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三章 另一边的饥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指划过斑驳的钟身,引发一阵极轻微的嗡嗡声,仿佛欲来的风雨、初涌的海浪,杨清音沉醉其中,觉得自己的心境也随之发生颤动,颤动没有带来破坏,恰恰相反,她感受到的是一种深切的平静。

    可这不是她想要的。

    秃子从钟顶探出头来,低声问:“有用吗?祖师也真是的,丢下一座镇魔钟,也不告诉咱们怎么用,要不要我钻进去看看?”

    整整七天,杨清音大部分时间都在围着镇魔钟转圈,帐篷就在十几步之外,她一次也没进去过。

    镇魔钟是道统九大至宝之一,祖师方寻墨居然亲自送到岛上借给杨清音,让她帮助止步邦内的慕行秋。

    杨清音对此既欣喜万分又迷惑不解,高等道士的行为通常都很古怪,即使是道门子弟的她也常常看不透,最让她困惑的就是方寻墨扔下镇魔钟之后竟然就走了,在讲述过一段冗长的历史之后,却没有对镇魔钟的用法给出指点。

    法器毕竟是法器,首先得有法术,才能让它发挥作用,杨清音曾经用洗剑池水施展过太阴之火,效果极佳,镇魔钟在这方面效果也不错,可是太阴之火对帮助慕行秋毫无意义。

    到目前为止,镇魔钟只对杨清音有好处,而且好处有限,她是餐霞道士,驾驭不了道统至宝,只能激发出极少的力量。

    杨清音真希望能有人帮帮自己,别像祖师那样神秘兮兮,最好有话直说,而不是让她在这里猜来猜去。秃子是个好伙伴,给小岛增加了几分生气,可他在这件事上帮不上忙。

    “我摸着一点门道儿。”杨清音又一次伸手划过钟身。倾听悦耳的嗡嗡声,“听见没有,声音很特别。”

    “像一群蚊子在耳边叫。”秃子对钟声说不上讨厌。但也绝没有喜欢。

    “呵呵,这可不是蚊子叫。而是祖师注入的玉清正音。秃子,你飞远一点,看看还能不能听见钟声。”

    “好咧。”秃子向小岛另一边飞去,十几步之后扭头问:“老娘,你的名字就是从‘玉清正音’来的吗?”

    “是吧,我没问过母亲。”杨清音对名字不在意。

    秃子继续往前飞,蚊子叫总在耳边萦绕,没有增强。也没有减弱,数十步之后他又回过头来,大声问:“老娘,你猜小秋哥这时在做什么?”

    “他……不是打架就是在练功吧。”杨清音想象不出止步邦内部的情况,对所谓神树也没有任何概念。

    秃子飞到了海面上,离镇魔钟大概百步远,再次转头,扯嗓喊道:“听不到了,这回真听不到了!”

    杨清音开始往钟身内注入法力,可是全如石沉大海。不管她增加多少法力,百步之外的秃子总是摇头表示听不见“蚊子叫”。

    杨清音招手让秃子回来,知道自己还是没找到窍门。

    “早知道要留在岛上。就应该把左流英他们都带来,也热闹一些。老娘,你猜小蒿他们在做什么呢?”秃子落回钟顶,又开始挂念起其他人。

    “嗯……我猜左流英已经第三次凝丹。”杨清音随口回答,仍然绕着镇魔钟行走,“跳蚤在放哨,飞飞正在存想,小蒿……”

    “小蒿肯定在练拳,嘿……嘿……不知道她练出几条手臂了。”秃子用三缕头发像模像样地练起锻骨拳。五六招之后停下了,“老娘。我好饿啊。”

    “你十多年没吃过食物了,今天才饿?”杨清音觉得好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咦。现在又不饿了。”秃子继续练拳,这回只坚持了三四招,“老娘,我真的好饿啊,前心贴后背那种饿……等等,饿劲过去了,哦,我好像明白了。”秃子再次练拳,两三招一停,三次之后他得出了准确的结论——

    “一练拳就饿,不练就不饿。这哪是锻骨拳,分明是饿肚拳,真是的,从前没这样啊。”

    杨清音笑了,“慕行秋和小篙也练拳,从来没像你这样。”

    “是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自己练练看。”秃子发现杨清音好像不是很相信自己的话,一下子急了。

    杨清音也会锻骨拳,那还是几年前,慕行秋当时一个人做不到同时施展率兽九变,希望杨清音帮忙,她嘴上说不愿意,私下里却悄悄练好了全套锻骨拳,可慕行秋此后进展奇速,用不着她的配合了。

    为了应付秃子,杨清音随手发拳,三招之后,她停下了,一脸惊讶地看着钟顶的头颅。

    “我没骗你吧。”秃子得意洋洋,“锻骨拳就是饿肚子拳。”

    杨清音又练了几招,从不解到迷惑,从迷惑到恍然,母亲留下了不少丹药,她按时服用,十分确定自己的身体不饿,“饿肚子的不是你和我……是另一个人,另一个也在练拳的人……”

    “是小蒿吗?她又贪睡又贪吃。”

    “是……”杨清音接着练拳,感受越来越清晰,对于从小到大极少挨饿的她来说,就好像是肚子被法术狠狠击中那样难受。

    “是慕行秋。”她再没有怀疑,拳脚仍未停下,而且很快发现,如果拳脚击在钟身上,饥饿感会更加明显。

    “小秋哥怎么会饿成这样?止步邦没有吃的吗?这可怎么办,咱们得想办法给小秋哥送点食物……”

    饥饿感消失了,不管杨清音怎么打拳,怎么拍击镇魔钟,感觉都没回来,“必须他在那边练拳,咱们在这边也练拳,才能有同样的感觉。”

    杨清音明白了一些事情,与之而来的疑惑却更多,只有同时练拳才有用吗?慕行秋能感受到她和秃子吗?

    可是正如秃子所担心的,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给慕行秋“送”去食物。

    杨清音双手按着镇魔钟,对于如何向止步邦里送东西一点思路也没有,只能想着慕行秋,想得心直疼。

    秃子静静地立在钟顶,不再开口打扰杨清音,他也在想着小秋哥,想得脑瓜仁疼,额上的魔眼一闪一闪。

    砰,秃子从钟顶掉下来,重重砸在礁石上。

    杨清音吓了一跳,急忙捧起秃子仔细查看,他的脑壳够硬,倒是没有摔伤,可是晕了过去,片刻之后幽幽醒来,“红果子,满眼都是红果子,老娘,帮我把魔眼抠下来,它晃得我眼晕。”

    杨清音松了口气,将秃子送进帐篷,命令他休息一会。

    这天剩下的时间里,杨清音一直守在镇魔钟旁边练拳,若干次捕捉到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大多是饥饿,但是不如第一次明显,另一边的慕行秋似乎吃了一点东西。

    傍晚的时候,秃子出来了,飞到钟顶看杨清音练拳,“老娘,你也应该休息一会了。”

    “我不累。”杨清音其实快要坚持不住了,可是好不容易取得一点进展,她绝不能就这样中断。

    这只是开始,她相信自己对慕行秋的感受将体验得越来越多,甚至能找出办法向他提供帮助。

    子夜之后,杨清音再也捕捉不到慕行秋的感受了,她又试了其它法术,也进入过存想状态,却都没有效果。她不想进帐休息,坐在镇魔种旁边,让秃子练拳,“以后咱们两个轮流练拳,要有奇怪的感觉就告诉对方。”

    秃子开始练得很认真,迟迟没有反应之后,他有点倦怠了,一边练拳一边跟杨清音闲聊,他有一个困惑已久的问题,“祖师为什么不把镇魔种的用法说明白呢?左流英也有这样的毛病,高等道士到底是怎么想的?”

    “领悟的过程就是获得的过程。”

    杨清音顺嘴说出这句话,然后才想起这是自己在老祖峰无意中听过的一句话,不由得笑了,“你知道一件事,但你未必把它放在心里,只有经过苦苦追寻的事情,你才会一直牢牢记得。”

    秃子还在舞动几缕头发,脑子里想的却不再是锻骨拳,“哦,我有点明白了,老娘,照这么说,有一天我可能会淡忘小秋哥,但你不会,因为你‘苦苦追寻’过。”

    杨清音腾地站起来,声音严厉,“谁说我‘苦苦追寻’来着?我只是……我只是……你永远都是十一二岁,所以有些事情你也永远不会懂。”

    秃子嘿嘿地笑,老娘发怒的时候他还真有点害怕,这也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情。

    “红果子,你说过红果子。”杨清音脑子里灵光一闪,隐约明白了什么。

    “是啊,鲜红的果子,肯定是魔眼晃的,它今天不太听话。”

    “秃子,你不要想慕行秋,想那尊魔像。”

    “小秋哥带走的魔像?”

    “嗯。”

    秃子很听话,让他想什么就想什么,三缕头发舞动得如旋风一般,虽然没法打出完整的锻骨拳,却也*不离十。

    一套打完之后,他停下了,发了一会呆,“我好像看见那尊魔像了,不不,我就是魔像,我看见周围的东西了,好像……还有小秋哥,可是我看不清楚,反正是个人影。”

    杨清音一直在盯着秃子,看到他头上的魔眼不停闪烁。

    魔像不会动,为什么秃子能通过锻骨拳感受到魔像的存在,也是一个疑惑,但杨清音的眼前还是豁然开朗,对以后要做的事情不再两眼一摸黑了。

    “秃子,从现在起,你和我要改学念心幻术了。”

    “好啊。”秃子大声欢呼。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