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一十章 树的幻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船离岸不久,再看岛上的火焰时,已不见夜色中的瑰丽奇伟,那就是普通的火,甚至不如慕行秋脚下自动行驶的平底船更惹人注意。▲∴

    小船行驶在黑色的海面上,像是一片随波逐流的羽毛,几乎波澜不惊,深沉的海水如同一块半凝固的胶状物,静静地等待着融化,仿佛随时都会将船与船上的人一口吞下。

    慕行秋独自站在船上,面朝岛屿,望着神奇尽失的火焰和众多茫然惊恐的目光,岛民心中的火焰在正在越烧越旺,这是积蓄十几万年的力量,只需一点火星就能爆炸,慕行秋手里就握着这样的火星,却迟迟没有抛出去,他需要了解更多真相。

    在一股温热的引导下,他的手指在黑树皮上慢慢划过,描出的东西像是文字又像是图案,他一个也不认识。

    火中的“古神”明明会人类语言,为什么要打这种哑谜?慕行秋迷惑不解,手指还是继续在树皮上移动,即将移到末端的时候,他忽然明白过来,这其实是一道符箓、一道即将生效的法术。

    小船离岛渐远,法术禁锢随之变弱,慕行秋已经能够飞起来了,但是仍然留在船上,期待树皮上的法术,也保持着警惕。

    树皮突然燃烧起来,火焰迅速漫延到慕行秋身上,接着是小船,然后是海面……慕行秋不为所动,很清楚这只是幻象。

    站在码头上驻足观望的岛民们只看到一只小船载着一名道士渐渐远去,沈大像是憋着尿一样原地踏步,语速飞快地重复那句话,“呵,野林镇,呵,媳妇跑了……”

    在慕行秋眼前,火焰渐渐消失。他看到一棵树,不是很高大,跟岛上的火树很像,笔直的主干,层次分明的枝杈,叶子不多,片片翠绿而饱满,油光光的、脆生生的,满溢惊人的活力。这棵树正在生长,没多久就超过了岛上最高的火树——火树五年一毁。慕行秋看到的是它们有机会长大的样子。

    树越来越高大,生长速度也在加快,它好像失控了,形态千变万化,与火树再没有半点相似,叶子时大时小,枝杈时多时少,可无论怎样变化,跟那些真实存在的杨柳松柏等树木都不一样。

    变化发生数十次之后。慕行秋终于认出来,这就是望山的星云树。星云树没有固定形态,每棵树都有自己的特点,慕行秋在望山亲眼见过。当树种飘落的时候,他确信无疑了。

    星云树的外貌多种多样,种子却都是一样的。

    变化停止,种子成群结队地飘浮。空间足够广大,它们没有像在望山一样互相残杀,而是礼貌地谦让。尽可能向远处飞去。

    许多动物从各处跑来,先是惊恐地看着树种,然后狂热地抢食树种。

    树种并不逃避,反而主动迎向吞食者。

    最先抢到树种的动物发生了变形,后腿直立,毛发减少,越来越像人类。

    这是魔族的诞生,慕行秋想。

    果不其然,为了抢夺更多的树种,新诞生的魔族开始练习各种技巧,与魔尊正法的内容隐隐相合。随着魔族的强大,他们垄断了空中的树种,将其视为自己专有的食物,阻止其它动物接近。

    魔族自身也在分化,吞食树种最多的一小部分魔族长成了完全的人形,另一些较弱的魔族却保留了一些动物的形态,它们以后会是一个新族类——妖族

    幻象在加快,眨眼间即是百年,魔族在演化,他们曾经发生过长久的内战,最后各方都疲惫不堪,于是发明了一套法门,让魔族之间能够更好的沟通,甚至能成为一个整体。

    慕行秋记得这套法门,他在战魔山的时候就是不小心被这一招控制的。

    成为整体的魔族仍然拥有千千万万的形体,虽然联合施法的时候只能发挥出最强者的力量,他们的实力却还是因为独占树种而达到巅峰,顺利地征服已经繁衍壮大的妖族,到处征战那些个头庞大的异兽。龙、玄武、巨象……一头接一头地倒下,直到族类灭绝。

    魔族的征服没有止境,对失去力量的恐惧也从未消失,他们的目光终于转到那棵树身上:与其辛辛苦苦地保护并垄断树种,为什么不将树毁掉呢?没有树就没有种子,没有种子就没有觊觎与争夺,永远不用担心万一疏漏引发的后果。

    魔族的念头是慕行秋自己揣摩出来的,他只看到魔族围着树打转,对征战失去了兴趣。

    那棵树已经非常高大了,遮天蔽日,盘根错节,某个夜里,天空中的一道闪电击中了一条裸露的根,根着火了。

    火很快就熄灭,那条根却成为焦炭,与主树分离,被魔族当成废物扔了出去。

    一只瘦弱的妖奴捧着这截树根,走出魔族的地盘,经过垃圾场却没有停留,而是一直向前走,树根由黑变红,他却不肯松手,反而抱得更紧,路上有两只妖看到了这一幕,跟上来,伸手帮他一起托着树根。

    在一座沙漠里,树根燃烧,三只妖族手挽手,与火焰融为一体。

    道统诞生了。

    初代三祖居然是三只妖,慕行秋对此惊讶不已。

    三祖创立了最基本的修行法门,离开沙漠寻找弟子,他们最初的目标是那些受到压迫的妖族,可他们遭到了惨败,恰恰是这些同族的妖,对他们如避蛇蝎,咒骂他们、驱赶他们,向魔族揭发他们。

    三祖仓皇逃蹿,最后还是落入魔族手里。

    魔族没有杀死这三只妖,反而对他们创立的新法门很感兴趣,允许他们在魔族中间传播。

    彼时双方实力差距巨大,魔族将三祖当成了没有威胁的玩物,他们的目光仍然盯着那棵树,在毁与不毁以及如何毁掉之间犹豫不决。

    三祖接收了第一批魔族弟子,出乎意料的是,修行内丹摧毁了这些弟子体内的树种,一些弟子拒绝再练,一些弟子因此崩溃,一些弟子在成功凝丹之后却再也不想接触种子。

    魔族终于察觉到危险,三祖带着弟子提前逃走,此时三祖的内丹已经颇为强大,足以迎战少量魔族,但他们仍然逃到最偏远的地方,一躲就是千百年。

    道魔之战开始了,三祖和弟子们数量不多,但是个个实力强大,魔族却总是轻敌,他们已经决定毁掉树,正在专心钻研毁灭之法,对外界的危险没有足够重视,派出的军队接连战败,少量魔族和被武装起来的大量妖族根本不是道统的对手。

    最后的决战在树下进行,树已经长到几千丈高,树冠覆盖方圆数百里的地方。

    大战一连持续了七天,道士、魔族、妖族的鲜血浸染了整片土地,但魔族仍然占据绝对上风,只要坐阵的最强者还在,魔族无论伤亡多和力量都不会衰弱,何况还有妖兵的辅佐,道统却是死一个少一个,实力也随之减少一分。

    在最危急的一刻,那棵从未直接插手过任何事务的星云树突然发力了,无尽的血液给予它足够的力量,终于能够发起致命一击。

    星云树吸出了魔族体内的种子——它们早已被称为魔种。

    道统反败为胜,妖族逃散,魔族只剩下一具具衰弱的身体。

    刚刚取得胜利的道统却继承了魔族的遗志,他们从一截燃烧的树根那里取得最初的力量,惨胜提醒他们道统的实力远远不足,想取得更多的力量只有一种途径:道士们共同施法点燃了星云树……

    幻象到此突然一转,熊熊燃烧的树伸出一段嫩枝,送到慕行秋面前。

    燃烧的星云树是怎么被移到一座岛上的?望山的大批星云树是怎么来的?为何种子不能再造就魔族,只能形成冰魁?道统此后又是如何一步步发展的?那些失去种子的魔族就是今天的人类吗?

    慕行秋生出诸多疑惑,那都是星云树被烧之后的事情,幻象无法提供解释。

    幻象消失了,慕行秋低头看去,焦黑的树皮上竟然真的长出一根细嫩的枝条,长不过三寸,顶着两片泪珠般的叶子。

    “为什么是我?”这是慕行秋最大的疑惑,他并非古往今来唯一的念心科弟子,实力也不是道统最强,即使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他也没有视道统为不共戴天的仇敌,道火不熄仍是他的信念,最关键的是,星云树为何认为他不会像魔族和道统一样背叛?

    星云树展示的幻象都是真的吗?道士们烧掉曾经帮助他们的星云树,真的只是为了取得更多力量吗?

    真相在一点点展开的同时,也越发变得不可捉摸。

    “道火本源。”慕行秋想起了芳芳魂魄说过的一些话,他看到了本源,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砰的一声轻响,小船靠岸了,夜色依旧,幻象只存在了不到半个时辰。

    慕行秋抬起头,看到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过,似乎在对他发出沙哑的笑声,他转过身,看到岸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士兵身后,矗立着一个木制平台,火树王站在上面,一手握着黑木剑,一手握着镜子。

    平台上还跪着一个女人。

    黑木剑架在女人脖子上,火树王说:“你们以为我一无所知,以为能够轻易夺走我的一切。”

    剑身忽地发红,女人惨叫刚起,人头已然落地。

    “交出树皮,它属于我。”火树王命令道。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