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七章 崇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拓勇清楚记得自己被叫去面见舍身王的场景,去之前他诧异于自己竟然能得到老王的垂青,见过之后则诧异于老王居然会亲自布置如此简单的任务。

    从那时起他就有预感,西海止步邦里或许藏着非常重要的秘密。

    舍身王前些年身体欠佳,甚至引出几位王子提前争位的丑闻,可是拓勇进宫时见到的舍身王却非常健康,脚步轻盈得像是十几岁的少年,头上生出了缕缕黑发,脸上的皱纹似乎正在被拉平,总之,舍身王重焕青春——据说这是投靠望山魔道士所获得的奖赏,拓勇却觉得另有原因。

    大概是一年零三个月之前,舍身王从数量众多的拓氏王族子弟当中选出五十名,由一位宫中妖术师传给他们一套全新的修炼法门。

    拓勇有幸入选,他练得极为刻苦,几乎是没日没夜,一方面他希望能获得赏识,另一方面他也的确喜欢上了这套法门,觉得它比常见的炼妖之术要有效得多,他感到费解的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何长久以来秘而不宣。

    十个月之后,拓勇在绛宫里炼出一枚妖丹。

    妖丹通常是得到强化的某个器官,绛宫的位置大至与心脏重合,但它不是心脏,它与泥丸宫、下丹田一样,是一处无形的驻丹容器,在这里生成妖丹,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拓勇正是因此受到舍身王的召见。

    舍身王夸奖了拓勇的努力,然后命令他带领五千妖兵去“肃清西海”,并找出止步邦的位置,就这么简单。

    可是一个神秘的声音却在几个时辰之前告诉拓勇。一切并不简单。

    神秘声音自称是拓氏远祖,严厉地命令拓勇杀死刚刚落网不久的小俘虏,拓勇的第一反应是执行命令,可是执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反悔了。

    身为王族支系子弟。拓勇知道擅做主张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就算脑子里的声音真的来自某位“远祖”,他也应该先将这件事情向舍身王禀报。

    怀有野心的拓勇还有一个想法:绛宫妖丹、止步邦、脑海里的神秘声音没准互有联系,如果能够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可能会立下更大的功劳。

    所以他违背“远祖”的命令,没有立刻杀死慕冬儿。并且想法已经越走越远,觉得能从固守孤岛的杨清音母子嘴里问出一切秘密。

    白衣道士申忌夷的到来打乱了他的计划。

    拓勇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讲述时目光片刻不离申忌夷,他有一种直觉,这位看上去非常和蔼的道士。是个狠角色。

    申忌夷时不时点头,鼓励半妖说下去,听完之后他说:“勇将军不介意我检查一下你的妖丹吧?”

    “我一直觉得绛宫妖丹不同寻常,能得到申道士的检查,乃是我的荣幸。”拓勇心中越是害怕,表面上越是恭谨有礼。

    慕冬儿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对申忌夷佩服极了,这位白衣道士什么都没做。只是走进来亮出一条冰火小龙,就让半妖将军服服帖帖,有问必答。

    申忌夷是名正统道士。不会直接伸手检查一名妖族,而是召出一盏油灯护在胸前,然后左手持铜铃,右手拿铜镜,叮叮的铃声中,铜镜发出一束光照向拓勇的胸膛。

    拓勇扔掉手中的骨杖。双手按在桌子上,全身微微发抖。铃声令他心烦意乱,真想发出一声怒吼。然后跑得远远的。

    只有更深的恐惧才能将他留下。

    慕冬儿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铜铃,它里面有铃舌,可是无论怎么摇晃也从来不响,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控制头顶的道火时更加顺心如意。他还是比较喜欢申忌夷手里的铜铃,母亲有不少类似的小东西,据说都是道统法器,却从来不给他玩。

    在拓勇快要控制不住心中的烦躁之前,申忌夷结束了检查,收起三件法器,微笑道:“恭喜,阁下的绛宫妖丹居然有几分道统内丹的样子,当然,它更像散修内丹,杂而不纯,能够生发妖力,也能通过修行逐渐增强,算是不错了。”

    拓勇出了一身冷汗,僵硬的脸上勉强挤出笑容,“散修比不上道士,半妖比不上散修,我这枚小小的绛宫妖丹,能与纯正的道统内丹有半分相似,已属天大的幸运。”

    “你的修炼法门,我要一份。”申忌夷不像一开始那么客气了。

    “是是,要我现在就写出来吗?”

    “不急。”申忌夷寻思片刻,他可以直接夺取半妖的记忆,但是没有必要这么做,施法进入别人的头脑要冒一定的风险,只有念心科弟子才会乐此不疲,“舍身国选了五十名王族子弟修炼新法门,有多少半妖像你一样炼出了绛宫妖丹?”

    “我们不在一起修炼,我对其他子弟的情况不太了解,据我所知,差不多都成功了,只是时间有早有晚,我算是比较晚的,其他子弟大都被派去随军作战了,还有几名子弟在继续修炼。”

    申忌夷心中略感吃惊,就算是散修内丹也只有少数凡人能够炼成,绛宫妖丹虽然不强,但是妖妖可以修炼,却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难道舍身国有办法提前选出适合修炼的妖族?

    申忌夷没有显露出自己的心事,对慕冬儿说:“准备好回家了吗?”

    “这就可以走了吗?母亲肯定担心我了,她一担心就会教训我,还会没收我的铜铃,申道士——我应该叫你申道士吧——你能帮我求情吗?”

    “我可以试试,但是你母亲可不容易被说服。”申忌夷微笑道,没有特别注意慕冬儿手里的铜铃。

    慕冬儿叹了口气,“也是,秃子每次都替我求情,没有一次说服母亲。”

    申忌夷右手捏法诀,在剑鞘上轻轻划过,两名人类和一只妖族瞬间移出船舱,相互间没有任何接触。慕冬儿发现不用施法就能飞行,忍不住哇哇大叫起来。

    拓勇回头望了一眼已在数十步以外的战船,心中一寒,甲板上值守的数十名妖兵与妖术师都已倒地而亡,下层的二百余只妖族大概也不能幸免。

    道士还是那么强大,拓勇肝胆俱裂,要不是有申忌夷施法带领,早就掉进了海里。

    申忌夷只瞬移了一次,剩下的路程还是以飞行完成,白衣飘飘,脚下踩着古朴无华的长剑,令拓勇胆寒,让慕冬儿羡慕。

    “母亲不肯给我任何法器,就连这个铜铃也是偶尔才让我玩一会,所以我飞得不够快,要不然我能打过半妖……”慕冬儿在崇拜对象面前有些唠叨,恨不得将心中所有事情都抖落出来,征求意见。

    申忌夷一直面带微笑,不得不回答的时候就敷衍两句,听上去玄奥艰深,其实没有任何实质内容。

    拓勇在一边看得明明白白,申忌夷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小孩儿,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但道士擅长掩饰,只有常年遭受冷眼的王族支系子弟,才能从种种细枝末节中看出真相。

    黄昏时分,他们到达了镇魔岛,岛上一切未变,人却都没了,杨清音、小蒿、秃子和飞飞全不见了。

    慕冬儿到处叫嚷着找人,申忌夷站在岸边遥望北方平静的海洋,拓勇站在他身后,突然又感到一阵头痛,比之前的哪一次都要剧烈,忍不住叫出了声。

    “嗯?”申忌夷头也不回地发出疑问。

    “远祖……远祖又向我发出命令,这回是让我不要杀死慕冬儿,这个……还好我之前没有遵守他的指示。”拓勇对这位神秘的远祖有点不以为然了。

    申忌夷没出声,似乎觉得这件事一点都不重要。

    慕冬儿跑回来,“真是奇怪,大家都去哪了?”

    “我猜是去半妖的港口营救你了。”申忌夷转过身,脸上没有微笑,对拓勇道:“将你的修炼法门写出来。”

    拓勇随身带有笔纸,立刻取出来,不敢走远,跪在地位,一笔一划地书写修炼法门,他已经怕得要死,一点也不觉得这套法门有什么可贵,因此没有半点隐瞒。

    “申道士,你能带我去找母亲吗?我不想让她太着急。”慕冬儿自己着急了。

    一向好说话的申忌夷这时却摇摇头,“你母亲很快就会回来的。”

    “哦。”慕冬儿没再纠缠,跑到附近的亭子上面,向南方的海洋望去。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拓勇将修炼法门写完了,字数不多,以蝇头小楷写在五张纸上。

    申忌夷接过纸张,一眼没看就卷起收在袖子里,然后盯着拓勇看了一眼。

    天色已暗,拓勇被盯得心里发毛,突然间后悔将修炼法门写得太快了,自己若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恐怕小命不保。

    “你能对‘远祖’说话吗?”申忌夷问。

    “什么?远祖能对我说话,我从来没对他说过,但他好像能看到我的某些想法,因为……他知道慕冬儿的名字,还知道我不肯杀人,为此训斥过我……”

    “好。”申忌夷想了想,淡淡地说:“把这几句话记在脑子里,一个字也不要忘:慕行秋,牙山申忌夷刚刚救了你儿子慕冬儿,他要跟你说话。”

    拓勇大吃一惊,他听说过慕行秋的名字,却不知道这跟“远祖”有什么关系,而且申忌夷的这几句话听上去像是一种威胁。

    慕冬儿站在亭子顶上,一个字也没听到。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