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八章 异史君的幻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非常抱歉,天气闷热,状态不佳,发稿晚了几个小时。随便求下保底月票,炎炎夏日,没有比它们更好的解暑良药了。)

    慕行秋升到了餐霞境界,可以吸入霞光似的天地灵气,可他对整个突破过程却有点云里雾里。

    他在情劫当中沉陷了很长时间,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是芳芳的样子,每当他情难自抑的时候,总会听到一阵声音,或是振聋发聩,或如高山流水,或似轻声呢喃,总能恰到好处地吸引他的注意力,把他从情劫当中稍稍拉回来一点。

    就是这一点,令他陷而不溺、悲而不伤,虽然没能彻底摆脱情劫,但也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在不知不觉间进升至餐霞境界。

    凭慕行秋对修行的了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它偏偏发生了,慕行秋试着施展第六层幻术,自然而发,非常稳定,威力稍弱一些,应该是餐霞一重的限制,到了七重才能完全发挥出第六层幻术的力量。

    还有一件事让慕行秋感到非常奇怪,他在沉陷情劫的最后一刻异常清晰地看到了杨清音,如在眼前,却跟他记忆中的样子不太一样,更瘦了一些,一脸的严肃与担忧,好像正为什么事而担惊受怕。

    事实上,正是这一场景让慕行秋恍然惊醒,不再徘徊于往事之中,并且第一次考虑这样一种可能:一直以来从止步邦以外送入法术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清音。

    他更下定决心要离开止步邦了。

    神树里是个修行的好地方,只有一点不妥,天地灵气太稀薄,对吸气道士来说勉强可以接受,餐霞境界就会明显感到不够用,有一种吸不进空气的窒息感。

    慕行秋必须离开这里,虽然魔像给予他很大帮助,但是缺少天地灵气,他没办法迅速提升境界。

    慕行秋施展念心科的瞬移法术,结果险些酿成致命错误。

    他根据之前的印象计算远荒半岛的距离,觉得移到岛的边缘就是安全的,没想到瞬移之后身边就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要不是他反应快,立刻又施展一次瞬移,道袍肯定会被燎着。

    慕行秋停在海面上,惊讶地发现整座岛都已变成火海,不剩半点静土,那些火树、村庄全被烧得干干净净。

    火焰还在奋力扩张,与周围的海水展开激烈的搏斗,却没有蒸汽升起,战斗悄无声息,并且干净利索,有点像是慕行秋见过的冰魁:冷静地走进战场,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都不发出一点声音,哪怕只剩下半截身子,也不发出哀嚎。

    慕行秋此前制造的跨海大桥不见了,孤独的岛要将自己燃烧得干干净净。

    他向对面的大陆飞去,远远就看见从前的王宫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山上山下一排排整齐的小房子,房子周围都是刚刚开耕不久的农田。

    花草树木少了,欢声笑语多了,从岛上迁到这边的魔奴与百姓看上去过得非常快乐,既不关心燃烧的旧家,也不在意自己被困在止步邦。

    慕行秋要去看望自己的弟弟,然后再找地方继续修行,迄今为止,两人还没真正见过面。

    尚未飞到陆地上,慕行秋就察觉到情况不对,他飞在空中,没有施展隐身法术,虽然不是特别显眼,也不至于遭到忽略,可幻境里的居民竟然没有一个抬头观望。

    他很快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止步邦幻境以海岸为界,设置了一道极为强大的禁制,慕行秋能看到、听到里面的情形,却进不去,至于里面的人类与妖族,根本看不到他,大概也望不见岛在燃烧。

    慕行秋可以加强法力硬闯过去,但他没有这样做,远荒半岛上的火焰和周围的海水里全都蕴含着极强大的法术,有可能会对幻境造成破坏,异史君在海岸线设置禁制是正确的做法。

    他停在禁制边缘,以天目向幻境内望去。

    魔奴与百姓、人类与妖族不分彼此地混居在一起,从装扮上分不出监工、士兵与大臣,看样子连国王都没有,但是极有秩序,显然在他们中间还是有领导者的。慕行秋很快就找到了止步邦幻境的新首领,是那十余名雷部众,从他们四处行走时所得到的礼遇就能看出来。

    二秋——现在的名字叫雷驰——也在其中,换回自己魂魄的他显得更年轻了,走路的时候似乎全身都在用劲儿,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微笑,跟居民打招呼时非常热情,好像还有一点不好意思。

    慕行秋也露出微笑,如果他第一眼看到的雷驰就是这个样子,或许当时就能认出弟弟。

    慕行秋慢慢飞行,目光一直追随弟弟的行踪。

    雷部众解决了两起争地纠纷,分开一群打架的孩子,带着他们兜了半圈,走向南方的海岸,慕行秋加快速度提前飞了过去。

    沙滩上,另一群孩子正用树枝练习写字,让慕行秋惊讶的是,担任先生的四名成年人竟然是那些换魂师,孩子在沙滩上写写划划的则是符箓图案。

    最后四名换魂师的魂魄被慕行秋塞进了四根木制法器里,之前十几万年的幻境都是以这些木头为基础制造的,新幻境里却只有他们四人没有真正的身体。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换魂了,慕行秋将他们魂魄彻底困在木头里,并且封住了四人的全身经脉,他们仍能写符、祭符,却只能发挥出一两成的力量。

    换魂师不远万里从皇京潜入止步邦,是为了争取未来的世界掌控权,结果沦落为符箓教师,这绝非他们的本意,因此脸色都不太好看,对学生颇为严厉,可是没有打骂,在沙滩上有人监视他们。

    铁先生坐在一根普通的木头上,双手握杖,脸朝天空,听着周围的一举一动,他曾经声称绝不离岛半步,不知为何还是进入幻境之中。

    雷部众到了,要求新到的孩子们也去练习符箓,然后一块走到铁先生身前,或坐或立,听他说话。

    铁先生仍在讲述古神的伟大与救赎,并且预言他们早晚能走出止步邦,因此要学好符箓之术,“外面的世界非常广大,但是并不太平,咱们得有自保的手段,古神保佑,咱们受的苦总算结束……”

    雷驰是听得最认真的一个人,慕行秋盯着弟弟看了一会,转身飞走。

    新幻境占据了止步邦大陆多半领地,只在北方有一小块地方被分隔出来,单独又建了一处幻境。

    在这片小小的幻境里,情形就大不一样了,数百只初具人形的木头与石块在互相厮杀,倒下者没一会工夫又站起来继续战斗,在这里,没有真正的生,也没有真正的死,一切好像都是无意义之举。

    慕行秋很快就猜到了异史君设置小幻境的用意,他真在尝试虚中生实的法门,只是现在还没有什么进展,那些木石假人只能做到虚中有实的地步,而这还是依靠焦黑树根的力量。

    慕行秋纵身跳进海里,刚一接触水面就造出一个巨大的透明护罩,将自己裹在其中,然后沉入海底。

    海水里拥有大量的天地灵气,就算是注神道士大概也够用了,只需要将它们从不洁之气当中分离出来就行。

    稍微布置了一下,慕行秋没有立刻开始修行,而是放出了泥丸宫里的异史君。

    异史君先是化成乌鸦,飞了小半圈,落地变为老者,怒气冲冲地看着慕行秋,他还没有弄清自己在哪就想着报仇,可是看到那截焦黑树根,他犹豫了。

    “咱们可以打一架,胜者为主,败者为奴。”

    “嘿,你现在是什么境界?”异史君是泥丸宫里的囚徒,对慕行秋经历的事情一无所知。

    “刚刚到餐霞,幻术是第六层。”

    异史君简单地计算了一下,“你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你拿着树根,能够轻易控制幻境,这不公平。”

    “斗法从来就不公平,有强大的法器谁也不会弃而不用。”

    异史君哼了一声,没有吱声,那是“他的”法器,现在却无论如何也要不回来了。

    慕行秋笑了笑,“我见过你设置的幻境,非常感谢。”

    异史君又哼了一声,“我只是想万一能离开止步邦的话,让你弟弟他们当我的士兵。”

    “那也非常感谢。”

    异史君到处观察,终于看出这是在海底,“你把我放出来到底有何用意?想让我帮忙吗?你应该看到了,虚中生实根本没可能。”

    “咱们还有时间,我放你出来一是感谢你设置的幻境,二是有事情请教。”

    异史君气势渐增,冷淡地上下打量慕行秋,“你是道士,我是众魂之妖,有什么可请教的?我早说过,延时之法你自己找去,我不说。”

    “是我的内丹。”慕行秋必须寻求帮助与指点,哪怕对方是一只妖,“我在突破境界的时候引发qing劫,可我还是顺利地升到了餐霞境界,你听说过这种事情吗?”

    异史君皱起眉头,一下子来了兴趣,“这不可能,你是道士,要么毁丹,要么度劫,不可能兼而有之。”

    “可这种事情发生了,就在我身上。”

    异史君大步走来,也不征求同意,伸手抓住慕行秋的左腕,输入一股微弱的妖力,很快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发出一连串“嗯”、“咦”、“啊”之类的声音,大约一刻钟之后,他大笑起来。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慕行秋,今后你再也不能说自己是道士了,哈哈。”

    (求推荐求订阅)r115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