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章 头顶的女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将铜铃和簪子扔还给慕冬儿,“希望你不要以为我在抢夺你的东西。我仍然认为现在的你不配拥有这样的宝物,但是庞山宗师和左流英不这样想,所以——我何必多管闲事呢。”

    其实申忌夷还是多管了一点“闲事”,慕冬儿接过铜铃和簪子,发现它们都被某种法术封印了,不能用来施法,可他已经不在乎这件事,既想再看那名女子一眼,又觉得不该表现出异常,眼神的变化不由得多了起来。

    这些变化瞒不过申忌夷的眼睛,但他另有理解,“正常情况下,道统子弟不能太早开始修行,因为心智不全,而且缺少见识,过早掌握道统的力量,会助长道统子弟的骄傲——道统子弟都很骄傲,若是不削去一部分,会有入魔的危险。”

    此时的申忌夷颇有高等道士的派头,背负双手,白衣一尘不染,声音平和,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可头顶飘浮的女子破坏了一切,她在模仿申忌夷说话,嘴型完全一样,只是没有声音发出,而且脸上挤眉弄眼,令严肃的教导变成了可笑的把戏。

    慕冬儿微张开嘴,呆呆地站在那里,想笑不敢笑,心里憋着一股冲动,真想大声说出真相,就像淘气的孩子迫不及待地告诉某人身上有毒虫,为的是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反应。

    他忍住了,表情更加怪异,申忌夷笑了笑,目光越过小孩儿的头顶,遥望天际,继续道:“我十一岁才正式成为牙山弟子,此后无论是凝丹,还是境界提升,从来没有受到过特殊待遇,这是牙山的规矩。对谁都不会例外。庞山就不一样了,对所谓的奇才十分娇惯,比如左流英,他能在娘胎里凝成内丹,其实是得到了庞山宗师的允许与他母亲的帮助,再比如你,杨清音嘴上不承认,心里对预言还是在意了,所以她在怀你的时候仍然坚持修行,可惜你不如她想象得完美。”

    申忌夷的目光回到慕冬儿脸上。对他的震惊表情稍感满意,“没错,你母亲对你非常失望,她希望你是一名堪比左流英的奇才,希望你能成为道统的‘救星’,这样一来就能证明她此前的一切选择都是正确的。”

    “你母亲很聪明,但她在庞山被娇惯坏了,不走到最后一步,绝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所拥有的一切,都远远超出了你的实力与身份,这是不对的,这会害了你。你应该……”

    慕冬儿几乎没听申忌夷说话,余光都用来观察那名奇特的女子,她的模仿越来越夸张、越来越滑稽,按理说就算是普通的凡人这时候也会发现异常。星落境界的申忌夷却偏偏一无所觉。

    申忌夷终于察觉出一点不对劲儿,猛地转身,什么也没发现。召出一盏油灯,火苗正常,他自嘲地笑了一声,继续对慕冬儿说:“虽然你年纪还小,但是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你应该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在凡人当中,你很独特,在道统子弟里,却是一件失败尝试的产物。相信我,认清自己的真实状况对你更有好处,流火金铃、簪子、道火都不是你该拥有的东西,但我不会抢夺,因为我是道士,我希望你能主动放弃它们。”

    慕冬儿清了清嗓子,“那个……我能说句话吗?”

    小家伙的语气礼貌谦逊了许多,申忌夷觉得这都是自己的功劳,于是颔首微笑,“当然,虽然你姓慕,仍是庞山杨家的后代,是道统子弟,我愿意帮助你,给你指一条明路。”

    慕冬儿用余光看到那名女子在鼓励自己说话,于是认真地说:“非常感谢你给我的所有教训,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申忌夷听出了话中的不服气,并不在意,就像刚被捉来尚未驯化的小兽,偶尔露出一点凶相,倒也能增添几分趣味。

    慕冬儿抬高声音,一字一顿地说:“申忌夷,你是个大笨蛋!”

    申忌夷失望地轻叹一声,“我拿你当道统子弟,你却一遍遍证明自己是野林镇慕行秋的儿子。”

    慕冬儿已经收起铜铃和簪子,双手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自从落入半妖的陷阱之后,他还从来没这么开心过,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你……这个……笨蛋,就、就不会……抬头……看一眼吗?”

    申忌夷没有抬头,也用不着抬头,他是星落道士,已经迈过高等道士的门槛,身边还有一盏油灯护持,就算是百步之外有蚊子飞过,也逃不过他的法术。

    “我已尽我所能……”申忌夷神情骤变,因为他在右前方的地面上看到了两个影子,一个是自己,另一个似乎是名女子,真的就在头顶数尺的地方,影子应该早就存在了,他却一直没有注意到。

    申忌夷心中惊骇实难以语言形容,甚至有一种魂魄离身的错觉,他的内丹瞬间达到最高转速,激发出大量法力,传遍全身经脉,终于切切实实地察觉到自己头顶还有一个人。

    长剑在鞘中发出微鸣,两只手也做好了捏法诀的准备,只要转动念头,法术就能离开绛宫,从法器中释放出来,但他没有施法,反而生出一种感觉,自己恐怕没有转动念头的机会。

    对面的慕冬儿停止笑声,擦去眼泪,看着如雕像般僵硬的白衣道士,“需要我帮忙吗?你说我不配拥有宝物,我怎么觉得你也不配拥有星落一重的内丹呢?飞飞说得对,你不走正道,错得太厉害了。哈哈。”

    申忌夷全部注意力都在头顶,对慕冬儿的嘲笑只当没听见,“你是龙魔,慕行秋造出的真幻。”

    “叫我龙魔就好了,真幻什么的都是过去好久的事情了。”空中的女子冲慕冬儿眨眨眼,示意他不用担心。

    慕冬儿认错过一次申忌夷,对谁都不再轻易相信了,可这个叫龙魔的女子实在让人感到亲切,他还是回以笑容。甚至挥挥手。

    “我与你并无怨仇。”申忌夷说,虽然这句话有示弱之嫌,但他别无它法,真动手的话,他一点胜算也没有。

    “初次见面,谈什么怨仇?”龙魔仍然飘在申忌夷头顶,“可你能猜出我是谁,就说明牙山对我还是有点了解的,我很好奇,我从来没跟道统发生过正面接触。在你们眼里,我是个什么人?”

    申忌夷沉默了一会,“两年前你去过星山。”

    “可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欣赏了一下星山的景色。”

    “星山道士想抓住你,没有成功,你的实力令星山很是意外,所以……”

    “原来如此,这么说道统已经彻底调查过我了?”

    “嗯。”申忌夷真不想承认这件事,因为这样一来与龙魔有仇怨的就不是他。而是整个道统了。

    “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

    申忌夷再次沉默,然后还是不得不开口,而且要说实话。“你想闯进拔魔洞营救里面的念心科传人,虽然她们早已死去几万年。”

    “没办法,这就是我的劫,怎么也度不过去。还有什么?”

    申忌夷沉默的时间更长一些。“你拥有世上唯一完整的魔种……”他说不下去了,光凭这一点,龙魔就应该杀死他。用不着以任何怨仇为借口。

    “原来道统什么都知道了,不会是慕行秋泄露的吧?”龙魔笑了几声,“不可能,肯定是望山的魔道士嘴不够严。嗯,你都坦诚相告了,我也别隐瞒了,没错,我有一粒完整的魔种,在全体魔种冲出虚空之前,它算是当世唯一,可是吸收魔种的力量取要时间,我才刚刚入门而已。”

    申忌夷心中一动,下一瞬间,他已经四肢着地跪下,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别乱打注意,入门的我也比你强大,你刚才怎么说来着?‘你应该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星落道士’。”

    这是申忌夷对慕冬儿说过的话,稍加变化落回自己头上,申忌夷倍感屈辱,可是不敢反驳,也不敢还招,他非常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

    “没有退隐的道士不只你一位吧?”龙魔问道。

    “牙山……有五位,其他道统我不了解。”申忌夷汗流浃背。

    “你们为什么要留下来,不是为了捉我吧?”

    “是为了望山魔道士,得去除他们的内丹,起码要毁掉泥丸宫里的道科传承。”

    “我明白了,魔种一出,还是能通过魔道士的传承找到道统的藏身之所,所以得把他们解决掉。可你没去望山,而是跑来威胁慕行秋,想从神树那里得到更强的法门,还想强迫杨清音为你生出真正的‘奇才’,你还是挺有追求的。”

    龙魔突然对慕冬儿一笑,“小家伙,为什么用这种表情看我?”

    慕冬儿神情严肃,满是戒备之意,他听秃子说过一些龙魔的事情,但都不如刚刚听到的一件事重要,“你被魔种侵袭了,你是……坏人?”

    “哈哈,坏人可没有我坏。小家伙,愿意跟我走吗?在道统眼里,你不够‘奇才’,在我眼里,你却是珍宝,留在这座岛上,你永远都会被申忌夷这种人欺负,跟我学艺,几年之后你就能欺负他了。”

    “可是魔种……”

    “你才一岁多点,见过什么?你若是连自己决定的勇气都没有,就留在这里吧。”

    “飞飞,还有我母亲……”

    “你想保护他们,就先让自己变得强大。”

    慕冬儿再不犹豫,“我愿意跟你走,可是先把申忌夷杀了吧。”

    龙魔哈哈笑了两声,伸手将慕冬儿招来,“留他一条小命,如果他真能逼着慕行秋取得新法门,没准是件好事。”

    “等等,飞飞和母亲都打不过……”

    慕冬儿话未说完,龙魔已经带着他消失了。

    跪在地上的申忌夷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逃过一劫,好久之后才敢抬头,正好看见杨清音等人从南海飞回来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129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