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七章 半妖王子的计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止步邦内存在数百个幻境,全靠慕行秋和异史君施展的大量法术与妖术才能维持不灭,尤其是慕行秋的念心幻术,吸纳了大部分道火热量和禁制产生的压力,他一动,整个止步邦都受到影响。

    但他不得不动。

    拓开成被根须包裹着在地下缓缓移动了几千年,哪怕只是吸取神树极少一点力量,也足以令人生畏。

    止步邦的绝大部分幻境里都充斥着能够改变时间速度的无相波纹,是否受到影响,可以当作实力强弱的判断标准之一,慕行秋和异史君尚且会因一时疏忽而被时间束缚,拓开成从出现到现在,却没有任何异常。

    这就是慕行秋出手的最重要原因,他担心只凭异史君自己,未必是拓开成的对手。两人占据着一个巨大的优势:所有幻境都是他们共同创造的,积累了大量召之即来的法术与陷阱,极普通的一招法术就能发挥出十几倍的威力。

    在真实而开放的世界里,这种优势是不可能创造出来的,但是在止步邦幻境,慕行秋和异史君才算是“神”。

    漫天闪电像旋涡一样移动,分出上千条击向拓开成,每条闪电里又都附着数量不等的其它法术与妖术——是异史君想出办法,令两者能够融洽相处,甚至能并肩抗敌。

    拓开成的法术颇为简单,双臂微微抬起,做出前推的姿势,然后从体内释放出一团热浪,热浪与周围的空气稍有区别,在天目看来,区别更明显一些,热浪颜色比较深,像一片燃烧不充分的透明火焰。

    在拓开成的控制下,热浪迅速分为两股。像是不对称的翅膀,一股击向异史君,一股冲向慕行秋。

    异史君虽想讨好拓开成,心中的警惕一点不比慕行秋少,几乎与拓开成同时施法,他的法术更简单,就是给慕行秋的闪电提速,让它们从高空中瞬间直扑而下。

    闪电与热浪相遇,僵持片刻,激发出无数转瞬即逝的火星。

    “地老鼠有点真本事!看我一举定乾坤!”异史君讨好未成。嘴里也不客气了,双手齐挥,施放出一团太阴之火。

    “哈哈,妙极!”异史君大笑,他的太阴之火原本需要道士之血的献祭,在环境扭曲的止步邦,却能够直接施展。

    太阴之火改变了僵持之势,它先是一团,途中抻长。像一杆长矛刺进闪电与热浪,转眼间就到了拓开成胸前。

    拓开成伸手抓住太阴之火,“只有我配称神……咦?”

    拓开成身体一震,显然发现了极不寻常的事情。

    “你以为神树只给予你力量吗?”异史君绝不放过任何能在语言上打击敌人的机会。得意洋洋地大笑,“老子的内丹也是神树所赐,可以称为神丹,我就是神妖。发出的就是神火……”

    拓开成的垂脚长发突然散开,像斗篷一样将他整个裹住,手臂用力一推。挡开了太阴之火,随即冲天而起,准备逃走。

    他终于明白,幻境是这两个家伙主宰的世界,即便是“神”,也要退避三舍,由外围发起进攻,先毁灭幻境,才能毁灭对手。

    “别跑。”异史君喝道,刚要追上去,太阴之火居然反噬回来,由长矛又变成火球,直接冲向他,异史君瞬移躲过,身上吓出一层冷汗。

    拓开成飞起数十丈,也施展了瞬移之术,可他还是低估了幻境的威力。

    慕行秋的念心幻术遍布所有幻境,不只有闪电,还有大量务虚幻术,可见、不可见之物对他来说同样清晰。

    所谓“瞬移”只是形容时间之短,移动距离毕竟需要一点时间,即使对普通道士来说那也是可以忽略的短暂时间,但是幻境中却足够长了。拓开成刚一消失,尚未出现在另一个地点,已经被慕行秋发现。

    闪电旋涡中射出一大团红光,击中某处轰然炸裂,光芒退去,拓开成已经落网,五条数百丈长的闪电分别捆住他的四肢与脖子,将他困在空中。

    异史君大声叫好,慕行秋却立刻恢复原来的姿势,专心维持止步邦幻境的平衡,大幻境中的居民受到巨大惊吓,正在向古神祷告,他们只觉得天旋地转,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别着急杀他,我要吞掉‘小毛神’的魂魄、夺取他的记忆,那可是一个宝藏,没准离开止步邦的办法就在其中。”

    异史君兴奋至极,但他现在这具身体与魂魄的融合比较深,他舍不得轻易抛弃,于是只分出一部分魂魄进入拓开成的脑子里。

    拓开成枯瘦的脸上满是怒意,长发披散,像是被暴风雨蹂躏之后的树枝,“休想!”他大叫道,却无法摆脱闪电的束缚,也无力抵挡魂魄的入侵。

    幻境不再晃动了,慕行秋稍稍松了口气,就是这么来回几招斗法,他已经感到有点力不从心,若非拓开成初回地面过于自大,他真没有把握击败如此强敌。

    异史君的两部分魂魄能够即时交流,所以他掌握着攻势的进展,吞魂比较复杂一些,他派出的魂魄优先做的事情是夺取记忆,一想到有可能找出逃亡办法,异史君的心都发颤了。

    “地老鼠还在抵抗呢,哈,也不瞧瞧对手是谁,我可是众魂之妖!地老鼠的魂魄真是残破不堪,这里要有是蜘蛛的话,结的网能从脚堆到头顶……”

    异史君大叫一声,随即陷入沉默,片刻之后突然大笑起来,“有意思,这个地老鼠真将自己当成神树的一部分了,还想召唤神树解救他呢,哈哈,神树无情、神树无道,你真是白跟神树混了几千年……”

    异史君又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有些失望,“他还真是白混了,五六千年的记忆啊,什么也没有,简直跟荒漠一样,看得我昏昏欲睡,昏昏欲睡……”

    异史君又没声了,时不时打了个哈欠,真的像是要睡着。

    慕行秋一直在查看大幻境里的情况,突然发现周围的情况不太对劲,异史君沉默的时间太长,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异史君!”慕行秋大喝一声。

    异史君像是被针刺了一下,浑身一哆嗦,整个人蹿起几丈高,“糟了。”

    充当绳索的五条闪电骤然分开,被撕裂的却不是拓开成,而是他那一头长发,半妖逃跑了,以最快的速度逃跑,慕行秋正维持幻境的平衡,异史君还处于迷茫之中,都来不及施法拦截。

    “别想跑。”异史君追了上去,他能在幻境中找到拓开成瞬移时留下的细微痕迹。

    没多久,异史君飞回来,一脸严肃,“他逃进了北边的小幻境,将那些木石法器都变成了他的士兵,唉,早知如此,我应该在那些破烂货里加持几道控制妖术……慕行秋,你也有错,为什么不用闪电网将拓开成整个困住呢?”

    异史君开始推卸责任了,事实是他在向拓开成的记忆深处前进时,不知不觉也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结果反被对手操控,破坏了闪电绳索。

    慕行秋的心事不在争辩上,问道:“你在他的记忆里看到什么了?”

    见慕行秋不计较,异史君松了口气,立刻露出笑容,“还好,我没有被荒漠困住,拓开成最重要的记忆都在几千年以前,我差不多都看到了。让我梳理一下,嗯……有了,那时候的拓开成还是个忠君的好王子,他制定了一个悄悄转移神树力量的计划……”

    异史君皱起眉头,接连了嗯了几声才继续道:“弄明白了,是这样,他派出一个替身向舍身国王室传授了一套法门,改造泥丸宫,并留下一个小人儿,这就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他想将神树的力量传递给泥丸宫小人儿,还能通过小人儿转移魂魄!”

    “那是他从前的计划,如今有道统禁制,他什么也转移不出去。”慕行秋说。

    异史君点点头,继续在拓开成的记忆中搜寻线索,神色越来越凝重,“拓开成也担心有朝一日会受到道统的阻拦,他还有备用计划……”

    异史君呆呆地看着慕行秋,“这小子在泥丸宫小人儿里留了几段记忆,每隔一年,他会发出一次试探,只要止步邦受到禁锢,他的想法再也传不出去,记忆就会被激活,舍身国王族将从中得到全新的修炼法门,很短时间内实力倍增,还会受到指示来攻打止步邦,只需一点点空隙,拓开成或许就能逃出去。”

    “原来如此。”慕行秋想,祖师方寻墨大概也是通过泥丸宫小人得知道统最重要秘密的。

    “希望道统没有提前退隐,舍身国王族实力变得再强,也不是道士的对手。”

    “舍身国若是在止步邦禁制上打出空隙,你也能逃出去了,只是身体带不出去。”

    异史君正要开口解释自己为何不喜欢拓开成的计划,北方突然传来阵阵巨响,紧接着,陆地上的上百个幻境全都晃动起来,尤其是大幻境,里面惊魂甫定的居民又陷入慌乱之中。

    “拓开成这是在里应外合,咱们希望止步邦越稳定越好,他却要制造混乱,将幻境全毁掉,将活物都杀死,当混乱达到顶点的时候,外面的止步邦王族才有机会凿开空隙。”

    异史君不喜欢这个计划,因为他也会被当成牺牲者。

    “道士最好别提前退隐。”异史君又一次喃喃道,拓氏投靠了望山魔道士,又获得了全新的修炼功法,他想不出除了道统还有谁能抵抗舍身国王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