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三章 拳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一心八用全都放在了幻术上,如同注满水的湖泊,只需一丝波纹,湖水就能破岸涌出。

    慕冬儿?杨清音?这两个名字掀起的可不只是一丝波纹。

    闪电四处乱蹿,火焰点燃了海水,大大小小的幻境像泡沫一样破灭,释放出来的无相波纹破坏了止步邦千钧一发般的平衡,无形的法术显露出千奇百怪的样貌,有形的法术或被抻长或被压缩,有的凝固在空中,有的原地转圈,整个止步邦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美丽与荒诞。

    “笨蛋,别听他的谎言!”异史君引导无数法术与妖术扑向拓开成,很快就发现它们越来越不听话,止步邦的空间与时间同时发生扭曲,已经没有任何规则可言,所谓的“准确”不复存在。

    “想想你弟弟,还有那些居民,他们会被你害死!”异史君希望慕行秋能够悬崖勒马。

    慕行秋扭头向大幻境望了一眼,它是诸多幻境中最牢固的一个,这时也显出不支之意,成千上万道法术正像群蛇一样从裂缝中挤进去,谁也无法预料它们会在幻境中造成怎样的影响。

    拓开成身上的痛苦大大减轻了,可他仍期待着更大的胜利,“神需要祭品,你们两个就是我的祭品!新时代即将降临,道统和魔族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我却要将所有强者变弱,神树的力量可以消魔灭道,我称之为‘逆术’。今天,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尝试,很快我就会将逆术传遍整个世界,不管是虚空里的魔种,还是躲起来的道统,都将被贬为凡胎,跟你们两个一样!”

    在拓开成的计划中,大幻境中的居民根本不值一提。

    慕行秋离开原位。向高空升起。

    他在这个位置坚守了一年零几个月,从未有过片刻松懈,这时却离开了。

    “嘿!”异史君大惑不解,因为慕行秋不仅擅离职守,而且前往的方向既不是拓开成,也不是大幻境,“你没有这么快放弃吧?”

    拓开成却已经不在意了,随着时间推移,他取得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几千年的昏睡不醒。在这一刻被证明都是值得的,他微微仰头,嘴唇翕动,发出雷鸣般的预言:“道魔僭越,妄图毁灭神树,半妖王族拓氏开成,化身为神,秉神意、得神力、行神迹、执神规,以逆术消魔灭道。令众生复为众生,各司其职,行不逾矩,繁衍生息。万代以传,世间唯我为神,唯我为神……”

    拓开成身上出现一层光芒,光芒逐渐扩大。所到之处,一切法术尽皆消失,空间变得平衡。时间也恢复正常,只有道火不受影响,它吸收了神树的力量,与普通的法术全然不同,它将跟随拓开成辟出的时空与最外围的道统禁制进行决战。

    “我已经下令杀死慕冬儿,慕行秋,神不会宽恕,因为神掌控世界、主导世界,冷酷即是公正。拓氏子孙很快就会在外面对道统禁制发起进攻,他们的实力远远比不上道士,可他们会用我开创的逆术在道统禁制上打开一个口子,可笑的是道统甚至不会出手阻挡,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逆术的存在。”

    拓开成的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他甚至没有抬头去看空中的小小人形,专心致志地消解周围的法术。

    异史君的目光开始还在游移不定,很快就只盯着越升越高的慕行秋了,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算太长,相互间一直存有敌意与警惕,可是在这一刻,没有谁比异史君更了解慕行秋的意图。

    “让我来帮你一下吧,是死是活,就看你了。”异史君轻声道,以前所未有的细致施展妖术,在混乱不堪的止步邦内整理出一条狭窄的通道。

    止步邦时空遭到破坏,方向都不准确,越是想靠近某处,反而离得越远,慕行秋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没有飞向拓开成,而是顺着一条相对明晰的时空曲线飞行,曲线的末端就是拓开成的位置。

    这就像是在一团乱麻中找出一根能够顺利进入内部的麻线,异史君的作用就是尽可能推开其它麻线,让慕行秋将行进路径看得更清楚一些。

    慕行秋几乎升到了顶点,伸手就能摸到道统禁制,它像是透明的宝石,远看毫无变化,近瞧却能发现里面的颜色瞬息万变,没有一刻停顿。

    慕行秋调转方向,异史君已经替他开出道路,他不用再小心翼翼地寻找那条唯一的麻线了,于是纵身向下坠去,眨眼间就到了拓开成身前,相隔不到五尺。

    人类与半妖互视片刻,拓开成枯瘦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马上冷静下来,“你曾经依靠幻境和积聚已久的法术打败过我,可这里不是你的幻境,也没有你的法术。”

    的确,慕行秋在这片小小的空间里很难施法,就跟当年站在远荒半岛的土地上一样,连飘在空中都很勉强,必须一刻不停地将法力传遍全身,即使这样他也坚持不了太久,这比维持整个止步邦的平衡还要困难。

    “这很重要吗?”慕行秋说。

    “法术不能用,逆术却……”

    拓开成的话刚说出一半,慕行秋出招了,他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说几句话。

    难以施法,那就不施法,慕行秋左手闪电般伸出,扼住拓开成的脖子,右手握拳向那张枯瘦的脸上狠狠击去。

    第一拳击中了,拓开成怎么也想不到一名道士会抡拳头,而且还是那么硬的拳头,他觉得眼前一花,脑子里有些发晕。

    第二拳没有击中,拓开成反应过来,用一招逆术挡在身前,拳头停在离他数寸的地方,好像陷入了沙袋,然后慢慢后退,离目标越来越远。

    拓开成心中燃起几千年来不曾有过的怒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有语言都显得软弱无力,必须重重地惩罚慕行秋的渎神之罪,必须让他尝尝世间最深切的痛苦……

    “想看看你儿子吗?”拓开成终于开口,话音未落,一团景象硬生生挤进慕行秋的脑海。

    景象非常模糊,好像隔着一层厚厚的面纱向外观望,但是能大致看出这是在一条巨大的船上,周围站立着许多妖兵和妖术师,他们都在抬头观看半空中的一个小人儿,小人儿的面目更加模糊,声音却很清晰,他在叫喊,身体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动弹不得……

    景象转瞬即逝,慕行秋怒目圆睁,拳头停止了后退,双唇微动,以极快的速度在说些什么。

    “想说话就大点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拓开成愤怒的火稍稍得到宽慰。

    慕行秋张嘴吐出一连串的声音,拓开成一愣,他听得很清楚,一共五个字,字字入耳,可是他却说不清这五个字的顺序,它们好像是同时发出来的。越是说不清,拓开成越要深入细想,那五个字不知不觉就在他的脑子里生根。

    慕行秋的第二拳势如破竹,再次击在拓开成脸上,比第一拳更重,还附有法术,虽然刚进入拓开成体内不久就被消解,疼痛却切切实实留下来,“半妖之神”发现自己流鼻血了。

    愤怒之中又生出了震惊,拓开成接连发出十五道逆术,他不想惩罚了,只想立刻将慕行秋撕成碎片。

    慕行秋的左手仍然牢牢扼住拓开成的咽喉,右拳飞快击出,每一拳都能击散一道逆术,十五拳之后,他第三次打中半妖的脸。

    拓开成发出一声怒吼,脸上的疼痛和喉部的窒息都让他明白一件事,慕行秋居然摸到了逆术的门道,虽然还极不熟练,却能造成伤害了。

    “无心之咒!”异史君飞过来了,却不敢靠得太近,“拓开成,是你自己将逆术传给了慕行秋。”

    拓开成对道统与魔族的基础法门非常了解,可是对开花结果之后的具体法术了解不多,他没听说过什么是“无心之咒”,只是震惊于慕行秋竟能如此之快地领悟到逆术的秘密。

    脚下的道火骤然升起,将人类与半妖团团包围,拓开成还有最后一招,跟神树一样,他能在道火中坚持很长时间,慕行秋却不行,无心之咒和一知半解的逆术这时都没有用。

    异史君就是为此而来,越靠近拓开成,时空越正常,异史君的妖术也能正常发挥作用了。

    “斗法要公平,让我送你们去一个更合适的地方吧!”异史君使出了全力,成群的妖术扑上去,隔绝了道火,将拓开成和慕行秋撬了下来,好像他们是镶在石头里的珍宝。

    异史君施展更多的妖术,手里挥舞着祖火棍,造出一个又一个幻境,层层叠叠地将人类与半妖包裹在里面,幻境不停地被逆术消解,不停地产生,终于占据了优势。

    异史君一挥手,茧一般的重重幻境沿着弯曲的时空飞向大幻境,在整个止步邦,那里是唯一尚还完整的地方。

    “我坚持不了多久,慕行秋,速战速决!”异史君喊道,开始着手恢复止步邦的平衡。

    慕行秋盯着那双微微突起的眼珠,不再挥拳,双手死死扼住拓开成的喉咙,任凭天旋地转、火焰加身,也不肯撒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