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一章 咬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蒿内丹最强,远远就看见了岛上的情况,“哈,真是白操心一场,慕冬儿自己回家了,那个女人是谁?地上跪着一个,好像还躺着一个……”

    杨清音不能飞行,要由小蒿带着,但她豁通三田,天目仍在,飞近一些之后看得越来越清楚,“那是……那是龙魔!她怎么回在这里?”

    “哈,有龙魔在,慕冬儿肯定没事……”秃子加速向镇魔岛飞去,他已经快要急疯了,直到这时才感到踏实。√∟

    杨清音心中却略感不安,她曾经与龙魔朝夕相处,从慕行秋那里也听说过一些事情,龙魔给她的印象是正邪难分,做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谁也无法事先预料。

    她的预感成真了,龙魔居然将慕冬儿带走了,一句话也没留下。

    秃子飞在最前面,大叫大嚷也不管用,龙魔和慕冬儿转眼间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秃子飞到岛上茫然四顾,来回兜了几圈才注意到地上躺着一位、跪着一位,“咦,你不是申忌夷吗?你怎么……真是奇怪,你怎么穿白衣了?”

    杨清音一落地就问道:“龙魔为什么要带走冬儿?”

    只有小蒿笑呵呵的,一点都不着急,“哎呀,真是太客气了,道统退隐,连礼节也变了吗?我可有点不太习惯,还是从前的道统之礼比较合我的口味。”

    申忌夷难得地面红耳赤,他早就试图起身,可是四肢酸软,一直动不了,听到小蒿的话,又恼又羞,一狠心,终于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用力过猛,跳起数尺之后才落地,总算比较稳当,没有更丢脸。

    小蒿拍手叫好,“下跪有点老套,这个起身姿势才有道统特点,普通人类和妖族还真做不到。”

    申忌夷脸色铁青,法力在经脉中迅速运转三周,心境界才勉强平静下来。

    “申忌夷,龙魔为什么要带走冬儿?”杨清音又问一遍。

    申忌夷深吸一口气。确认自己能够正常施法之后才说:“龙魔接受魔种,她就是重回世间的第一只魔族,带走慕冬儿,是为了要他的道火。”

    杨清音大吃一惊,半晌做声不得,秃子也很吃惊,“不会吧,龙魔不是这种人啊。”

    “第一,龙魔不是人类。第二,就算是人类,被魔种控制之后也是身不由己。”申忌夷将内丹运转到极致,确信龙魔的确不在附近。胆量渐增,声音也镇定多了。

    “为什么?”杨清音无法理解,“难道她不知道冬儿是慕行秋和我的孩子吗?难道……她在嫉妒吗?”

    小蒿提鼻子嗅了两下,“申忌夷。虽然你很懂礼貌,但也不应该随便说谎啊,再怎么着你也是道士。”

    “我没有说谎!”申忌夷厉声道。被龙魔羞辱之后,他比较容易发怒,“要不是为了道火,龙魔为什么要来这座小岛?为什么要带走一个小孩儿?为什么不跟你们打招呼?”

    “我怎么知道,我跟她不熟。”小蒿其实在很小的时候见过龙魔,只是一直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秃子急得到处乱飞,杨清音却慢慢恢复冷静,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半妖,认得他好像就是妖船的首领,再看看申忌夷,心中顿生疑窦,“你怎么会在这里,牙山不是跟道统一块退隐了吗?”

    温文尔雅的气质仿佛一名胆小的同伴,申忌夷三番五次悄悄施法,确认龙魔真的消失之后,这股气质才放心地全都回到主人身上,他露出特有的微笑,“牙山退隐了,我没有,我跟你们一样,也退出了道统。”他顿了顿,目光温柔地凝视着杨清音,“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杨清音也看着他,“为了我?那你去把慕冬儿找回来,顺便打破九大至宝制造的禁制,将慕行秋从止步邦里放出来,然后跟我们一块去攻打望山、堵住魔种。”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申忌夷淡淡地说。

    “嗯,我就是在提醒你这一点: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杨清音冷冷地说,一挥手,“请你离开,镇魔岛不欢迎你。”

    秃子用两缕头发做出送客的姿势,“申忌夷,你可不要弄错,退出道统的未必就是一家,起码我们几个都不会随便给人下跪,你还是去找同类吧。”

    申忌夷叹了口气,对逐客令不理不睬,“本来我是可以耐心等待的,我知道你迟早会回心转意,可是——形势变了,魔种将出、天下大乱,你接受再灭之法以后寿命只有百年,我有时间,你却没有……”

    “道统没收回你的内丹吗?”杨清音用眼神示意秃子准备动手。

    申忌夷露出神秘的微笑,“被迫退出道统和主动退出道统的待遇是不一样的。”

    小蒿气愤地插口:“我也是主动退出的啊,没被魔种侵袭,也没跟谁生小孩儿,可道统还是收走了我的内丹,连留作纪念都不行,不公平啊。”

    小蒿边说边取出小乌龟,使劲摇动,拿它撒气,幽寥只能以装死应对主人的坏脾气,四肢和脑袋无力地晃来晃去。

    申忌夷上前一步,用非常正式的语气说:“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牙山、为了申杨两家、为了整个道统,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有些事情是注定的,道统从前的习惯是等待事情发生,现在是该换一种手段的时候了。杨清音,请跟我一块离开……”

    “做梦!”秃子大喝一声,头上魔眼已经射出红光。

    申忌夷随手弹了一指,秃子打着滚飞出数十步,星落道士对他来说还是太强大了一些。

    申忌夷没能忍住心中的冲动,上下左右到处望了一遍,没有多余的人影,也没有隐藏的力量,他再次放下心来,又向前迈出一步,刚要开口,前方多了一个人。还有一只乌龟。

    小蒿挡在杨清音身前,高高举起幽寥对准申忌夷,“你可有点入魔的迹象啦。”

    “让开。”申忌夷没将小蒿放在眼里。

    小蒿却自顾说下去,“别以为我不懂,我的眼睛亮着呢:你在道统里很受欢迎,想跟谁结缘,对方都得欢天喜地,偏偏杨清音没有,她拒绝了你,宁愿跟慕行秋在一起。还生下了慕冬儿。你过不了这道坎,非得让杨清音也给你生个小孩儿。要我说,这样不好,因为——你不如慕行秋英俊,当然,慕行秋不如左流英,可是……”

    申忌夷怒意渐生,因为小蒿居然说对了,他没有跟随牙山一块退隐。一半是想自愿留下,另一半也是得到提醒:他有道劫未度,除非了却心事,否则的话很可能入魔。

    “闭嘴。”申忌夷一挥手。长剑骤鸣,一阵旋风平地生出,他怕误伤到杨清音,没有使用杀招。

    “咬他!”小蒿也叫了一声。两人同时开口、同时发招。

    旋风乍起,刚飞回来的秃子又被吹走,小蒿尖叫一声。也被卷走,掉在小岛另一头。旋风唯独绕过杨清音,她此时连内丹都没有,在任何一名道士面前都没有还手之力,却骄傲地昂首挺胸,心想龙魔再古怪,终究不会伤害慕冬儿,慕行秋被困在止步邦内,自己就算重新凝丹也帮不上忙……

    她已生出必死之志,只怕申忌夷手快会阻止她自杀,于是稳住心神,打算虚与委蛇,先取得申忌夷的信任。

    她张开嘴,话却没有出口。

    旋风已逝,申忌夷站在十步之外,模样十分怪异,左腮上挂着一只小乌龟。

    幽寥竟然咬中了,虽然没能将申忌夷整个吞下,可它能靠近道士并且结结实实咬住目标,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申忌夷目光低垂,面部扭曲,比之前被迫下跪还要愤怒,道士都喜欢洁净,道门子弟尤甚,被乌龟这种肮脏的动物咬中,就跟普通凡人不小心吞下苍蝇一样狼狈。

    长剑出鞘,飞在空中斩向乌龟,申忌夷保持一分理智,害怕脏血会溅到身上,因此仍未使出全力,他知道这只乌龟出身于玄武,可它被一群低等道士生擒活捉,能有多厉害?

    因此,当长剑没有劈开龟壳,而是发出刺耳的噪音,迸发出一堆火星时,他着实吃了一惊。

    幽寥没有松口,反而咬得更紧了,并且将背上承受的压力全转到了敌人身上。

    申忌夷被自己的法剑撞得后退一步,又惊又怒,抬手发出一条细细的冰火小龙,射向脸上的小乌龟,他得掌握分寸,以免伤到自己。

    小蒿已经从地上站起来,远远地冲着小乌龟施展幻术,嘴里还飞快地念诵着什么。

    幽寥被法术击中,整个飘了起来,可还是不松口,脖子抻到半尺长。

    申忌夷正要发出第二道法术直接切断乌龟的脖子,眼前猛然一黑,周围一下子变得闷热而潮湿,腥臭扑鼻,令人作呕。

    他竟然被吞进了乌龟的肚子里!

    当年的慕行秋就是在幽寥肚子里将它击败并活捉的,可申忌夷不是慕行秋,光是被活吞的这个念头就让他肝胆俱裂,立刻聚集全部法力,只想尽快逃出去。

    眼前重现光明,申忌夷不辨东南西北,接连几次瞬移,消失不见了。

    小蒿飞过来,及时接住小乌龟,对目瞪口呆的杨清音说:“小幽幽的胃口不好,前两天吃的东西还没有消化。”

    杨清音回过神来,不想自杀了,“申忌夷肯定还会再来,以后咱们就要靠这只乌龟保护了。”

    秃子也回来了,正要夸奖小乌龟几句,突然看到地上的半妖睁开了眼睛,急忙叫道:“小心!”

    半妖没有起身,就那么呆呆地望着天空,眼睛一眨不眨,然后他开口了,“我是慕行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