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七十五章 胜利者一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的变化令镇魔岛上认识他的人都吃了一惊,更是让那些直接承受攻击的魔道士大吃一惊,就像狼群之中突然闯进来一头野兽,原以为是同类,结果却是狮子,众狼退却,但是最终还会反应过来,发起围攻。

    二十多名望山魔道士遭到了背弃,魔种自觉自愿地改换门庭,临走时还冲破了旧主的三田,令他们失去意识,另外三十多名初入魔道士不受影响,惊骇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又能施法了,于是一块向申忌夷射出法术。

    申忌夷的内丹只是餐霞一重,在魔道士当中的实力算是最末一等,他抢夺了大量魔种,还来不及与它们完全融合,向龙魔和杨清音发出威胁之后,立刻跳进海中逃之夭夭,其他魔道士的反应慢了一步,众多法术全扑个了空。

    声势浩大的战斗突然间变成了群龙无首的尴尬局面,望山魔道士非死即昏,龙魔迟迟没有现身,初入魔道士一下子无所适从,诸侯国的人类军队反而更老道一些,也不见各船的将军下令,符箓师们就已悄悄祭符,操控战船后退,驶出一段距离之后调转方向,全速撤离,中途将倒在船上的望山魔道士不声不响地扔下海。

    三十几名初入魔道士互相看了一眼,难以相信自己居然成为弃儿,突然间不约而同地朝不同方向逃去,尴尬得甚至不想再见面。

    镇魔岛上的逆术消失得比较慢,魔道士和诸侯国舰队已经跑得没影了,岛上的人类与妖族才恢复施法能力。

    “太可惜了,竟然让他们跑了。”老撞用一条腿蹦回岛上。全身湿透也不在意,“慕行秋的逆术可有点邪门,不分敌我啊,好像对敌方更有帮助。”

    “没有小秋哥的逆术,咱们现在不是被魔道士杀死。就是……”秃子也能飞起来了,用下巴指向兰奇章,他还记得芳芳是怎么碎丹的,心里无论如何不能原谅这名道士。

    事实上,大家都有劫后余生的惊喜,这本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弱的一主居然坚持下来,伤亡也不多,实在让他们高兴得有些茫然。

    唯一感到失落的是兰奇章,多少年来,秦凌霜在断流城上空化为一片光芒的景象一直在他心头萦绕。最后甚至成为一道劫,他相信自己已经做好碎丹的准备,结果又被推迟了,魔道士四分五裂,在魔族重返世间之前,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碎丹。

    “就是这样了?”兰奇章问。

    左流英正在往麒麟身上的伤口涂抹药膏,闻言抬头,发现岛上岛下几百双眼睛都在望着自己。寻思片刻,他说:“就是这样了。”说罢挥下手,从拓勇那里召回草帽。看了看,放在身边的石头上,从腰间乾坤袋里又召出一顶新草帽戴在头上,这样一来,就不用与任何目光对视了。

    “这一仗就是这样了,可事情还没有结束。”龙魔在大家最意想不到的时机和地点出现了。就飘在镇魔岛上空,似乎躲藏已久。只是刚刚露面。

    兰奇章随手发出一道冰火龙,龙魔轻松躲过。笑道:“昨天我放你一马,今天你就是这么报恩的吗?”

    兰奇章冷冷地盯着空中的女子,她明明与秦凌霜长得一模一样,神情与行为却没有半点相似,他正要再次出手,杨清音走上前说:“龙魔,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对不对?”

    秃子和飞飞则异口同声地问:“慕冬儿呢?”

    龙魔缓缓落在地上,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全都后退,为她让出一块地方,只有左流英专心为跳蚤疗伤,连头都没抬一下。

    无论投来的目光是疑惑、警惕、愤恨、恐惧,龙魔一律回以慧黠的微笑,原地转了一圈,对杨清音说:“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设计不出这样的结果,我还以为你们至少会死掉一半呢。”

    老撞和几只兽妖发出吼叫,在这场战斗中死者不多,但是许多人类与妖族都受伤了。

    “你真的被魔种侵袭了?”杨清音还是无法相信此事,普通道士只是入魔就会发生剧变,被魔种侵袭之后更是判若两人,而龙魔看上去跟从前没有半点变化。

    杨清音曾有一段时间被去除了关于慕行秋的记忆,是龙魔陪在她身边,两人同吃同住,如亲姐妹般无话不谈,那是杨清音唯一的类似经历,她与小青桃是好朋友,也是道士,从来没有向对方敞开过心扉。

    正是那几个月的回忆,令杨清音总是对龙魔怀有某种信任,不像秃子和飞飞那么担心慕冬儿的安全。

    “我没有被侵袭,而是与魔种融为一体。”龙魔笑着说,抬起右手,手心里闪过一团绿光,瞬间消失,“放心,它很听话,不会乱咬人,也不会被申忌夷夺走。”

    周围的人类与妖族又都后退几步,能飞的就飞起来,不能飞的只好站在海水里。

    秃子围着龙魔飞了一圈,迷惑不解地问:“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我是好人眼里的好人、坏人眼里的坏人。”

    秃子一愣,察觉到这句话里有陷阱,不可轻易回答,正琢磨言辞,龙魔已经转向兰奇章,“我站在胜利者一边,你们胜利了,所以我站在这里。”

    “站在胜利者一边”是龙魔昨天在舍身*营里对入魔道士说过的话,兰奇章当时正藏在海里,也听到了,“我们不需要两面三刀的墙头草。”

    “可你们需要情报,还有什么人比墙头草更了解情况、更愿意主动透露情报呢?”龙魔向兰奇章眨下眼,态度比昨天热情多了,“别争一时之气,听完我要说的话再做决定不迟。”

    兰奇章望向左流英,看到的是草帽。只好改瞧杨清音,然后勉强点头,“好,你有什么话要说?”

    “不急,这么多优秀的战士还没得到安慰呢。他们敢于面对强敌并赢得胜利,理应得到奖赏。”

    这样的一番话实在没谁会反对。

    龙魔抬起双手施法,“魔族法术很少借助法器一类的东西,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体就是法器,所以被剥夺身体的魔种实力下降不少……”

    龙魔语气轻松随意,好像跟岛上的所有人类与妖族都非常熟悉。无论是谁,只要被她的目光扫到,也会生出同样的熟悉感,这不是法术或妖术,只是一种印象。

    只有兰奇章一直保持警惕。

    镇魔岛以北里许的深水里冒出一艘战船。比飞龙船更大更坚固。

    “这是送给大家的礼物,还叫‘飞龙’,真是奇怪,世上已经没有真正的龙了,名字里带龙字的东西却越来越多。”

    龙魔做出请的姿势,老撞第一个飞上船,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叫,然后冲众妖与散修叫道:“都上船来。我还是你们的首领。”

    给老撞当部下是件危险的事,但好奇压过了谨慎,人类与妖族或游或飞。大多登上新船,很快就被上面丰富的器物吸引住了。

    镇魔岛不那么拥挤了,龙魔又开始说话,没有压低声音,只要稍加注意,船上的人类与妖族也能清晰地听到她说话。

    “魔种已经离开虚空监狱。”

    她的第一句话就吓了大家一跳。再也无心看船,全跑到船舷一侧。望着龙魔。

    岛上的人更是吃惊,兰奇章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镇魔钟虽然已经离开了望山,但是有大批星云树的镇压,法术不会这么快失效。”

    “呵呵,连道士之间都很难互相信任,你相信那三万三千棵树?”龙魔目光闪烁,兰奇章眉头微皱,没有争辩。

    “出问题的就是那些树,魔种被囚已久,没有身体的话,他们的力量会大打折扣,而他们选中的身躯材料就是星云树,所以,我现在就能明确地告诉你们,几年之后会有三万三千只魔族走出望山,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三万三千只!”杨清音见过一尊魔像,难以想象三万三千只魔族会是怎样的一只军队,“道统不知情吗?为什么不去毁掉星云树?”

    “因为没有用,星云树的种子不计其数,将望山现在的星云树全部毁掉,几年之后就能长出同样数量的树木,魔种一旦重塑身躯之后,就再也不会轻易分离,道统宁愿与这些有形的魔族决战。”

    兰奇章的眉头越皱越紧,“既然如此,魔道士们为何还要逃离望山?”

    “那不是逃离,而是受委派执行任务,他们的任务就是寻找道统藏身之处的蛛丝马迹。”

    “魔道士的泥丸宫里有传承,魔族通过传承就能找到道统。”兰奇章说。

    “从前还说通过内丹就能找到道统呢,可你却不用吐丹,我不了解道统的真实计划,但我知道魔族根本不相信内丹与传承的那套说法,他们相信,道统就藏在拔魔洞里,唯一的问题是拔魔洞藏在哪。”

    “你觉得是在止步邦?”兰奇章反而踏实了,他不相信道统的藏身之处这么容易就被猜到、找到。

    “不,我觉得止步邦藏在拔魔洞里。”龙魔又冲兰奇章眨下眼睛,然后抬高声音,“我有魔种,但不是魔族大军的一部分,我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找到拔魔洞,在上面打开一个小小的缺口,一些古老的残魂会出来,慕行秋也会因此获救。”

    岛上、船上一时无声,杨清音对止步邦里的秘密知道得稍多一些,第一个开口道:“里面的树怎么办?道统和魔族都要杀死它,他们不会允许止步邦出现缺口。”

    龙魔笑了,“那就让道统和魔族操心这件事,没准这会是你们的唯一机会。”

    其他人类与妖族,包括兰奇章在内,都不太明白两人在说什么,只有左流英推起帽檐,对龙魔说:“我要和你谈谈。”

    (为了尽快恢复正常更新,也为了不让大家白等,明后天的两章更新都在晚上九点左右上传,我得集中时间好好睡一觉,真有点熬不住了。)(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