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八章 选择害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蒿情真意切地说:“我真想念慕行秋。∑”

    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大声辩解道:“你们不想念他吗?尤其是在要打仗的时候,有他在,起码能热闹一点,大家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

    事实上,此刻的镇魔岛比任何时候都要热闹,五十余名散修的到来,令狭窄的小岛看上去像是一艘不堪重负正在倾覆的小船,这些散修从前都是魔侵道士,接受再灭之法并吐出内丹之后,纷纷投奔左流英,跟着他重修了一枚驳杂的内丹,全都转为了散修。

    左流英就坐在小岛的另一头,他不喜欢扎堆,总是远离人群,即使大敌当前也不例外,没人敢去打扰他,跳蚤就站在他身后,不许任何人靠近。

    老撞和飞飞讲述了舍身**营里斗法的过程与结果,听说道统道士们都已入魔,并且明天上午就会发起进攻,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飞龙船停在数里之外,老撞受不了岛上的无聊,自行回船,将悲观气氛也一并带了上去,几百名妖族与散修昨晚撤离灵王岛,为的就是与道士们联合作战,怎么也想不到强大的靠山转眼间就变成了敌人。

    岛上的沉默持续了很久,期间也有人开口提出建议,总是三言两语结束,谁也不知道这一仗要怎么打,越说越心寒。

    小蒿就在这时开始“想念”慕行秋,秃子叹了口气,他早就在想念小秋哥,如果有心的话,怕是已经炸裂了,“小秋哥什么都不怕,而且总有办法。”

    慕行秋并非“总有办法”,很多时候他都是死里逃生。只是回头再看的时候,好像他的办法不少。

    大家的沉默其实是有理由的,有左流英在,似乎应该由他拿主意,可是几个时辰过去,天色渐暗,左流英坐在那里既不像存想,也不像在思考明天的战斗。

    杨清音的心事有点乱,但她还是站出来说:“慕行秋在与不在都一样,反正明天要打这一战。”她在众人脸上扫视一遍。“把话说在前头,你们没有必要非得留下,这不是决战,输赢改变不了什么,大家要是都死在这里才是最大的损失。”

    数十名散修神情各异,他们失去的不只是内丹和道士的身份,还有那份波澜不惊的心境,情绪很自然地体现在脸上。

    杨清音知道自己必然也是如此,可能更差一些。她还没来得及开始重新修行,连散修内丹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她突然踏实了。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们注意到没有,这可能是咱们这些人第一次完全自作主张,从前。咱们的一举一动都要尽可能符合道士的标准,面对强敌、死亡在即的时候该怎么做,都有现成的榜样。可这一次——”

    杨清音能感受“道士”的残留影响,同时也能感受到影响越来越弱,“我可以选择害怕了。”

    杨清音如释重负,她从许多眼睛里都看到了同样的情绪,“我很害怕,因为我连内丹都没有,几只普通妖族就能将我杀死,原来我从前的勇气来自于实力,而不是胆量。”

    散修们有内丹,可是太弱小,大多数人的实力甚至比不上吸气三四重的小道士,他们的信心一点也不比杨清音多。

    许多人羞愧地低下了头,承认自己害怕的杨清音反而扬起头,“但我别无选择,害怕也得留下,这是我立下的誓言,可你们不用,你们可以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去投奔那些更强大一些的势力,圣符皇朝、万子圣母、饭王锦簇……这世上还有不少人类与妖族正在反抗魔道士,你们在那里会受到欢迎。”

    众人无声,小蒿笑道:“总算有点意思了,就是有点太消沉了,虽说敌人很强大,可咱们也不是毫无胜算,第一,左流英还在咱们这边呢,他这些年来一直在修行,奇奇怪怪的法门不少,咱们都是受益者,没准他还藏着绝招呢,总之我相信他。”

    散修们跟随左流英都有一段时间了,熟悉他的情况,左流英提供的法门并不是无中生有,都来自于异史君的记忆,加上他本人的一点改进,的确效果颇佳,但是跟道统的修行法门还是比不了。

    好几个人在摇头,互相打量,互相询问,都想知道谁会第一个离开。

    小蒿急忙接着说下去,“第二,慕行秋还没死呢,明天正好是他要说话的日子,没准会给咱们一个惊喜。”

    慕行秋此前承诺过五天以后给申忌夷回话,能够替他开口的半妖拓勇就被囚禁在岛上的帐篷里。

    “慕行秋知道魔道士已经攻来了吗?”一名散修问。

    “呃……应该不知道,可他现在的状态很特别,什么也说不准。”小蒿笑得更灿烂了,希望用这种方式说服对方。

    “慕行秋曾经对外面施展过法术吗?”另一名散修问。

    秃子抢先回答:“我知道,小秋哥有一次通过慕冬儿施法了,满天闪电,杀死过不少妖兵。”

    这件事大家都有耳闻,但那是两年多以前,自从道统以至宝彻底封闭止步邦以后,就再也没人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何况慕冬儿已经被龙魔带走,根本不在岛上。

    小蒿和秃子没能激起大家的信心,散修们开始小声议论起来,杨清音宁可不抱希望,将目光瞧向独坐小岛另一头的左流英。

    恰好左流英也站起身,散修们立刻静下来,他们之所以没有离开,等的就是他。

    左流英的一句话仍具有扭转乾坤的影响,他站在突起的礁石上,摘下草帽,对众人说:“明日我会以麒麟与魔道士一战,段采蒿准备好玄武幽寥,胜算——三四成。”

    左流英在道统里以算无遗策闻名,很少会用“可能”、“胜算”这种说法,今天,他却不能给予任何人肯定的答案。

    他戴上草帽重新坐下。背朝众人,面向西海正在下坠的太阳,再不说话。

    小蒿取出小乌龟,兴奋地向大家展示,“哈哈,小蒿与左流英,幽幽和跳蚤,明天这一战肯定精彩万分,错过的人不要后悔哦。”

    没人后悔,左流英交了老底儿。原来他也没什么信心,居然要依赖两头畜牲作战,几名道士互视一眼,同时向杨清音等人行礼,然后一言不发地飞走了。

    秃子想叫住他们,却被杨清音的目光制止了。

    “我会去圣符皇朝,那里拥有最强大的抗魔力量,还有辛幼陶和裴淑容……”又有道士告辞,他们都知道左流英的脾气。因此没有向他告辞。

    走的人越来越多,秃子几次沉不住气,想说点什么都被杨清音制止。

    最后还剩下正好二十名散修,他们之所以留下。一半是因为左流英,另一半是看到甘氏兄弟没走。

    甘知泉和甘知味一直是这批人的首领,但这一次两人没有表态,直到大家去留已定。哥哥甘知泉终于开口,“不管何地何时开战,都改变不了敌强我弱的现实。所以我们留下。”

    大家都点头表示赞同,杨清音有点感动,因为留下的人比她预料得要多,她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为她留下的,可他们做出选择的时候毕竟要鼓起比她更大的勇气,“咱们需要一名首领,左流英肯定不行,我推荐甘知泉。”

    杨清音即使还有内丹,也不觉得自己是一名合格的首领。

    甘知泉没有推辞,目光扫过,“那就这样,明天的战斗不宜分散,小蒿的玄武颇具实力,大家都见识过……”

    小蒿嘿嘿地笑,她用小乌龟戏弄过不少人,略微有点不好意思。

    “左流英要以跳蚤迎战,必有他的道理,所以他们两人是主力,其他人组成鱼龙阵,共进共退,不过小蒿不能加入,咱们得找一名主阵者。”

    众人大都参加过鱼龙阵,可是要说谁能当主阵者,都有点含糊,小蒿见没人站出来,伸手一指,“飞飞,他会念心幻术,学得比我还好,用来组建鱼龙阵肯定没问题。”

    飞飞吓了一跳,脸立刻就红了,“我……我恐怕不行。”

    “咱们待会就演练几次,你现在的实力强于从前的小蒿,肯定没问题。”甘知泉鼓励道,他们的鱼龙阵经过慕行秋的改造,主阵者必须精通念心幻术才行,除了小蒿和飞飞,的确再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飞飞嗫嚅几声,脸更红了,但是没再拒绝。

    散修数量太少,想发挥出鱼龙阵的实力,必须让更多成员加入,甘知泉望着数里外的飞龙船,“船上有多少兵力?能留下多少?”

    “妖族六百七十一只,散修八十三人。”杨清音报出数字,后一个问题却回答不了。

    飞龙船上突然传来几声巨响,可是周围却没有敌情,片刻之后,老灵妖檀香炉飞来了,离岛数十步时停在空中,有气无力地说:“明天这一战怎么打,请灵王示下。”

    “明天的战斗由甘知泉道士指挥。”杨清音还是习惯称“道士”,然后她问:“船上还剩多少妖族和散修?”

    老灵妖看上去有些困惑,“都在,七百五十四名士兵一个不少。”

    “不要强迫大家留下。”杨清音说。

    檀香炉明白了灵王的意思,笑道:“没有强迫,我们自愿来保护灵王的时候就知道敌强我弱,道士们入魔的确挺遗憾,可是敌人已经很强了,再强一些也没什么改变。”

    老灵妖不明白岛上的人为何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哦,对了,有件事情要告诉灵王,从今天开始,老撞就是飞龙船首领,我给他当副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