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七章 苍白的雾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爱情我日你妈”的飘红打赏,帐号的原主人似乎有段故事……)

    在一片斑驳的火光中,烈王氤氲上岸了,分出一条条苍白的触手,或长或短,有条不紊地逐渐推进,像是胆小的孩子羞怯地伸手触摸初次见到的动物。▲∴

    数千名魔奴与百姓慢慢后退,他们都了解烈王氤氲的强大,那些触手似的白雾会趁人不备绕到后面,等被围者发觉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逃。

    慕行秋站在原处没动,在他身边站着拄拐的铁先生,就是因为他,魔奴与百姓才没有逃走,留在这里等待一场奇迹。

    十余名魔奴护在铁先生身边,他们都是所谓的“雷部众”,以雷为姓,是铁先生最坚定的追随者和保持者。

    西镜大臣也被押至码头,被一群魔奴看管着,望着步步逼近的烈王氤氲,他的双腿都软了,必须靠在魔奴身上才能勉强站立,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地位,“愚蠢!你们居然相信一个陌生人,他会把你们全都害死,最后还是要由我来收拾残局,你们死得越多,我要做的工作就越多。醒醒吧,你们有家庭有孩子,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送命呢?烈王氤氲无可阻挡,你们注定要成为魔奴,这是十几万年来……”

    “闭嘴!”在十余名雷部众当中,雷惊的年纪最大,脾气却也最烈,因此才会一早受到王宫的注意,他大步走到西镜大臣面前,像是要出手揍人,最后只是往地上不屑地啐了一口,“古神的信奉者,兄弟姐妹们,别再软弱了,咱们有家庭有孩子。可是家庭随时都会被拆散、孩子随时都会被送走,十几万年证明不了什么,一切终有结束的时候!”

    雷惊想说得更激昂慷慨一点,可是对面的众多魔奴与百姓静默无声,他的士气也随之降低,草草挥了一下拳头,转身回到铁先生旁边。

    必须亲眼见到奇迹,大家才会相信奇迹。

    西镜大臣轻声冷笑,他在计算距离,待会一哄而散的时候。他要是跑得够快,没准还能到达南部的避难点,那里是烈王氤氲唯一避开的地方,会向他敞开入口。

    慕行秋对步步逼近的氤氲触手不看一眼,天目盯着对岸模糊的景象,默默计算魔像生效的时间。

    离开王宫的时候,他在魔像身上施加了几道幻术,如果受到法术进攻,幻术会即时爆发。如果不受干扰,幻术会在入夜的半个时辰之后自动生效。

    最近的雾气与慕行秋只相隔十余步,大部分魔奴与百姓们已经退到最外层的绿树林旁边,如果情形不对。奇迹没有发生,他们就得躲进林地四处逃蹿,至于烈王氤氲将持续多久,全要看火树王的心情。

    慕行秋给魔像幻术预定的时间到了。王宫里有一些光亮发出,的确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隔着氤氲他看不清。

    慕行秋收回天目。就在这时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烈王氤氲里居然包含着大量的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

    刚进入止步邦的时候慕行秋就注意到此地灵气稀薄几近于无,与此同时也极少有不洁之气,没想到它们都在烈王氤氲里。

    王宫里的动静越闹越大,慕行秋却已经不在意了,对烈王氤氲反而更感兴趣,他扭头看了铁先生和雷部众一眼,“你们先退后,我要……尝尝这个烈火氤氲。”

    铁先生魔奴全都一愣,不明白“尝尝”是什么意思,但是当慕行秋迈步迎向雾气的时候,他们还是退后了,就算是最相信奇迹的人,这时候也有点含糊。

    海上来的烈王氤氲悄无声息,岛内的远荒祖火也是一片安静,连风都停了,数千名魔奴与百姓屏息宁气,看着远来的道士在做冒险之举。

    慕行秋完全可以退后,等魔像闹得更严重一点,火树王只能停止法术主动求和,可他对烈王氤氲太好奇了,现在就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离得越近他越确信,所谓烈王氤氲其实就是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的混杂,他原先以为比较独特的气体其实是这两者的融合体,比重不大,却正是苍白颜色的来源。

    天地灵气透明无形,只有天目能看到一点形迹,不洁之气近瞧无色,远瞧呈灰褐色,烈王氤氲的颜色则介于两者之间。

    慕行秋停下脚步,伸手去触碰苍白的雾气。

    烈王氤氲像是有生命一样,刚一触及人类的手指,没有趁势扑上,反而退缩数寸,然后才慢慢地再次前进,包住手指,柔和地贴着人类的皮肤漫延。

    数千张嘴巴同时发出低声惊呼,汇聚在一起,却像是突然刮过去的狂风。

    铁先生什么也看不到,雷惊马上替他解说:“烈王氤氲正在包裹道士,已经吞下他的一条手臂,他没事,一点事也没有……雾气动得更快了,道士的胸膛、两条腿……整个人都被吞下了……我看不到,可是……可是雾气没有停止,烈王氤氲还在逼近,铁先生……”

    雷部众扶着铁先生退到了人群中,最初的惊讶过后,魔奴与百姓们开始感到恐慌,雾气越来越重、越逼越近,他们已经看不到道士的身影,如果道士就这么死了,他们可就危险了。

    “还要等下去吗?”雷驰一直贴身服侍铁先生,最关心他的安全。

    铁先生不吱声,神情严峻,混浊的目光望着天空,似乎在听、在嗅。

    西镜大臣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却没办法解脱身边魔奴的束缚,只能尖声叫道:“再不跑就来不及了,火树王会杀死至少一半魔奴!”

    不安的情绪传遍整个群体,有些胆怯者已经跑进绿树林,之所以没有跑掉是因为还没有出现带头者。

    “他还活着,道士还活着。”铁先生终于开口,声音跟身体一样衰老,雷惊立刻重复这句话,在寂静的夜里,他的响亮声音传得很远。

    慕行秋还活着。不仅如此,他还能施法了,而且得心应手,同样的法术似乎比从前能增强两三分实力。烈王氤氲就像是干草堆,他的法术则是火苗,一点就着,迟迟没有动手,是怕法术控制不住。

    这真是奇怪的事情,慕行秋相信,提升法术效果的并非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的混杂。而是其中少量的融合气体,在外面的世界里,两种气体即使相遇,也不会融为一休,在止步邦的烈王氤氲中,它们却打破了界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他忍住了好奇与冲动,在完全弄清异史君的计划之前。他得警惕一切奇怪的事情,但他也在小心提防着,一旦烈王氤氲过分接近魔奴与百姓,他就必须制造一层幻境了。

    烈王氤氲停住了。最近的一些雾气离绿树林边的人群只有十几步远,一开始,甚至没有魔奴或百姓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只看到危险越来越近。西镜大臣拼命挣扎,咒骂相信道士的魔奴都是疯子。

    “那些雾气……”终于有魔奴看出危险已经止步,不仅如此。还在缓缓后退。

    一场围剿居然毫发无伤地结束了,被围者没有欢呼,全都呆住了,这正是他们期盼的奇迹,当奇迹真的发生,他们却没法相信,一切恍然如梦,西镜大臣停止了挣扎,全身反而抖得更严重,他不相信火树王会在最后关头善心大发。

    “他就是预言中的道士。”雷惊激动地说,是他将慕行秋带回村子里,因此最相信也最担心这个道士的能力。

    雾已散去大半,眼看着就要回到海面上,道士却没了踪影。

    “雷驰去哪了?”一名雷部众惊讶地问,雷驰是铁先生的贴身侍者,刚刚还在,这时却像空气一样消失了。

    铁先生伸出手在空中摸索了一下,“别找了,该回来的会回来,不该回来的……就让他走吧。”

    谁也不明白他的意思。

    慕行秋是跟着一只乌鸦走的。

    异史君终于出现了,不怕烈王氤氲,就在慕行秋面前扇动翅膀,“来吧。”发现慕行秋仍然步行,乌鸦发出沙哑的笑声,“飞行不会引爆雾气,放心吧,火树王马上就会收回法术,岛上的虫子们都不会受到伤害,哈哈,魔像可把王宫闹得一塌糊涂……”

    乌鸦的声音经过妖术加持,只有慕行秋能听到。

    慕行秋飞在乌鸦后面,听到“虫子”两个字,明白了一件事,“你不是那个跟我来止步邦的异史君。”

    异史君是众魂之妖,每只魂都有自己的个性,本魂老乌鸦最喜欢将“虫子”两个字挂在嘴上。

    “哈哈,现在的我是真正的、唯一的、纯粹的异史君,四百一十四只魂魄全部到齐!只差一个,但是他已经不重要了。”

    “恭喜了。”慕行秋早猜到会是这样,一点也不意外。

    “你果然知道了一些事情。”乌鸦飞到了海面上,却没有前往对面的大陆,而是顺着海岸线前进,兜了一个圈子,落在岛屿东北部。

    异史君要带自己去魔奴训练地?降落不久,慕行秋就知道猜错了,此时雾气已经完全退到海面上,唯独有一圈雾气还留在岛上,像是一道围墙。

    乌鸦落在雾气中间,化成老者形象,冲天上的慕行秋说:“下来,咱们谈谈世界的生存与毁灭。首先让我介绍一些有意思的客人,这是第一位,你一直没有认出来吧,他可是你一直在找的亲人。”

    雷驰站在异史君身边,抬头看着慕行秋,目光中只有警惕与怀疑,没有半点亲情。

    慕行秋刹那间怒火中烧,他之前不仅没认出弟弟,也没认出换魂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