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章 道火与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道统以九件至宝强化止步邦禁制的时候,里面的人类与妖族都感觉到了。∷∷,

    陆地大幻境里的魔奴与百姓感受到连续九次剧烈的震动,一次强似一次,明明是天高云淡的完美天气,却有轰轰的雷鸣响起,中间伴随着阵阵碎裂声,好像狂风吹折了成片树木。

    海洋上空,慕行秋和异史君看得更清楚些,天空和海底闪过一道又一道的异光,每次过后,止步邦都会变得更热一些,海水里冒出更多的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

    异史君呆呆地望着天空,等到平静之后才说:“道统这是在用至宝彻底封死止步邦吗?他们肯定也发现道火燃烧得更旺了,你看到没有?表明上止步邦还是这么大,其实它整个被压缩了一大块,所以压力更大、道火更热了。”

    慕行秋发现了,还察觉到止步邦内所有幻境都岌岌可危,他曾经在海底创建过不少小幻境,后来弃置不用,此时正陆续破灭,照这样下去,陆上大幻境用不了多久也会毁于一旦,他和异史君能够忍受火炉一般的温度,那些魔奴和百姓很快就会热死。

    “先加固大幻境,它快要坚持不住……”

    “笨蛋,”异史君一脸惊诧地盯着慕行秋,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你还没有醒悟吗?没用了,什么十年幻境,连一年都没有,先是大幻境和里面的一群小虫子,然后就是你和我,全都要完蛋了,根本不用等神树毁灭,道火就能把咱们烧得干干净净……”

    “听着。”慕行秋的语气严厉起来,异君实力颇强,但是极少与势均力敌者对阵,总是远离可能的危险。因此当危险真正到来的时候,慌乱得跟普通人几乎没有区别,慕行秋必须站出来掌控局势。

    “我的计划没有变,还是要以服日芒内丹加十一层幻境突破禁制。”

    “即使你修行的是真幻内丹,成功的可能也微乎其微,就算你如愿以偿又能怎样?谁告诉你服日芒和十一层幻境能突破止步邦禁制的?连神树都做不到。”

    慕行秋已经开始施法了,“神树被道火燃烧,我身上没有被烧,你也没有,哪怕希望比大海捞针还要小。我也要试一试。所以,闭上你的嘴,过来帮忙。”

    异史君脸红了,不是因为羞愧,而是恼怒造成的,还从来没有谁敢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一名只活了不到三十年的来也奇怪。怒火虽然噌噌上蹿,心里的惊慌却减少一些——即使是他这只两千多年的老虫子,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也希望能得到引领,自己跟在后面就行。

    异史君并不服气。但是没有争辩,生硬地问:“你造这么多幻境干嘛?待会都得被挤垮。”

    “我要你在每一个新幻境里都施展延时法术,你跟左流英斗法时施展过的那种,能让时间层层减缓。”

    “哦。那叫无相波纹,是我的独门绝技,我就算将法门一字不差地交给你。你也学不会……”

    异史君一旦开始自吹自摆就停不下来,慕行秋将祖火棍扔给他,“用这个,效果会更好一些。”

    就这么一会工夫,慕行秋已经创建了一百多个大小不一的幻境,像是一堆水泡挤在大幻境和道统禁制、远荒半岛之间。

    异史君一手握持祖火棍,一手拿着自己炼出来的魔魂珠,心中起了趁人之危的念头,他现在有九成九以上的把握能击败慕行秋……

    “快点干活!”

    慕行秋厉声一喝。异史君立刻对着所有新幻境施展无相波纹,心里给自己的服从找了一个理由:不用着急,伺机而动才是智者的手段,万一小虫子真能突破道统禁制呢?

    异史君三心二意,却充分理解了慕行秋的意图,所有幻境里的无相波纹在靠近道统禁制或远荒半岛的一边时间正常,然后逐渐延长,离陆上的大幻境越近,时间越长。

    一个刚创建不久的幻境破裂了。

    “瞧,我跟你说过,无相波纹只在幻境中有效,就算有祖火棍能够虚中有实,也只对弱者有效,比如我能在一天之内让你的身体像是经历了七天的饥饿,但是对内丹就没有效果,道统禁制和岛上的道火比你的内丹强大多了,因此说……”

    异史君说个不停,慕行秋又在施法了,他伸展双臂,左手朝向大幻境,右手指向远荒半岛,两手同时施放虚实结合的念心幻术,因为两个方向的时间快慢不同,右手法术飞得越远越正常,左手法术离得越远速度越快,闪电以几十、几百倍的速度增加,逐渐将大幻境包裹起来。

    慕行秋用幻术承载道统禁制带来的压力和道火产生的热量,配合异史君的无相波纹,极大地延缓了它们传递的速度。

    异史君闭上嘴,呆了一会,“你这是在以卵击石,你将道统禁制和道火的力量都积聚在右手边,早晚会超出你的极限,将你击得粉碎。”

    “念心幻术一心多用,我可以继续修行,增强实力。”慕行秋笑了笑,“就看谁的速度更快一些。”

    异史君又呆住了,然后他真心实意地说:“你真是个疯子。”

    “疯子也需要帮手,从今以后,得由你修补幻境的小漏洞,还得保证我不被饿死、渴死,我不挑,有点食物就行。”

    “哈哈!”异史君发出不屑的大笑,“现在的你没有还手之力,我随手一招就能杀死你。”

    “可你不是疯子。”慕行秋认真地说。

    异史君极严厉地瞪了一会慕行秋,突然恼怒地叹了口气,飞去修补止步邦以内数百个大小不一的幻境。平时疯疯癫癫的他,在危机关头却比任何人类与妖族都要惜命,哪怕只有极渺茫的一点机会,也要牢牢抓住,眼下他的机会全在慕行秋身上。

    慕行秋幻化出多余的两条手臂,练拳修行。道统禁制刚刚加强,他无需全力就能支撑得住,可是危险会日积月累,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

    这是一场长达年的赛跑,开始的时候慕行秋占据优势,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优势会越来越小,如果慕行秋不能一直领先,他和异史君会死,大幻境里上万名人类与妖族也会死。

    慕行秋摒除无用的思绪。他得抓紧每一点时间修行。

    突然间,他又感受到那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情绪。几个月前就有过一次这样的事情,当时他送出一股强大的幻术,迄今也不知道这一举动造成了什么后果。在那之后,他再没有过类似的经历,直到这一刻。

    那股情绪仍然满含愤怒,还有强烈的激情,好像被束缚已久的野兽终获自由。

    慕行秋直觉到情绪与杨清音有关,因此希望能提供帮助。可是幻术已经送不出去了,就连情绪也变得若有若无,比上一次弱了许多。

    但这毕竟是一种联系,因此也是一条通道。

    这种联系超出了法术的范畴。慕行秋一时间无能为力,只能努力捕捉情绪,让它更清晰一些。

    没多久,慕行秋心中猛然一震。他在那股情绪当中不只隐约感受到杨清音的存在,竟然还有芳芳!

    就在这一刹那,他恍然大悟——芳芳的神魂转移了。从杨清音身上转到了另一个人身上,而且之所以还能感受到情绪,是因为霜魂剑。

    念头刚起,从远荒半岛的漫天火焰中,猛地分出一团道火,冲破一座接一座的幻境,不受无相波纹和幻术的影响,一路畅行无阻,没一会就到了慕行秋身边。

    慕行秋被某种东西束缚住了,居然没办法施法反抗。

    道火直接撞在他的胸前,砰的一声爆炸,火焰骤盛,却只持续了极短的一瞬间,远处异史君的惊叫声尚未停歇,火焰已经熄灭。

    异史君飞了回来,震惊地打量慕行秋,“怎么回事?你……你竟然没有受伤。”

    慕行秋毫发未伤,他比异史君更加震惊,但是找到了一点线索,“是芳芳,她的魂魄……”

    “谁?谁的魂魄?”异史君听说过秦凌霜的事迹,可是没怎么放在心上,尤其不知道一柄装有十万多只魂魄的剑刻在慕行秋的一根骨头上。

    刚才那团道火就是为霜魂剑而来的,骤盛骤灭,与此同时,慕行秋再也感受不到那股奇特的情绪,一切都中断了。

    “没事了。”慕行秋说,就像他将霜魂剑刻在骨头上不再外露一样,他将芳芳也埋进了最深的记忆里,光是谈论她也像是一种亵渎。

    芳芳的魂魄从来没有主动做过什么,这是仅有的一次,慕行秋彻底放下心来,无论在止步邦以外拥有神魂的人是谁,都已得到芳芳魂魄的认可与帮助。

    他很好奇得到神魂的人是谁,最先想到的是秃子,却又觉得不太像。

    异史君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也知道自己什么也问不出来,哼了一声,指着陆上的大幻境说:“提醒你一声,我的无相波纹已经渗进那里,魔奴可挡不住虚中生实的法术,他们的时间在延长,而且延长了不只七倍,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创建了太多的幻境,再加上各种法术……”

    慕行秋向大幻境望去,天目穿透重重法术,发现那里的一切都快得不可思议——幻境中的时间延长,在幻境外的人看来就是时间变快。

    越多越多的房屋兴起,良田迅速扩展,日夜轮回,人人都步履匆匆,急不可耐地长高、变老。

    慕行秋找到了弟弟,看到二秋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沉稳,脸上渐渐多了皱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u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