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四章 魔像之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月最后两天,月票排名掉得厉害啊,急求支持!)慕行秋一口吞下鲜红的果子,之前不计风险,过后不知其味,他太饿了,食物对他来说就是一切。一枚果子只能稍减饥火,却足以令慕行秋冷静思考这件奇怪的事了。果子来历不明,是魔像生出的魔果,还是神树长成的神果?吃了它会有什么影响?他全都一无所知。这就是为什么道士要绝情弃欲的原因,他想,简单的饥饿感都能令自己失去基本的判断力,如果一直饥饿下去,他甚至会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将修行扔到一边去,其它*也是如此,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它们都想独占人类的身体与精神,修行就只能被迫退而居其次。“修行也是一种*。”慕行秋喃喃道,而且修行是最霸道的*,时时刻刻都要求唯我独尊,所以道士必须绝情弃欲。这是道统多年来一直在讲授的道理,慕行秋直到这时才有清晰而深刻的理解,然后他看到整个计划最大的漏洞与阻碍:他还有情劫未度,每一次提升境界,尤其是重新凝丹的那一刻,都会危险重重。慕行秋继续练拳,却有些心不在焉,腹中的饥饿仍然纠缠不放,脑子里又多了如何绕开情劫的思索。魔像上的红果成为慕行秋唯一的食物来源,可是在幻境里每七天才能长出一枚,仅仅能维持生命而已,饥饿感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但慕行秋仍然坚持练拳、存想并且满腹疑惑。异史君一直没有现身,他肯定在观察慕行秋的一举一动,却没有给予任何帮助。慕行秋能猜到众魂之妖的意图,异史君在权衡利弊,只有慕行秋的修行进展迅速的情况下。他才会出来帮忙,否则他还是要执行自己最初的计划:夺取慕行秋的身体并炼成妖丹。重新修行的第二十一天。也就是幻境中的第一百四十七天,慕行秋决定冒险凝丹。这样的修行速度绝不算快,比左流英差远了,异史君对此大概极不满意,所以还是没有现身。树中没有黑夜,凝固的火焰将这里照得永如白昼,慕行秋只能大概估算时间,定期出现的红果是最重要的判断标准。他就是在摘下最新出现的一枚红果时决定凝丹的。果子一次比一次大。这一枚跟拳头差不多,皮薄肉多,无核,既能解饿,也能解渴,酸中带甜,正合慕行秋的口味。果子长在魔像身上,每次摘下之后都会留下一块小小的斑点,慕行秋一边吃果子,一边看着魔像。突然发现斑点的分布并非杂乱无章。他几口吃下果子,爬上魔像,拂去已成褐色的根须。露出之前留下的所有斑点,然后跳在地上,后退十余步,绕行观察。重新修行的最初七天没有果实长出来,因此魔像一共有十四处斑点,全都长在右胸上,看似杂乱,仔细辨认的话,隐约能看出笔划。慕行秋远远近近地看了好几遍。最终辨出一个字——音。“音。”慕行秋低声自语,最先想到的就是杨清音。然后是他曾经见识过的魔音,他终于明白。红果的出现并非无缘无故,有什么人,或者说有什么力量,在帮助他。慕行秋因此倍受鼓舞,决定凝丹,再等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他必须拥有内丹之后才能提升幻术,才能腾出时间思考虚中生实的奥义。慕行秋吃下一些辅助丹药,就在魔像附近存想,没有出新出奇,仍然将存丹的位置定于下丹田。大概五六个时辰之后,下丹田内灵气翻涌,慕行秋自动从存想中醒来,他修行的是逆天之术,凝丹时要踏行天罡步法,而不是静坐不动。凝丹者通常会陷入某种幻象之中,为的是缓解下丹田里的疼痛,慕行秋却从一开始就以天目摒除幻象,主动承受折磨。这是他自己想出的办法,疼痛虽然难忍,却能让他集中精力,减少被情劫趁虚而入的可能。他第一次凝丹的时候就经历过极大的痛苦,事隔多年,痛苦丝毫未减,慕行秋脑子里仍能清晰地浮现出申准的狰狞面目。他极缓慢地踏行天罡步法,双手习惯性地打出锻骨拳,拳法对凝丹没什么帮助,只是能让下丹田里的疼痛稍减。不知过去多久,慕行秋听到一阵嗡嗡声,悦耳至极,像一桶冷热适宜的水浸泡着他全身的每一个汗毛孔。他以为自己又一次陷入幻象之中,连试几次也无法去除声音之后,终于确认声音是真实的。慕行秋能听出这声音属于纯正的道门法术,很可能是诵经科的秘音一类,可是比他之前听过的所有诵经都要强大得多。嗡嗡声极大地减轻了慕行秋下丹田里的绞痛感,同时还产生了另一个效果——逼出了隐藏者。异史君在半空中显形,扑通一声跌在地上,这里是他布下的幻境,他可以为所欲为,可是从魔像身上发出来的嗡嗡声却让他无法承受。“玉清正音,玉清正音……”异史君认得这声音,也痛恨这声音,他是妖族,无论多强大,对道统秘音天生反感。异史君愤怒地大叫数声,化成乌鸦飞到空中,从火焰的裂缝中逃走了。凝丹不受幻境影响,真实时间过去多久就是多久,所以慕行秋的这一次凝丹在幻境中足足用去十几个时辰。他成功了,情劫没有出来捣乱,一切顺利,只是在听到异史君喊“玉清正音”四个字时,他心中一动,又想起了杨清音,但是很快就摆脱掉了。感受着刚刚成形的内丹,慕行秋回想凝丹的过程,很清楚这一次能躲过情劫不只是因为运气和自己努力,更重要的原因是及时出现的玉清正音。这就像婴儿学习行走时有一名细心的成年人在看护,相对于正在凝丹的慕行秋,玉清正音就是经验丰富的看护者。据慕行秋所知。绝大多数道士都享受不到这种待遇,按道统的习惯,帮助一名情劫在身的人凝丹。无异于养虎为患。慕行秋刚刚凝丹不久,异史君飞进来了。这时玉清正音已经消失,他直接落在魔像肩膀上,用焦黑树根这里捅捅那里戳戳,时不时取出妖器辅助,总之对魔像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检查。“魔像为什么会长出果子?又为什么能发出玉清正音?那可是道统法术啊。”异史君大惑不解,对地上的慕行秋却不看一眼,他要自己找出答案。“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寻找虚中生实的法门,创造出真实的一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慕行秋说。“哈哈。”异史君站在魔像肩上大笑,“刚会爬行的小虫子,就想着翱翔天空了”随即脸色一寒,“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由我决定,要我说,最重要的是这尊魔像,它不简单,里面藏着秘密,跟道统、魔族和神树都有关。”异史君围着魔像飞了几圈,落在地上。打量慕行秋几眼,“你已经凝丹了,从今以后。魔像和这块地盘都归我所有,你到角落里去修行,我不叫你,不准过来打扰我。”慕行秋笑了笑,转身向边缘走去。“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是不服气也得忍着。”异史君对慕行秋的坦然神情很不满意。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慕行秋在离魔像很远的地方继续修行,或是存想或是练拳,几乎没有一刻休息。饥饿仍然挥之不去,魔像却再也没有长出红果子。异史君偶尔会出走一趟,想起来就带进来一点食物。想不起慕行秋就得饿着。在经过一系列的严密检查之后,异史君不得不承认魔像的种种异处只对慕行秋有效,但他不肯承认失败,这天招手让慕行秋过来,严肃地说:“我明白了。”“很好。”慕行秋看得清清楚楚,异史君最近两天都快要发疯了。“魔像只为你结出果实,只为你发出玉清正音,这说明注入法术者绝不是神树。”“神树无思无想,自然也不会有所偏倚。”慕行秋也认为帮助自己的不会是神树。“那就只剩下道统与魔族,可魔族没有帮你的理由,而且也不可能发出玉清正音,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果子和声音都是某位道士送给你的,至少是一位注神道士。”“我想不出有哪位注神道士会这么在意我的修行。”“左流英在意,可他自身难保,不可能……”异史君露出沉思的样子,片刻之后继续说:“先不管是谁帮你,魔像能施法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法术早已注入其中,时机一到就施放出来,可我仔仔细细查过了,魔像里没有法术。还有一种可能,法术是从外面传进来的,但这也不太可能……”异史君盯着慕行秋,“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不对劲儿了,我怎么都嗅到一股阴谋的气味,有人想把你救出去,却让我留下来等死。”“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慕行秋平静地说。“不可能?嘿嘿,道法无边,谁知道你们在玩什么花招?你的内丹现在是什么境界了?”“吸气三重。”“嗯,重修内丹的速度果然快一些,可是你没有接受根本隐遁之法,对吧?”“当然,这里只有我这一名道士。”“也就是说,现在的你三田不稳,尤其是泥丸宫……”异史君露出奸笑,“我还是执行原来的计划吧,占据你的身体,然后等道士把我救出去。”异史君说做就做,腾地化成一团烟雾,直扑慕行秋的脑门。(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