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三十五章 胎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山一样的重锤砸在岛边的火墙上,杨清音布下的防线出现了一处缺口,鬼龙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冲了上来,腥风霎时笼罩整座小岛。

    杨清音的五行之火和太阴之火同时击中海妖,鬼龙抬起龙爪左手,挡住太阴之火,以胸膛硬生生接住五行之火,龙爪变得通红,身上的贝壳纷纷融化,可他没有倒下,反而在缓缓前进。

    杨清音感到一阵头晕,心中暗暗骂了一句,施展太阴之火需要以道士之血献祭,平时她能受得了,偏偏这时候腹中胎儿非要独占她身体里的养分。

    众妖逼近,停在小岛两侧,不敢过于靠近,看到鬼龙能够承受道士的法术,全都扯着嗓子嘶吼助威。

    鬼龙其实是在呲牙咧嘴地忍痛,不过他向来是一副狰狞可怕的样子,谁也分不清这两种神情的区别,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愿望,马上走完这十几步距离,摘取近在眼前的胜利。

    重锤高高举起,会比鬼龙更早一步到达目的地。

    太阴之火熄灭了,杨清音拗不过肚子里的胎儿,只得改换法术,在钟身上用力一拍,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小岛两边的妖族纷纷跌入海中,鬼龙也被震得身子向后一倾,重锤举过头顶却迟迟砸不下来。

    如果这就是祖师方寻墨在镇魔钟里面留下的保命绝招,杨清音可觉得远远不够,妖族只是被吓了一跳,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很快又围了上来,鬼龙也还在一点点逼近。

    杨清音一手施放五行之火,一手拍打镇魔钟,心中烦躁,突然间豪气陡生,暗道:刘鼎只是一名符箓师。面对死亡尚且毫无畏惧,难道老娘我反倒看不破吗?镇魔钟有绝招也好,没绝招也罢,终归会被道统带走,自己若想长留岛上,早晚会孤身面对妖族的进攻,所谓生死,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区别。

    她想起慕行秋,心中豪气又长一截,那个家伙打起架来才真是不要命。

    她的右手停止拍打镇魔钟。轻轻抚摸隆起的腹部,“小东西,道统这么看重你,你能帮我吗?哈哈,还是看老娘我的本事吧,至于命长命短,看你的运气吧。”

    杨清音纵身跳到钟顶,她现在勉强能达到一心三用,于是施放三道五行之火。全都击在鬼龙胸膛之上。

    贝壳炸裂的声音持续不断,鬼龙的防护终被突破,五行之火烧到了皮肉上。再大的怪物也是知道疼的,鬼龙的吼声抬高了一大截。蛇身扭动得更加剧烈,一半在岛上,还有一半在水里,搅起几丈高的浪花。

    但他不肯退却。终于将手中重锤砸了下来。

    杨清音纵身跃起,堪堪躲过重锤,双手仍在施法。火球不断击中同一个地方,浓郁的腥风之内又多了一股烧焦的糊味。

    重锤砸在镇魔钟上面,十几万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妖器碰到望山至宝,两边的妖族立刻捂住耳朵,海妖们甚至提前潜入水中,以减缓钟声的冲击。

    可是出乎众妖意料,重锤与铜钟相撞居然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而是沉闷至极的一小声,好像它们之间隔着层层布帛。

    鬼龙也愣住了,吼声停歇,呆呆地望着镇魔钟,甚至忘记了胸前的伤口,直到疼痛将他唤醒,于是愤怒地用左手龙爪扑向半空中的女道士。

    杨清音本来想飞得更高一些,道士不擅长近身搏斗,她也不例外,距离越远对她越有利,空中虽然有十多只飞妖盘旋,看上去都是一般妖族,不足为惧,可她却感到力不从心,内丹不知为何拒绝提供更多法力,连五行之火也变得弱了。

    杨清音在下坠,她的道士之心早已支离破碎,这一刻却十分平静,没有恐惧,也没有遗憾,她想,自己从来就不是太聪明的道士,在高等道士眼里,跟符箓师刘鼎也差不多,刘鼎的死莫名其妙,她若死了,道士们也会觉得莫名其妙,他们会说——杨清音根本不在乎道士们会说什么。

    龙爪扫来,刀剑似的爪尖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布满疙瘩的掌心与手臂滴落海水,腥味越发浓烈,杨清音闻在鼻里,真的要吐了。

    腹中的胎儿似乎也闻到了这股气味,做出了剧烈的反应,杨清音腹痛难忍,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想:尽情折腾吧,小东西。

    鬼龙的重锤砸在镇魔钟上还没有收回,杨清音正好落在锤身上,与此同时,龙爪也扫了过来,离她只有不到三尺。

    杨清音正准备拼尽全力发起最后一击,与她隔着妖族重锤的镇魔钟,终于发招了。

    一道闪电从钟身斜斜射出,无声无息,为时甚短,也不猛烈,倏忽一闪,不过数丈长,眼拙的妖族甚至没有注意到,看到的妖族也以为这是重锤与镇魔钟摩擦产生的闪电。

    因此,所有妖族,无论身处空中地面、海上海下,都无法理解接下来的一幕:闪电将鬼龙的左手龙爪斩断了。

    硕大的龙爪就在杨清音的眼前坠落,寒光依旧,却没有半分威胁。

    事发突然,鬼龙甚至没有感觉到龙爪已失,断腕继续横扫,从女道士身前掠过,鲜血如疾风暴雨般袭来,杨清音也惊讶,但是反应未失,立刻施法挡住血雨,突然发现自己的内丹又好用了。

    下一刻,鬼龙终于被疼痛惊醒,诧异地看着地上的龙爪,又看看自己的断腕,右手松开重锤,猛地向上弹起,几丈高的身躯出人意料地敏捷,在空中,巨怪发出凄厉的叫声,比刚才的钟鸣还要震耳,然后他翻了个身,掉进海水里,再也没有出现。

    可战斗并未结束,小岛两边还剩下两千多只妖族,斩断龙爪那一瞬间发生得太快,及时救下杨清音,但是也有一个坏处,众妖大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中旺盛的斗志一时转不过弯来,他们没有逃走,而是慢慢合拢,要不是龙爪就摆在地上,早就一哄而上了。

    没有手掌控制的重锤摇晃几下,跌落地面,杨清音跳起,落在钟顶,左手不停地抚摸腹部,里面的胎儿动得太激烈了,好像在手舞足蹈,好像在打拳,好像在施法……杨清音回想刚才那道闪电,觉得它不像是五行法术,更像是慕行秋的念心幻术。

    胎儿稍稍安静下来,杨清音疼得浑身渗出一层细汗,可她仍然冷静,开口时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带有道门子弟的高傲,“还等什么?我见过的妖族可没有你们这样胆小。”

    一只妖族喊道:“我们就要镇魔钟,你离开就是。”

    马上又有另一只妖族开口,“胎儿也得留下,道统这么重视他,长大之后肯定是妖族祸患。”

    众妖并无统一指挥,数十个部族各自为政,目的也不一致,互相争吵起来,另一些妖族却登上岛来,慢慢迫近,目光总是不离地上的龙爪,好像它会跳起来攻击他们似的。

    杨清音深吸一口气,胎儿又变得躁动不安,疼痛也随之加重,她将心一横,干脆不再施法,将内丹整个让出。

    她能感觉到内丹在极速旋转,产生的法力却没有进入她的经脉之中,“老娘到头到来却要靠肚子里的小东西保护吗?”。她觉得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应当。

    最前面的妖族已经进到十步之内,他们谨慎地一直没有施展妖术,想要靠数量优势一举杀道夺钟。

    海面上还有一些妖族在争论要不要杀死胎儿,一名袒露上身的海妖最先发现异常,指向天空,“变天了,真是奇怪,刚才还好好的。”

    众妖抬头观望,的确,刚才还月朗星稀的夜空,不知何时被一层乌云遮蔽,云中闪电如群蛇乱舞,却没有雷声传出。

    看得越久,这景象越是诡异。

    乌云在压低,看上去速度并不快,可是没多久众妖就有了乌云压顶的沉重感。

    已经进入十步之内的妖族开始步步后退,一些妖术师想以妖术试探,却一点妖力也使不出来,心中更是恐惧,身子慢慢矮下去,恨不得有地洞能让自己钻进去。

    杨清音一手摩挲腹部,一手与肩平齐捏出道火诀,并非为了施法,而是这样能让她对疼痛的忍耐力更强一些。她尽量让心情平静下来,不看眼前的众妖,也不看头顶的乌云,无论怎样,她必须信任腹中的胎儿,即使心存疑惑,也要暂时压下去。

    闪电像火雨一般降落,笼罩小岛以南十几里的海面,远远超出两千多只妖族占据的范围,可闪电就是要以这种过度发泄的方式展现自己的威力与怒火。

    一多半妖族甚至没有躲避,他们的身体被绝望与恐惧紧紧攫住,根本不听使,少量妖族扎进海里,却也只是延得片刻生命。

    闪电与闪电之间几乎没有空隙,穿过妖族的身体,深深刺进海里,海水向两边分开,露出一个深达百丈的巨型海坑。

    闪电持续不断,即使惨叫声已经消失,即使妖尸漂满海面,成群的闪电仍然直劈深海。

    杨清音感到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强烈怒火在体内升腾,熊熊烈烈,不可遏制,比她见过的所有自然之火和法术之火都要旺盛。

    “我怀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杨清音疼得快要失意识,心里却涌起一股身为母亲的骄傲。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七百三十五章胎儿: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