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章 幻境的危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刚蒙蒙亮,雷驰翻身坐起,悄悄地披衣穿鞋,床上的妻子翻了个身,呢喃两句,继续沉睡。

    雷驰走出房门,在院子里站了一会,目光依次扫过牛棚、猪圈、鸡窝、柴房和粮仓,他热爱自己的家,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可他忘不掉铁先生曾经说过的话:止步邦外面还有一个更真实的世界。

    就是这句话让他时常从梦中惊醒,偶尔仰望蓝天的时候,心中会生出一阵迷茫,好像天外还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他曾经与同伴们翻山越岭、驾船渡海,次次无功而返,前方的山海永无止境,而他们的粮食却不够了。

    近些年,随着娶妻生子,雷驰的心逐渐稳定下来,不再追寻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将全部精力都用来照顾自己的家,可是几天前的那场地震,又让他的心变得躁动不安。

    大家都说那接连几次的剧烈晃动是地震所致,可是谁也没有见到裂缝在哪,倒是有人信誓旦旦地声称亲眼看到天空有裂痕。

    雷驰走出院门,顺着乡间土路向山上走去,他对这一带了如指掌,闭着眼睛都不会迷路。

    铁先生已经去世多年,再不能给出预言与指引,雷部众也已四分五裂,个个安心持家,都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壮志,雷驰不去找他们,而是要去见沈老爹。

    雷驰打心眼里不愿意见沈老爹,因为这个老头儿每次见到他都会说一些古怪的话,也不问是否同意,就拉着他的手一个口一个“二秋”,回忆一大堆雷驰根本不记得的往事。

    “野林镇。”雷驰轻声嘀咕了一句。什么也想不起来,努力追忆只会让他头痛欲裂,这是他不愿意见沈老爹的最重要原因,没人愿意承受这种痛苦。

    沈老爹住在半山腰上的一座小院子里,他还非说大个儿是自己的儿子。大个儿倒也好说话,不肯叫爹,却跟他住在一起。

    除了种树,大个儿什么都不会,沈老爹年纪已大,虽然也是魔奴。却没有多少力气,也不会种地,全靠居民接济,止步邦年年风调雨顺,收成从来没差过。因此这父子俩的生活也不算太差。

    小小的院子里尽是树苗,大个儿早就起来了,正准备去种树,这是他的习惯,怎么也改不掉,只要止步邦里还有空地儿,他就会不停地种下去,有时候谁家的田地收割之后一时闲置。也会被他种上树苗。

    “呵呵,野林镇,呵呵。媳妇跑了。”大个儿打过招呼,扛着一捆树苗和铁锨离开了。

    沈老爹起得也早,正坐在院子里的小凳上,背朝太阳,用一捧谷粒喂食小鸡。他太老了,两眼浑浊。却能一眼认出来者的身份,“啊。二秋来了,听说上个月你家大儿媳妇生了。男孩女孩?”

    “男孩。”雷驰找来扫帚清理院子,他闲不住,也受不了肮脏。

    “跟你爹一样。”沈老爹笑呵呵地说,往事对他来说从未淡化,反而历久弥新,随时都能在脑海中闪现,“老秋的马圈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你哥哥小秋也是能干活的人,*岁就一个人放马。唉,我不行,那时候我是财主,止步邦没有财主,你可能不明白,财主就是有钱、不用干活的人……”

    院子里种满了树苗,剩余的空间不大,雷驰很快就扫完了,拣只小凳,坐在沈老爹对面,“为啥……我的父亲叫老秋,哥哥叫小秋,而我叫二秋?听着有点乱。”

    “呵呵,野林镇读过书的人特别少,小孩出生之后又总是多病多灾的,所以就胡乱起名,好养活。我家就不一样了,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就有正式的名字,老大的名字是小耳堡的陆先生给起的,老二是秦先生给起的,秦先生读书多,给镇里好几个孩子起过名。你知道我家老二吧,他叫沈昊,如今在庞山当道士……”

    沈老爹一旦说起二儿子沈昊就会滔滔不绝,雷驰只好打断他,“沈老爹,说说我哥哥小秋。”

    “啊,小秋是个好孩子,能吃苦,胆子大。哈哈,我到现在都记得,他骑着我家的枣红马,从街那头跑到我家门口,拽着我家老大的媳妇逃走了,哈哈,我们被困在岛上的时候,总说起这件事,大家一笑,连心情都好了。多亏了他这一抢,野林镇才有几个人逃过了魔种侵袭,其中就有我家老二,你听说过吗?沈昊在庞山很有地位……”

    “我哥哥真的来过止步邦吗?”雷驰不得不再次打断沈老爹。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小秋突然出现,把我们这些魔奴从地穴里救出来,又突然消失了,唉,我还以为能离开止步邦,临死之前见一眼我家老二呢。还有一批魔奴,因为魔种未消被留在地穴里,出来的不多,都是可怜人呐,就因为沾染上魔种……”

    “慕行秋。”雷驰终于说出这个名字,这是他从别人嘴里听来的,不如为何,每次说起或是想到这三个字,他的心总会轻轻一坠。

    “不过止步邦的生活也挺好。”沈老爹特别喜欢跟野林镇的人说话,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记得往事,“外面虽然广大,可是事儿也多,种地得向官府交租,养儿子得去服役,养的马自己不能骑,都得交给小耳堡的玄符军……唉,话说回来,财主的儿子就没这么苦了,我家老二不就当道士了吗?”

    “你说我哥哥会不会还在止步邦,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现身?”

    “谁?哦,你说小秋,那是个能做大事的孩子,哪天他要是从天而降,我一点都不意外,没准他会带着沈昊一块来,因为他们都是庞山道士。我这辈子就这一个念想,希望沈昊还能亲口叫我一声‘爹’,呵呵,可我现在也很满足了,知道沈昊还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我没有遗憾了。就凭这一点,我一辈子感谢你哥哥小秋,他把我从地穴里救出来,我感谢,可他带来沈昊的消息,才是我沈家的大恩人……”

    雷驰默默地听着,没再打断沈老爹。

    太阳渐渐升高,沈老爹的唠叨仍没有结束的意思,十句话里有九句话都在说儿子沈昊,甚至幻想沈昊已经娶妻生子,他也有孙子了,而且不只一个……

    要不是北方传来一阵轰隆声,沈老爹会一直说下去。

    轰隆声持续不断,地面却没有震动感,周围的邻居全都跑出来,在路上大声询问,沈老爹镇定自若,“道士都是神仙,沈昊若在,肯定能查出这是怎么回事。”

    雷驰站起身,侧耳倾听,目光向天空望去,没有发现异常,他转过身,发现大个儿就站在自己身后,肩上还扛着树苗和铁锨,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个儿费力地翕动嘴唇,居然说出几句完整的话来,“北、北面有敌人,止步邦……危险,要反抗……拿起武器反抗。”

    雷驰呆住了,沈老爹也抬起头,用浑浊的眼睛看向大儿子,“你说啥?”

    “呵呵,野林镇,呵呵,媳妇跑了。”

    雷驰反应过来,跑出沈家的小院,向路上的居民喊道:“集合,全体集合!这是雷部众的号召,集合!带上你们的兵器和盔甲,别再做梦了,保护止步邦!”

    雷驰一边跑一边向所有居民重复这句话,他跑回家,看到妻儿都门在门口,惊慌地向外遥望。

    北方的轰隆声仍未停止。

    雷驰冲进柴房,找出几件黑木兵器和散落的褐木盔甲,出门之后扔给呆若木鸡的两个儿子,“准备战斗。”

    午时之前,止步邦的大部分青壮年男子和一部分女子聚在了王宫空地上。

    这里曾经是王宫,如今只剩下一片残破的石块,仍然是止步邦最大的空地。

    雷驰站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握着一杆黑木长枪,身上套着几件简陋的甲衣,他跟雷部众简单地商量了一会,没有推辞就担任了讲话者,他比任何时候都相信自己负有某种不可推卸的重要职责,因为他有一个叫慕行秋的哥哥。

    人群黑压压一片,目光里尽是惊慌与困惑,北方的轰隆声越来越响,地面虽然纹丝不动,天空却有些摇晃,看上去比几天前的地震还要怪异。

    “回想一下,三十多年前,咱们当中的大部分还是奴隶与百姓,被困在岛上为火树王卖命,你们还想回到那种生活中去吗?”

    三十多年前的百姓大多已经老了,却有相当一部分魔奴正值壮年,立刻在雷部众的带领下大声喊出“不想”。

    “那就跟我去战斗,保护止步邦,保护妻儿老小,保护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自由!”

    欢呼声响起,成片的黑木兵器刺向天空。

    可是也有人感到不解,“跟谁战斗?你怎么知道北方的轰隆声就一定是来攻打止步邦的敌人?没准只是一场意外,待会就会消失。”

    雷驰举臂指天,“我听到了我哥哥慕行秋发来的提醒,如果你们还记得这个名字,就会明白止步邦真的面临危险。”

    雷驰另一只手里的黑木长枪突然发生变化,一尺多长的枪头由黑变红,似乎有热气咝咝散发。接着,其他人类与妖族手中的兵器也都发生类似的变化,于是他们全都相信了。

    止步邦特有的暖风吹过,三千多名人类与妖族戴上各式各样的头盔,双手握住刀剑,由农夫变成了战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