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九章 慕行秋的幻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心情大好,甚至忘记了二度被囚泥丸宫的耻辱,放声大笑,笑了又笑,好像他已经找出逃离止步邦的妙法。

    慕行秋安静地等他笑完,他早就不将自己当成纯粹的道士了,退出庞山、没有道士之心,光是这两条就足够去掉他的道士身份了。

    异史君突然收起笑容,“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无趣?该迷惑的时候迷惑,该发怒的时候发怒,这样才有意思。”

    “我就是因为迷惑才向你请教,至于发怒,你还什么都没说呢,我总不能因为你大笑就发怒吧。”慕行秋晃晃手里的焦黑树根,“何况它在我手里。”

    “我叫它祖火棍。”异史君反而生出一股恼怒,他再次做出衡量,觉得至少有六七成把握能打败慕行秋,可这样还是太冒险了,万一失手,又会被囚禁起来,他想了一会,用极为郑重的语气说:“你炼出了一枚散修内丹。”

    “散修内丹?”

    “嗯。”异史君点下头,好像在努力忍着笑意,“而且是非常驳杂的散修内丹,道统内丹是淡黄色,散修内丹通常是深黄色、褐色,而你的内丹竟然是——黑色的。”

    “哈哈。”异史君再也忍不住了,疯狂地大笑,“黑色内丹,这是哪个乡下小散修自己琢磨出来的炼丹法门吧,哈哈,你早应该让我看一眼,那样的话我一早就会建议你吐丹重修。”

    异史君好不容易停止笑声,“说真的,情劫在身的人怎么可能凝成纯正的道统内丹?你这是歪门斜道走惯了,自以为总能走运吧?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让我占据你的身体,好歹咱们两个还有一个可能逃出去。反正你以后的目标不是反抗魔族吗?我也是,我若是能将你的肉身顺便也带出去,那就更好不过。我会以‘道尊’的名义联合人类与妖族,到时候名声都归你。我绝不戳穿,怎么样?”

    慕行秋摇摇头,心里还在想着内丹,“我的泥丸宫里曾经有过一枚白色内丹,跟道统内丹没什么区别。”

    “你还不死心是吧?那就让我给你说个清楚,我知道你那枚内丹的来历,是龙魔送给你的,她是什么?是真幻。炼成的内丹自然也是半真半幻,所以颜色淡一些,成了白色,用来施展念心幻术正好,施展正统的五行法术就要差一点。”

    慕行秋会的五行法术不多,而且从来没用尽全力施展过,说不清龙魔的白色内丹是否好用,他只是听着,据他所知,异史君与龙魔没见过面。说法未必可信。

    “你这回的内丹是实实在在的内丹,没有半点虚幻,之所以是黑色。只有一个原因,杂质太多。”

    异史君的笑容显出几分诡异,他的实力堪比某些注神道士,在隐藏心事方面却不如最普通的吸气道士,“散修内丹的实力通常只用道统内丹的不到一半,你这枚黑色内丹恐怕连一成都不到,也就是说,你这位所谓的餐霞道士,其实远远不如吸气境界。全仗着几招念心幻术才能把我困在泥丸宫里。唉,我真是大意。太大意了……”

    早在异史君笑容变化的时候,慕行秋就做好了准备。于是双方同时出手。

    异史君这回不再大意,没有试图吞魂夺身,而是张开嘴,舌头如标枪一般射出,直奔慕行秋的腹部,他这是欺负慕行秋没有根本隐遁之法,三田防护不如普通道士强大。

    慕行秋晃了一下手中的祖火棍,异史君的舌头撞在一层透明的硬壳上。

    “懦夫,居然用幻境对付我,有本事放下我的祖火棍。”异史君收回舌头,右臂暴长,一拳击在硬壳上,砸出一个洞来。

    慕行秋可不会放下树根,一边飞来飞去,一边造出更多幻境,所有幻境都一样,一层透明的防护罩,里面有一个慕行秋在施法。

    海水中的幻境越来越多,达到百余个时,异史君应付不过来了,“慕行秋,你这些幻境全是虚无,想要虚中有实,你得有止步邦的木石法器。我一招就能破掉所有幻境,等我去拿妖器……”

    异史君在止步邦藏了不少妖器,这时都不在手边,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只得冲出海面,去找自己的宝物。

    慕行秋则继续制造更多的幻境,异史君解释了许多问题,他没有全部听信,尤其是新内丹实力孱弱这一种说法。

    慕行秋曾以星落内丹施展过第八层幻术,很清楚每一层幻术的实力差距,所以他感觉现在的第六层幻术只是比从前稍弱一些,如果新内丹真那么弱的话,这是不可能的,念心幻术毕竟也属于道统法门,要受内丹的制约。

    他制造了三百多个幻境,足够异史君破坏一阵了,自己则躲在其中一个幻境里面,以幻术入身,查看下丹田里的新内丹。

    异史君说得没错,新内丹的确是黑色的,黑得发亮,似乎要滴下墨汁,除此之外,与正常的道统内丹倒也没有多少区别,大小一样,转速也很稳定,不像散修内丹那样忽快忽慢。

    慕行秋对内丹的观察没有持续多久,异史君杀回来了,带着数十件妖器,大叫大嚷着施展妖术,众多妖器散开,在他的操控下来回扫荡,虽然没能一招之间就破坏所有幻境,速度也是够快的。

    慕行秋自己收回了剩余的幻境,跃出海面,大声道:“等一等,异史君,我有话说。”

    异史君也飞到空中,手里拿着魔掌,其它妖器浮在身前身后,“认输了吗?”

    “我放过你两次。”

    “那又怎样,你还指望我感恩戴德吗?如果一捉一放就能收服妖族,天下早就全归道统所有了。”异史君面露鄙夷之色。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指望,只是时间紧迫,咱们却在浪费时间斗法,所以我想知道。到底怎样你才会与我合作?”

    “那还不简单?强者为尊,你能打过我,我自然与你合作。如果不能,就乖乖让我把你整个炼成妖丹。”

    “好。咱们就做一个约定,来一场真正的斗法,谁赢就执行谁的计划,输的一方要全力配合。”

    异史君有点迷惑了,“你查看过自己的内丹了?”

    “嗯,黑色内丹,跟你说的一样。”

    “可你还要跟我斗法?”

    “我只是不想无谓地浪费时间。”

    异史君的回答是催动全部妖器发起进攻,一些妖器甚至潜到了慕行秋的身后与头顶。将他团团包围。即使是迎战比自己的弱的对手,他也要使尽手段。

    只凭第六层念心幻术,慕行秋的确不是异史君的对手,他唯一能依仗的就是祖火棍和幻境。

    法器的功能各不相同,祖火棍被道统注入了大量五行之水法术,几乎全与幻境有关,慕行秋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心意由泥丸宫传递给祖火棍,然后输入少量法力,就能施放出想要的幻境。

    幻境种类并非无限,一旦超出道统此前注入的法术。效果就会变得极差,甚至无法成形。

    因此,慕行秋的第一招反击使用的是曾经出现过的幻境。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升起一大团热气腾腾的白雾。将慕行秋和异史君全都裹在里面,众多妖器和它们发出的妖术变得不稳,摇摇晃晃地改变方向,有的甚至向下坠去。

    “烈王氤氲。”异史君认出来了,挥动手中的魔掌,增加妖力,稳住周围的几十道妖术,“你总算聪明了一点,知道什么是虚中有实。烈王氤氲为虚,里面的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为实。尤其是其中的融合之气,比重极少。却是毒性的来源……”

    异史君一边显示自己的无所不知,一边操控妖术,慕行秋暂时失去了踪影,但是绝不会逃出烈王氤氲的范围。

    突然他停住了,深深地嗅了两下,“这不是烈王氤氲,全都是天地灵气,慕行秋,你玩什么花招……”

    一片白雾之中,红色闪电迎面击来,与此同时,另有一道看不见的幻术正在异史君身后徘徊不定,随时准备攻入他的头脑。

    异史君顺藤摸瓜找到了施法者慕行秋的所在,将妖力灌注魔掌之中,有把握抢在闪电近身之前,先用妖术击中目标。

    可他没有激发数十道妖术,因为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他明白了慕行秋的“花招”是什么。

    烈王氤氲能够增强道统法术,当然也包括念心幻术,慕行秋来到岛上的第一天就已经证实这一点。

    异史君还知道一点,烈王氤氲中对道统法术真正起作用的是天地灵气。

    慕行秋将幻境做了一些改变,只唤起了海水里的天地灵气,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的幻术将会得到极大的增强。

    异史君发现自己上当了,在是战是逃之间犹豫了一下,然后马上醒悟,那道看不见的务虚幻术已经对自己产生影响,怯懦与犹豫是他的本性,此时被务虚幻术推到了极致。

    “啊,不公……”异史君话未说完,身体已被闪电击中。

    众魂之妖的身体乃是妖术所造,不是特别强悍,一击之下就四散分裂,只剩无依无靠的魂魄,他能在空气中坚持一会,但是也得尽快再造一具身体,为此,他需要一点时间。

    可慕行秋一点时间也不给他,异史君觉得自己像是被卷入旋涡之中,眼前的一切都在迅速转动,不等他做出反应,眼前一白——

    他又进入了泥丸宫。

    异史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很快又戛然而止,他离开慕行秋的泥丸宫没有多久,这里却发生了一点变化。

    在普通道士的泥丸宫里通常驻有人形的地方,却悬着一颗白色的内丹。

    一只目瞪口呆的乌鸦是可笑的,这却正是异史君的模样。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