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五章 泥丸宫之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五月最后一天,请将月票投过来吧。)

    两千多年来,异史君刻意与道统保持距离,即使最近这些年在妖族中间声名日隆,他也极少与道士交手,所以他对自己的实力不是特别拿得准。

    最初,他以为自己与注神六七重的道士不相上下,可是在败给注神五重的左流英之后,他不得不自降等级,觉得注神四重就是自己的位置,以这种实力对付一名刚刚凝丹的小道士,大概就跟捻死一只虫子没有区别。

    何况这只虫子连层硬壳或是毛刺都没有。

    根本隐遁之法是低等道士最重要的防护,即使面对强敌也能保住三田,不至于丹毁人亡。

    异史君的众魂当中有道士,因此很清楚这一点。慕行秋的身体在他眼里就跟没上锁的房子一样,他所需要做的就是迈步走进去。

    异史君进去了,却没出来。他本来要吞魂夺身,这是他施展过多次的妖术,从未失手,这一次却莫名其妙地进入了泥丸宫。

    依然是洁白无瑕的房间,本该悬着人形的地方一无所有,异史君吃了一惊,立刻就想出去,结果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嘿,差点忘了,吸气道士可以施展第四、第五层幻术。”异史君变成了乌鸦,这是他最自然的形态,“你想用幻术困住我?真是不自量力,你以为你是左流英吗?”

    慕行秋没有出现,好像知道自己实力不济,不敢进来面对强敌。

    异史君发出冷笑,“那我就先毁掉你的泥丸宫。”

    乌鸦纵身跳起,像没头苍蝇似地到处乱蹿,所过之处留下大片的黑色印记。像是淘气的猫狗打翻了主人房中刚刚研好的墨。

    洁白无瑕的泥丸宫很快就变成了黑色,乌鸦得意地大声说:“慕行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泥丸宫一破,你就会成为白痴。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立刻放我出去,向我哀求,我或许会饶过你,然后咱们一块想办法,有法术能通过魔像进入止步邦。咱们就有办法出去……”

    啪,泥丸宫的什么方传来一声脆响,乌鸦大笑。“哈哈,就这么点幻术,居然想困住我?慕行秋,你的机会没了,我要自己想办法离开止步邦!”

    泥丸宫只要有一点裂缝,众魂之妖就能飞出去。异史君化成黑烟。冲向脆响传来的地方,他看到了。就在泥丸宫的角落里,裂缝虽然很细。却逃不过他的观察。

    砰,这不是泥丸宫碎裂的声音,而是众魂之妖撞在坚硬无比的墙壁上被弹飞的响动。

    泥丸宫并非真的房间。众魂之族也没有实在的形体,一切都是幻境,可异史君的头晕目眩却是真实的,他又变成乌鸦形态,呆呆地坐在那里,身上不多的羽毛又掉落几根。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裂缝明明是存在的,他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他迷惑不解的时候,啪啪声响成一片,泥丸宫到处都出现了裂纹,然后墙壁变成了碎片,噼里啪啦往下掉,可是被毁掉的不是泥丸宫,而是异史君之前涂上的那层黑色。

    “不可能,慕行秋没有这种本事……”异史君更多的是暴怒而不是疑惑,他猛地跳起来,又变成一团黑烟,飞来飞去,不停地施展妖术,泥丸宫一下子变成了乌烟瘴气之地,颜色各异、形态不同的数十道妖术充斥其间。

    泥丸宫在颤动,异史君已经不管不顾,他最初的举动带有要胁之意,现在却是真想毁掉泥丸宫,他可没有手下留情的习惯,更不会为任何人的死亡感到遗憾。

    小虫子就是小虫子,死了一个还有成千上万个。

    足足折腾了半个时辰,异史君停下了,仍然化身为乌鸦,目光狠戾,观察破坏的成果。

    洁白的泥丸宫几乎变成了屠宰场,到处都是红、黑、绿色的痕迹,许多地方滴答粘液、蒸腾湿气,有一块墙凹陷进去,受到了极大的腐蚀。

    可泥丸宫没有破裂,众魂之妖仍然逃不出去。

    异史君迟疑不定,慢慢地心中生出一股恐惧——他真有可能再次被囚禁在泥丸宫里,上一次的施法者是左流英,时间长达一个多月,那是他两千多年的生命中最可怕的回忆。他倒是没有遭到虐待,可是自由自在惯了,被困在小屋子里本身就是最大的惩罚。

    “那个……咱们可以商量,你还需要我来延缓时间吧?”异史君服软了,“你说句话啊。”

    异史君惊恐不安,慕行秋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凝丹之后的这一个多月,慕行秋一直在苦练念心幻术,已然恢复到第五层的实力,再加他学过的诸多念心科法门,勉强能将没有防备的异史君送进泥丸宫。可这不够,异史君的第一次进攻就差点打破泥丸宫,好在慕行秋及时找到了帮手。

    异史君的魂魄随时能够进入他人的身体,可他随身携带的真实物品不能,所以他在许多地方都埋藏了妖器,以备不时之需,止步邦内的妖器尤其众多,他都没有带在身上,因为他手里有更强大的宝物。

    焦黑树根直接来自神树,是道统三祖最初的力量来源,一直被留在止步邦,虽然如今的实力已经比不上九大道统至宝,却也是罕见的宝物,尤其适宜用来制造幻境。

    慕行秋手里原有一块树皮,也是宝物,加强道火的时候已经消耗掉了,焦黑树根就是止步邦内最强大的法器,慕行秋就是用它强化了泥丸宫,挡住了异史君一通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异史君放弃进攻心生惧意之际,也是慕行秋筋疲力尽坐在地方站不起来的时候,泥丸宫里的异史君若是再来几招妖术,他就真的坚持不住了。

    慕行秋休息了一会,总算有力气站起身,立刻强迫自己开始练拳,他得尽快提升幻术,才能真正困住异史君的全部魂魄。

    异史君正在举棋不定,但他终会发起拼死一搏,留给慕行秋的时间不多。

    慕行秋还从来没在这么急迫的情况下修行,他一刻也不敢松开手里的焦黑树根,每隔一段时间就强化一下泥丸宫,然后就是不停地练拳或是存想。吸气境界只能令幻术稳定在第五层,想要重新达到第八层,慕行秋起码得拥有星落境界的内丹。

    事实上,在慕行秋的修行生涯中,他甚至没进入过餐霞,他自己的内丹在吸气七重止步不前,另一枚星落内丹则来自龙魔。

    止步邦幻境中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异史君想尽办法脱困,时不时发动突然袭击,打断慕行秋的修行,他猜出焦黑树根的下落,为此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他应该将树根好好藏起来,可他当时满心以为吞魂夺身只是一瞬间的事,根本没考虑过要预防什么。

    异史君的攻击手段越来越花样百出,可他没长性,少则一刻钟多则一个时辰就会放弃,即便如此,慕行秋也要借助焦黑树根不停地强化头脑中的幻境,才能保持泥丸宫的完整。

    每次攻击失败之后,异史君都会转变态度,希望跟慕行秋“商量”一下,语气越来越软,最后近乎于乞求,从来没想到过只要自己坚持不懈就能打破泥丸宫。

    异史君是一匹精力充沛的野马,想要驯服他极不容易,足足过了五十天,慕行秋才将声音送进泥丸宫,与异史君进行第一次谈判。

    谈判过程简单直接,为时甚短,慕行秋想要延缓时间的法门,异史君严辞拒绝,“那是我的看家本领,绝不外传,再说你不是拿到我的全部记忆了吗,慢慢找吧。”

    左流英当初夺取了异史君的记忆,存在数枚宝珠里,慕行秋一直没有读完,现在更没时间一点点查看。

    他没有过分逼迫,异史君因此心中有底了,“哈哈,你还是需要我,没有我的幻境延时之术,你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一百年。放我出去,慕行秋,我可以考虑帮你。”

    慕行秋没那么好骗,他知道,除非自己的实力与异史君相当,才能确保安全,否则的话,早已恼羞成怒的异史君,一出来就会杀死他,没有轻敌之意的众魂之妖,还是很难对付的。

    慕行秋更加努力地修行。

    魔像又开始长出果子了,还是七天一枚,按真实时间算,就是一天一枚,果子不仅能充饥,还有了帮助修行的作用,类似于道统的丹药。不过魔像却因此越来越枯瘦,每结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果子,都要消耗数十倍于此的木料,尤其是果子具有丹药功效之后,消耗量更大。

    慕行秋也觉得魔像内的法术来自于止步邦之外,而且施法者似乎能猜出他的心意,他最饿的时候果子能充饥,他凝丹的时候,魔像里传来玉清正音,他最需要丹药支持的时候,果子多了一些神奇的功效。

    但他想不出谁会这么做、谁能这么做,杨清音和左流英没有这个本事,其他高等道士则不会这么好心,他只能专心提升内丹与幻术,实力就是山、就是楼,登得越高才能看得越远越清晰。

    在止步邦幻境中又过百日之后,慕行秋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内丹境界提升。

    向餐霞境界突破的这一刻,慕行秋又听到了玉清正音,可这一回,情劫没有被制伏,而是跳出来捣乱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