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二章 新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花了几个时辰才将止步邦恢复大致稳定,许多幻境都破碎了,只能慢慢修补。他向大幻境里望了一眼,看到里面的战斗告一段落,那些从地下钻出来的怪物没有被杀光,仍有不少在到处游荡,但是失去操控之后,威胁大大减少。

    拓开成飘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浮在水面上的尸体。在他身边,异史君正挥舞着祖火棍施法,重新布置无相波纹。

    “形势不妙啊。”异史君一边施法一边说,“拓开成这么一折腾,止步邦里的法术更乱了,有些地方的无相波纹没有延长时间,反而还缩短了,照这样下去,顶多三年,所有幻境都会被毁,你和我也多坚持不了几天,最后就只剩下神树与道火,哦,还有这个不死不活的半妖,神树不死,还真没办法把他杀死,我已经试过了。”

    “外面呢?”慕行秋一直在专心施法,而且异史君刚才是以意念操控拓开成的泥丸宫,他什么也听不到。

    异史君笑了,“恭喜啊,你连儿子都有了,他没事,止步邦外面的舍身国将领叫拓勇,他一直没有动手,接到我的命令之后,就将你儿子释放了。”

    慕行秋慢慢反应过来,杨清音竟然真的为他生下一个孩子,“慕冬儿……”

    “你叫‘秋’,你儿子叫‘冬’,等你再有儿子或者有了孙子,岂不是要叫‘春’?哈哈,你接着修行吧,我到处看看。”

    “等等。”慕行秋叫住异史君,盯着他看了一会,“你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慕行秋,咱们也算是联手了,你怎么能随便指责我说谎?”异史君显得很愤怒。

    “你说谎的时候会比平时客气一点。”慕行秋已经摸清了众魂之妖的脾气。

    异史君一愣,“原来是因为我太客气了……好吧。你想听实话,我就告诉你实话,可你没有道士之心,所以……”

    “我没那么脆弱。”

    异史君冷笑一声,“你儿子的确没死,拓勇对他的老祖宗不怎么尊重,还想着从慕冬儿嘴里问出止步邦的秘密呢,他不是问题。麻烦的是另一个人,他自称牙山申忌夷,没有跟随道统退隐。反而在一群注神道士的帮助下将内丹升到了星落境界。”

    “申忌夷。”慕行秋对这名道士没有多少好印象,但是也不觉得他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这个申忌夷野心不小,口气也很大,他的内丹止步不前,要你帮忙。”

    “我怎么帮忙?”慕行秋有点诧异。

    “神树是力量之源、诸法之源,他要你三天之内从神树那里找出一种合适的法门,能让他继续提升境界,现在已经过去多半天了。我不想告诉你这件事,因为说了也是白说。申忌夷对神树一知半解。提出的要求根本就实现不了,还三天之内,三百年也没用啊。”

    慕行秋的确没办法从神树求得任何帮助,它没有任何法门。只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流漏出一点启示,魔族、道统和拓开成都是根据启示自行悟出新法门的,耗时皆在千万年之间。

    “申忌夷用慕冬儿威胁我了?”

    “看样子你们不是好朋友,他想让你做事。当然得威胁一下。”异史君撇下嘴,“慕冬儿、杨清音、段采蒿一堆人都在外面的岛上,星落一重的道士想杀谁就能杀谁。你同样没有办法阻止,这跟止步邦大幻境不一样。”

    慕行秋没吱声,异史君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大幻境里有你弟弟,外面有你的儿子,你自己做决定吧,跟我没关系。”

    异史君飞走了,兜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又回来了,“不对,跟我有关系,是你非拉我入伙的,早知道你会犹豫不决,我两年前就应该夺取你的身体,然后按原计划行事。你不能再分心了,老老实实给我努力修行,必须带我离开止步邦……”

    异史君的语气强横起来,这表明他说的全是实话。

    “可以给申忌夷一套新法门。”慕行秋说,双臂仍然张开,一刻不停地施放念心幻术,化解道火与禁制的力量。

    异史君大怒,“你还没明白吗?神树根本不可能……”

    “不是神树,是他。”

    异史君又是一愣,“拓开成?你想用他的法门糊弄申忌夷?”

    “拖一时算一时。”

    “可是你已经将他的记忆都给摧毁了,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有他的记忆。”

    异史君眼珠转动,“还有一个问题,拓开成已经将他的新法门传给了拓氏王族,申忌夷活捉了拓勇,没准问出了底细,你可骗不了他。”

    “拓开成是个自私的半妖,他要当唯一的神,不会将所有法门都传给拓氏王族,咱们找一些最玄奥、最晦涩的法门给申忌夷。”

    “好……吧。”异史君同意得很勉强,他虽然没有道士之心,但是从来没在意过除自己以外的任何活物,所以对慕行秋的种种举动很难理解,“听说过这句话吗?救人就会死人,离开止步邦之后,我一定要离你远远的,因为我有预感,你可能会害死我。”

    慕行秋笑了笑,“跟我说说拓开成的法门,咱们一块挑几段出来。”

    异史君不停摇头,魂魄却已沉浸在此前夺取的记忆里,良久之后才道:“真险啊,你知道吗?拓开成这只地老鼠居然能分身。”

    “分身不算什么吧,黑凰也会分身。”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你最好少想女妖,再多、再大的心也不够用。”

    “说拓开成。”

    “这个家伙在地下转了几千年,领悟的法门奇奇怪怪,将整个身体变成了类似于根块的东西,可以分割再生,这可不是黑凰的那种分身妖术,再生的拓开成永远不会消失,而且一个不死,另一个也不死……”

    异史君和慕行秋同时明白了什么。目光一起望向飘在空中的半妖,慕行秋不能动,异史君瞬间飞过去,伸手在拓开成身上快速划过,随后掀起他的长袍,撕开一条裤腿。

    拓开成的左小腿被剜去一大块肉,流血已经止住,伤口却还新鲜。

    “原来他不是跟神树共生,我就说神树不会这么做……”异史君拍了一下脑门,“他的分身还没有长成。得马上找出来永绝后患。”

    异史君又要飞走,慕行秋叫住他,“把拓开成的法门留下。”

    “嘿,你还真是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异史君讥讽道,取出一块平平的兽骨,将法门的记忆注入其中,“用幻术能看到。”

    异史君飞走了,止步邦已经不如从前稳定,绝不能被拓开成的分身再折腾一次。

    慕行秋施放一丝幻术进入飘浮的兽骨里。脑海中很快出现大量的文字。

    文字是记忆的最重要载体,拓开成虽然是在半昏睡状态领悟到大部分法门的,仍然要将它形成为文字。

    这是五六千年的开花结果,与魔族、道统各自十几万年的生长无法相提并论。总共只有不到一百项法门,其中基础的修行法门十多种,剩下的都是法术,一个比一个古怪。

    快速浏览一遍以后。慕行秋明白拓开成为什么要消魔灭道、禁锢世间一切法术了。

    魔有魔种、道有内丹、妖有妖丹,修行之法虽然各不相同,却有一点相似。都是将力量集中在某个特殊之物里面,随用随取,拓开成走的却是一条与三者截然相反的道路,他没有任何类似于魔种、内丹的东西,体质虽然特殊,目的却不是储存力量,而是招来力量。

    拓开成能够从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里吸取力量然后直接用来施法。

    慕行秋觉得这是一种极为古旧的施法方式,效率低,威力也比较弱,与强大的魔族和道士无法抗衡,只能用来对付不太强的妖族。必须道殒魔灭,世间再无强者,拓开成才能无敌。

    这套法门的唯一优点就是修行易成,拓开成花了几千年时间才领悟出来,修炼却只用了很短时间。

    慕行秋又看了一遍,这回比较细致,发现有一顶法门与众不同,居然是在绛宫里修炼妖丹,与拓开成的整套体系不是很相融。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就是拓开成传授给拓氏王族的法门,他太自私,舍不得分享真正厉害的法术。

    慕行秋不再耽搁时间,找了三篇法门,第一篇比较简单,用来吸引申忌夷的兴趣,后两篇就比较晦涩了,尤其是第三篇,还缺失了一部分内容,更显凌乱——异史君夺取拓开成记忆时太过仓促,还是遗漏了一部分内容。

    离申忌夷威胁的三天时间还早,慕行秋却急于了解外面的情况,于是将幻术退出兽骨,稍稍增强一些,进入了拓开成的泥丸宫里,操控其中的小人儿,寻找另一个相似的小人儿。

    他找到了,结果发现叫拓勇的半妖正处于昏迷状态,无法替他传话。慕行秋精通幻术,虽然不能将法术传递出去,但是通过泥丸宫小人儿能够强迫拓勇做出一些动作,甚至能让半妖开口说话。

    “我是慕行秋……”拓勇仍未清醒,慕行秋只能看到极为模糊的景象,所以他想象申忌夷就站在附近,酝酿片刻之后继续道:“申忌夷,我有办法让你继续提升内丹,但是你得保证不伤害任何人,五天之后,我会再给你回话。”

    慕行秋切断联系,不想让申忌夷感到法门来得太容易。

    止步邦以外,镇魔岛上,杨清音捂着嘴叫了一声,她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一条明确的消息,在她能控制住情绪之前,已是泪流满面。

    秃子也呆住了,只有小蒿笑出了声,“哈哈,慕行秋真的还活着……咦,申忌夷刚走就回来了,还带来了帮手。小幽幽,这回你得忍着点,再难吃也不能吐出来,听到没有?”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