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三十二章 咒语的写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带着新身体回来了,还不太适应,一进来就重重跌下来,叫了一声哎呦,一骨碌爬起来。这是一具人类的身体,四十岁左右的容貌,跟那尊被毁掉的魔像有几分相似,没有兽角、尖耳、獠牙这些明显的妖族特征,可是高达一丈有余,长发垂腰,像是一件又长又厚的披风。“怎么样?”异史君用浑厚低沉的声音说,一身的紫袍金绶,与黑发极为相配。慕行秋正在来回踱步,停下来看着异史君,“你要用这具身体修行?”“正是,我用了七件妖器、五件魔物和三件止步邦法器造成这具身体,跟你一样,妖、魔、道皆有,神树应该满意了吧,不对,神树没有‘满意’这种想法,它只是顺应自然。”异史君举起一根手指,“就有一个问题,我没有情劫。唉,真是可笑,道士往往度劫而不得,我却想得情劫而无门……可我没有道士之心,应该能对付一下。”异史君唠叨起来没完没了,慕行秋飞向天空。“你干嘛去?”魁梧高大的异史君问。“你在这里修行,我去外面,互不干扰。”“别急,我还需要你帮忙呢,我看你每次修行的时候都要打一套锻骨拳,翻来覆去,无休无止,没准这也是神树产生感应的原因。我已经把招式都学会了,但是你得将心法告诉我。”锻骨拳的心法叫做率兽九变,是念心幻术最重要的基础法门,不管升到第几层,都要依靠它来继续提升实力。慕行秋可不会轻易传给他人,迄今为止,也只有小蒿和杨清音学会了全部法门。秃子只会两三种,因为他没有手臂,对拳法不感兴趣。“你不是念心科弟子。”慕行秋说。异史君倒也直接。“交换,你教我锻骨拳心法。我教你延时之术。”“我想我不需要了。”话是这样说,慕行秋却没有甩手就走。异史君吃了一惊,疑惑地看着慕行秋,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魔像没有了,地上多了一层碎屑,“你想独自逃出止步邦?告诉你,只要你没影儿了,我立刻毁掉止步邦幻境……”慕行秋落回地面。“我若能出去,就带所有人出去,包括你。”异史君张着嘴,在几种神情之间犹豫不决,最后严肃地说:“你只要打开通道,我自己就能出去。”慕行秋的确需要一名见多识广者帮助自己,在整个止步邦,只有异史君有这个资格,“还记得龙魔给我的内丹吧。”“当然记得。”“龙魔从前附在我的体内,跟我同时修行。我才是吸气境界,她的内丹已经到了星落境界。”“因为她的内丹一半为真一半为幻嘛,而且我也说过。这枚内丹只适合施展幻术……”异史君一点也不笨,很快就明白了慕行秋的想法,“你想再造真幻,然后凝成一颗服日芒内丹,用来施展第十一层幻术?”“差不多。”“也不知道第十一层幻术能不能突破止步邦的禁制。”“试试才知道。”“你可就这一次机会。”“总比没有机会强。”异史君沉默了一会,最后道:“还有,你能产生的只是真幻,真幻到底能将内丹修到什么境界,你可不知道。没准很普通呢。”“所以我只要内丹,不想再造真幻。”慕行秋感激龙魔对他的帮助。但是再不想产生第二个真幻了,真幻是念心咒语的产物。天生以挽救念心科弟子为己任,即使任务早已失效,真幻也无力摆脱。龙魔很聪明,有自己的想法,却被困在一个可笑而残酷的牢笼里,慕行秋一直觉得这对她很不公平,因此绝不想再造另一个真幻。这也是他要向异史君请教的地方。“跟我说说真幻是怎么产生的。”异史君对真幻没有感情,纯粹从可靠性的角度考虑,也觉得直接炼丹是更好的选择。慕行秋并不隐瞒,将龙魔告诉过他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异史君冷笑一声,“这还真是道统的行事风格,道士们寿命长、见识广、记忆深,几乎没有破绽,所以相互间的阴谋全从小处着手,越不起眼越好。”慕行秋得承认异史君的话没有错。“咒语才是关键。”异史君非常谨慎,有时候甚至谨慎过头,所以绝不开口念出咒语,他抬起手,用妖术在空中写下“错获洛弱默”五个漆黑的大字。慕行秋马上纠正道,“不是这五个字,是——”他也抬起手臂,以幻术在空中写下“错或落弱莫”五个乳白色的字。他们的体型差别太大,写的字也是一个大如簸箕,一个小似拳头,异史君发现太高也有坏处,于是凝缩身体,变得跟正常人类差不多,但是比慕行秋高小半头。“你确认是这五个字?”“确认。”“可是在你给我讲的往事当中,你好像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五个字,只是从一个疯道士那里听来的。”慕行秋微微一怔,这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当初梅传安一说出这句咒语,他心里自然而然出现的就是这五个字,从那时起,无论口诵还是默思,脑海中出现的也都是“错或落弱莫”。“咒语是记在书里的,梅传安肯定看到了,左流英也知道这五个字……”“哈哈,小虫子就是小虫子,你怎么知道梅传安一定‘看’过了?道书就一定写在纸上吗?左流英亲自给你写出这五个字了吗?”慕行秋一个问题也回答不了,过了一会才茫然道:“可是咒语生效了,不过梅婆婆念错咒语,同样也生效了……”“瞧,问题就在这里,你的咒语生效了。而左流英想当然认为你是正确的,所以根本不想咒语会是哪五个字。”“他进过我的脑海,不只一次。”“那就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没看到你的这段记忆,夺取记忆和察看记忆是两回事。有书的人未必看书。第二,他看到了,发现你是正确的,所以没必要吱声,发现你是错误的,嘿嘿,禁秘科首座怎么会放过一个试验新咒语的机会?”“不管怎样,无心之咒就在这里。念心科弟子加入真幻,我则希望去掉真幻,只用来修炼内丹。”异史君收回自己写下的字,“咒语是道士编出来,自然也能分解再重组。”“没准念心科原来就有只修内丹的咒语,因为念心科声称内丹境界低一些也不影响幻术,比如我以餐霞内丹能施展第六层幻术……”“啊,就像我说的,念心科弟子其实炼出了半真半幻的内丹,施展五行法术的时候看上去境界很低。施展念心幻术的时候却实力大升。”异史君立刻将功劳归于自己。慕行秋一下兴奋起来,“所以我的念心幻术一直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即使得到千余种法术之后。也只是提升了一些技巧,达不到念心科传人宣称得那么厉害,我还以为是因为缺少强大的法器,仔细想想,我缺的可能是一颗真幻内丹!”慕行秋眼前豁然开朗,随后又陷入迷雾,龙魔已经将念心科的法术交给了他,可其中没有修行内丹的内容。他觉得没有藏私的必要,将幻术法门的记忆存进一颗凝神宝珠里。交给了异史君。异史君的求知压过了一切情绪,数百只魂魄分别钻研。然后交换、汇合,几个时辰之后他抬起头。“没有,要么是你猜错了,要么是念心科还有隐瞒,后一种可能更大一些,这也是道统的习惯,非得让你自己去挖掘,而不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慕行秋这段时间里也在思考,“我要将所有相同的文字都试一遍,还要将顺序打乱……我需要你的延时法术……”“呵呵,又想起我的好处了?不过我有更简单更快速的办法。”异史君飞向神树边缘,慕行秋跟在后面,火焰上的裂纹越来越多,进出也更加容易。异史君将慕行秋带到止步邦大陆北边的小幻境,指着那些混战不休的木人、石人说,“用它们来试验咒语,咱们静观其变。”这的确是更好的办法。慕行秋看着异史君,真诚地说:“我觉得咱们的合作非常不错。”“嘿,我可不承诺总是老老实实,就算承诺了你也别信,好歹我活了两千多年,高等道士那一套我也会,从小处着手,于细节处设置陷阱,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做的。”慕行秋笑了,在他眼里,拥有四百多只魂魄的异史君还是比左流英简单清晰,“我可以教你率兽九变,甚至所有我所了解的念心法门。”“我都要,可我不学,我就想看看神树能给我什么好东西,三枚修行丹就不错。”慕行秋将率兽九变的心法讲给异史君,他一听就记住了,“我去神树里修行,你在这里试验咒语,看看谁先成功,这也是一种斗法,哈哈。”异史君飞走了,慕行秋手持祖火棍对小幻境中的木人、石人一一施法,不同写法的咒语,再加上重新排列,可能性有上万种,这还是去掉了冷辟字眼的结果。施法刚刚过半,慕行秋突然发现异常,他手里的祖火棍不如从前好用了,对他的意愿产生了排斥,得注入更多的法力才能催动。他最初以为自己施法过度了,可用它施展其它法术却不受影响,直到这时他才明白,道统终于开始阻挠他的行为了。如果左流英说得没错,这意味着慕行秋走上正确的方向了。(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