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七十一章 魔道士的规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飘红打赏的读者:梦想剑凌云、麦草在yy、落絮轻捻。△↗)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申忌夷不再愤恨于自己第一个入魔,天光将亮的那一刻,他开始感到骄傲。

    “强者方能在善恶之间行走无碍。”他对身边的同伴说,他们的神情都有些木讷,心里还没有完全接受由道入魔的变化,“优柔寡断是弱者的性格,强者总能在荒野中迅速辨认出一条可行的道路,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咱们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又何必浪费时间思来想去呢?走下去吧,魔族曾是世上的最强者,也会是未来的最强者。”

    没人吱声,即使是魔道士也有境界之差、性格之别,不是每个人都像申忌夷一样喜欢将心里话说出来。

    申忌夷不在乎是否有人倾听,他的话主要是说给自己的,“杨清音,杨清音,你的好运该结束了,同是道门子弟,为什么你能胡作非为,却每每逢风化吉?该结束了,我因为你入魔,那就再通过你入魔更深一些吧。”

    在这之后,申忌夷沉默了,他还没有接触到魔族法术,甚至没有尝过魔种,却已经有了重生的刺激与爽快,他再也不用隐藏的自己的**去追求什么自然之道了,如果早几年有这样的觉悟,杨清音会付出惨重代价,慕行秋更会死无葬身之地。

    道统就是这样浪费太多机会的,申忌夷开始以魔族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起码他自认为是这样。

    “如果生擒杨清音,能将她交给我处置吗?”申忌夷又一次开口。

    一共七名魔道士,头目可不是申忌夷,而是队伍中唯一入魔多年的望山道士钱小尧。

    钱小尧也是五行科道士,多年前跟随周契入魔,他与牙山五行科道士申忌夷早就认识。却说不上有什么好印象,“别以为入魔就能随心所欲。”他冷冷地说,打心眼里觉得申忌夷话太多,“魔道士的规矩很简单,谁厉害谁定规矩。”

    “龙魔最厉害吗?她是用偷袭手段杀死周契的。”申忌夷不太服气,而且非常怀疑龙魔的立场。

    钱小尧昨天泥丸宫传承被去除时晕倒在了军营里,没有亲眼见到周契之死,但这并不重要,他横了申忌夷一眼,“那你就快点学会如何偷袭吧。”

    申忌夷这才想过来。他们一行七人正在执行的就是一次偷袭任务,目标是镇魔岛上的左流英。

    远方的战斗已经开始,海里巨大的玄武和空中发光的麒麟吸引了魔道士们的注意。

    “还有人觉得左流英不堪一击吗?”钱小尧鄙夷地扫视六名新晋入魔道士,“别再想着你们从前在道统的那一套了,待会用不着试探,也用不着配合,一见到左流英就全力进攻,明白吗?”

    六人点头,只有申忌夷回了一句“明白”。

    他有点紧张。不是害怕左流英,而是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与迷惑,脑海中总是浮现杀死或者折磨杨清音的场景,“一定要让她跪下哀求……”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钱小尧挥挥手。七名魔道士从西边向镇魔岛飞去,以法术隐身,一路上触碰到不少禁制,都轻松绕过——镇魔岛上没有强大的道士。对于一群星落境界的魔道士来说,这些禁制都简单得可笑。

    钱小尧没笑,越靠近镇魔岛他的神情越来严肃。只要对手是左流英,他就不会大意。

    道士在战斗时通常要远离目标,这一次他们却要尽可能离得近一些,以确保左流英身份无误,并且真的被杀死。

    左流英坐在小岛的一头,头上仍然戴着草帽,身边横着一根竹杖,就是这顶草帽令钱小尧头疼:他看不清草帽下面的脸孔,又不敢施展太强大的法术,害怕因此提前泄露行踪。

    相距不到百步,对所有擅长法术的人来说,这都足够近了,钱小尧发出第一招,目标就是那顶碍眼的草帽,另外六人则同时进攻左流英本人。

    七名魔道士露出了身形。

    不出钱小尧所料,左流英果然留了一手,前方的禁制骤然加强,七条形态各异的法术龙受到拦截,全部放慢了速度。

    不到百步的距离对于法术来说只是眨眼间的路程,放慢速度也只是多眨一下眼,左流英和他的草帽全部纹丝不动,一只大手及时伸来,挡住了七道法术。

    鱼龙阵巨人冲过来了,速度快得惊人,落地无声,与庞大的身躯完全不相称。

    巨人由飞飞掌控,没有去前方参战,留在岛上保护左流英与小蒿。

    法术击在巨人如岩石一般粗糙坚硬的皮肤上,激起火星与烟尘,却没有造成太大伤害,更没有将其击溃。

    巨人发出怒吼,迈进海水里,伸手抓向七名魔道士。

    “他们把自己变成了巨妖!”钱小尧大声叫道。

    鱼龙阵的实力与成员数量密切相关,总共不到八百名人类与妖族,若是施法的话,顶多相当于餐霞六七重的道士,甘氏兄弟干脆改换思路:建议飞飞组阵之后化身妖,而不是道士。

    鱼龙阵由散修兰冰壶创建,她曾是庞山道士,创阵的时候深受道法影响,连想象中的敌人也是道士,因此形成的巨人很自然地也拥有三田以及法力,飞飞想化身为妖,一点都不容易。

    左流英帮他疏通了最难的几个障碍,飞飞的鱼龙阵终于由巨人变为巨妖,而且是纯粹的兽妖,连妖术都不能施展,唯一的优点是妖力布满全身,对法术的抵抗力极强。

    “散开!”钱小尧下令,鱼龙阵巨妖一点都不可怕,动作虽然灵活,相对于魔道士来说还是太慢,可他挡住了左流英,却是不小的麻烦。

    魔道士不愿在巨妖身上浪费时间,纷纷让开,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地绕开,实在绕不过去,就直接施法,让法术绕行,继续进攻左流英,鱼龙阵巨妖则挥动双臂,将法术全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是一次偷袭,要的是速战速决,申忌夷如是提醒自己,他第一次以魔道士的身份执行任务,非常注意观察学习,紧紧跟在钱小尧身后,贴着水面飞行。

    两人绕过了巨妖,看到了左流英,麻烦的是他又被小蒿挡住了,钱小尧挥下手,示意申忌夷除掉碍事的女散修。

    申忌夷在岛上没发现杨清音的身影,眉头微皱,施法却一点不受影响,法术已经进入法剑,只需心念一动就会射向那个瘦小的目标。

    小蒿正全力操控数里外的幽寥,对身后的进攻毫无察觉,鱼龙阵巨妖也被另外几名魔道士接二连三的法术缠住,再也分不出手脚了。

    斗法的每一招都很快,全都是瞬间的事,道士们的天目就是为了适应这种战斗节奏而形成,即使是瞬间,他们也能看到法术形迹,并随时改变自己的动作。

    当申忌夷看到海里突然升起的法术时,警觉地收回进攻法术,改为自保。

    简单的一道水柱,速度却快得不可思议,即使在魔道士眼里也难以捕捉,申忌夷还来得及自保,因为水柱的目标并不是他。

    钱小尧中招了,他是星落七重的魔道士,却躲不过这一击,事实上,当他发现这道法术的威力极强时,就已经放弃抵抗,他以为这是左流英备下的绝招。

    申忌夷的脑子里倏地闪过一个念头,身为道士的他绝不会这么做,可是魔道士却另有一套规则……申忌夷又给自己加持一层防护,伸手抓住钱小尧,向北瞬移逃走。

    他看到了,海里的法术根本不是左流英发出来的。

    申忌夷的瞬移还不够强大,一次只能移出六七里,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另外五名魔道士有了对手。

    “兰奇章……”钱小尧还没有死,他受了重伤,可是保住了三田。

    “这是一个陷阱,龙魔与左流英共同设下的陷阱。”申忌夷说。

    “不可能,魔种信任龙魔。”钱小尧不相信这种事,他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念头:魔种不会信错人。兰奇章明明被龙魔杀死,就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

    “嘿,魔道士也需要‘信任’这种东西吗?”申忌夷知道时间紧迫,再等一会钱小尧伤情稳定,时机就会消失。

    钱小尧先是震惊地望着星落七重的兰奇章,接着用更震惊的神情扭头看向星落一重的申忌夷,“你……”

    “谁厉害谁定规矩,是吧?”申忌夷的脸在抽搐,似笑非笑,他感到恐惧,也感到兴奋,心中很喜欢这种感觉。

    法力进入钱小尧的经脉,毫不留情地摧毁下丹田、绛宫和泥丸宫。

    钱小尧脸色骤变,嘴越张越大,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镇魔岛上的战斗结束了,五名魔道士都是星落三到五重,比不上兰奇章和鱼龙阵巨妖,钱小尧的逃亡更让他们心慌意乱,两人被杀,另外三人逃走。

    同一时刻,钱小尧的三田崩溃了,他还能呼吸,却与废人无异。

    “魔种,欢迎你,换一个新家吧。”申忌夷热切地发出呼吁,他不相信龙魔,更不相信她所谓的考验,要用自己的方法成为一名真正的魔道士。

    钱小尧全身泛起绿光,光芒向头顶集中,终于一跃而起,兴高采烈地投向新主人。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