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七十七章 巨笔与颜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脑海中浮现诸多往事,他是申家的子孙,天生高人一等,可这没有多大意义,他从小生活在牙山,周围的伙伴差不多全是道门子弟,所谓的高人一等能向谁展示呢?他感受到的只有重重束缚。↖

    身为道门子弟是有代价的,在他们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父母的殷切目光,那是一种期望,告诉襁褓中的婴儿:你们与众不同,千万不要辜负道统给予的天赋,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要达到道门的标准。

    申忌夷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不算奇才,但也称得上是出类拔萃,每次听说有道门子弟入魔,他都同情这些人的遭遇,然后迅速斩断这种同情。

    他自以为是坚定的道统维护者,所以很不喜欢杨清音的种种胡闹之举,但是只要结缘生子对道统有好处,他就绝不会拒绝,甚至有一种崇高的牺牲感:他可以为了道统,毫不犹豫地压下心中对杨清音这种道门败类的厌恶。

    他怎么也想不到,杨清音会固执到底,更想不到,她竟然没有受到道统的责罚!

    往事消散,申忌夷并非多愁善感之人,他只是需要一点愤慨激发体内的全部力量,“感觉到了吗?兰奇章,止步邦就在附近。”

    兰奇章什么也感觉不到,他在心里做最后一次挣扎:是遵循左流英和龙魔的算计立刻施展碎丹之术,还是静静地旁观,看着申忌夷走向道统与魔种安排好的结局?

    “止步邦根本就不在海上,不对,它在任何地方,但是能受到法术的召唤,瞧,它被我召唤来了,就在我的身边……”

    申忌夷的左手仍然紧紧扼住兰奇章的咽喉。目光却迷离散乱,不知在望向何处,“道魔都想让我加强止步邦的禁制,就在此时此刻,各种念头在我的脑海里起起伏伏,呵呵,他们很着急,可是又来不及派出合适的人选——他们都错了,我曾经心甘情愿做一枚棋子,结果得到了什么?失败与鄙视。我不再做棋子。我要做自己,我要打破止步邦禁制!”

    兰奇章有些怜悯地看着面前的疯狂之人,很想指出真相,可他知道一点用处也没有,申忌夷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话。

    每个人、每只妖都自觉不自觉地走在早已安排好的道路上,谁也无力摆脱,因为这也是他们的自愿选择,兰奇章心中顿悟:左流英与龙魔能将他引到这一步,是因为他心中存有碎丹之术的执念。他必须这样做,别人只是替他选择了时间与地点。

    兰奇章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大地为布,数只巨笔在地面上涂涂抹抹,都想画出自己的景象。都想阻止其它画笔的动作并覆盖已有的颜色,巨笔所用的颜料就是无数的人类与妖族,其中也有道士,颜色更鲜艳一些。

    虽然呼吸困难。他还是笑了一声,根本没必要担心道统的利益,左流英与龙魔是那些巨笔当中较小的两只。画出的景象很快就会被别的巨笔抹去。

    他该担心的只有一件事:自己是否真的做好了碎丹的准备,会不会像上次一样功败垂成。

    申忌夷误解了这笑声,厉声道:“你以为我破坏不了止步邦禁制吗?非常简单,我要逆行道统与魔种教给我的法术……”

    兰奇章闭上眼睛,不想听申忌夷的唠叨,也不想做任何解释,他要让心境之湖彻底平静下来,没有一丝波纹,整座湖面倒映的只有一个念头。

    碎丹。

    过程出乎意料地容易与顺利,湖中心有一个极小的光点,慢慢地光点扩大,原来那就是内丹,它在不停扩大,速度逐渐加快,以至于湖水的颜色都变得淡黄,但是湖面仍然波澜不惊……

    一团黑色的烟雾闯进心境之湖,忽而像是一条大狗,忽而变成申忌夷的模样,黑烟暴怒异常,在湖水里左冲右突,试图阻止内丹的扩大。

    兰奇章预感自己的心境之湖即将因此波动,这时又有两团烟雾闯进来,很快化成人形,一个是左流英,一个是龙魔,两人各执竹杖的一端。

    心境平和的兰奇章比任何时候反应都要快,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左流英实力太弱,必须在龙魔的帮助才能进入他人的心境之湖。

    可是他们两个为什么要进来?左流英是什么时候赶到的?兰奇章仍有疑问。

    这是他的心境之湖,疑问即时传出,也得到了回答,左流英与龙魔冲向了暴怒的申忌夷,与此同时也在说话,他们没有开口,声音却响亮得很。

    先开口的是龙魔。

    “我的生存意义就是打破拔魔洞,但是我已无技可施,道士们在衰弱,道统至宝的实力却在增强,拔魔洞早已不是几万年前念心科传人想象的样子,我根本无法打破它。”

    “我的任务注定失败,可我却不能放弃,所以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

    死亡,兰奇章比任何时候都能理解龙魔的选择,因为他自己正在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他一点也不惊讶,不过他脑海中的一副画面发生了变化:龙魔不再是巨笔之一,而是跟他一样的颜料。

    “但我不想白白死去。”龙魔的另一只手抓住了申忌夷,“我要救一个人,我们拥有共同的记忆、共同的情感,或许,我想救他的心情比打破拔魔洞更加迫切。这是真幻的宿命,我会说、会动、会想,但是念心科传人没有给予我真正的自主,真幻总是依附于某个念头,不是这一个就是那一个……”

    “慕行秋。”兰奇章脑子里闪过这三个字,龙魔显然听到了,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欣慰笑容。

    龙魔钻进了黑烟之内,与申忌夷融为一体。

    兰奇章仍是一点都不吃惊,申忌夷却在疯狂大笑,以为这是自己的胜利,他抓住竹杖,要将左流英也吸进体内。

    左流英的话十分简短:“是时候了。”

    然后他也进入申忌夷体内。

    兰奇章突然明白了一切,原来左流英也不是巨笔,他更像一团失控的颜料,随意流淌,要画出一副恣意的作品。

    兰奇章的心境之湖再也不会波动,淡黄的内丹骤然壮大,甚至突出心湖的限制,形成一股洪水,将申忌夷形状的黑烟裹挟其中,随后冲天而起。

    心境之湖突然消失,眼前一片黑暗,纯洁的黑暗,安静的黑暗,兰奇章知道,自己可以开始回忆往事了,他有七天时间重新走完一生,还有六个七天在记忆的碎片中游荡。

    他发出轻轻的一声笑,以此作为回忆的开始。

    陆地上强光冲起的时候,镇魔岛上的杨清音等人正在收拾残局,新飞龙船则在附近行驶,船员越来越得心应手。

    强光如此明亮,所有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躲避。

    飞龙船在老撞的操纵下一下子跳到镇魔岛东北角,以便挡住任何可能的攻击。

    秃子护在杨清音身边,散修们纷纷升上天空,全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片刻之后,强光变弱,渐渐消失,杨清音愕然地望向大陆,虽然相隔甚远,她却认得这片光芒,“碎丹之术,这是碎丹之术。”

    “兰奇章……真的碎丹了?”秃子不太相信,“他为什么要碎丹呢?咱们明明打赢了啊,还有龙魔,天呐,龙魔跟他在一起,她要是死了,慕冬儿……”

    秃子向东北方冲去,飞飞紧随其后,杨清音根本叫不回来,刚想让小蒿帮忙,却见她正呆呆地望着小岛的另一头。

    左流英坐在一块礁石上,头上戴着草帽,遮住半边脸孔,他是唯一对强光无动于衷的人。

    跳蚤站在左流英身边,轻轻地嗅来嗅去,突然抬起头,发出一声哀鸣。

    麒麟的哀鸣世间罕闻,仿佛低沉的龙吟,直击心腑,不分人类与妖族,都感到心中一震,随后悲从中来。

    “左流英……”杨清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庞山老祖峰被毁以来,她与许多人一样,行动的时候看慕行秋,迷茫的时候总是想到左流英,可现在,这两个人竟然都不在了。

    小蒿的脸上没有悲戚之意,只是有一点严肃,她走到左流英面前,摘下他的草帽,盯着那副俊美的面孔看了一会,“其实你早就放弃了修行,因为你知道重修毫无意义,无论如何你也无法突破注神境界。”

    她笑了一声,“不想跟我结缘就明说嘛,至于怕成这样吗?”

    她扭头看向杨清音,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眼睛里流出两滴泪水,“我知道失去与怀念的滋味了,一点都不好受。”

    杨清音快步跑过去,轻轻抱住小蒿,“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龙魔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小蒿破涕为笑,“那不重要,左流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想对咱们说,因为他希望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希望咱们不再心存任何依靠。”

    小蒿拣起竹杖,“走吧,杨清音,不要留在岛上了,你盼望着慕行秋能出来,那也是一种依靠,该舍弃了。”

    “去哪?圣符皇朝吗?”杨清音不想走,镇魔岛是她与慕行秋的唯一联系,离开这里就像是一种割舍与背叛。

    “该说的时候我才会说。”小蒿握着竹杖,将草帽戴在自己头上,模仿左流英说出这样一句话。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