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三十章 三田三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怯懦与犹豫是异史君的本性,但不是全部,除此之外还有求知,可能更加根深蒂固一些。

    当他还是一只本领低微的鸦族小妖时,就喜欢到处打听妖族的历史与事迹,由于行为鬼祟,看上去像是不怀好意,为此惹下过不少麻烦,一度遭到过大妖的指名追杀——那只大妖早就死了,被道士杀死的,异史君也早已抛弃旧名,但是小心谨慎的性格就是从那时养成,并保留至今的。

    吞食龙肉改变了异史君一生的命运,也大大延长了他的一生,那是一次偶然事件,龙肉有可能被任何一只妖族抢先发现,但他才是幸运者,由此得出一个结论:求知是好事,求知能带来未知,而只有通过未知弱者才可能变成强者。

    异史君不停地收集各种知识,不管有用没用,每当发现未解之谜时,都能让他兴奋好一阵。

    眼前就是一片未知领域:一名道士,居然同时拥有两枚内丹,一上一下,一白一黑。

    慕行秋之前就曾经有过两枚内丹,但其中一枚是龙魔送给他的,事情罕见,但没有超出异史君的所知范围,如今的这两枚内丹却不同,它们都是慕行秋自己凝成的,与外人无关。

    异史君三进泥丸宫,三次被释放,前两次的知耻之心这回全没了,呆呆地飘在空中,任凭慕行秋带着他向前飞行,一句话也不说。

    慕行秋还不知道第二枚内丹的事情,这些年来他也养成了一些习惯,其中之一就是不随便多嘴,异史君显然还没准备好回答任何问题,甚至没准备好开口唠叨,所以这时候的任何询问都是多余的。

    慕行秋选择海水中一处灵气比较充沛的地方。重新制造幻境,带着异史君进去,略微布置了一下。开始练拳修行幻术。

    异史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谁也不会将他与雕像弄混。因为他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丰富、太生动,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茫然若失,一会横眉立目——他并不是真的不言不语,几百只魂魄这时正激烈地争执。

    异史君突然变成了一条巨蛇,向正在练拳的慕行秋张开大嘴,马上又缩回去恢复原形,他一时糊涂。忘了自己是手下败将,好在及时反应过来,避免了第四次被囚。对着慕行秋瞧了一会,异史君伸出右手,五根指头生出五条蛛丝,仍然不征求同意就射了过去。

    慕行秋停止练拳,察觉蛛丝里并无强大妖术之后,允许它们落在自己身上。

    五条蛛丝分别附着在三田和手脚各一处穴位上,异史君像弹琴一样轻轻拨弄手指,他太专注于施法。无法保持人类形态,一会变蛇,一会变蛛蛛。千变万化,却总是保留着一条人类的手臂,显得十分怪异。

    良久之后,异史君收回蛛丝,转身就向海面上飞去,狠狠地撞了一下头才发现自己是在透明的护罩里,他揉头准备施展妖术离开幻境,突然转身对慕行秋说:“你有三颗内丹,我得去神树里面……”

    异史君消失了。他还是没能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行秋吃了一惊,很快就在泥丸宫找到白色内丹。随后又在绛宫里发现一枚深红色内丹。

    修行之士皆有三处丹田,可是拥有三枚内丹的人却是极为罕见。修行需要专心不二,三枚内丹就跟三心二意差不多,反而不如一枚内丹精纯强大。

    慕行秋试着同时运行三丹施法,结果发现这是多余之举,事实上只要他施法,三枚内丹就会同时加速、同时提供法力,现在是这样,之前也是这样,他一直没有注意到而已。

    异史君一开始的判断没有错,慕行秋的内丹的确驳杂,实力不如正常的道士内丹,可是三丹加在一起,就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跟一枚餐霞内丹差不多。

    这的确是奇怪的事,慕行秋一点头绪也摸不着,既然异史君在冥思苦想寻找答案,他就不浪费精力了,继续练拳修行。

    一连十天异史君都没露面,海底幻影是慕行秋自己制造的,没有加持延时法术,因此这是真实的十天。

    借助海水里充沛的天地灵气,慕行秋的修行进展不错,内丹已经升到餐霞三重,在道统里,这样的速度可算是奇迹,他却还是嫌慢。

    另外,他现在感受不到外来的法术了,红色果子、玉清正音都没了,他只是偶尔会感到一阵心悸,好像有羽毛似的东西在自己的心上轻轻拂过。

    他决定去一趟神树之内,看看异史君的情况,顺便将魔像也带出来。

    慕行秋到得正及时,再晚一步,他就看不到魔像了。

    异史君有一个想法,慕行秋的三枚内丹肯定跟在神树内修行有关,所以他也在要在这里修行,他另有一个想法,魔像上生出的果子对修行助益极大,可是魔像偏向,不肯向他提供帮助,于是他直接吞下去一多半。

    魔像本已变得消瘦,如今只剩下两条互不相连的腿立在那里,像是破败的门框。

    慕行秋看了一会,异史君的修行跟道士、散修和妖族都不太一样,没有静坐冥思,也没有拳法套路,而是分魂化成多个异史君,形态各不相同,然后互相搏斗,输的就被吞掉,直到只剩下一个,然后重新开始。

    这一轮修炼完成之后,异史君停下了,以老者的形态盯着慕行秋,双眼布满血丝,“我有一点明白了。”

    “哦。”慕行秋显得不是太感兴趣,以免异史君吹起牛来没完没了。

    异史君果然直奔主题,“你和我都弄错了一件事,你那三枚不都是内丹,泥丸宫里的才是内丹,绛宫里的是妖丹,下丹田里的其实是魔种!”

    “不可能。”慕行秋脱口而出,他还有着道士的习惯思维。一听到魔种两字就本能地警惕起来。

    “听我说完。”异史君露出一丝微笑,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对方脸上的震惊神情,“内丹、妖丹、魔种分别是三族佼佼者凝成的瑰宝。其中妖丹虽弱,那是因为妖族一直以来修炼不得法……说多了。反正你有三族之宝,却没有一枚是纯粹的,全都驳杂不精,所以我一开始才会判断失误。”

    异史君望着火焰形成的穹顶,声音放低了,“神树顺势而为,它不会特意地产生、制造或赐予什么,而是根据你已有的素质结出相应的果实。”

    慕行秋有点糊涂了。异史君冲他眨下眼睛,“你曾经被魔种侵袭过,你的道根就是这么来的吧?”

    “嗯。”

    异史君啧啧数声,佩服自己的无所不知,“你曾经将左眼炼成妖丹,后来妖丹与内丹合而为一?”

    “嗯。”这是在冰城的事情,慕行秋的血肉就是因此一直在吸取内丹的力量。

    “然后在这里你经常吃魔像结出的果子。”异史君恨恨地瞥了一眼那两条门框似的腿,“这样你不可避免地吸收了更多的魔族力量。”

    “有点道理。”

    “哈,有点道理?这叫大有道理。”异史君一步冲到慕行秋身前,“神树感受到了你体内的三股力量。所以帮你生成三枚不同的修行丹。你有内丹,但是驳杂不纯,所以你不是道士;你有妖丹。但是半虚半实,所以你也不是妖族;你有魔种,但是有一层内丹的壳,并且像内丹一样运行,所以你也不是魔族。”

    “我还算人类吧?”慕行秋其实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当然,你是人类,我想说的是,神树此举不同寻常,它从不主动做什么。却时不时会给出一个机会,比如燃烧一截树根。很简单的一件事,却产生了道统。所以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虽然还没有产生特别的效果。但是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异史君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前途无限啊,小虫子。说不定你会变成……大虫子,到时候你得感谢我,因为是我给你指明的道路。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你之所以产生三丹,跟情劫有关。”

    “情劫不是应该阻碍修行吗?”

    “记得吧,你凝丹之后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在你的泥丸宫里……暂住,当时那里绝没有内丹的影子。”

    “记得。”

    “你在升至餐霞境界之后不久,我出来了,再进去的时候里面多了一枚白色内丹,回想起来,其实在我出来之前内丹就存在了,可它和房间全是白色的,我没有注意到。但是——”异史君举起一根手指以示强调,“新内丹绝不是一开始就凝成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因为那时我没少折腾你的泥丸宫,不可能察觉不到内丹的存在。所以只有一个解释,你的泥丸宫内丹和绛宫妖丹是在你情劫发作的时候产生的。”

    异史君摇摇头,“你凝成的第一丹居然是一枚不纯的魔种,真是……我竟然把它当成了散修内丹,但这不能怨我,谁让你曾经是道士呢?”

    慕行秋也看向神树的透明壳,是他启动了毁树法术,结果却得到了三枚修行丹,这是奖赏,还是惩罚?

    异史君长出一口气,“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不能让你独占,我也要三田三丹。”

    “你不是一直在修炼吗?”

    “不行,我以魂魄为妖丹,身体是妖术所化,怎么修炼也得不到神树的感应,我要找一具真正的身体。”

    “不许你抢夺止步邦居民的身体。”

    “没见识,我能看得上他们的身体吗?”异史君看向慕行秋的目光里多了一点贪婪,最后还是叹气摇头,“我要给自己创造一具前所未有的强大身体!魂丹,该是让你更强大一些的时候了!”

    异史君消失了,去找自己的妖器和新身体。

    “魂丹。”

    慕行秋笑了笑,走向魔像残肢,在附近练拳,希望再看到外面的法术。

    他刚练了几招,魔像的两条断腿就同时发生了变化,好像早就在等着他的到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