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四章 舍身国军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不大,夜色深得如墨一般,兽妖老撞双手抱着一只小舟,从飞龙船上纵身跳进冰凉的海水中,沉浮数次,扶正小舟,翻身上去,大致辨别了方向,奋力划动双桨。

    老撞早已学会飞行,但是没有其他妖族帮忙的话,飞得不是太稳,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中,他可不愿意脚下空荡荡的无着无落。

    划出一段距离之后,老撞回头望了一眼——在雨和夜色的遮掩下,飞龙船已经看不见了,身后没有呼喊,更没有追赶者。

    “他娘的,老子才没指望谁来劝我,劝了我也不听。”兽妖臂上用力,小舟在水面上飞驰,他全身都已湿透,心里却颇为畅快。

    半个时辰之后,孤独的兽妖走在乱石嶙峋的海岸上,每当有闪电划过,就仰头发出一声咆哮,往往与雷鸣交织在一起,像是两只兽妖在对吼挑战。

    老撞爬上一座山崖,闪电再次划过半边天空,他这回没有咆哮,静静地望着崖下的港口和舍身*营。

    他喘着粗气,转身找了一块巨石,双手抱起,回到崖边,用力向军营里掷去,片刻之后,闷响声传来,没有想象得洪亮,老撞很不满意。

    接下来,老撞感到奇怪了,舍身*营就算再松懈,也该发现自己受到巨石的攻击,居然毫无反应,这可不太对头。

    又有一道闪电划过,老撞张开大嘴,发出比雷鸣还响的咆哮,等了一会,雨突然停了。军营里仍然没有半点声音。

    “他们撤兵,我来的时候这里就是空的。”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老撞猛然转身,看清来者是谁之后又转回来,“要是早听我的……你什么也不用说。我是不会回去的。”

    “嗯?我不是……不是来找你的,你是被撵走的?”

    老撞再次转身,怒气冲冲地说:“我又没犯错,凭什么撵我?我是自己离开的。”

    “对不起,我也是乱猜的。”

    老撞的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你呢?又为什么来这里?给道士探路来了?”

    小妖飞飞落在地上。抬头仰望高大的兽妖,正要开口,老撞弯腰用双手将他抓住,移到附近一块比较高的岩石上,“别站在我脚边。我有点毛病,看见小东西就想踩两脚。”

    飞飞吐舌笑了一下,兽妖虽然高大凶猛,他却一点也不害怕,身为蝉翼妖,他从小就在一群大家伙当中穿梭,早已习惯了。

    “我来找慕冬儿,以为能在这里发现线索。”

    “啊。另一个小家伙,踩他可不容易。”老撞摸摸自己的两只兽角,脸上露出笑容。慕冬儿从来不会站在他的脚下,总是抱着其中一只兽角啃来啃去。

    “我没看住他,但我一定要把他找回来。”飞飞认真地说,他的脸色不太好,几天前受的伤尚未痊愈,他就跑出来了。

    老撞举起手臂。想要在小妖肩上拍一下,发现飞飞的肩膀实在太小。只好临时改为大手一挥,“好样的。有始有终,重义气,讲交情,这才是咱们兽妖的做派。你是偷偷跑出来的吧?其实我也是。”

    老撞扭头向西北方望了一眼,天色渐亮,海面上没有飞龙船的影子,“镇魔岛来了一群道士,大家都挺高兴,我说应该抢在道士们出手之前跟舍身国打一仗,可他们不敢,灵妖和散修都是胆小鬼,说什么没有必要冒险,道士们既然来了,就让他们处理。要我说这都是屁话,什么都让道士处理,咱们还留在这里干嘛?干脆散伙算了!”

    老撞越说越气愤,指着下方的军营与码头,“结果倒好,到手的大鱼跑了。”

    飞飞礼貌性地点头,心里其实觉得灵妖与散修的“胆小”是正确的,舍身国虽然失去了将军拓勇,但是在数量上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交给道士们处理是最好的选择。

    “夜里下雨,他们跑不了多远,咱们两个去追吧。”老撞热情地说,将小妖飞飞当成了好伙伴。

    飞飞摇头,他知道跟兽妖说话千万不要客气,更不要拐弯抹角、含含糊糊,那会造成不必要的误解,“我是来找慕冬儿的,不是来打架的。”

    老撞有点失望,却不生气,“找到线索了吗?”

    “嗯,军营里藏着不少法术,很可能是望山魔道士设下的,他们没准还会再来,跟着他们就能找到龙魔和慕冬儿。”

    老撞望向军营,“有法术?我怎么没看到,我刚才扔了一块石头,军营里连个回声都没有。”

    强大的法术不会对蛮力做出反应,就像巨大的渔网对小鱼不感兴趣,飞飞没有指出这一点,笑道:“因为石头不是法术吧,我会在这里等着,放陷阱的人总会回来看一眼。”

    老撞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陪你等,跟魔道士打一架也挺有意思的。”

    飞飞有点为难,他的行为已经非常冒险了,多一只兽妖会更冒险,“好吧,但是我得给你弄一点伪装,你得保证不会乱动乱叫,这不是打架,咱们也打不过魔道士,我就是想跟踪他们,好找到慕冬儿。”

    “不打架有什么意思?”老撞皱起眉头,“我还是去追舍身*队吧。”

    老撞也不告辞,迈开大步向北边的一条山路跑去,那是舍身*队撤退的必经之途。

    飞飞没有挽留,他只想跟踪魔道士,用不着帮手,等兽妖跑远,他施展法术与脚下的石头融为一体,只要魔道士不特意检查,应该发现不了他的踪迹。

    没过去多久,老撞又跑回来了,声音刻意压低,还是响亮得很,“飞飞,小家伙,你在哪?”

    飞飞只得现身,“怎么了?”

    “魔道士来了,就在……”

    飞飞一步就蹿到了老撞头顶,伸手压在他的角上,兽妖不由自主地趴在地上,一股浊气上涌,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心中既愤怒又佩服,挣扎了几下,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

    飞飞连施几道法术,将巨大的兽妖和自己都隐藏在岩石当中,然后望向北边的山路,他以为魔道士会飞来,结果到来的却是一队骑士。

    说是骑士有点夸张了,二十多人,骑的都是小毛驴,脖子上挂着铃铛,响声清脆,行进速度也挺快,没一会工夫就到了营地门口。

    这些人都穿着蓝色道袍,分不清主次,直接进入营地,分散到各处,都没有下地,仍然骑在毛驴上,有几个人个子比较高,双脚几乎落地。

    他们的确是魔道士,飞飞吓了一跳,据说魔道士总共只有二十七名,看样子大部分都在这里,只是没有龙魔。

    一股强大的无形法术冲到面前,老撞一无所觉,飞飞却感到一阵窒息,他们被发现了,飞飞原以为魔道士的实力跟打伤自己的申忌夷差不多,没想到他们强大得多。

    飞飞没动,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带着老撞,更是没有可能,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假装没有察觉,让法力自由进出体内。

    飞飞的内丹跟散修一样,却能产生妖力,身边则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兽妖,或许能避开魔道士的攻击……他只是这么一想,在他的计划中,完全没有料到魔道士会全体聚集于此。

    无形法术退回去了,没有发起任何攻击,似乎不屑于在两只妖族身上浪费法力。

    “咱们来早了吗?道统的人为什么没到?”山下一个声音问。

    “他们已经到了。”另一个苍老的声音说。

    飞飞又是一惊,原来魔道士和道统道士早已约好在这里会面,他和老撞误入了斗法战场。

    既然已被发现,飞飞也不隐藏了,起身走到岸边,好看得更仔细一些,老撞茫然地爬到飞飞身边,盘腿坐下,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说话。

    二十六名魔道士分散在军营里,跨下的毛驴老老实实,不叫不动,他们似乎在摆某种法阵,位于正中的是一名老年道士,正望向海面,刚才就是他声称道统道士已经到了。

    海面上飘来十余只木筏,每只木筏上面站着三五名道士,飞飞认得其中一部分,果然是道统道士。

    这些道士昨天赶到镇魔岛,在离岛十余里的地方建造了一片空中营地,他们遵守兰奇章的承诺,谁也没有上岛,个别人过来跟杨清音打招呼,也远远停在百步之外。

    飞飞不怕凶恶的兽妖,他怕神情冷漠的道士,甚至恳请杨清音、小蒿和秃子不要为自己报仇——他们三人发现他被申忌夷打伤之后都非常气愤,小蒿将乌龟教训了一番,责备它那一口咬得不够狠。

    道统道士的说话者是兰奇章,“周契,约好全体决战,你们好像少了一位,龙魔呢?”

    飞飞再吃一惊,几年前在冰城的地下通道里,他曾经差点被望山禁秘科首座周契杀死,周契后来败给慕行秋,受了重伤,如今看上去好像已经没事了。

    “该来的时候她自然会来,话说回来,你们好像多了一位。”周契说。

    “多了一位?此话怎讲?”

    周契转身抬头,望着崖顶一大一小两只妖族。

    老撞哑着嗓子笑了几声,明明是两位,魔道士为什么非说是一位呢?

    飞飞却不这么想,周契不可能看错,更不会说错,他说多了一位,就只可能是一位,飞飞转过身,看到一名头戴草帽的年轻人站在几步之外,心中一宽,什么也不怕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