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五章 地下的王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拓开成是第四代拓氏舍身王的儿子,也是唯一曾经逃出止步邦的魔奴,如果半妖所言不虚,那他已经五六千岁了,比异史君活得更久,比服月芒道士还要长寿。

    “这不可能。”异史君听完慕行秋的简单介绍之后,立刻大摇其头,“你的故事如果是真的,这个拓开成肯定就是假的。”

    数百步之外的长发半妖则惊讶不已,“你是谁?居然知道我的事情,这应该是秘密,由舍身王代代相传,而你只是一名人类。”

    “哈哈,‘只是一名人类’。”异史君以讥笑的腔调重复这句话,转身飞去,兜了半圈,停在半妖左手数百步的地方,与慕行秋共成鼎足之势。

    慕行秋也不隐瞒,将止步邦内外发生的危机大致说了一遍。

    半妖认真地倾听,长发微微晃动,枯瘦的脸上偶尔闪过一丝难以言说的神情,慕行秋没有放过对方的每一次变化,心中暗生警惕。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魔族现世会是五百年甚至更久以后的事情。”拓开成轻轻叹了口气。

    慕行秋与远处的异史君互视一眼,都觉得这只半妖不简单,听说了这么多的消息,他最在意的居然不是被困止步邦。

    “说说你的故事吧,王子。”异【史君怪声怪气地说,仍然不相信会有妖族能比自己活得更久,“你逃出了止步邦,怎么又回来了?”

    “我的故事?逃出止步邦?”拓开成似乎没听懂这两句话,慢慢地,他露出笑容,像一个睡得太深的人意外醒来之后仍然如在梦中,要过一会才能完全回到现实中来,“我的故事很长,你们要有耐心。其实我从来没有逃出过止步邦。”

    舍身国老王并没有撒谎,他所讲述的是先祖代代相传的秘密,的确有一位“拓开成”回到都城,向父亲讲述了神奇的经历,并留下古怪的功法和泥丸宫里的一个小人儿,但他并非王子本人。

    那是一个幻影。

    真正的王子拓开成因为偶然事件而被魔种入侵,稀里糊涂地进入止步邦,在这里,他跟所有魔奴一样,要压制魔种并去除记忆。两样都做到之后,再去种树。

    拓开成做到了,就这样从王子变成了魔奴,却不自知,只是觉得自己笨手笨脚,不太适应种树这种活儿,因此受到不少惩罚。当止步邦又要一批黑木时,他第一个被选中充当伐木者。

    采伐黑木是一件非常危险的工作,晚走一步就会被道火烧死。拓开成一根黑木还没砍倒,就晕了过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奇遇了。

    拓开成被什么东西包裹起来,只在眼前留了一小块空隙。然后沉入地下,在岛上缓慢地移动,一开始他被吓坏了,因为当时的状态就像是被活埋。不久之后,他发现身上的包裹物在向他体内注入养分,他不会死。但也动弹不得。

    王子就这样成为一只在地下移动的古怪生物,眼前只有微光闪烁,他逐渐认出包裹身体的是厚厚一层根须,微光也是它们发出来的。

    拓开成忍受了就连道士也难以想象的寂寞与恐惧,没有变疯,也没有失去意识,反而恢复了从前的记忆,感受到根须不仅能提供身体必须的养分,里面还蕴含着充沛的力量。

    最初,他是为了让自己有事可做,才用学过的妖术法门吸取根须里面的力量,渐渐地他喜欢上这种感觉并沉浸其中,冥冥中似有一个声音在引导他,纠正他的修炼法门,甚至传授使用这股力量的技巧。

    学会足够的法门之后,拓开成完全可以挣脱根须,重回地面了,可他舍不得,根须中的力量浩如烟海,他却只能吸取极少一部分,他有一种感觉,能够被根须包裹,需要莫大的机缘,一旦脱离,怕是再也不能进入这种状态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拓开成有点想念舍身国中的父兄了,而且也想试试自己新学的法术。他察觉到地上的生物有真有假,虚假生物被某种法术操控,他可以夺而有之。

    于是,岛上的一名止步邦小吏因为一时好奇,离黑木林太近被火烧死,连尸体都没留下,其实他变成了一块石头,体内的五行之水幻术被彻底清除,换上了类似的法术。

    石头长出四条腿,趁夜跳进海中,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才摸索到出去的道路,在外面,石头化成了拓开成的模样,一路前往舍身国都城,给父亲带去了惊人的消息。

    石头王子不让王族来止步邦救人,因为没什么人可救,拓开成自愿留在地下,想等力量足够强大之后再出来,至于那些根须,从来没说过清晰的语言,更没有要求搭救。

    拓开成知道自己领悟的法术太过独特,一旦传播出去,很可能引起道统的注意,因此只传授了简单的几招,重塑某些拓氏后人尤其是舍身王的泥丸宫,并在里面留下一下小人儿,以便在需要的时候能够与拓氏王族直接联系。

    石头王子体内的法术在一点点消逝,没多久就死在了王宫里,直到入土安葬也没有妖族发现他的真实面目。

    时间流逝,地下的生活一成不变,舍身国也如死水一潭,前代的雄心壮志早已消散,对道统的恐惧也渐成泡影,拓开成心中的亲情终于在岁月的河流中稀释了,越来越醉心于汲取根须中的充沛力量。

    可事与愿违,拓开成不仅无法将力量占而有之,原本已经吸入体内的力量也在慢慢流失,一部分融入泥土,一部分重返根须之中。

    拓开成耐心地尝试各种法门,不理身外事,若干年之后,他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几乎成为根须的一部分,只有这样,他才能占据更多的力量,只要醒来,力量就会快速流失。

    与此同时,拓开成的感知能力逐渐扩展,最后甚至能够察觉到整座岛的一切细微变动,但他很少去想,只是单纯地接受。他发现,跟他一样被根须包裹并在地下游移的人类或是妖族不只一个,那些在砍伐黑木时被烧死的魔奴,如果机缘巧合,就会被根须包裹,通常百中无一。

    令拓开成感到自豪的是,只有他能够保持相对清醒,其他人类与妖族都在疯狂之后完全失去了意识。

    可拓开成的意识也越来越淡薄,这是他为了获取更多力量必须付出的代价。

    他甚至忘记了时间,就这么在地下一圈圈地移动,从来没有离开过远荒半岛一步,不知什么时候,意识重新回到拓开成脑子里,先是察觉到地面上存在着大量的虚假生物,接着发现自己竟然不在岛的范围以内,而且根须中的力量正在减弱。

    出于一种本能反应,拓开成激活了小幻境里的大部分法术,那些木石因此再次化成人形,并拥有了法力。

    拓开成在地下又等了很久,才慢慢恢复对身体的控制,他再也不能从根须中吸取力量,反而有被吸光的危险,于是施法摆脱根须,回到地面上,发现一切都与记忆中不同。

    “神树将死……”拓开成望向燃烧的岛屿,各种想法纷至沓来,其中一些互相矛盾,他却迟迟没有决定保留哪些、驱逐哪些。

    慕行秋认真倾听,异史君也罕见地没有随意插口,事实上,他对这位舍身国王子的印象完全改变,这时强抑心中的激动,缓缓问道:“当代舍身王的泥丸宫里还有人形吗?”

    “有。”慕行秋说。

    异史君脸上露出微笑,“开成王子,你还能与泥丸宫里的小人儿联系吗?”

    拓开成却陷入了自言自语,“神树给予我力量,将我当成它的一部分,杀神即是杀我,道统与魔族都是我的……仇敌。”

    “别急着树敌。”异史君劝道,离拓开成只有五十几步远,“道统藏起来了,魔种还要过几年才能冲出虚空,他们都在止步邦以外,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才是正经事。”

    “离开?”拓开成看向异史君,心事渐渐稳定,“不,我不离开,神树乃力量本源,我之所得不过沧海一粟,太多力量进入我的身体又流转出去,它们都属于我,我要取回来。”

    “神树就要被烧毁了,兄弟。”异史君承认拓开成有资格跟自己称兄道弟,“止步邦也会跟着完蛋,你睡了几千年,刚刚醒来,不想就这么死去吧?”

    “神树将亡,力量不会。”拓开成终于想起全部往事,也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性格了,“死亡乃是力量的转移,我曾经亲手杀死自己的哥哥,为的是能够继承王位,如今的我,是神树独一无二的继承者。神树没有意识,不会做出反抗,那就由我代它行事,我将是世上第一个清醒的神!”

    异史君越听越惊讶,“既然你想当神,那就先把道统的禁制打破吧。”

    拓开成扭头看向异史君,目光比燃烧的道火还要灼热,“我要先继承神树的全部力量才行,而且我不想与任何人类或妖族分享。”

    “随你的便……”

    异史君还在示弱,“神”的继承者已经出招了,热浪从他的身体里涌出,几乎能熔化钢铁。

    慕行秋操控着满天的闪电迎战,整个止步邦都在晃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