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二章 饥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异史君的蛇身曾经咬过无数人类与妖族的肉,极少遇到抵抗,许多目标甚至心甘情愿地送到他嘴边——若是从异史君嘴里得到一句“身世久远高贵”的评价,比一堆家谱和世传宝物加在一起都要有效得多。

    也有个别倒霉蛋会被异史君一口吞下,那时候他才会后悔自己没做出抵抗。

    蛇形异史君冲着慕行秋一口咬下,一块也好,整个也罢,他并不在意,只是要显示出自己的力量,他平生最厌恶的事情就是看到弱者的自大,众魂之妖都要在这个世界上低调行事,一个连内丹都没有的小道士怎么敢在他面前口出狂言?

    所以他这一口毫不留情。

    慕行秋就算对自己的身世与祖先真感兴趣,也绝不会主动让异史君咬上一口。他没有内丹,施展不出强大的幻术,但他的身体一点也不软弱,仍旧矫健灵敏,异史君刚刚化成蛇形,嘴巴还没有张开,慕行秋已经猛地跳起,双手抱住蛇身,转到蛇的后面。

    异史君可不是普通的妖族,一口咬空,立刻变换形态,头变尾,尾变头,从另一个方向再次咬过来。

    慕行秋一跃而起,避开攻击的同时,跳到了蛇头上方。

    这是一场真正的贴身肉搏,一人一蛇几乎就没怎么分开过,蛇形变化多端,人类反应灵敏,一时间倒也斗得难分难解。

    可是体力毕竟敌不过妖术,何况对方还是强大的众魂之妖,十余招之后,蛇身终于将人类紧紧缠在中间,慕行秋再没有辗转腾挪的余地了。

    血盆大口又一次咬来,慕行秋避无可避,但他仍不放弃反抗。也张开嘴。冲着巨蛇大吼,就算真被整个吞下去,他也要在蛇肚子里咬上一口。

    蛇口停住了,尖牙紧贴着慕行秋的头皮,最后却只是轻轻一划,留下一道血痕,然后蛇首变成了老者的形态。蛇身仍然缠着目标不放。

    异史君扬起头,吧唧吧唧嘴,品了一会。开口道:“你可没有显赫的祖先。”

    “我也不靠祖先活着。”慕行秋憋着一口气不敢呼出来,否则的话那蛇身会越来越紧。没有内丹,他坚持不了太久。

    “我要是咬上一大口,或许能查出你更早以前的祖先。”

    “那没有意义。”

    异史君居然没有争辩,甚至点了点头,“的确没啥意义,你就是芸芸众生之一,最不起眼的小虫子。挣扎求生而已。”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求生更重要吗?”

    异史君寻思了一会。其实他没想什么,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让态度转变得更自然一点。当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发出了一阵大笑声,放开慕行秋,恢复人形飞在半空中,俯视地上的人类。

    “我要去创造新幻境。”

    “止步邦的面积足够广大,不需要国王与奴隶。”

    “哈,幻境什么样可不由你做主,慕行秋,你现在是凡胎,走不出神树,就给我留在这里,但你首先要做的事情不是修行,而是仔细想一想能用什么好处说服我。”

    “好处?能活着离开止步邦就是最大的好处。”

    异史君越升越高,“假设我真能找到办法将十年延长为百年,假设你真能达到服日芒和幻术第十一层……你还是得再为我假设一点好处。绝不能十年之后你是至高强者,而我还跟现在一样。”

    “延缓时间就是最强大的法术。”

    “这不够,小虫子,远远不够。既然你心怀希望,那就让希望更大一些,可是不要太自私,新的希望必须与我有关。”

    异史君消失了,树外的道火已经出现裂痕,他不需要太阴之火也能自由进出了。

    只剩下慕行秋一个人,四周没有风,没有其它生物,遍地的根须默默生长,纯粹的寂静甚至伸展到慕行秋的心里。

    道士会喜欢这种环境,慕行秋却觉得有点太安静了,心境与实力息息相关,没有了内丹,他在各方面都在变弱。

    慕行秋有点饥饿,可这里除了根须没有任何食物,他可不想吃这种东西,于是找一块平坦的地方,小心地抚平根须,坐下存想,时间宝贵,重新修行开始得越早越好。

    就连存想也比平时更难一些,慕行秋花了一点时间才平复脑中杂乱的思绪,进入无思无想的境界。

    这里的天地灵气似乎跟外面不太一样,这是慕行秋最后一个成形的念头。

    不知过去多久,他缓缓睁开双眼,忘了自己身处何方,望着遍地的根须,还以为这是幻境,直到看见自己身上也覆盖着根须,这才恍然清醒。

    “你差点死了。”异史君转到慕行秋身前,腔调怪里怪气的,既不是面对“小虫子”时的居高临下,也不是平等或忌惮,“你忘了你已经是凡人,需要食物和水。”

    慕行秋费力地抬起右手,透过一层根须看到自己的手臂枯瘦如柴,他想说话,结果嗓子干得像是一块烧红的炭,当他终于能开口的时候,声音沙哑得连他自己都不认得。

    “多久了?”

    异史君的目光里充满了审视与揣度,好像知晓了一些慕行秋本人尚未自知的秘密,“四十九天。”

    “四十九天!”慕行秋着实吃了一惊,从前拥有内丹的时候,他也从来没存想过这么久,四十九天不吃不喝不动,就算是星落道士也未必受得了。

    “正好是魂魄彻底消失的时间。”异史君笑了一声,换上嘲讽的语气,“我在这里也创造了幻境,四十九天其实只是七天。瞧,即使在幻境中,我也只能让一天变成七天,而不是十天,你想将十年延长为百年,根本不可能。”

    慕行秋又一次看向自己的手臂,“只是七天。我不会瘦成这个样子。”

    异史君晃晃手中的树根。“火树王的确是件宝物,能够做到虚中有实,虽然四十九天只是幻境,但你的身体却承认并经历了真实的四十九天。”

    “这么说……”

    “你错了。”异史君严厉地否定,他知道慕行秋想说什么,“越弱的人越可能沉迷于幻境,甚至信以为真。你的身体接受了这四十九天,是因为你没有内丹。告诉我,你凝成内丹了吗?”

    慕行秋摇摇头。虽然四十九天对于凝丹来说远远不够,但他的下丹田里毫无所感。只能说明一件事——

    “你的身体接受幻境,修行却没有,道统法门不会被幻境所迷惑,七天就是七天,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虚中有实的幻境只对弱者有效。想用来修行。必须虚中生实,谁也做不到这一点。就算是服日芒道士也不行。”

    慕行秋低头不语,他得让脑子转起来,偏偏做不到,身体过于虚弱,连思考也变得困难起来,“把你的发现都告诉我吧,异史君,我没精力跟你猜来猜去。”

    异史君哼了一声,像是不屑,又像是赞赏,如果一切毫无希望,他才不会浪费时间站在小虫子的面前,“我刚才说了,你差点死掉,但你没死,帮你维持生命的不是我,是这些根须。”

    慕行秋仔细察看,果然有几条根须穿透了衣袖,似乎与他的皮肉连在了一起,他轻轻拽了一下,感到一点疼痛。

    “这是神树的一部分,它没让你死掉,没准还能给予你力量。”

    “我是来杀死它的,它为什么……帮我?”

    “因为它是个傻子,根本分不清敌我。”异史君曾经奉树为神,发现它根本没有“神意”之后,立刻将它贬为弱者。

    “可我没有凝丹,力量也没有增强。”事实上,慕行秋感到十分虚弱,根须只是维持他的生命而已,现在的他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再给你七天时间,如果树的力量真能转移……”异史君消失了,他会密切关注慕行秋的修行进展,如果有办法取得树的力量,他自己就会进来分享,甚至独占。

    慕行秋到处观看,天目仍在,但是没有内丹的支撑,效果大打折扣,他看不出任何幻境的迹象,对他来说,四十九天就是四十九天,可是对修行来说,一切未变。

    他挣扎着站起身,根须纷纷离身,带来一阵阵的细微疼痛。

    慕行秋更饿更虚弱,可周围没有食物,异史君根本没将这种事放在心上。

    下回无论如何得让异史君带点食物和水,慕行秋这样想到,然后开始打拳。既然修行内丹没有效果,他想试试念心幻术。

    打拳比存想难多了,不到十招慕行秋就累得气喘吁吁,脚步踉踉跄跄,好几次差点摔倒。

    但他仍然坚持着,好不容易打完全套锻骨拳,立刻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再不吃点什么,他在幻境中也会被饿死。

    慕行秋抓起一把根须,不等他送到嘴边,根须变成了草灰,从指缝里流了出去,他扭头直接去咬,结果进到嘴里的还是草灰,根本无法入咽,只能吐出来。

    曾经维持人类生命的根须,却不愿意被吃掉,慕行秋马上明白这个念头是可笑的,树没有“愿意”这种念头,根须只是不能断裂,它们的生命全在这片土地里。

    慕行秋决定坐起来存想,结果连这也做不到了,他只能缓慢地移动目光,看着外面凝固的火焰偶尔出现裂纹。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附近的一个东西上。

    魔像身上的根须全都变成了浅黄色,还没有凋零。恍惚间,慕行秋看在一片黄色中看到一枚红艳艳的果子,不知是幻境的一部分,还是确有其物。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