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十二章 幻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泪珠似的叶片从嫩枝上脱落,掉在黑树皮上,嗤的一声,真的像泪珠一样消失在干枯的树皮里。∷

    火树王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不稳,身子晃了两下。

    “再不动手可就没机会了。”乌鸦在空中大声说。

    异史君想夺取火树王的记忆,慕行秋却没有动手,他在观察,心中隐隐感到一丝怪异,一时间却找不到怪异的原因。

    乌鸦再次落在火树王头顶,“那我要亲自动手了。”

    火树王仍在微微摇晃,对头上的鸟似无察觉,目光只盯着那条正在枯萎的嫩枝,好像自己的生命也在随之凋零。

    乌鸦转向台下的士兵,“无知的虫子们,你们自由了,虽然你们根本不懂什么是自由,也不配享有自由,可自由还是落在了你们头上,就像我现在这个样子,嘎嘎。放下你们的兵器,留着你们的眼睛,你们将看到火树王并非无所不能,他只是一个寿命比较长久的傻瓜而已。”

    乌鸦飞起一点,爪喙并用,将火树王的王冠拨到地上,台下的士兵发出第一声惊呼,但是没有人动,因为火树王本人没有动,长发披散,他的目光却没有移动半分。

    乌鸦重新落在火树王头顶,利喙迅捷一啄,刺进火树王头内,士兵们发出第二声惊呼,许多人举起了标枪。

    “味道怪怪的。”乌鸦的喙上沾着一点血迹,摇摇头,扇扇翅膀,呸呸吐了两下,“奇怪,太奇怪了,就连一条狗的血肉里都藏着祖先的记忆,为什么火树王没有?他是私生子吗?可是私生子也得有祖先啊……”

    慕行秋则在盯着手里的小镜子。如冰一样的镜面映照出他的容貌,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就在乌鸦纳闷火树王的身世时,镜子里的容貌消失了,显示出一枚正在旋转的内丹,它发出成千上万条光线,像喷泉一样倾泄直下。

    这就是慕行秋的内丹,因为魔尊正法的缘故,他的这枚内丹一直在消解。与血肉发肤融为一体。

    曾经有一面镜子也能照出内丹的形态,慕行秋扭头望向远处的无瑕冰镜,喃喃道:“召山大光明镜。”

    虽然形态、质地全然不同,止步邦的无瑕冰镜却拥有大光明镜最重要的一项特性。

    火树王头顶在汩汩冒血,将头发都染红了,他却仍然一动不动,受不了的反而是异史君,乌鸦飞起、坠下,在木台上连蹦带跳。“上当了,上当了,这不是火树王,根本不是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啊……呸呸……啊啊……”

    啪的一声脆响,慕行秋手中的镜子碎为两半,紧接着响声不断,山崖上的四面无瑕冰镜全都出现裂纹。

    慕行秋原地转了一圈。目光扫视,夜色、王宫、山崖、树木、海水、孤岛、火焰、国王、士兵、镜子……一切尽收眼底,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极东的星山拔魔洞关押着有罪的道士,极北的望山镇魔钟囚禁着魔种,极南的星山珍奇楼镇压着什么?极西的召山大光明通鉴宝镜在守卫止步邦吗?”

    “你说什么?”乌鸦的脚上像是系了一根绳子,无论跳得多高,总是飞不起来,嗓音也越来越沙哑,“召山在南方几千里以外,跟止步邦……咳咳……有什么关系?”

    “它照出了我的内丹。”慕行秋扔掉碎裂的小镜,它已经没用了。

    异史君一下子愣住了,单腿站立着,“大光明镜能照出道士的内丹,所以道统不允许任何道士进入止步邦……火树王的血里没有祖先的记忆……”

    “整个止步邦都是幻境!”慕行秋再无疑问,“火树王和他的臣民都是虚假的,只有岛上的一切才是真的。”

    “我刚才吃了什么东西啊,呸呸……”乌鸦突然变成人形,跪在地上接连呕吐。

    台下的士兵发出第三声惊呼,他们根本没听懂慕行秋在说什么,让他们感到惊奇的是乌鸦。

    火树王缓缓抬头,盯着慕行秋,“假的?你说我们是假的?我是止步邦第四百三十四代火树王,拥有世上最悠久的王号与王座,符箓师甚至想方设法占据了两具身体,你居然说我们是假的?”

    头顶的血已经染红了火树王的半个头颅,他却一点也不在意,发出阵阵冷笑。

    “这是最强大的五行之水幻术,亦真亦幻,符箓师当然看不破,他们年复一年地往这里运送货物,早就把这里当成了纯粹的真实。”慕行秋要不是本人也擅长幻境,也绝想不到这里一切皆虚。

    无瑕冰镜已经破裂,幻境因此摇摇欲坠,慕行秋因此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破绽。

    火树王只是冷笑,止步邦怎么可能是幻境?他拥有三百余年的完整记忆,拥有野心、贪婪、享受、憎恶、喜爱等等一切人类的七情六欲,哪一点为假?“妖言惑众,道士,让我告诉你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士兵,进攻!立刻进攻!”

    火树王用自己最威严的声音发出命令,平时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大臣和士兵忙来忙去,直接的命令更是从未受到违逆,可一次,清晰的命令失效了。

    火树王看向台下,发现自己的士兵全都如雕像一般呆立,身体僵直,眼中无光,幻境首先在他们身上失效了。

    “进攻!”火树王大怒,士兵们仍然不动,他低头再次看向黑树皮,上边的嫩枝已经完全消失,就跟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叛徒,全都是叛徒……”火树王扔掉黑树皮,摇摇晃晃地转了一圈,跑到台子边缘拣起王后的头颅,“怎么会是假的?不可能,绝不可能……”

    异史君望着远处的无瑕冰镜,“为了隐藏行迹,我在止步邦从来没吞过任何人类与妖族的肉,否则的话我早该发现真相……啊,仔细想想,什么人会心甘情愿在这么一小块地方一待就是十几万年?止步邦从来没有过分的野心,历代火树王都很容易满足。”

    异史君转向慕行秋,“从你进入宫殿被无瑕冰镜照到的那一刻起,幻境就在变化,当四面镜子完全碎裂的时候,幻境就会消失……”

    “天一亮就会碎裂。”火树王木然地说,双手抱着王后的头颅,“无瑕冰镜不能见阳光,我本打算带着它们一块离开止步邦……预言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给我们指明一条出路?”

    “你相信自己是幻境了?”异史君吐得差不多了,下决心以后再也不乱吃东西了。

    火树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甚至连想都不能想,那会让他立刻崩溃,“冰镜说东边的山里有一条出去的通道,那里的镜像有时候的确会晃动,跟南方镜一样。”

    “哈哈,那是因为我潜入止步邦,你想想,东方镜与南方镜的晃动是不是都发生在最近的一千年?”

    火树王却摇摇头,“止步邦有记录,最近一千年的晃动次数稍多一些,不过最早的晃动发生在几万年前……道士,告诉我,幻境是一种法术吗?”

    异史君吃了一惊,皱眉苦思。

    慕行秋答道:“嗯,道统和魔族都能造出幻境,像止步邦这么逼真的幻境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止步邦也是第一次见到你,然后就要毁灭了。”火树王仰天大笑,将王后的头颅抱得更紧,突然止住笑声,“止步邦不是幻境,不,止步邦是幻境,整个世界都是幻境,真有龙宾会、圣符皇朝和舍身国吗?真有人类、妖族和魔族吗?真有九大道统、真有道士吗?都是幻境,所以都不是幻境,哈哈,止步邦的梦即将醒来,你们的梦也坚持不了多久!”

    火树王已经半疯了,说出的话却带有残酷的真实,慕行秋心中一动,他修行念心幻术已久,常年行走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偶尔也会有分不清虚实的迷茫时刻。

    异史君在旁边哼了一声,“小道士,你不会这么容易上当吧?幻境与现实之间是有清晰界限的,止步邦的幻境再强大,也要遵守一个规则:不能与外界接触太多。所以这里不许人类与妖族随意进入,岛上的魔奴与百姓是真实的,数量却不能太多,加在一起必须控制在一万以内。幻境毕竟敌不过现实,与现实接触越多,崩溃的可能性越大,止步邦幻境的强大跟它的封闭是一回事。”

    “外面真有现实吗?”火树王冷冷地说,抱着王后的头颅走下木台,独自向山崖上的王宫走去,那里有他心中唯一的真实——存在了十几万年的王座。

    异史君又一次化成乌鸦,“不行,我得去东边查看一下,道统在玩花招……跟我去吗?”

    慕行秋摇摇头,“我要去找野林镇的其他人,还要将岛上的魔奴与百姓全都带过来,他们是真实的。”

    “天亮的时候在王宫汇合,慕行秋,你得尽快做出决定,是不是要跟我们合作,我有预感,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乌鸦向东方飞去,很快就超过了步行的火树王。

    四面无瑕冰镜上的裂纹越来越多,成群的士兵也越来越模糊,一眼望去,已经分不清他们与手中的黑木兵器有什么区别。

    慕行秋拣起地上的黑树皮,向远荒半岛北方飞去。异史君说得没错,幻境与现实之间是有区别的,他必须飞在现实之中。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