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六章 没有退隐的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海浪声一阵又一阵,在狭小的船舱里,拓勇轻轻拍了两下太阳穴,缓解脑中莫名其妙的隐隐疼痛,驱逐那个更加莫名其妙的声音。√∟

    拓勇是舍身国王族支系子弟,高贵的姓氏对他却没有多少帮助,除非立下赫赫战功,永远也没有机会取得高位。舍身国与圣符皇朝的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那里是最容易立功的地方,因此他没有资格参加,只能率领一支小小的军队,来到荒芜的西海,执行一项微不足道的任务。

    直到脑海中频频出现一个神秘的声音,拓勇开始觉得这趟任务或许并不简单。

    “把那个孩子带进来。”为了压过头脑里的声音,拓勇下达命令时比往常更大声一些。

    他得尽快解决这个难题,处理得当,或许会带来一个绝佳的契机,一想到能够风光回朝打击那些王子、王孙的嚣张气焰,拓勇怦然心动。但他也得小心,一点不起眼的小错也可能让到手的大功化为乌有。

    两名妖兵开道,四名妖术师押着小俘虏进来了。

    慕冬儿被一层淡红色的薄膜包裹着,左右肩上各悬浮着一颗骷髅妖头,他被强大的妖术所镇压,没有半点自由,双脚离地,飘进船舱,停在半妖将军的对面。

    “卑鄙。”慕冬儿冲着拓勇吐出这两个字,对自己的被俘极不服气。

    拓勇嘴角翘了一下,挥手示意妖兵与妖术师们退下。

    俘虏这个小家伙的过程的确不太光彩。

    拓勇在率军攻打之前做过一些调查,了解镇魔岛上的大致情况,他对吐丹的女道士和那颗叫秃子的头颅都有几分忌惮,唯独没将婴儿放在心上。在不太多的传言当中,慕冬儿就是一个有点早熟的淘气小孩儿,当他用头顶的一团怪火击杀数名妖术师,并且将战船轰掉将近一半的时候。着实将拓勇在内的所有妖族都吓了一大跳。

    幸存的妖术师们同时发力,带着残船逃亡,在那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里,拓勇的心比战船还要残破,这次任务若是失败,他只能自杀殉国,即使这样,也会沦为都城的笑柄。

    好在他事先安排了一处陷阱,他原以为不可能用上,只是为了遵守半妖的作战习惯。才分出一小部分兵力埋伏在百里之外。

    可是激活陷阱需要船上的妖术师们一块动手,船后的慕冬儿却紧追不舍,他们根本没机会在保证残船不沉的情况下施展更多妖术。

    拓勇只好在陷阱附近停船,当着数百名舍身国妖兵的面,向一个婴儿承认错误、乞求饶恕,妖术师们则在下层船舱里悄悄激活陷阱。

    慕冬儿上当了,他比同龄婴儿早熟得多,但是有些事情是聪明才智弥补不了的,他不了解世界的复杂。更想不到半妖会有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在长时间的追逐中,他的怒火已经逐渐消减,能够原谅主动示弱的敌人,而且过于洋洋自得。根本没想到脚下的海水里会藏着陷阱。

    就这样,慕冬儿落入妖血阵,成为俘虏,头顶的道火消失不见。手里的铜铃也被夺走了。

    铜铃就摆在拓勇身前的桌子上,他觉得这东西是件宝物,却一直没有查出它的底细——庞山宗师亲自施法加以改变的流火金铃。半妖是看不透的。

    船舱里没有其他人类或妖族,拓勇低头把玩铜铃,突然抬起头,对满面怒容的婴儿说:“道士都像你这么早熟吗?我应该怎么对待你?婴儿?少年?成年?”

    “放了我。”慕冬儿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呵呵,孩子,你毕竟还是个孩子。”拓勇摇摇头,“我想我还是去找你母亲吧,她是大人,应该愿意跟我谈判,也能听进我的解释……”

    慕冬儿又上当了,“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来攻打镇魔岛,打不过我就使诡计,等我恢复自由,把你们全都杀光。”

    拓勇低头继续把玩铜铃,好像将船舱里的俘虏给忘记了。

    沉不住气的还是慕冬儿,“你不是要解释吗?为什么不说话了?”

    拓勇抬头笑了一下,随后正色道:“我曾经有机会杀了你,但我没有这么做。”

    慕冬儿小脸憋得通红,被俘不久,半妖就试图用妖术杀死他,不知为什么进行到中途又放弃了,再次见面的时候,半妖换了一副嘴脸,和蔼可亲、通情达理。

    慕冬儿牢牢记住这个教训。

    拓勇继续道:“其实我不是来攻打镇魔岛的,我们奉命来寻找止步邦,可是你们就住在离止步邦最近的岛上,而且一直以来对舍身国怀有敌意,所以我们只好先下手为强。”

    “卑鄙。”慕冬儿想不出别的词。

    孩子的指责只是让拓勇更加镇定,身子半倾,舒服地靠在椅背上,“我很好奇,止步邦里面到底有什么?又是怎么突然间消失的?”

    “你在问我?”慕冬儿诧异地说,他还不懂得掩饰心中的想法。

    拓勇却将这个孩子想象得过于成熟了,以为他的反问和脸上的诧异是一种策略,于是微笑道:“你们母子总不会无缘无故留在一座荒岛上,听说你们是在等慕行秋,也就是你的父亲,可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了,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慕冬儿终于明白对方是真的想要谈判,“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哈哈,你想用情报换取自由吗?请你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因为我只是好奇,而好奇是没有这么大价值的,如果你肯说实话,我可以让你少受些苦头,如果你不说,我只好给你一点惩罚,然后去见你母亲,爱子心切,她总愿意说点什么吧。”

    慕冬儿奋力挣扎,身上的血膜颜色变深了一些,“我母亲会把你们全都杀死。”

    “那你就只好陪我们一块死了。”拓勇不以为然,他打听得很清楚,杨清音没有内丹,本事再大也不足为惧,倒是曾经跟在慕冬儿身后的那只小妖颇有些实力……

    舱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舍身王派你来找止步邦的时候,什么都没告诉你吗?”

    拓勇立刻挺直腰板,这个声音很随意,好像是船上的妖术师之一,可妖术师绝不敢用这种语气提起“舍身王”。

    “谁?”拓勇亮出三尺长的骨杖。

    “我。”从舱走进来一名人类,看上去二十几岁年纪,身穿一袭白色长袍,腰系长剑,容貌俊雅,尤其是脸上的笑容,温和却又蕴含几分王者之气,一走进船舱就在气势上占据上风,好像他才是船的主人,拓勇和慕冬儿都是在此等候多时的客人。

    拓勇自惭形愧之余,心中也大为警惕。最初的战船已经不能用了,他征用了另一艘战船,没有回港口,而是躲在大洋里,几乎不可能被找到,可这个人说来就来了,外面的妖兵与妖术师居然没有发出半声警示。

    来者微点下头,“我叫申忌夷,来自牙山,打扰两位的谈话,请见谅。”

    慕冬儿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对此人的印象却是极佳,不由自主地也点下头,“我叫慕冬儿,来自镇魔岛,我们没在谈话,所以你也没有打扰。”

    拓勇噌地站起来,一手握着骨杖,一手按在桌面上,死死盯着来者,“你是牙山道士?不可能,道统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全体退隐。”

    “道统退隐了,道士却没有。”申忌夷没有多做解释,目光转向慕冬儿,“我认得你的父母,仔细论起来,咱们还是亲戚。”

    慕冬儿一喜,“你是来救我的吗?”

    “我希望这位半妖将军能够主动释放你,大家化敌为友。”申忌夷微笑道。

    “我可不会跟他‘化敌为友’。”慕冬儿恨恨地说。

    拓勇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整艘船上的妖族都像死了一样,对他用骨杖暗中发出的命令毫无反应,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半妖对道士的恐惧根深蒂固,即使贵为王族也不例外。

    “能化敌为友当然最好不过……申道士没有跟随道统一块退隐,不需要交出内丹吗?”拓勇听说过相关传言,小心翼翼地询问。

    申忌夷抬起右手,一条冰火交织的小龙从手心里升起,冲到舱顶消失不见。

    “哇!”慕冬儿惊叹一声,拓勇却是面若死灰,这名道士不仅没有交出内丹,而且法力深厚,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的星落境界,而且故意显现法术的形态,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拓勇的雄心壮志全变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可以释放慕冬儿,但他得保证不杀我。”

    “这位半妖将军或许有些用处,你可以先不要杀死他吗?”申忌夷客气地问。

    慕冬儿完全被这位白衣道士征服了,立刻低头,“既然你说有用,那就先饶他一命。”

    拓勇在心里做了最后一次挣扎,还是决定不要冒险,挥动骨杖,解除慕冬儿身上的血膜,召回两颗妖头。

    慕冬儿一获自由就冲了过来,拓勇大惊:“你保证过……”

    慕冬儿只是过来拿走流火金铃,鄙夷地哼了一声。

    申忌夷等慕冬儿退后,才对拓勇说:“突然间,大家都对止步邦感兴趣了,你想了解慕冬儿知道些什么,我却想问问,你又知道些什么?”

    拓勇脑子里一痛,脱口道:“有个声音,自称是拓氏远祖,从止步邦内向我下令……”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