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十五章 没有别的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数百双绿色的眼睛在洞内闪烁,像是浮在海水里的奇异生物,饥饿已久,贪婪地盯着误闯进来的食物。

    慕行秋一冲而出,立刻施法堵住洞口,他得先救地面上的那些魔奴。

    刚刚获得自由的魔奴们还没有缓过劲儿来,有的相拥痛哭,有的独自傻笑,有的四处乱跑,有的坐在地方不动……他们被困在洞内少则数月,多则几十年,冷不丁再次沐浴真正的阳光、吸进清新的空气,怎能不激动万分?

    魔奴的寿命长达二百余年,在他们的前方还有希望。

    沈昊的父亲和秃子的母亲一直守在洞口,慕行秋刚一落地两人就迎上去,一人拽一条胳膊,争着追问儿子的情况,其他魔奴也慢慢向年轻的道士围拢。

    沈昊还好说,秃子的状态极为独特,慕行秋不得不编造故事,让秃子跟野林镇少年一块进入庞山,一块修行,一块长大……他从来没说过这么多的谎言,而且没有使用任何幻术,可秃子的母亲总是听不够,一点小事也要追问不休。

    沈老爷更是不肯谦让,慕行秋每次说完秃子,也必须再说一点沈昊的事,听说儿子已经成为斩妖会的法将,沈老爷泪水纵横,其实他根本不了解斩妖会法将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沈昊的哥哥我也见着了,就在那边的岛上……”

    沈老爷放声大笑,“哈哈,沈家还在!哈哈,沈家还在!小秋,多亏了你的抢亲,抢得好啊,要不是因为你,二栓也不会逃过一劫。更不会成为什么法将。哈哈,抢得好啊。芳芳呢?你们成亲了?”

    慕行秋摇摇头,没法在这件事编造故事,忙说道:“我先带大家到对面的陆地上,然后再将其他人也带过去。”

    “洞里的人怎么办?”秃子的母亲问。

    “他们没救了,当官儿的不是说过吗,岛上的火越来越弱,想压制魔种也越来越难了。”沈老爷心情大好,说起惨事也兴高采烈的。

    慕行秋让百余名魔奴集中站在一起,然后施法带着他们一块飞越海峡。

    眼瞅着海水就在脚下翻涌。众魔奴既惊叹又恐惧,全都互相挽在一起,离慕行秋尽可能近一些,尤其是十几名野林镇的人,纷纷伸手抓着慕行秋的胳膊、衣角,盯着他看个没够。

    “道士都有这种本事吗?二栓会吗?”沈老爷对儿子的大名也不熟,张口闭口叫的还是小名。

    “秃子呢?他从小就淘气,不爱读书,当道士能跟上吗?”秃子的母亲说着儿子的缺点。心里却满怀期望。

    “这是简单的法术,他们两个都会。”慕行秋已经不去想离开止步邦之后该怎么圆谎了,这些人受了十几年的苦难,有资格享受一点欢乐。哪怕是短暂的欢乐。

    于是十名野林镇少年一个也没死,全都顺利成为庞山道士,个个创建了一番事业,说起大良如今家财万贯的时候。野林镇的人齐声发出羡慕与赞叹的呼声,镇子本来就不大,几乎家家沾亲带故。因此每个人的成就也都是大家的骄傲。

    就连那些不认识大良的魔奴也两眼冒光,他们大都是人类,只有少数妖族,分外怀念世俗生活,对大良的发家史比对道士更感兴趣。

    “可惜大良他爹……”沈老爷连笑数声,“野林镇真是人杰地灵,沈慕两家全都兴旺起来了,哈哈,好啊。”

    到了对岸,慕行秋将魔奴放在一处高地上,与王宫保持着距离,然后施放了一层幻境,叮嘱他们不要离开,他飞出很远还能感觉到背上的目光。

    他要先与异史君汇合,然后去接大岛上的魔奴与百姓,最后还要救出洞内的顶火魔奴,那里还有野林镇的人,他绝不能有朝一日对大良说,自己曾经有机会救出大良的父亲,却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

    止步邦幻境彻底崩溃,幻境并非纯粹的虚无,大臣、士兵、家眷、房屋、花草树木等等,都有原型,或是粗糙的雕像,或是一根木棍、一块石头,甚至还有一些真正的人类与妖族,他们生活在幻境中,也是幻境的一部分,当幻境朽毁,他们也跟着变成木石之物,等到幻境完全消失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醒来。

    异史君化成了老者之形,就站在魔像旁边,脚下是一地杂乱的冰镜碎片,他在遥望南方的海洋,海浪仍在不停地涌向岸边,规模不是很大,却跟北方海洋的平静形成鲜明对比。

    “咱们被困在这里,永远也出不去了。”异史君头也不回地说。

    慕行秋落在地上,“你试过了?”

    “从我变成众魂之妖开始到现在,其实只有两千一百多年,不到三千年。”异史君答非所问。

    慕行秋向西边的远荒半岛望了一眼,发现那边没有太明显的异常,于是问:“你调查到什么了?”

    异史君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只顾讲自己的往事,“一切都是从一块龙肉开始的,可惜,这里没有惊险,没有曲折,我能吃到这块肉,全是因为偶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那块龙肉是怎么留存至今的。它是龙肉,在吃过那么多肉之后,我对此已经非常肯定。”

    慕行秋的天目直刺南海的波浪,穿越了那层强大的禁制,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看到了禁制边缘的狭长小岛,甚至看到了杨清音的身影,可画面只持续了一瞬间,海上的波浪突然升起,像是一排缓缓起立的巨人,然后迈开大步冲向海岸。

    天目被巨浪卷了回来,慕行秋能感受到海浪的力量更加强大,的确很难再以瞬移法术穿过去,更不用说还有近万名的魔奴和百姓拖后腿。

    “龙肉让我拥有了吞魂和辨识祖先印记的能力,啊,整整一千年,我开开心心地吃肉吞魂,收集数不清的记忆,记忆就是我的草场。我应该一直吃下去的,不参与任何争斗,也不管任何是非。可我太好奇了,未知总是吸引着我,道统看得太严,我不敢靠近,于是一步步地接近止步邦。”

    慕行秋又一次望向西边的远荒岛,发现一批岛民正乘着仅有的几艘平底船驶来,那里海面异常平静,不需要帮忙。船是真实的,没有跟幻境一块消逝。

    “在这里,我窥探到了古神的秘密,身上从此多了一项任务,可这项任务要用到一名强大的道士,我不敢招惹道统,只好先做其它的小事,传播古神教、收集妖器魔物、培养更多的大妖……”

    异史君捧起手中的焦黑树根,看着它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是一千多年,就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任务居然也是幻境的一部分。”

    “嗯?”慕行秋听到这里才终于有点感兴趣了。

    异史君将焦黑树根递到慕行秋面前。“瞧,这就是火树王,也是道统三祖的力量来源,还是止步邦幻境的最重要法器。他告诉我,十年之内神树就会被彻底烧掉,而你。慕行秋,将是最后一个为道火添加木柴的人。”

    “你不是想让我灭火吗?”慕行秋托起自己手中的黑树皮,上面的嫩枝已经长到五六寸长,生出了第三、第四片叶子。

    “结束即是开始,灭火即是生火。”异史君冷笑一声,“一棵神树怎么会向一只妖求助?呵呵,我真是太自大了,你一开始说得对,根本没有神,树只提供力量,对力量的不同用法分化出了魔族与道统,可是树也能收回力量,这让道魔都很紧张。”

    “十三万多年前,道魔决战的时候,树收回了魔族的种子,道统三祖看在眼里,必然深感恐惧,害怕有一天道火也会被收回,于是试图烧死神树。岛上的道火加持了大量法术,可是燃烧了十几万年,神树依然存活,道统不得不向魔种求助。”

    “向魔种求助?”慕行秋听糊涂了。

    异史君指着旁边的高大魔像,“我读过里面的信息了。望山出现大批魔道士并非偶然,祖师方寻墨为了与魔种沟通,不得不暂时放开镇魔钟,使得魔种涌出,侵袭了许多道士。”

    当初的魔族为了毁灭神树花费了数万年的心血,就在他们想出办法尚未实施的时候,发生了道魔大战,慕行秋在黑树皮里读过这段记载,“方寻墨成功了?”

    “当然,魔种比道统还要憎恨神树,而且道魔双方都想进行一场真正的决战,不受神树影响,只凭自己的实力,所以道统退隐,给魔种再造身体的时间,以此换取魔种的帮助——就是这尊魔像。”

    “魔像里面藏着什么?”

    “一粒完整无缺的魔种,再加上早已注入其中的毁树之法,但这还不够,得有一名道士催动法术,重新燃起强大千万倍的道火,十年之内就能毁掉神树。呵呵,魔族当初没有杀死道统三祖原来是有原因的,他们早就发现了道火的用途,没想到要十几万年以后才能用上。”

    “我既不想灭火,也不想生火,只想将大家都带出止步邦。”

    “你知道吗?进入止步邦的本应该是注神道士左流英,而不是你。”异史君再次长叹一声,“真是看不透他啊,左流英到底是一无所知,阴差阳错把位置让给了你,还是早有预谋,一步步把你推到这里的?”

    慕行秋早就不再猜测左流英的想法,可他这时却想左流英特意交待过的一句话,“到了某一刻道统会想尽办法阻止你,那就证明你走的方向或许是正确的,如果畅通无阻,你就要反思一下了。”

    到目前为止,除了变强的巨浪,慕行秋还没有感受到来自道统的直接阻力。

    “我为什么一定要遵从道统与魔族的计划呢?”慕行秋向海边码头望去,第一批乘船过海的魔奴已经登岸,他们也看到了高处的慕行秋,正欣喜万分向他招手。

    “你没有别的选择。”异史君已经看不到希望,“顺着毁树的这条路走,你能拥有十年幻境,逆着这条路走——不,没有别的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