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六章 大道已亡处处皆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蒿抓住婴儿的一条腿,看着他挣扎,笑道:“活蹦乱跳,劲儿倒不小,你这么淘气,更像母亲还是父亲?”

    “更像小秋哥。”秃子代为回答,紧张地注视着慕冬儿,“小蒿,你小心点,别伤着……”

    慕行秋最为调皮捣蛋的时期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孩子,进入庞山之后,修行日深力量渐进,性格也慢慢走向沉稳,慕冬儿却在淘气的同时也拥有强大的力量,这让他的破坏性翻了几十倍。

    只有秃子还将他当成一岁多点的婴儿,别的人类与妖族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好惹的小怪物,小蒿刚将慕冬儿抓住,老撞、欧阳槊等来客立刻退出十几步,将地方让出来。

    慕冬儿也没让他们失望,挥舞双拳,竟然以锻骨拳发出了念心幻术,虽无闪电发出,却有狂风拂面。

    “第三层。”小蒿嘴里说话,手上并没闲着,也不施法,举起另一只手里的小乌龟,幽寥倒也听话,而且什么都能吸,张开嘴,将狂风一丝不剩地吞进去,身形却毫无变化。

    “真不公平,你这么小就将幻术练到第三层,我辛辛苦苦修行好几年才到第四层。”小蒿使劲晃动手中的婴儿,“趁着你还打不过我,我得好好收拾你。说吧,你哪里不怕疼,可以让幽幽咬一口∮◆。”

    秃子吓坏了,他知道小蒿说到做到,真会下狠手的,急忙挡在慕冬儿身前,笑嘻嘻地说:“小蒿,这才多久不见,你长高了,也长漂亮了,跟左流英结缘了吗?”

    “结缘这种事得心有所感,光是长得漂亮没有用。你让开点。我要在慕冬儿屁股上留个印记,等他长大了也好相认。”

    “千万不要,他还是婴儿,淘气一点也正常,不用……”

    慕冬儿伸手抱住秃子,倒立着露出脑袋,第一次对小蒿说话:“你从哪弄到这只小乌龟的?”

    “叫我大师姐。”

    慕冬儿还在犹豫,秃子劝道:“小蒿算是小秋哥的徒弟,所以你叫她大师姐没有错……咦,小蒿。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师叔啊?”

    “不是念心弟子不算。”小蒿一口回绝,笑吟吟地盯着慕冬儿,另一只手轻轻晃动小乌龟幽寥。

    “大师姐,你的小乌龟可真好玩,能送给我吗?我在岛上什么玩的东西也没有,就一个不会响的小铃铛,母亲总是藏起来,十天才让我玩一小会儿。”

    小蒿一松手,慕冬儿翻身飞起。他长着圆圆的脸蛋和圆圆的双眼,对一名一岁多点的婴儿来说显得过于机灵了,身上穿着改小的妖族皮甲,双臂和两腿膝部以下露在外面。全都肉乎乎,表明他确实是个婴儿。

    “它大名叫幽寥,小名叫幽幽,驯化它比修行念心幻术还累呢。可不能送给你。”小蒿没有收起乌龟,反而送到慕冬儿眼前,让他看得更清楚一些。“不过,我有别的礼物送给你。”

    慕冬儿的目光跟着小乌龟晃动,“什么礼物,跟它一样好玩吗?”

    “嗯,好玩着呢,见到杨清音我才会拿出来。”

    慕冬儿立刻飞在前方带路,他是个静不下来的孩子,问了几句小乌龟的事情,飞去跟来客打招呼,尤其喜欢老撞,抱着他的一只兽角啃来啃去,老撞也不在意,嘿嘿直乐,被咬疼了就伸手将婴儿拽下来,冲他怒吼,唾沫星子喷溅婴儿一身。

    慕冬儿更不在意,过了一会,他终于发现跟在小蒿身后躲躲藏藏的小妖,马上飞过去,忽左忽右地伴飞,询问姓名和年纪,时不时用鼻子嗅两下。飞飞紧张万分,一一回答,不敢有半个字的隐瞒。

    小岛就在前方不远,片刻间的路程,慕冬儿已经跟所有人类与妖族打过招呼,甚至抽空将秃子脸上的画线擦掉,但是将他的三缕头发系在了一起。

    杨清音满面笑容地迎接来客,唯独对儿子冷眼相待,严厉地命令他去练功。

    慕冬儿能上天入海,对没有内丹的母亲却十分忌惮,乖乖地去附近练拳,目光却不离小蒿,期待她能拿出跟小乌龟一样好玩的礼物。

    小蒿不急于拿出礼物,跟杨清音也没有寒暄,“你们先谈,我待会再说。这座岛可不错,比左流英选的地方好,我要逛逛。”

    小蒿到哪都一样自在,秃子紧紧跟着她,兴高采烈地介绍一草一木,说到北海时才有些失落,那里是一片汪洋,什么都没有,但他知道小秋哥就被困在某个地方。

    飞飞本来也跟在小蒿身后,没走出几步被慕冬儿叫去一块切磋锻骨拳和幻术。

    灵妖檀香炉和散修欧阳槊这才得到机会向杨清音原原本本介绍南海的情况。

    杨清音一直在关注战况,马上就明白了形势有多危急,“放弃灵王岛,将舍身队引到这里来决战。”

    几名人类与妖族都是一惊,杨清音没有内丹,慕冬儿只是孩子,秃子头上的魔眼颇有些威力,可也斗不过大量妖术师,镇魔岛其实是一块狭长的礁石,只有百余步大小,还不如灵王岛易守。

    “灵王……有把握吗?”檀香炉担心地问。

    杨清音笑了笑,“本来有六七分把握,现在来了帮手,就有分把握了。”

    小蒿是餐霞道士,的确提振不少信心,商量了一会具体计划,五名人类与妖族告退,檀香炉心中还有是有些惴惴,老撞却兴奋得很,“哈哈,终于要打一场真正的战争了。”

    这伙来客刚走,附近就传来慕冬儿的叫声,杨清音急忙转身,看到儿子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飞飞站在旁边,满脸的惊慌失措。

    杨清音走过去,笑着安慰道:“别怕,他在装死,狠狠踢上一脚就好。”

    慕冬儿腾地翻身跳起,“母亲,你不帮我就算了。干嘛要拆穿呢?”然后对飞飞说:“你的幻术也是第三层,可是好像比我厉害一些。”

    “嗯……呃……”飞飞只是笑,说不出什么。

    慕冬儿拽着飞飞的胳膊,“走,咱们再去比别的。”

    飞飞跃跃欲试,同时心中怯意未去,犹豫地看向杨清音。

    “去吧,对慕冬儿千万别手下留情,他受得了。”杨清音说。

    慕冬儿跟飞飞跑向北海,嘴里大叫:“大师姐的礼物给我留着……”

    杨清音望着儿子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一点也不像道士。”

    “左流英说了,不像道士的修行者今后会越来越多。”小蒿和秃子逛了一圈已经回来了。

    秃子总是不放心慕冬儿,发现他带着飞飞到了海上,立刻追了上去。

    “我接到了信,以为左流英也会来。”杨清音在一个月前接到一封奇怪的信,由一只海鸟从空中扔下来,信是左流英写的,声称他找到了重修内丹的新法门。要与杨清音分享云云。

    “他在闭关呢,以后会来,舍身国越来越不安全,最近突然冒出来许多强大的妖术师。来历颇为可疑,左流英和那些魔侵道士早晚都会来这里。”小蒿撇撇嘴,“魔侵道士交出内丹之后全提出同一个要求,让道统带他们来找左流英。我们那边聚了五十多人,还是你这里比较安静。”

    “我这里太安静,欢迎大家都来。”杨清音笑道。魔侵道士数量不多,重修内丹的时间也不长,今后却会是一股强大的助力。

    小蒿又取出小乌龟,命令道:“幽幽,把东西吐出来。”

    小乌龟非常听话,立刻吐出一本本的书籍,那些书见风而长,很快就变到正常大小,落在地上堆成一摞。

    杨清音注意到乌龟身上没有逍遥索,很是好奇,“幽寥是异兽,你怎么把它训练得如此听话。”

    小蒿两眼放光,“这是我的独门绝技……好吧,左流英也帮了一点忙,他说,大道已亡,处处皆道,既然重修内丹,就没有必要非得走从前的旧路,他第一次重修时就犯了这个错误,以为旧路好走,可是没有初走时的心态,旧路已不是路,只是习惯。”

    “有道理。”杨清音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左流英给每一位魔侵道士指出不同的重修方向,我开始得比较早,差不多一年半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懒散,于是就想干嘛不让别人替我修行呢?幽幽是上古异兽,我比较聪明,要是能将它训练得听话,我们两个联手不也一样厉害吗?于是我将幻术用在幽幽身上,左流英帮我改进了一些幻术,然后——就成啦。”

    小蒿兴致勃勃地晃动手中的乌龟,幽寥无奈地将头足缩回壳内。

    “当然,这只是开始,以后幽幽会更听我的命令,最后我会让它恢复从前那么大,比这座小岛的十倍、百倍还要大,到时候咱们都可以生活在它的背上了。”

    幽寥伸出头,似乎想发表意见,马上又缩了回去。

    杨清音也听得津津有味,好久没这么高兴了,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困惑地说:“这不是道统的修行之法。”

    “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能再走旧路。左流英说你情劫未度,断然不能再修道统内丹,只能走散修之路。也别小瞧散修,他们的弱小跟妖族一样,是因为一代代总是独自摸索,骤兴骤衰,不像九大道统互通有无,积累出大量法门。异史君的记忆里有大量散修法门,左流英从中整理出这一套修行之法,不只是你,好多魔侵道士也都改学散修了。”

    杨清音相信左流英,心中再无犹疑,指着正在海水里游玩的慕冬儿,“除了锻骨拳,我一直没教他道统的修行之法。”

    “左流英说今后他要亲自来看看你和慕行秋的儿子,才能为他指明方向,但他委托我先送来一份礼物。”

    小蒿笑呵呵地从头上摘下自己的簪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