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二章 宗师的礼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祖师在半空中消失的一刹那,岛上每个人心中都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失落伴随着轻松,某种东西在下坠,某种东西在上升,就连没有心的秃子,也觉得飘飘忽忽的。

    “祖师呢?芳芳的神魂呢?”秃子迷惑地问,空中只剩下一团火,那种击破冰海、睥睨众人的气势不见了,温和了许多,一下子从狂暴的野兽变成了驯服的宠物,就连秃子也能看出来,神魂已经不在其中。

    十六名高等道士互相望了一眼,心中焦虑渐生,仿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道统的一些秘密只有祖师掌握,他的寂灭令道统的未来一下子陷入未知的迷雾里。

    他们甚至无法进入神游交谈,庞山宗师杨延年开口问道:“祖师为什么非要选在这个时候寂灭?大家一起施法,总能灭掉神魂道火吧?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那名望山道士捧着祖师的长簪和小布袋,正色道:“祖师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按计划退隐,第一个进入服日芒境界的道士即有资格继任祖师。”

    一名年纪颇老的道士说:“那咱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各自散去,操心自家道统的事情吧。”

    说罢,老道士原地消失,立刻有两名道士跟他一块离开。

    剩下的道士正在犹豫,¥∠牙山宗师申藏器说:“有一件事祖师可没有交待。”道士们的目光全都投向帐篷。

    守在帐篷门口的秃子吓了一跳,“喂喂,你们可别打我的主意,我不跟你们任何人走。”

    申藏器没理头颅,对道士们微笑道:“婴儿不简单,母亲也不简单,难道就让他们流落在外?我不认为杨清音有能力做出正确的决定。”

    那名望山道士已经收起祖师的遗物,很自觉地维护祖师生前的每一条决定。包括那些暗示,“杨清音已经吐丹,婴儿凝成的是散修内丹,因此这两人都与道统无关,他们的决定也用不着道统干涉。”

    申藏器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脸上的微笑没有半点变化,“话是没错,可止步邦以内的剑魂既然能将外面的神魂燃成道火,没准也会在婴儿体内留下点什么,道统不应该弄个清楚吗?”

    望山道士沉吟片刻。“不管怎么说,杨清音从前是庞山道士,应该由杨延年宗师做出判断。”

    杨延年也寻思了一会,“祖师法力远超我等,他既然没说过杨清音母子另有怪异之处,那就是没有问题,庞山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杨清音母子可以留在岛上。”

    “如此甚好。”望山道士不愿节外生枝,立刻表示赞同。“退隐之事已经安排妥当,各家照做就是,由庞山开始,一年之内九大道统都将退隐。”

    申藏器没再说什么。施法消失,其他道士随后离岛,相互间甚至没有施以道统之礼。连秃子都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祖师一死。九大道统的步调似乎不那么一致了,就像他失踪的那几年里,各家道统互相争来争去一样。

    最后只剩下杨延年一名高等道士。半晌无语。

    秃子讨好地笑了笑,“宗师,你说话得算数啊,杨清音和小小秋可以自己做决定。”

    杨延年长叹一声,“为什么非是庞山呢?”

    “什么?”秃子没听懂。

    杨母和杨清音走出帐篷,两人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知道发生了什么。婴儿闹了一阵,此时正在帐内大睡。

    杨母向宗师行礼,问道:“宗师,我可以对婴儿施展根本隐遁之法吗?”

    根本隐遁之法能强化三田,对低等道士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防护手段。

    杨延年严肃地摇头,“既然不愿跟庞山一块退隐,就不要与庞山再有任何联系,你先回去吧。”

    杨母吃惊地看着宗师,过了一会才行礼退下,巨浪被神魂道火击破,临时的瞬息台随之消失,杨母只是吞烟道士,不能像高等道士那样瞬移,杨延年施法相助,她在岛上消失了。

    杨清音明白宗师有话要向自己交待,于是对秃子说:“去看着婴儿,有事叫我。”

    秃子立刻飞进帐篷。

    杨延年的神情极为严肃,杨清音此时连内丹都没有,心中惴惴,可还是勇敢地正视宗师,等他说话。

    两人都出自庞山杨家,有着血缘关系,但是在道统里,这种关系意义甚微,杨延年并非为此留下。

    “自从老祖峰倒掉,庞山就在走下坡路,到现在也没有结束。”

    “嗯。”杨清音应了一声。

    “我有点明白祖师为什么选在今天寂灭。”杨延年的这句话却又与上句话毫无关系,“祖师本来还能再活一百年,对他来说不算长,可这却是道统最重要的一百年之一,他选择寂灭,是为了给道统腾出空间。”

    “祖师是当世唯一的服月芒道士,他的寂灭不是令道统实力更弱吗?”杨清音疑惑地问。

    “暂时来看是这样,‘唯一的服月芒道士’是实力,也是限制。不知从何时起,道士们的修行目标开始下降,如今服月芒就已是高不可攀。”杨延年顿了顿,“祖师以寂灭发出预言,声称道统会有服日芒道士出现,就是为了提升大家的目标。”

    杨清音隐约明白这个道理,可还是觉得祖师的做法有些难以理解。

    “这只是我的猜测,祖师此举必有深意,今日种因,它日得果,可能需要几十、几百年之后,道统才能完全弄清祖师的全部意图。”

    “嗯。”杨清音对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

    “祖师既然预言服日芒道士的出现,各家道统都会为此努力,十三万多年来,九大道统第一次出现祖师空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这段时间内没有人能协调道统之间的矛盾。注神道士不是能一块做出决定吗?”杨清音还记得祖师失踪的那几年里,注神道士们共同主持大局,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那时候大家都知道祖师尚存,随时都会出来主政。各家道统只需等待,现在不同了,真正的竞争即将开始,你得做好准备面对乱局。要明白,以道统为名,最绝情弃欲的道士也可能做出不择手段的事情。”

    “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杨清音开始感到不安。

    “道统有许多预言,大部分无人问津,有一些却极受关注,你身上的预言受到的关注不少。”

    杨清音苦笑一声,她一生都活在那个可笑的预言当中。自己从来没当回事,却怎么也甩不掉身后的尾随者,“你们已经查过婴儿……”

    “不是这一个,你已经证明自己能生出与众不同的婴儿,关于你的预言就更受关注了,现在道统期待的是下一个。”

    杨清音既怒且羞,脸一下子红了,昂首道:“那就让道统期待好了,反正你们从来不着急。”

    杨延年没有接口。而是召出一团奇异的光球,光球升到空中,围着帐篷上方的火球转了数圈,随后飞回杨延年手中。慢慢也变成一团火,形态有些特别,然后它接着变化,火焰渐消。露出铜铃的形态。

    杨清音认得这是什么,道统法器共分八十一等,由一品一级到九品九级。九大至宝不在其中,流火金铃乃是九品九级的法器,威力强大,极为稀少。

    杨延年指着帐篷上方的那团火,“祖师灭掉了里面的神魂,却保留了道火,我相信这是他留给你们的防身之物,不过婴儿的内丹太弱,怕是不能自如控制道火,所以我再送他一只流火金铃。”

    杨清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急忙走进帐篷抱出婴儿,秃子也跟着飞出来,他什么也没听到,对杨延年仍保持警惕。

    杨延年继续施法,那团道火突然从空中飞来,进入铜铃里面消失了,铜铃却没有任何变化。

    “我压制了流火金铃的实力,让它与婴儿的内丹相配,日后内丹提升,铜铃与道火也会提升……或许有用吧。”

    杨延年手中的铜铃,缓缓飘飞到婴儿身前。

    婴儿已经醒来,他还不能睁眼,却伸出一只手,准确地抓住了铃铛的手柄。

    “不要让他乱用……”杨延年话未说完,婴儿突然晃了一下铜铃,没有声音发出,而是射出一团极小的火球,直奔宗师面门而来。

    杨延年反应极快,头一歪避开了火球,可鬓角还是有几根头发被燎得卷曲了。

    杨清音急忙从婴儿手里夺过铜铃,正要向宗师道歉,杨延年已经转身飞上天空,好像有点生气,突然大笑数声,“不破不立,庞山之衰、此子之生或许恰逢其时。杨清音,早日重修内丹,否则的话,你可管不住这个小孩子。”

    杨延年消失了,婴儿在母亲怀里乱抓乱挠,想要抢回铜铃。

    “我管不住你?老娘把你生出来,会管不住你?”杨清音哼了一声,另一只手将铜铃举得更高一些,“不管你能不能听懂,还想让我照顾你,想要不饿肚子,就给我乖乖听话。”

    婴儿又挣扎了一会,居然真的安静下来,靠在母亲怀里,沉沉睡去。

    秃子佩服极了,“老娘,你管教小孩子真有一套,小东西肯听你的。”

    “秋收冬藏,今后叫他冬儿,大名——以后再起。”

    “慕冬儿,哈哈,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好名字。”秃子乐得合不拢嘴。

    “去将灵妖叫来,咱们也不能干等着,得做出一番事业。”杨清音不相信自己的命运全在预言之内,祖师说“定数皆可破”,她要“破”一下。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