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一章 狂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魔像身上的根须正由绿变黄,凝固的火焰不再是铁板一块,像化冻的冰山一样生出一条裂纹,偶尔会有一块向下滑动。

    一切都在变化,虽然迹象还不明显,但是确凿无疑地表明神树正走向灭亡,它无力同时应对魔族的腐蚀和道统的火焰,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慕行秋手中的黑树皮没有了,一块消失的还有他的内丹,现在的他跟左流英一样,成为没有内丹的普通凡人,可这两人都不平凡,左流英有智慧与心境,慕行秋有一副与众不同的体质,过去的几个月里,内丹的一小部分力量融进了他的血肉里,虽然不多,却没有跟着内丹一块离开,他仍然具有堪比兽妖的体力。

    可是体力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处。

    异史君手里仍然握着焦黑树根,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统或许会记得你,甚至将慕行秋的名字载入史册,我呢?一个字也留不下,是我将古神教传遍天下,是我将你一路引到止步邦,结果我得到的全部奖赏就是陪着你等死。”

    “我觉得道统的法术已经离开止步邦了,我没有内丹,施展不了幻术,你感受一下。”慕行秋侧耳倾听。

    异史君也侧耳倾听了一会,“嗯,道统的法术好像是离开了,你已经催动了魔蚀之力、强化了外面的道火,这一切都是都不可逆的,道统没有必要再监视了。止步邦就像是烧制瓷器的炉子,被封得死死的,十年之后,道统将打开炉子欣赏完美的成果——一无所有,没有神树、道火、魔种、止步邦,更没有你和我。弱者就是这么悲哀。无论情愿与否,都躲不掉被烧成灰的命运……”

    异史君的感慨迟迟没有结束的迹象,慕行秋只好打断他。“我觉得你现在可以说实话了。”

    “什么实话?我说的一直都是实话。”异史君一脸惊诧。

    慕行秋摇摇头,指着异史君手里的焦黑树根。“心中不抱任何希望的众魂之妖,不会一直握着它。”

    “它是幻境之源,能让我度过美好的十年。”异史君瞪眼盯着慕行秋,好像受到了羞辱,接着突然笑了,“你还是挺聪明的,内丹没了对你没有影响吗?”

    “许多记忆变得模糊了,还好。最重要的都在。”慕行秋知道,如果他不尽快炼出新内丹的话,记忆会更加模糊,有一些可能会彻底遗忘。

    “你真想听我的实话?”异史君摆出一付严肃的面孔。

    “你说你的实话,我也说出我的真实想法,咱们现在共乘同一条船。”

    异史君冷笑一声,他有一套极为简单的行为准则,那就是根据对方的实力决定自己的态度,慕行秋由弱变强,又由强变得极弱。他的态度也随之起起伏伏。

    “我能猜出你的想法,你想让我将时间变慢,让你有机会修成更强大的内丹。你的目标是哪一层境界?”

    “服日芒。”慕行秋说。

    “哈!”异史君的笑声中充满嘲讽,“你比左流英还要狂妄,他好歹是道统奇才,你算什么?”

    “我还想达到幻术第十一层。”慕行秋一点也不脸红,又说出了新目标,“只有这样,我才能超越之前进入止步邦的服日芒道士,冲出外面的道统禁制。”

    异史君不笑了,“有希望是件好事。”

    “我有希望。”

    “这样当我杀死你的时候你会倍感痛苦。相应地,我的乐趣就会更多一些。”

    “你想杀死我?”

    慕行秋既没有表现出惊恐。也没有太多意外,这让异史君很不满。冷硬地说:“你想听我的实话?好,那就我告诉你,十年就是十年,延缓时间是幻术的一种,只能在幻境中生效,你感觉一切变慢了,但那只是幻觉,而内丹是不会受幻觉影响的。然后我再说一下我的计划,我要杀死你的魂魄,占据你的身体,用我的方法将它整个变成妖丹,世上最强大的妖丹。十年之后神树灭亡的时候将会迸发极强大的力量,道统的禁制自然消失,我只需要用你的身体抵挡片刻,魂魄就能离开止步邦。”

    异史君说出了实话,因为失去内丹的慕行秋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如果不在夺躯之前好好折磨一下,实在是太浪费了。

    可他失望了,慕行秋没有显露出一点受到折磨的样子,反而沉思了一会,居然在替他考虑计划的可行性,“道统对你并非一无所知,就算我的身体能挡住树毁那一刻迸发的强大力量,你的魂魄也未必能逃出生天,更可能是自投罗网,魂飞魄散。”

    “这叫冒险,这叫不得已而为之,小虫子,难不成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慕行秋嘴角上翘,露出一丝微笑,异史君厌恶甚至憎恨这微笑,“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敢胡说八道,我就先杀你魂夺你身,然后再杀野林镇的人。”

    即使没有内丹和道士之心,慕行秋对这种口头威胁也能坦然受之,“先让咱们假设真实的时间也能延缓。”

    异史君哼了一声,没有反驳。

    “给我百年时间,我会升到服日芒境界并练成幻术第十一层。”

    “这不可能,就算左流英这样的奇才也做不到,何况你?”

    “我不是奇才,可是我有左流英没有的法器。”

    异史君晃晃手中的树根,“这个可不会给你。”

    “不是它。”慕行秋伸手划了一圈,“是整棵树,一截燃烧的树根就能让三祖开创道统,何况整棵燃烧的树?别把树当成神,当成法器,就好理解了。”

    “据我所知,只有那些道士实力强大的高等道士才能通过至宝修行,你现在连内丹都没有,凭什么将神树当法器?”

    “就凭我是念心科弟子。”

    两人一句接一句说得极快,到了这里异史君停住了,想了一会才问:“念心科弟子多什么?”

    “如果只是重修内丹,百年之内我到不了注神境界,可是幻术不同,如果你对念心幻术稍有了解就该知道,幻术比内丹容易修行,只是在到达第七层、第八层之后才变得困难重重,但是那时候我已经能用借助神树修行了。”

    异史君对念心幻术的确有一些了解,念心科的修行法门被认为是剑走偏锋,前期比专心修行内丹的道士更快,后期却步履维艰,号称有十一个层次,却连达到第九层的都极为罕见。

    异史君开始认真考虑慕行秋的说法了,再开口时语气缓和了一些,可是仍然显出几分讥讽,“那我就更应该占据你的身体了,不仅能逃出止步邦,还能变得天下无敌。”

    “你占据我的身体修行,就没办法延缓时间。”

    “先不说我有没有延缓真实时间的本事,我完全可以吞掉你的魂魄,夺取记忆然后分魂,同时做几件事情。”

    “被吞魂的我就是异史君的一部分,你觉得你能像我一样专心修行并且坚信不移吗?”

    妖术与道法颇多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信念与意志会决定一个人或一只妖所能达到的最高层次,异史君就算拥有左流英的身体与记忆,也成不了道统奇才。

    慕行秋的计划只有慕行秋能执行,他曾经在很短的时间内修到了幻术第八层,这种经历与信念是异史君怎么也得不到的。

    异史君这回思考的时间更长一些,他自己的计划几乎不可能成功,妖术毕竟有极限,怎么也抵不住神树毁灭时的一击。

    “好吧,回到假设那一步,时间才是关键,就算你真能在百年之内创造奇迹,你打算怎么得到这一百年?听你的意思想让我帮忙,可我没有这个本事。”异史君即使在承认自己力有不逮的时候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因为在这一刻,他远远强于慕行秋。

    “止步邦幻境给了我提示,王宫里的一些人类与妖族并不是幻境的一部分,可是幻境崩溃的时候,他们也变成了木头,这说明一件事。”

    “虚中有实。”异史君明白了慕行秋的思路,“但是这远远不够,那些变成木头的真实人类与妖族,还是会逐渐恢复肉身,当然他们已经死了,活不过来。你想要的是虚中生实,止步邦幻境远远没有达到。”

    “所以咱们要弄清止步邦幻境的法门,然后加以改进,创造出能够虚中生实的幻境。”慕行秋的热情高涨起来,甚至有一丝狂热。

    异史君不知不觉受到狂热情绪的影响,但是还没有被说服,“止步邦幻境是用五行之水幻术造成的,你了解多少?我可没多少知识。你要知道,幻境的法术都已容纳在这条树根里,你可将自己的想法注入进去,让它替你实现,却没办法提升它的实力,也没办法弄清里面的确切法门。来不及,你的计划连第一步都实现不了。”

    异史君越说越觉得无望,不由得大摇其头。

    就在他们交谈期间,魔像身上的根须几乎都已变黄,并且正向地面上的根须漫延,离完全凋零还有很久,慕行秋却已经觉得时间紧迫,大步走到异史君面前,严厉地说:“照我说的去做,我说能行就一定能行。”

    异史君这回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羞辱,心中怒火炽盛,摇身变成一条大蛇,昂起的头比慕行秋还要高,他准备尝一尝慕行秋的肉,看看这名人类到底从哪得来的这些自信与胆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