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三十九章 婴儿的内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看着仰面躺在身边的婴儿,笑了,也哭了。生产过程并不艰难,有母亲的照顾,一切都很顺利。是个男孩,眼睛还没有睁开,哭声震天,看上去非常健康,四肢晃动,隐约像是在打拳。

    杨清音觉得自己的心境就像是个筛子,千情万绪噼里啪啦地滴落,没有一段是完整的,也没有一段是清晰的,她不仅做不到道士的冷静沉稳,甚至不能像普通凡人一样镇定。

    “他这么大,真是我生出来的吗?”她笑着问,脸上全是泪痕。

    杨母怜爱地看着女儿和外孙,她生产的时候没有这么狼狈,因为她不用担心孩子会被别人抱走。

    “察觉到了吗?他有内丹,吸气三重,没有左流英出生时的境界高,可这已经非常罕见了,他是杨家,不,是庞山、是整个道统的奇才。”杨母难抑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又伸出大拇指按在婴儿额头上,感受他的内丹旋转,“假以时日,他肯定能超越左流英的境界,因为他有预言在身。”

    杨清音的泪水又流出来了,她本来已经决定顺其自然,如果道统真的要带走孩子,她只能同意,毕竟在道统更安全一些,可现在有点动摇了。

    她厌恶犹豫不决,觉得那不是自己的风格,努力收住哭泣,抬头说:“他姓慕,母亲,他不姓杨、不姓申,只能姓慕。”

    杨母轻叹一声,“即使这样,你也不愿意跟我一块回庞山吗?”

    杨清音坚定地摇摇头。

    母女二人同时陷入沉默,只有婴儿的哭声长盛不衰,杨清音的注意力还是转回到儿子身上,“小孩儿都哭得这么厉害吗?”

    杨母微微皱眉。“普通的小孩是这样,可是道门子弟……你出生的时候只哭了两三声,胎生内丹的婴儿应该更成熟一点吧。你抱抱他。喂他一点奶水,或许他饿了。”

    杨清音抱起婴儿。转过身去,可婴儿挣扎得太厉害,她甚至没法掀起衣裳。

    杨母也费解了,脑子里突然听到一些声音,神情微变,轻声说:“把他抱出去吧,祖师和宗师都来了。”

    “这么快!”杨清音吃了一惊,她对外面的事情毫无所知。就是现在也听不到特别的声音,“除非道统明天就退隐,否则的话我不会让你们把他带走。”

    “先出去再说吧。”杨母的兴奋之情逐渐消减,开始感到婴儿的啼哭持续得太久,也太高亢,没有道门之风,左流英刚出生的时候绝不是这个样子。

    秃子在门口早就等急了,嗖的一声从杨母身后绕过去,到另一边贴近了观看杨清音怀中的婴儿,然后极为认真地说:“像。真像小秋哥,你看他的拳头,握得跟小秋哥一样紧。”

    杨清音笑了笑。然后看着不远处的十七名道士,心情已经不是意外,而是惊骇了,她认不全这些道士,可是看出他们的地位和境界都不低。她将婴儿抱得更紧一些,发现镇魔钟已经没了,再向北望去,海面已经变成一片瑰丽的奇景,如梦如幻。

    杨母也很意外。向众道士施礼,然后恭敬地对庞山宗师杨延年说:“此子哭闹不停。不知是何原因……”

    杨延年点下头,他与其他道士正是为此唤出杨清音母子。想要亲眼看看并检查一下哭声震天的“道统奇才”。庞山宗师的手中飞出一条极细的光线,慢悠悠地接近婴儿,杨清音看到了,没有躲避。

    秃子却飞过来,试图拦阻光线,他看不到光线的形态,只能隐约瞧见法术的轨迹,“啊呜……”他张嘴去吞法术,可是毫无用处,光线直接穿过头颅,落在婴儿身上。

    片刻之后,杨延年收回光线,退后一步,一句话不说,杨母和杨清音都是莫名其妙,婴儿的哭声仍然响彻云霄,不见半点减弱。

    祖师方寻墨走到杨清音近前,伸出双臂,“可以吗?”

    杨清音尚在犹豫,秃子急忙道:“别给他,老娘,他们在对你施展法术,你觉得是心甘情愿的,其实是他们控制的。”

    “婴儿的内丹有些异常。”方寻墨补充道,没有收回双臂。

    杨清音还是交出了婴儿,她也开始觉得婴儿的哭声不太正常,而且力气大得惊人,她得用上法力才能不让他从怀里挣脱出去。

    方寻墨没有接住婴儿,而是用双手施法,让婴儿悬在他的身前,秃子十分紧张,他是唯一不在乎婴儿哭闹的人,在婴儿下方飞来飞去,以作防护。

    方寻墨手中发出极柔和的光,将婴儿整个包裹住,他的脸色虽然不变,光芒却逐渐盛大,连秃子也能看清了。

    秃子停止飞行,看了一眼杨清音,忍不住问:“这样可以吗?老娘,小小秋才刚出生……”

    杨清音冲秃子点点头,她心里有数,高等道士们或许会强行带走婴儿,但他们并无恶意,不会伤害她的孩子。尤其是婴儿的哭声令她心焦,母亲的本能告诉她,必有什么东西让婴儿感到不舒服。

    包裹婴儿身体的光芒慢慢收缩,最后进入了婴儿体内,杨清音和母亲屏息观瞧,秃子也不再多嘴多舌,紧紧盯着悬在空中的小东西。

    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众人耳中终于恢复平静。

    杨母大大地松了口气,向庞山宗师说:“他有内丹,吸气三重,庞山的又一个奇才,只比左流英差一点。”

    祖师仍在施法,婴儿停止大哭之后仍不老实,拳脚乱挥,挣扎得更厉害了,杨清音的心跟婴儿悬在一起,几乎没听母亲与宗师的交谈。

    跟杨母一样,杨延年对这个婴儿也寄予厚望,甚至还要更多一点,庞山势微,若无奇迹发生,可能需要二三百年才能恢复元气。“他是奇才,属不属于庞山却很难说。”

    杨母吃了一惊,“宗师此话怎讲?”

    “他的内丹不纯。”

    “宗师的意思是说婴儿的内丹不是……”杨母一时语塞。

    “不是道统内丹。而是散修内丹。”杨延年没有显露出心中的失望,但他的目光已经不在婴儿身上。而是遥望北海,“这只是我的观察,等祖师的结论吧。”

    杨母如遭重创,宗师绝不会弄错,原来多年等待只是一场空。

    秃子却是大喜过望,“小小秋没有道统内丹,是不是就不用被带回庞山了?老娘,听见了吗?大好的消息!”

    杨清音的目光仍然紧盯婴儿。随口道:“好啊。”

    杨母迷惑不解,“怎么会?清音是道门之女,婴儿怎么会凝成散修内丹?难道是……难道是因为慕行秋?一定是他,如果清音与一名真正的道士结合,就不会出现这种事。”

    秃子横了杨母一眼,看在杨清音的面子上才没有开口反驳。

    杨延年摇摇头,“跟慕行秋无关,可能是因为再灭之法,杨清音身魂不稳,影响到了胎儿的内丹。”

    “再灭之法也是慕行秋……”杨母长叹一声。走到女儿身边,柔声道:“跟我一块回庞山吧,带着婴儿。不管他有什么样的内丹,庞山都愿意接受他。”

    “母亲,我早已做出决定,不会更改,既然我的孩子没有道统内丹,那我就更要留在身边,几年之后,他可以自己做出选择。”

    道门之子成熟得早,十岁之前完全可以自行做出决定了。

    杨母还欲劝说。杨延年开口道:“他恐怕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庞山一个月之内就将退隐。”

    “一个月?离魔族现世不是还有将近十年吗?”杨清音吃惊地问。

    “镇魔钟已经离开望山。留下的禁制越来越不稳定,最多坚持十年。在此期间,魔种任何时候都可能冲出虚空。”杨延年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北方,“而且止步邦的火焰比事前预料得要更猛烈一些,我们刚刚加固了外围禁制。道统诸事已了,没有必要再留下了。庞山将会第一个退隐,然后是其他道统,一年之内,世上将再无正统道士。”

    杨母也是第一次听说此事,心情更加急迫,“清音,别再固执了,跟我回庞山,那里是你的家。”

    杨清音将目光从孩子身上移开,看着母亲的眼睛,微微一笑,“道统能放弃整个世界,我为什么不能放弃道统?”

    杨清音缓缓吸进一口气,杨母脸上显露出慌张,她知道女儿在做什么,却不能阻拦,“傻孩子,你会后悔的……”

    杨清音吐出内丹交到母亲手里,立刻感到疲惫不堪,目光还是转向婴儿,甚至没多看一眼自己的内丹是什么样子,“他也要吐丹吗?”

    “如果只是一枚散修内丹,那就不用。”杨延年答道,他从一开始就确信杨清音绝不会改变主意。

    杨清音的心踏实下来,越发挂念几步之外的婴儿,急切地盼望着将他重新抱在怀中,感受他的拳打脚踢。

    “嗯?”祖师方寻墨发出一声疑问,十几名高等道士同时召出法器,双手捏法诀,一副大敌当前的架势。

    杨清音和秃子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因由,婴儿突然吐出一团火球。

    火球见风而长,很快直径盈尺,想要一飞冲天,却被十七名高等道士的法术束缚在十丈高的空中。

    这十七名道士无不大有来头,使用的法器更是世上顶尖,其中包括九件至宝,饶是如此,也只能勉强困住火球,它还在挣扎。

    “远荒祖火,这是止步邦里面的远荒祖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杨延年忍不住开口,声音里有一丝愤怒。

    方寻墨没有回答,就在这时,离他不远的婴儿突然翻了个身,伸出粉色的小拳头,一拳击在道统祖师的下巴上。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