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十七章 道火分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不记得弟弟的大名,二秋或许就没有大名,野林镇遭遇魔侵的时候他才六岁,还没进过学堂,得不到秦先生给起的名字。本文由 。。 首发

    现在的二秋名叫雷驰,是古神教雷部众之一。

    止步邦共有六名换魂师,相应地占据了六具身体,其中五具身体里的原初魂魄被送出止步邦,早已下落不明,只有二秋的魂魄被藏在另一名魔奴体内,二秋失去从前的记忆,换魂师们从止步邦的记录里找到了他。

    这是换魂师们备下的后手,如果猛虎符师能够顺利夺下慕行秋的身体,那么万事大吉,万一失利,被慕行秋顺藤摸瓜追到止步邦来,他们也好占据一点优势。

    可事情跟他们预料得完全不一样,止步邦并非未来权力的起源,反而即将遭遇灭顶之灾,一切计划都无意义了,就连慕行秋也不肯接受威胁,而是用强大的幻术摧毁记忆,那是对魂魄的直接炙烤,连众魂之妖异史君都承受不住,更不必说他们几个。

    仅剩的四名换魂师很快就屈服了,招出了一切,包括二秋魂魄的下落。

    中年魔奴雷惊被从桥的另一面叫过来,听说自己体内还藏着另一只魂魄,他着实吓了一跳,如果这种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他一定当成玩笑,可是由道士慕行秋严肃地告知,他不能不信。

    “半年多以前,我的确大病过一场,有几天晕晕乎乎的,我还以为自己被祖火烤得太严重了,没想到……我愿意交出魂魄,我不要别人的魂魄。”

    雷驰怨毒地看着慕行秋和雷惊,“换魂之后还会再晕几天,然后……我的魂魄怎么办?我需要一具新的身体。我只剩两次换魂机会了。”

    慕行秋冷冷地看着四名换魂师。“我会给你们各选一具合适的新身体。”

    雷驰马上道:“只有我需要新身体,他们不用。”

    慕行秋没理他,问不远处的异史君:“你还有话要说吗?”

    异史君一直在跟铁先生交谈,这时走了过来,长叹一声,“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本来想用换魂师统领魔奴大军,还想等你灭火之后趁机夺取你的身体……一连串的计划都没用了。”

    异史君心灰意冷。连自己最得意的计划说起来都有气无力的,也不在乎慕行秋的态度,可他还是有几句话要对换魂师说:“别怨我。也别怨慕行秋,要怨就怨你们对权力的贪婪。还有道统,道统知晓一切,眼睁睁瞧着你们走进火坑,却连一句提醒也没有,龙宾会这么多年的服从对他们来说一文不值。”

    四名换魂师脸色惨白,雷驰明知异史君不会骗他们,还是忍不住问:“真的……没有希望了吗?道统和魔族只想毁灭神树。未必……”

    “笨蛋。神树乃是力量之源,他要是人类或妖族的话。就是这世上的最强者,能让几名换魂师逃出去的破绽,怎么可能瞒过神树?不可能有破绽,这是一个完美无缺的陷阱,每一个生物都会死去,每一块石头都会融化。”

    异史君向四周扫了一眼,“天黑之前如果慕行秋还不肯动手加强道火的话,海水就会倒灌进来杀死所有人类与妖族,道统和魔族的毁树大计也会失败……但是不可能失败,慕行秋的凡人之心太盛,他在意魔奴,在意野林镇,尤其在意弟弟,为了他们,他也会心甘情愿走上注定之路。”

    四名换魂师和魔奴雷惊听得一头雾水,谁也没注意到慕行秋已经开始施展幻术移动魂魄。

    “如果来的是左流英呢?我所在意的一切,他都不会在意。”慕行秋一边施法一边说话,黑树皮上的嫩枝已经长到一尺多长,初具树形。

    “左流英、左流英……”异史君念叨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左流英的形象和道统的行事风格,“要我猜想,来的如果是左流英,事情会更简单,像他那么骄傲的道士,肯定以为自己能在十年之内将内丹境界提升到服月芒甚至服日芒,到时候他就可以冲破禁制离开止步邦,毫发无伤,还能成为强大的道士,来得及参加道魔之战。”

    “你刚说过,如果止步邦有破绽的话,能出去的也是神树。”

    “我说的是左流英以为如此,没说他的想法一定正确,没准他还以为自己能得到神树的全部力量呢。”

    黑树皮上的嫩枝长到三尺高的时候,慕行秋结束了施法,雷惊和四名换魂全都倒在地上,呼吸若有若无,他们会沉睡一段时间,即使醒来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身体衰弱。

    “你把他们四个的魂魄弄到哪去了?”异史君问。

    慕行秋一指桥边,那里多出来四具人形雕像,一脸的惊诧栩栩如生,“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换魂。”

    异史君短促地大笑一声,“我觉得你对换魂有偏见。”

    “没错,我有偏见,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占据其他身体。”

    “嘿,我只是附身,用过就还……唉,哪还来的以后?只有十年,我连吞魂的兴趣都没有,何况换魂?”

    慕行秋施法抬起五具身体,送到铁先生身后的屋子里,等雷驰再醒来的时候,就是他的弟弟了,可魔奴的记忆都已被去除,二秋什么大概什么也想不起来,慕行秋可以用幻术帮他恢复记忆,但他现在不想在弟弟身上冒险。

    他盯着弟弟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他跟大良、二良等一些伙伴在镇子里游荡玩耍,二秋和几个拖鼻涕的小孩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一直不敢靠近,偶尔有大孩子转身大喊,小孩就吓得惊慌跳蹿。可那天晚上回家之后,二秋却非常高兴,好像自己真跟着哥哥一块玩过一圈似的。

    慕行秋脸上露出微笑,心中却泛起一阵酸涩。

    他转身出屋,对仍然坐在凳子上的铁先生说:“雷惊和雷驰一两天之后才会醒来。另外几个人……不会再醒过来了。我自作主张,没让陌生的魂魄占据他们的身体。”

    “既然他们自己不能做主,由你来做也没有问题。”铁先生双手握着拐杖,微扬起头,盲眼朝向慕行秋,突然莫名奇妙地说,“去吧。如果你赶不回来,我会替你照顾他们。”

    慕行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心里正想着去中央火场看一看。“北方十里的一处高地上有一批记忆尚存的魔奴。”

    铁先生点头,表示也会照顾他们。

    “小岛的洞里还有几百名魔种尚未压制的魔奴……”

    异史君摇摇头。“你在安排后事吗?还不如多想想幻境该是什么样子,要知道,在未来的十年内,你就是止步邦的神。我最后这十年过得怎么样,全靠你了。”

    慕行秋坚持将话说完,“我会压制魔种,将他们放出来。”

    铁先生再次点头。

    慕行秋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迈步向岛中心走去。

    异史君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魔像也被异史君一块带来了。这时飞在半空中,投下一块巨大的影子,正好罩住两个身形。

    高空中乌云密布,像是要下雨。

    岛上的火燃烧了十几万年,边缘却不是特别热,等到慕行秋走进外层的绿树林,立刻感到热浪扑面,经过中间层的褐树林,热气几乎能烤焦头发,来到最里层的黑树林,热气令人窒息,就算是魔奴,在这里也不能待太久。

    “好了,教我如何灭火吧。”慕行秋说,他还没有放弃希望,所以要先灭火,见到神树的真容之后再决定是否要按照道统和魔族的意愿重燃道火。

    异史君又叹了口气,灭火本来是他的计划,现在却一点也不感兴趣了,“你知道吗,安象形已经被我吞魂,我将他留在外面,是为了夺取杨清音手里的洗剑池水。”

    “我知道,他不会成功的。”慕行秋肯定地说,“我不允许,牙山也不会允许。”

    异史君越发无精打采,再早半天,他才不会相信这种大话,可是在领教道统整个计划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想夺取牙山至宝,实属痴心妄想。

    “其实道火是没办法熄灭的,它可以减弱,但不能消除,我原来的计划是用太阴之火开出一条通道。”

    “太阴之火需要道士的血液。”

    “没错。”异史君叹息连连,计划再完美也敌不过大势已去,“想在道火之中开出通道,得用注神道士的血液,所以我原来看中的人选也是左流英,不过你的幻术最近一段时间里突飞猛进,勉强可用。当我吸取血液的时候,你得一直将幻术保持在第八层。”

    岛上的法术禁锢仍然强大,慕行秋借助黑树皮,异史君拿着黑树根,才能施展法术,他原本准备了许多妖器魔物,现在都用不上了。

    “有必要浪费时间只为看一眼神树吗?”异史君的热情还是不太高昂,“不如这就用魔像加强道火,然后专心设置幻境吧,你要是当国王,那我就得是丞相。唉,只有十年,我要过凡人的生活,妻妾成群、大权在握……嘿,你可以把你喜欢的女人都创造出来,很简单的。”

    “开始吧。”慕行秋已经打定主意。

    异史君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我觉得道统不太喜欢咱们现在的做法。”

    “那就对了。”慕行秋说。

    异史君干笑一声,将手里的焦黑树根抵在慕行秋额头上,片刻之后,深红色的太阴之火升起,冲向对面的远荒祖火,也就是道火。

    道火分开,露出一条狭窄的通道,百丈之后,道火的中心区域终于显露出来。

    异史君咦了一声,里面的情形跟他的想象大不一样。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