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十一章 火树王的贪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美丽在死亡面前一文不值,女人的头颅滚到木台边缘,微微张着嘴,面朝海洋,即使对生前的她最熟悉的人,此时感受到的也只是恐惧和恶心。¤

    火树王举起仍在滴血的黑木剑,“止步邦是我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畜都是我的。呵呵,一名道士,要不是你的到来,我还不知道自己拥有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

    慕行秋托起黑树皮,长在上面的弱小枝条微微颤动,好像有几分害羞似的,岸上的数百名士兵同时举起手中的黑木兵器,露出如临大敌的神情。

    “你说的财富就是这个?”慕行秋问。

    “交出来,我或许会饶你不死。”火树王冷冷地说,在他身后数里之外,王宫所在的高耸崖壁上,四面无瑕冰镜一字排开,与天上的月亮交相辉映,四镜中间站着魔像,一动不动。

    慕行秋寻找刚才飞过的乌鸦,发现就这么一会工夫,它已经落在魔像头顶,正用鸟喙整理身上的羽毛。

    火树王不会重复命令,第一排士兵将手中的标枪举过头顶,一面无瑕冰镜的光射来,在一排黑木长枪上照出钢铁般的光泽。

    慕行秋突然笑了,他真心觉得正在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可笑了,一棵造就魔族与道统的星云树,唯独向他展示了一段难以置信的历史画面,还在一块死去已久的树皮长出一根嫩枝,而一位国王正不惜代价地想要夺取它。

    在这之前,真相是多么难得啊,高等道士和异史君全都惜字如金,将秘密看得比性命都重要,突然间,一切都在了面前,慕行秋却无法接受。

    为什么是我?这个念头在慕行秋脑子里挥之不去。

    在火树王眼里。这笑声无异于一种羞辱,他哼了一声,第一排士兵掷出标枪,看上去没有特别用力,可是在镜光的照射下,标枪出手即如闪电,掷枪的士兵反而被吓了一跳。

    标枪投掷得很准,却齐齐穿过目标所在的位置,掉进百步之外的海水里。

    船上的道士已经无影无踪,没有任何施法的迹象。烟雾、光芒、声响等等这些通通没有,士兵掷枪的一刹那,他就消失了,消失得如此突兀,以至于许多士兵还以为已经射中,发出半声欢呼,甚至已经迈步准备接住那块黑树皮。

    士兵们迷惑不解地面面相觑,终于有人回头,然后所有士兵一个接一个地转身回头。呆呆地望着木台之上:道士正站在火树王对面。

    慕行秋制造了一层幻境,在士兵们掷枪之前,他已经飞到木台上,可是在所有眼睛看来。他站在船上根本没动过。

    整个止步邦都有法术禁锢,海边码头的禁锢不强也不弱,慕行秋大概能施展出五六层的幻术,造出的幻境不足以如此完美。可是手里的黑树皮解决了一切难题。

    黑树皮就是一件强大至极的法器,甚至能与池剑池水媲美,有它相助。慕行秋的幻境轻而易举地骗过了所有眼睛。

    这是一次小小的尝试,慕行秋满意地点点头,承认手里的东西的确是一件宝物。

    站在慕行秋对面的火树王脸色阴沉,双臂张开,一手持剑,一手握着一面寒森森的带柄小镜,似乎就要发起进攻,其实他已乱了阵脚,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怀念阴冷的宫殿和里面的王座,厌恶眼前的突发情况。

    一切都该按部就班地进行,所有搞突然袭击的人都该杀头,火树王这样想,却没法这样做,于是他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慕行秋向前迈出一步,台下的士兵也跟着迈出一步,发出压抑的惊呼,可是没人再敢掷枪,台上的两个人相距太近了。

    四面无瑕冰镜的光同时照在火树王身上,木制盔甲光彩夺目,映衬得对面的道士暗淡无光。

    “你伤不了我。”火树王终于开口,手中的小镜从四面冰镜源源不断地吸取力量,这给予他许多自信,可他的声音还是有那么一点发颤。

    慕行秋右手托着黑树皮,左手伸向火树王,不快不慢,没有攻击的架势,可也不像是朋友之间打招呼。

    台下士兵的心都提了起来,谁的心也没有火树提得高,几乎到了嗓子眼,他不得不努力伸长脖子,微微扬起下巴,露出威严与鄙视的神情,手里的黑木剑变得通红,慢慢向道士砍去,不是他不想加快速度,实在是肌肉过于僵硬,身上的甲衣也过于沉重。

    慕行秋没有躲也没有格挡黑木剑,甚至没看火树王,他伸过手去,只是为了夺走那面小镜。

    小镜很特别,非铜非玉,跟无瑕冰镜是一种材料,看上去像冰,摸上去也很凉,映照人像纤毫毕现。

    “真是一面宝镜。”慕行秋赞道,已经收回左臂,手里拿着属于火树王的东西。

    黑木剑离慕行秋的头顶只有两三寸,就再也降不下去了,过了一会,火树王身上的光芒消失了,数里外的无瑕冰镜也不再有光射来。

    慕行秋的目光离开镜子,火树王连退三步,手中的黑木剑掉在地上,“你、你……这里是止步邦,我是……火树王,火树王……”

    “告诉我一切。”慕行秋说。

    “一切?”

    “嗯,你是怎么知道这块树皮,又是怎么知道王后真实身份的?”慕行秋扫了一眼台子边缘的头颅,虽然没人介绍,但是看华美的服饰就知道,那必然是止步邦王后,也是一名换魂师。

    火树王向台下看了一眼,他大意了,最近的士兵与大臣离他也有十几步远,帮不上任何忙,“是是是无瑕冰镜……”

    火树王的脸色有点红,没想到自己会怕到当众口吃,又退了一步才稍稍缓解心中的惊恐,勉强能够流利地说话了,“止步邦的预言都存放在无瑕冰镜里,你来了之后我就想找出那条关于道士的预言。”

    火树王又望了一眼远处的四面大镜,心里生出一种幼兽远离母亲的恐慌感,“我找到了预言,可是预言的内容多了好几倍,都是我从前没见过的,可能是因为冰镜见到了你,所以展露出隐藏的内容……”

    “说说这些隐藏的内容吧。”慕行秋刚拿到小镜的时候察觉到里面涌动着强大的力量,可是很快就消失了,无瑕冰镜显然对火树王忠心耿耿,不愿为别人效力。

    “预言说……预言说远荒祖火会用强大的力量诱惑第一个到来的道士,力量肯定与树木有关,我看到你手里拿着树皮,所以……”

    所以火树王起了贪念,但这不是慕行秋关心的事情,“把预言说完。”

    “预言说道士会接受诱惑,远荒祖火将会熄灭,止步邦也将灭亡,但是火树王会迎来新生,只要离开这里就行。”

    “还有吗?”

    “预言告诉我一条通道,从东边的群山里能够走出去。就是这些。”

    “你为什么没走?”

    “因为你说符箓师用换魂的方法占据他人的身体,我想起王后……王后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身体不佳,而且性格变化很大,居然关心起岛上的贱民。我想驱逐王后体内的魂魄,可是她说一切都晚了,王后真魂已经被带出止步邦,早就被除掉了。”

    火树王看了一眼王后的头颅,感到一阵愤怒,在无瑕冰镜的帮助下他才问出真相,又犹豫许久,终于痛下决心斩杀王后的身体。

    “你带来的魔像发疯了,我用无瑕冰镜将它镇压住,下令让岛上的贱民全都过岸,我想你一定也会跟过来,结果你自己过来了,手里拿着……拿着这个东西,我想知道能诱惑道士的巨大力量究竟是什么。”

    “那些岛民你打算怎么处理?”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种树阻火,既然火就要灭了,他们就没用了,我要将他们都杀死,然后带着士兵从东边离开止步邦。”火树王有点后悔了,他应该按照预言直接离开止步邦的,而不是贪图道士手中的“诱惑”。

    “你怎么看这条预言?”慕行秋突然大声问。

    火树王和台下的士兵们全都一愣,然后顺着慕行秋的目光望过去,一只乌鸦不知何时飞来,兜了一圈,居然落在火树王的头盔上,火树王立刻感到如负重山,连手指尖都动不得。

    “哈哈哈,这不是预言,这分明是道统留给火树王的保命绝招,可惜他太贪心,道士还没被诱惑,他先被诱惑了,哈哈,可笑,哈哈,可笑至极。”

    “那这个呢?”慕行秋举起手中的黑树皮。

    “好东西,我倒希望有人拿它来诱惑我,但它是你的。”

    “拿去吧。”慕行秋将树皮递给乌鸦,“既然它是我的,我就有权力将它送给任何人。”

    乌鸦飞起来,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大笑道:“专门诱惑道士的宝物,我可不敢要。”

    “我要。”火树王开口道,他盯着黑树皮上的嫩枝已经很久了,越看越觉得可爱。

    慕行秋没做回答,火树王却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急迫,一把夺过黑树皮,举到鼻子下面,轻轻嗅闻那条刚长出没久的嫩枝。

    乌鸦在空中盘旋,速度越来越快,慕行秋退后数步,到了台子边缘,台下的士兵个个仰头观望,目光全都盯着火树王。

    在一片莫名的紧张气氛中,嫩枝顶端两片泪珠似的叶子,其中一片脱落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