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复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浮在空中,看着亲人一点点老去,明知这会影响到自己的心境,还是无法挪开目光。

    慕行秋被困于此将近两年了,从他开始以念心幻术支撑整个止步邦,也已一年有余,在他周围,一切都变了模样。

    西边的火焰岛红得像一块宝石,火势没有更大,反而稍微收缩了一些,散发出来的热量却更多,整片海域都在沸腾,升起浓郁的蒸汽,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不停地融合,令道火愈燃愈盛,也令慕行秋能够持续不断地施法。

    白色蒸汽里大大小小的幻境增加到了五百多个,每一个里面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法术与妖术,在无相波纹和苛刻环境的影响下,法术发生剧烈的变形,有时候连施法者本人都认不出来,它们的作用是吸收道火的热量和道统禁制的压力,以保证大幻境的安全。

    直到目前为止,慕行秋还能坚持得住,在这场决定生死的赛跑中,他仍然领先,可是身后追兵越逼越近,优势正在减少。

    大幻境被一层厚达数丈的闪电网包裹着,赤红如盛燃的木炭,没有丁点空隙,只有天目才能穿透。

    越靠近闪电网,时间过得越快,因此里面的法术得以充分混合,变得更加复杂,直接导致大幻境里的时间飘忽不定,流逝速度在正常时间的几倍至上百倍之间上蹿下跳。

    好在幻境里的居民对此一无所知,对他们来说,生活照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十年来几乎没有改变。居民数量渐多,田土向四周扩展。

    铁先生已经寿终正寢,葬礼极为隆重。几乎所有居民都参加了,正是在他死后。大幻境里的居民渐渐淡忘了从前的止步邦和外面的世界,喜欢上了简单质朴的生活,符箓课因此取消,幻境里缺少太多材料,符箓实在没什么用处。

    慕行秋的弟弟二秋娶妻生子,失去了年轻时的锐志与热情,雷部众仍然时常聚会,谈论的是收成与子女。而不是自由与未知。

    大幻境的闪电网上飞出一个小点,那是异史君,他偶尔会进入其中,为慕行秋弄些食物,他对这项任务很不情愿,每次回来都要抱怨几声,这次也不例外。他穿过数层幻境飞到慕行秋面前,手里托着木盘,上面放着一块雪白的米糕,他的脸上却是乌云密布。

    “嘿。我可是众魂之妖异史君,活了两千多年,拥有的记忆与智慧与服月芒道士不分上下。居然沦落到给你这样一只小虫子端茶送水。”

    盘子飞到慕行秋嘴边,他边吃边含糊地说了声“谢谢”,对异史君的抱怨早已习以为常,不争辩也不搭腔。

    异史君可不会因为无趣而闭嘴,“我既然当了奴仆,你就应该知耻后勇、勤修苦练,告诉我,你现在进展如何?”

    “内丹星落七重,幻术第八层。”这是慕行秋第三次给以同样的回答了。他知道异史君肯定不会满意,但是没办法。他必须说实话。

    异史君连叹息都没有了,脸色阴沉得像是暴雨将至。“这就是你从前曾经达到过的最高境界。”

    慕行秋点点头。

    “瞧,问题就在这里,到目前为止,你都是在恢复实力,因此进展神速,百尺竿头想要再进一步,就变得困难重重,照这样下去,今后几年你能达到内丹注神、幻术第九层就算奇迹……”

    “别急。”慕行秋吃下最后一口米糕,将盘子吹向异史君,一个月之内他不用再吃东西了。

    慕行秋总是这样不紧不慢,往好里说是胸有成竹、镇定自若,往坏里猜就是无计可施、故作镇定,异史君曾经相信是前者,现在却慢慢倾向于后者了。

    “啊——”异史君扯开嗓子喊了一声,“我真是愚蠢,居然相信一只小虫子制定的计划,他那根本不是自信,只是狂妄……我不等了,我要去大幻境里称王称霸、杀人解闷……”

    异史君飞走了,慕行秋没有叫他,继续施法、修行,知道异史君待会还是得回来。

    慕行秋控制了一条无心之咒,用来直接修行真幻内丹,从而避开了情劫的影响,此地灵气充沛,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也足够用,可他已经有两个月没提升境界了,对于普通道士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时间所剩无几的慕行秋来说却是不可接受的失败。

    但他不会像异史君那样一遇阻碍就惊慌失措,他在坚持修行,也在想办法,最近这几天,他的目光时常投向火焰岛,那里面有一颗实力深不可测的神树,慕行秋曾经想过将它当成法器来帮助修行,可是道火太盛,神树里面已经进不去了,在外面也无法感知到神树的存在。

    慕行秋有一个计划,首先他得将幻术提升到第九层,这样就能施展更精巧的念心幻术,或许可以穿透道火,从神树那里汲取一点帮助。

    高等道士的修行必须借助于至宝级别的法器,慕行秋的希望也在于此。

    异史君飞回来了,比慕行秋预计得要快,脸上的阴云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迷惑不解,“奇怪,真是奇怪……”

    “怎么了?”慕行秋偶尔会配合地问一声。

    “还记得北面的小幻境吗?”

    “嗯。”慕行秋当然不会忘,小幻境里有大量木人、石人,都是法器,也是止步邦旧幻境中的官吏,慕行秋曾经利用它们试验无心之咒的诸多可能。

    “我好久没去过了,刚才想进去大开杀戒发泄一下,结果你猜怎么着?”异史君眨眨眼,也不等慕行秋开口,直接说出了答案,“那些木头、石块又变成人形了,真正的人形。”

    “木石里面本来被道统提前灌注了人形幻术,止步邦内法术杂乱,或许不小心将幻术触发了。”慕行秋猜道。

    “我觉得另有内情。我得再去看看。”异史君不屑地摇摇头,绝不轻易接受“小虫子”的说法,转身又飞走了。

    异史君修行得也很刻苦。他以魂魄妖丹滋养下丹田里的道统内丹,效果颇佳。如今已是吞烟七重,可是随着境界提升,魂丹的滋养作用越来越差,这也是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时不时要胡闹一番才能冷静下来。

    没有道士之心却要修行道统内丹,就是这个样子,等到魂丹再无用处的时候,异史君也将面临道劫与修行的矛盾。他还一直没想到解决办法。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异史君又回来了,不只他一个,身后还有数十名人类在追赶。

    异史君的内丹只是吞烟七重,但他还有魂丹和祖火棍,并且精通大量法术与妖术,止步邦里到处都有他隐藏的妖器与陷阱——这是他根深蒂固的习惯之一,没想到竟然真有用武之地。

    异史君兜着圈子飞行,每次施法必有一名追兵中招,那些人类却仍然紧追不舍。

    慕行秋明知那些人类只是五行之水幻术变化的结果。还是吃了一惊,他们太真实了,看上去跟大幻境里的真实人类毫无区别。

    十几万年来。止步邦旧幻境能够一直存在,是因为有召山大光明宝镜持续不断地提供法力,如今支援已断,再无任何法力能够进入止步邦,那些木石法器里面的五行之水幻术即使被激活,似乎也不该如此完美无缺。

    一刻钟之后,异史君消灭了所有追兵,那些木石法器跌入蒸汽腾腾的海中,很快就会彻底消失。

    异史君飞到慕行秋面前。“瞧见了吧,我故意引出一批人类让你看看。小幻境有问题。我怀疑……神树在捣鬼。”

    “神树不会主动做任何事情。”

    “难说啊难说,生死存亡之际。它或许会生出自保的意志,没准它想:活物都不可能,这回干脆扶持一批假人,他们老实听话,不会总想着杀神毁树。”

    慕行秋笑了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幻术人若得神树帮助,就有可能打破道统禁制,然后你也能趁机逃出去了。”

    “别把我说得那么自私,我能逃出去,自然也会把你带出去,不过……”异史君威严的面孔上露出极不相称的奸笑,“你有三枚真幻内丹,让一枚给我。”

    “好啊。”慕行秋能接受龙魔赠与的内丹,是因为他们曾经共体修行,他倒很想知道异史君有没有这个本事。

    “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异史君眉头一皱,“咦,小幻境里又有假人飞出来了,怎么搞的,我关闭得很严啊。”

    “他已经到了。”慕行秋说。

    止步邦里的环境太复杂,所有法术在行进一段距离之后都会变形失去一些效力,异史君刚刚察觉到不对劲儿,那个飞出小幻境的假人已经进入视线范围内,就在他的身后。

    异史君转身,望着数百步之外的来者,惊讶地说:“你……不是幻术假人,你是真实的半妖!”

    来者的容貌有着明显的半妖特征,身上穿着妖术师的长袍,漆黑浓密的长发垂到脚面,显然有很多年没修理过了。

    半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形容枯槁,神情困惑,好一会才开口,“止步邦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先说出你的来历,是不是你在控制小幻境?止步邦里居然还藏着一只小虫子,真是想不到。”异史君威严地说。

    “小虫子?”半妖喃喃道,突然抬起头,眼里精光四射,“我是舍身国王子,我叫拓开成,你们两个报上名来。”

    异史君没听说过“拓开成”这个名字,慕行秋却大吃一惊,舍身国老王两年前说过的话立刻出现在脑海中。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