诩,“都是自己人,别浪费法器了,你们聊什么呢?”

    “孟诩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她好像觉得左流英还没有死。”杨清音说。

    小蒿盯着孟诩看了一会,突然笑了,越笑越大声,将岛上众人都吸引过来,杨清音越发莫名其妙,孟诩则不满地皱起眉头。

    “道统给你托梦了吧?”小蒿止住笑声,脸上仍然笑呵呵的。

    “托梦?呃……我确实做了一个梦,我从前是召山弟子,梦到召山很正常。”孟诩不像单独面对杨清音时那么镇定了。

    “哈哈,我就说你的神情不太对劲,其实我也做梦了,回到乱荆山玩了一会。”小蒿说。

    孟诩正要开口,附近的一名散修惊奇地大声说:“真巧,昨晚我好像梦见星山了。”

    别的散修纷纷表示自己也梦到了从前所属的道统,有些人记得清晰些,有些人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若不是别人提起,自己甚至想不起来。

    散修不像道士,可以用存想代替睡眠,一共二十人昨晚多少都睡了一会,居然都做了类似的梦,立刻显出几分诡异来。

    最吃惊的人是孟诩,张着嘴四处望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甘知泉身上,“你真的梦到鸿山了?”

    “梦到了,时间不久,内容我都忘得差不多了。”甘知泉肯定地说。

    孟诩张口结舌,好一会才转向小蒿,“你是怎么知道我做过梦的?”

    “用托梦的方式激起某人心中的情绪,这是道统的老手段了,你们都没听说过吗?”小蒿瞪大了眼睛,好像比孟诩更加惊奇,其实托梦是乱荆山灯烛科才有的法术,她还记得,别人可不了解。

    “小蒿说得没错!”秃子从人群中跳起来,“当初在野林镇我们就都梦到过芳芳,不过只有小秋哥真敢抢亲……这回道统怎么没托梦给我啊?我可是庞山弟子。”

    “我也没做梦。”杨清音昨晚就没有睡觉,她需要休息,可是无法合眼,“你呢,飞飞,做过梦吗?”

    飞飞脸一红,急忙摇头,“没有,我不是道统弟子……”

    加上小蒿,共有二十一人做过梦,只有孟诩觉得自己从梦中获得了启示——现在她不这么想了。

    “瞧,你以为是道统选中了你,其实是你自己选中了自己。”这句话有几分左流英的风采,小蒿满意地咧嘴一笑,连接下来要说什么都给忘了。

    “可是……”孟诩以为自己看到了真相,结果被小蒿几句话又给推进更深的迷雾中,“等等,道统给所有人托梦,说明道统确实想要借助咱们这些人做什么事。你们做过梦,都没有在意,只有我当回事,所以我现在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仍然符合道统的意图,也就是说——”

    “怀疑左流英没死的不是你,是道统。”秃子抢着说。

    杨清音摇摇头,她已经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孟诩也有一样的怀疑,道统只是用托梦的方法将她找出来。”

    众人对孟诩的怀疑并不在意,所有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希望,只是不敢明确表达出来,害怕承受不了更多的失望,但是道统托梦却将希望点燃了。

    “道统为什么怀疑左流英没有死?”

    “道统里那么多高手,非要通过咱们当中的某个人查找真相吗?”

    众散修的疑惑越来越多,杨清音没有做梦,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得更清楚些,轻轻地叹了口气,“道统退隐,之前留下的道士不是入魔就是死亡,不可能再派别的道士出来,那样的话退隐就没有意义了,只能送出一些法术,通过咱们求证左流英的生死,因为道统非常清楚,在这件事情上咱们的想法与道统是一样的。”

    众人静默,就连孟诩也在犹疑是不是该接受道统以托梦的方式下达的“任务”。

    小蒿突然迈步向镇魔岛尽头一座孤零零的帐篷走去,其他人都跟在后面,谁也没有试图阻止她。

    站在帐篷门口,小蒿转身对众人说:“咱们的敌人不是道统,犯不着事事跟道统较劲儿,对吧?”

    散修们接连点头,杨清音隐约觉得不妥,却没有提出反对,小蒿的疑惑与热情已经被激发,不做点什么是不会自动消除的。

    一切都在道统的预料与掌控之中,这种优势不只来源于力量与法术,还有长久的记忆与高深的智慧,杨清音无计可施,甚至摸不着门道。

    只有左流英能让道统紧张一下,想到这里,杨清音的心中也生出一丝期望。

    小蒿施展法术收回整个帐篷。

    左流英的尸体就坐在里面,双目微闭,面无表情,好像正在存想,跳蚤趴在他的脚边,头枕在两条前腿上,像一条失去主人的狗,帐篷消失也不动,只是抬眼瞧了小蒿一下。

    “道统是怎么猜测的?”小蒿问孟诩,她在梦中留下的记忆最多,因此也应该是最了解道统想法的人。

    孟诩神情恍惚地想了一会,原本非常平淡的梦境逐渐变得复杂,一些被她忽略的记忆从脑海深处慢慢泛起,“有一个声音在梦里对我说,左流英……和龙魔昨天试图在拔魔洞上打开一道缺口,不知道他到底成功没有……”

    好几个人同时做出反应,小蒿最先开口,“止步邦真在拔魔洞里?”

    甘知泉纳闷地问:“道统怎么会不知道结果?”

    杨清音则睁大眼睛,“左流英和龙魔是要救出慕行秋吗?他们若是已经成功,慕行秋岂不是就在附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