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六章 最后的传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不是自愿升到空中的,事实上,他对此深感惊讶,很快又转为愤怒,“等等,为什么是我?”

    所有道士都在专心施法,没人回答他的疑问。

    申忌夷身不由己飞向战场中部,飘浮在半空中,黑色魔文和金色符箓纷纷涌入他的体内,他的身体并未因此发生明显的变化,神情却已是暴怒,扭头看向道统同伴,“兰奇章!”

    斗法形势稍稍稳定,兰奇章开口道:“是你自己做出了选择,不是我们,也不是道统。”

    申忌夷的飞升的确改变了一点态势,原本魔道士一方略占上风,现在却反了过来,金色符箓正推着申忌夷缓慢地向岸上的军营上飘去。

    牙山道士仰天长笑,“没错,是我自己做出了选择,可你在最后时刻推了我一下,让我彻底堕入魔途,兰奇章,做得好,假仁假义、两面三刀,不愧是庞山道士。”

    兰奇章没再吱声。

    山崖上,飞飞和老撞都看得糊涂了,老撞扭头问道:“道士打架真是复杂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道统一方以刚入魔的道士为引,同时吸入≤★魔文与符箓之力,魔文由此减弱,符箓却因此增强,这样一来道统就会在争夺天时的战斗中占据优势。”

    老撞大致听明白了,可这种战斗方法还是令他难以接受,觉得不够畅快,苦着脸看了一会,甚至打起了哈欠,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自己想出了一种解释,“这跟献祭有点像啊,牺牲妖族强化妖术,我们总这么做,原来道统也有类似的招。啧啧,这位道士可有点不够镇定,妖族被选中献祭的时候,心里再害怕,也绝不能表现出来。”

    申忌夷不只是害怕,更多的是愤怒,不停诅咒道统,海上的道士们却都不回话。

    飞飞对道统的战术领悟得更多,因此也更疑惑,终于怯声问道:“道士们事先不知道这种战术吗?”

    左流英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飞飞想起小蒿告诉过他的一件事,左流英曾经给前去拜访的兰奇章留下一句话“我不想说”,杨清音等人都对这四个字迷惑不解,甚至觉得是在故弄玄虚,飞飞却觉得自己理解了几分:有些事情一旦宣之于口就要表明立场,一旦表明立场就会影响事情的进展。

    左流英不愿也不能插手道统与魔道士之间的战斗,所以他“不想说”。

    飞飞突然明白这场斗法的结局了,心中不由得一颤,生出几分惊慌与恐惧。喃喃道:“非得这样吗?”

    “以强凌弱方能从容,以强对强谈何风度?道统已经做好与魔族再次决战的准备。”左流英猜透了小妖的心事。

    “兰奇章在镇魔岛上谅解申忌夷,因为那时就知道申忌夷会第一个入魔,所以他才会向魔道士约战。有了第一个入魔者,接下来就有会第二个、第三个……”

    飞飞话未说完,海面上又有一名道士身不由己地升起,然后快速冲到申忌夷身边。这名道士先是一愣,随后破口大骂,更加失态。申忌夷反而嘲讽地大笑起来。

    “道士入魔前后的差别如此之大。”飞飞感到不可思议,那些道士明知自己会入魔,却没有逃走,可是入魔之后偏又大怒。

    “有魔文的影响,他们入魔更快一些。”左流英说。

    “这边的人要是全变成了魔道士,输得岂不是更彻底?”老撞还是没明白这场战斗的核心。

    “道统的目的不是杀死魔道士,而是去除他们泥丸宫里的传承。”飞飞嘴里感到一阵发苦,“此战过后,魔道士的数量会更多,但是几年之后的魔族再也没办法通过他们寻找道统的下落。”

    正如飞飞所说,军营里已经有数名实力稍弱的魔道士受到影响,身子微微摇晃,表情显得很痛苦。

    老撞心中稍做计算,得出一个不好的结论,“魔道士数量增多,咱们今后岂不是更倒霉?原来还觉得有道士加入,胜算会高一点,原来……飞龙船上的那些家伙可是白高兴一场。”

    老撞没啥可怕的,再多几倍魔道士也不在乎,飞飞却不一样,怅然若失,眼看着海上的道士接二连三的入魔,他有点接受不了,“道统已经放弃这个世界,为什么还要留下更多的魔道士?他们最后一刻还有杀招,对不对?”

    “周契是注神道士,道统有什么杀招能瞒过他?送魔道士给他就是损失最小的办法,周契也在赌,只要最后能有一名魔道士保留泥丸宫传承,他就是胜利者。”左流英扭头看着小妖,“道统看到的是千万年后人类的复兴,不在乎此一时的损失。”

    飞飞心里堵得慌,却无力反驳左流英的话,他知道自己太弱小,连几年之后的未来都看不透,更不用说千万年以后的景象,他只觉得悲凉,“如果慕妖师还在的话就好了。”

    飞飞仍习惯称慕行秋为“妖师”。

    “呵呵。”老撞傻笑数声,“要是有慕行秋,这场斗法肯定精彩多了。”

    入魔道士越来越多,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有人愤怒,以至口出脏言,也有人顺其自然,一言不发,更有心灰意冷者,干脆乞求周契尽快结束战斗。

    周契已经使出全力,其他魔道士正一个接一个地跌落、昏迷,那是泥丸宫传承被毁掉的反应,要过一阵子才能苏醒,剩下的魔道士也都摇摇晃晃,唯有周契纹丝不动,他是这场斗法当中唯一的注神道士,坚信自己会保住泥丸宫传承。

    “左道士,你已经有了计划,能够击败所有魔道士,对不对?”飞飞的小脸上满是期待之情,他做不到强者的高瞻远瞩,也没法像老撞那样随遇而安只想参加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他需要看到希望,哪怕只是一点。

    左流英扭头看了一眼小妖,飞飞能够凝成散修内丹并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但他并不满足,又开始望向未来了。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计划,包括教你修行之法,但我无法保证计划能够顺利实现,我原以为今天这场斗法会在两三年之后进行,结果它大大提现了,这样一来,所有计划都要改变,成功的机会更小了。”

    飞飞突然间冷汗直流,左流英并没有加重语气,小妖却听出了责备之意,他坐在地上,努力进入存想状态,不去想未来,也不关心眼前的斗法,就像从前一样,全部心事都放在修行上。

    这是左流英“计划”的一部分,飞飞明白,除了修行,他什么忙也帮不上,如果一切顺利,没准他能在大战之前成为强者,如果不顺,或许今天就会死在这里。既然改变不了,那就不要费心劳神,左流英那句“我不想说”正是此意。

    飞飞心中再无杂念。

    老撞叹了口气,“慕行秋说过要教我拳法来着,结果他甩手就跑一去没影,听说他还活着,等他从止步邦出来,我要好好质问他。”

    “他若是能逃出止步邦……”左流英话说半截,竹杖在地面轻敲两下。

    老撞失去天目,魔文、符箓等等都不见了,数十名道士飘在空中,军营里只剩下周契还坐在毛驴上,身子微微摇晃,其他魔道士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海面上也只有兰奇章还在坚持施法。

    老撞揉揉酸胀的眼睛,“道士们都很厉害,但是打起架来实在没啥意思,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妖族打不过道统了:道士明明已经使出绝招,我们妖族还啥都没看见呢。”

    空中的入魔道士们飘到军营上空,黑色魔文被压迫到一个很小的区域内,金色的符箓跟随在众人身后,像一片成熟的麦浪。

    老撞已经看不到了,对此也不在意,探头望着周契,“他好像快要坚持不住了,要不我下去给他来一下?”

    左流英没给意见,考拉嘿嘿笑了几声,打消了这个主意。

    申忌夷等入魔道士平静下来,他们现在就如同一群法器,除了以身体消弱黑色魔文,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耐心等待最后结果。

    木筏上的兰奇章说:“周契,你已是强弩之末,挡不住这一击,叫出龙魔。”

    周契尚未说话,飘在空中的申忌夷怪声怪气地开口了,“一念之间,只是一念之间,我比你们更先入魔,是因为我比你更先见到道劫对象,这一切都要怪杨清音。兰奇章最后推了我一下,杨清音却在多年以前就在将我往魔途上推动。周契,此战之后,我可以第一个去攻打镇魔岛吗?”

    “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周契冷冷地说,对道统“送”来的这批魔道士,还没有完全接纳。

    兰奇章蓄势已足,完全占据了天时之利,可以施展最后一击了,此击之后,周契的泥丸宫传承也将被斩断,至于申忌夷等人,传承早已被消除,从此再没有人能找到道统的下落。

    兰奇章将会幸存,他不会入魔,甚至可能被道统接走。

    可他犹豫了,此战若是就此结束,龙魔更不会现身,那个据称与秦凌霜极为相似的女子,就是他的道劫。

    “周契……”兰奇章决定做最后一次威胁,话刚出口,龙魔终于出现。

    她是突然出现的,就站在周契头顶数丈的半空中,可她的目光瞧向的不是海上的兰奇章,而是山崖上的左流英。

    “你也是在等我吗?”龙魔笑着问。

    左流英点点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