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十六章 神的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一场斗法。”异史君渐渐想明白了一切,“这是一场三方斗法,参与者是神树、道统和魔族,十几万年来,斗法一直在进行,就像普通的人类与妖族看不清道统的五行法术一样,咱们也看不透这场斗法。”

    异史君突然激动起来,目光从远方的海浪上收回,看向魔像,又看向自己手中的烧焦树根,最后盯着慕行秋手里的黑树皮。

    “你和我,什么都不是,不对,咱们是法术的一部分,起码是法术的材料,就像那些被献祭的妖族。”

    异史君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笑得几乎直不起腰,“芸芸众生,芸芸众生!全都是一道道法术,把几千年、几万年压缩成一瞬间,你就会看到法术在大地上奔驰,互相发射、互相躲避、互相杀戮,你会看到法术的轨迹,还有爆炸时最绚丽的一刻!慕行秋,你和我,就是两道失控的法术,你会念心幻术,我会吃肉吞魂,可是兜了一个圈子,咱们还是准确到达了施法者设定的目的地。”

    慕行秋摇摇头,想说点什么,又觉得纯属多余,于是纵身向数里之外的码头飞去,那里聚集着一批刚才大岛上乘船过来的魔奴。

    异史君意犹未尽,冲着慕行秋的背影大声喊道:“别无它路,一切早已预定,没人推动,也没人陷害,咱们自己走上的这条路,这是宿命!因为咱们就是最强者手中的法术,慕行秋,迎接法术爆炸的最后一刻吧,造就独一无二的十年幻境!”

    异史君的声音越来越响,几乎传遍了整个止步邦,连隔海相望的远荒半岛上空也回荡着他的叫声。

    换魂师雷声是第一批过海的魔奴之一。也是极少数认得异史君的人之一,听到喊话不由得大惊失色,对空中飞来的慕行秋说:“怎么回事?咱们可是有协议……”

    雷声及时闭嘴经。不想太早在魔奴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码头上的近百名魔奴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更听不懂那个巨大声音在说些什么。全在好奇地打量周围的雕像,发现慕行秋过来,又都望向他。

    “留在这里,我去把其他人都带过来。”慕行秋突然一个俯冲,像鹰一样抓起换魂师雷声,飞向对面的岛。

    码头上的魔奴迷惑不解,被抓到天上的雷声又吃一惊,“慕行秋。你得给我一个解释……我要见异史君,我们说好了的……”

    “闭上嘴。”慕行秋严厉地说,他还没有认命,脑子仍在飞快地旋转。

    雷声颇不服气,张嘴想要争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脚下就是深海,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嘴硬为好。

    慕行秋来到远荒半岛上的码头,近万名魔奴与百姓早已望眼欲穿,一看见他立刻围上来。雷惊第一个跑上前,对落地的慕行秋说:“你在岛上也能飞!这里发生了许多怪事,西镜大臣。还有那些士兵……”

    “我知道,他们都变成雕像了。”慕行秋看着面前的人群,沈大正冲他傻笑,其他魔奴与百姓全露出殷切的目光,他们既不了解幻境的存在,也不知晓幻境的毁灭,更不清楚整个止步邦正在发生的巨变,他们看到的是预言中的救星,是即将到来的解脱与自由。

    “这么说。我们真的自由了?”雷惊小心翼翼地问,生怕得到否定的答案。

    “你们自由了。”慕行秋说。

    欢呼声响彻云霄。可是再响的声音也压不住异史君洪亮的预言,他还在催促慕行秋完成宿命。

    止步邦的船只远远不够。慕行秋挥手示意魔奴与百姓让开,他要施展一道宏大的法术。

    止步邦幻境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慕行秋从中获得灵感,他通过手中的黑树皮先向海水施法,海水是烈王氤氲的材料,里面蕴含着大量的天地灵气和不洁之气,能够增强幻术的实力。

    第八层幻术冲出海面,仿佛暴雨之后的河水流进沙漠,四面突袭,几乎覆盖了半个止步邦,于是那些木雕与石头“复活”了,没有化成人形、兽形,而是保持着真实的形态,或走或跳或滚或飞,全向海边集合。

    两岸的魔奴与百姓纷纷让开,心怀敬畏地看着这一幕,霎时间静默无声,连异史君的叫喊也停止了。

    被幻术驱动的木石法器络绎不绝地来到海边,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没有坠进海里,而是在离水面两三丈的半空中组成了一座逐渐延伸的大桥。

    这就是慕行秋造出的幻境,虚实结合,远远比不上止步邦旧幻境的宏大精美,却十分有用。

    没多久,大桥合拢成型,慕行秋说:“过桥吧。”

    魔奴与百姓没有立刻动身,突然间不约而同地跪下,然后才在雷部众的带领下陆续上桥过海。

    慕行秋留下几个“帮手”,魔奴雷驰与雷声,一名叫董小发的人类和一只叫漆老胜的妖族,他们是仅剩的四名换魂师。

    沈大很想留在慕行秋身边,被雷惊连拉带拽地领走了。

    岛民终于走得差不多了,大桥仍在,因为它是以实物法器造成的,除非慕行秋施法取消,它会存在很长时间。

    四名换魂师站在一起,故意不看慕行秋,神情却极为警惕。

    慕行秋暂时也没理他们,走向一座小房子,盲眼老者铁先生仍然坐在门口的凳子上,面带微笑,好像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一切。

    慕行秋将黑树皮还回去。

    铁先生在树皮上轻轻抚摸,摸到嫩枝的时候手指停下来,良久方道:“我不明白……”

    “树皮里的信息来自道统,而不是火里的神树,道统用它想告诉我的是,神树必须毁掉。树皮是一件强大的法器,通过它,我能让岛上的道火燃烧得更加旺盛,从而毁掉神树。魔族也送来了他们的毁树者。”

    铁先生默默地想了一会,将黑树皮递给慕行秋,脸上又露出微笑,“五十年前我的眼睛就瞎了,这对我是一件好事,从那时起我能感受到神树的存在,直到三十年前我才在树皮上读出神树的信息。现在看来,这些信息都是道统加入的,可这更加证明神树是存在的。”

    “它存在,所以它也会被毁灭,只要我施法,十年之内神树和止步邦的一切都将彻底消失。”

    铁先生缓缓摇头,脸上的微笑一点未减,“道统在树皮里加入信息,但他们没有必要骗人,所以这些信息都是真实的。”铁先生停顿片刻,“十三万多年前,神树差一点被魔族毁灭,可它活了下来。”

    “活在道火的炙烤之中。”

    “你怎么知道它不喜欢这种活法呢?神树从来没有抱怨过,所谓的求助信息,有一些是道统加进去的,有一些是我们这些凡人自以为是的猜测。真相只有一个,神树还活着。我一直以为火里囚禁的是‘他们’,原来只是‘它’,谢谢你解开我这么多的疑惑。”

    铁先生是虔诚的信徒,能将一切信息都理解为神的意图,不管这些信息是多么的矛盾。慕行秋不是信徒,在他看来,神树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强者,“你觉得不管我怎么做,神树都不会毁灭?”

    “不会毁灭。”铁先生伸出一只手,停在空中,像是在召唤,又像是要攫取什么,“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因为你的一切想法都不会超出神树的意图,道统与魔族控制世界,可他们自己也是被控制者……”

    铁先生面目平和,一双盲眼似乎比注神道士看得还要远,慕行秋却深深地厌恶他的说法,“你不离开这座岛吗?”

    “我已经跟大家说好了,他们走,我留下,我是神树的卑微使者,要永远留在神树的身边。”

    慕行秋转身走向那四名换魂师。

    雷驰、雷声、董小发、漆老胜站在桥边,心怀惴惴,虽然还弄清是怎么回事,也没听懂铁先生和慕行秋的一番对话,却已经直觉到事态发展偏离了他们的预想。

    慕行秋盯着雷驰,那个占据二秋身体的换魂师,“我弟弟的魂魄藏在哪了?”

    “你还没同意跟我们合作……”

    慕行秋点点头,随手一挥,另外三名换魂师同时跪下,抱头惨叫,他们的魂魄正经历火烧之痛,那是幻术在毁灭记忆。

    慕行秋可以夺取记忆,然后从中找出二秋魂魄的下落,可那样太浪费时间了,每个瞬间都那么宝贵,他不愿再等。

    雷驰脸色骤变,颤声道:“异史君,我要见异史君……”

    慕行秋将幻术扩张到雷驰的魂魄上,于是惨叫声变得更高亢。

    这也在神树的意图之内吗?慕行秋越发理解左流英那句话的含义:弱者生活在强者划定的圈子里,那些走到圈子边缘试图脱离束缚的人才会受到阻挠。

    慕行秋还没有走到边缘,他必须交将步子迈得更大一些,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四名换魂师在乞求饶恕,慕行秋却不理睬,大声对远处的异史君说:“你不想见见神树的真面目吗?带魔像过来帮我,这才是你的宿命!”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