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五章 证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个儿竟然是沈昊的哥哥,他肯定也有一个正式的名字,慕行秋却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记得在野林镇他被叫做“大傻”,孩子们怕他,也欺负他。

    十几年过去,沈家的大少爷几乎没有变老,只是脸上多了一块伤疤,肤色变得黑了,脸上总是笑呵呵的——他从前也笑,可更多的时候是在发脾气。

    “记得我吗?我是小秋,跟你一样,也是野林镇的人。”慕行秋伸手抓住沈大的胳膊,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如此激动地看着这张脸孔,“你姓沈,父亲是镇守,弟弟叫沈昊……叫二栓。”

    “呵呵,野林镇,呵呵,媳妇跑了。”沈大笑得更欢快了。

    “他只会说这一句话。”雷惊在旁边说。

    “那些跟他一起来的人呢?”慕行秋松开沈大,压下心中的激动,野林镇的人果然在止步邦,他向周围的村民看去,希望再找到一两张记忆中的面孔,野林镇地方不大,人口也不多,他基本都见过,相信自己还能认出来。

    “一起来的人?没有一起来的人,就是他一个。”雷惊有些不解地说,村民们都点头,表示他说得没错,“大概是十年前,大个儿被分到这个村子,就他自己,力气大,还听话,大家都说西镜胖大人就喜欢这样的魔奴。”

    “新从外面来的魔奴都要在什么地方集中训练,去除他们从前的记忆吧?”慕行秋猜测沈大肯定是接受了几年的训练才被分到这里的。

    “应该是这样,但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个地方。”

    “岛上有多少村子?”

    “三十来个,士兵不许我们来往,一切事情都由上面安排,就连谁与谁成亲、何时生育、甚至什么时候死自己都不能决定。”雷惊说到这里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围上来的村民跑掉好几个,他们都不爱惹事。

    “只有铁先生是个例外。”刚才搀扶老者的青年走出草房,目光仍然警惕,“我叫雷驰,是古神雷部众之一。铁先生本来已经接到了死亡令,可是十几个村子的魔奴一块力保,甚至愿意跟他一块死,才迫使西镜大臣收回成命。”

    “我以为村子之间没有来往。”慕行秋说。

    “按规定没有来往,可是我们有规定以外的办法。”雷驰没有详细解释,向周围的村民点点头。大家都散了。

    沈大要走,被慕行秋一把拉住,“从现在起。你要跟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明白吗?”

    沈大只是傻笑。

    雷驰的神情更加严肃,“你不是我们期望的道士,体内也没有魔种,所以请你离开吧。”

    慕行秋还没开口。雷惊已经抢着说:“咱们等了多久才有一名道士出现?曾经是道士也是道士啊。你没看到他在码头……”

    “我用不着看到。”雷驰生硬地打断雷惊的话,“咱们已经等了很久。用不着突然变得急迫,将魔奴的命运交给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会让咱们失去其它村子甚至本村村民的支持,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失去支持就意味着铁先生的性命失去了保障,雷惊一下子哑口无言。好一会才转向慕行秋,“你现在真的不是道士了?”

    “我退出道统已经多半年了。”慕行秋说,冲雷惊点下头,“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这对我的帮助很大。”

    雷惊没说什么,只是长叹一声。

    慕行秋拉着沈大的胳膊刚要走,雷驰摇头道:“你不能带走大个儿,他是这里的村民,必须留下。”

    慕行秋笑了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野林镇的人,他绝不会就这么抛下。

    不知经历过什么,沈大比从前随和多了,乖乖地被慕行秋握着胳膊,没有半点反抗,脸上一直在笑,偶尔做出类似于挖坑的动作,这显然就是他的日常工作。

    村口跑来一名村民,“西镜大臣带兵来了。”

    慕行秋对雷驰说:“不如这样,让西镜大臣阻止我带走他吧,你什么都不用做。”

    雷驰还在犹豫,慕行秋已经拉着沈大走向村口,雷惊想要跟上去,迈出一步又停下了。

    “铁先生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雷驰大声说。

    慕行秋没有回头,知道这个叫雷驰的青年在担心什么,他肯定以为慕行秋是故意来惹事,好给西镜大臣杀死铁先生制造借口的。站在他的角度,事情的确有点古怪,慕行秋来找的野林镇恰好就是大个儿天天挂在嘴上的一个词,不像巧合,倒像是利用。

    他得证明自己。

    “呵呵,野林镇,呵呵,媳妇跑了。”沈大每隔一会就念叨一遍,他的记忆太简单太顽固,大概就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被去除干净。

    门缝窗隙中露出一张张眼睛,慕行秋真想把每个人都拽出来仔细辨认一下。

    村口的四名士兵已经没了,大门对面百余步的地方停着一支百余人的骑兵队伍,远处还有大量百姓正向这里跑来,不是来看热闹的,而是帮助西镜大人追杀道士,以尽止步邦百姓的义务。

    西镜大人身上挂着几块木甲,手里挥舞着一把黑木剑,一看见慕行秋就放开喉咙喊道:“就是他,自称道士,其实是个骗子,火树王看穿了他的把戏,把他送到岛上当肥料。杀死他!立刻!就是现在!”

    两名骑兵率先冲向目标,手里各自挺着一杆黑木长枪。

    沈大显然吃过黑木兵器的苦头,发出一阵呜呜的叫声,转身想跑,慕行秋没松手,将沈大又拽了回来,“看我怎么揍他们。”

    沈大急得直跺脚,脸上却还是笑呵呵的。

    两杆黑木长枪同时刺来,慕行秋施展不了法术,体质却一点没有变弱,念心科拳术众多,他在庞山练过几十种,一直以来都没太大用处,今天却有了用武之地。

    左手飞快伸出,抓住一支枪头,往旁边一带,连另一支枪头也抓在手里,两杆枪交叉,离他的胸膛只有数寸,就再也前进不得。

    马上的士兵还在用力,憋得脸色忽红忽白。

    沈大的笑容里多了一份真正的开心,也不跑了,轮流指着两名士兵,笑声越来越响亮。

    慕行秋感到手心在发热,黑木枪头正在变得通红,比主人的脸色还要红,它们经受过远荒祖火的多年炙烤,蕴含着大量火力,锋利从来就不是黑木兵器的优点。

    西镜大臣看到慕行秋手握枪头,不由得哼了一声,“蠢货。”

    十名骑兵呈扇形冲来,后面的骑兵也做好了准备。

    慕行秋松开沈大的胳膊,做出了反击。

    此时此刻,百余名止步邦士兵,三百余名赶来支援的百姓,还有数十名隔墙窥望的魔奴,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拥有九条手臂的人类,像一团旋风在地面席卷,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兵器全都插在地上,像一片长势参差的庄稼。

    他们并非孤陋寡闻之辈,火树王经常向他们展示自己的实力,比如能包围整座岛屿的烈王氤氲,可他们都了解远荒岛的奇特之处,在这里,就在这座岛上,一切奇迹与强大都会被消灭,只有火与树,其它生命不过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慕行秋施放不出任何幻术,但是不影响一心九用的拳法,也不影响他辗转腾挪的敏捷与速度,这是念心科拳术的极致,跟真正的法术比不了,在法术受到禁锢的地方,这拳术看上去就是法术。

    慕行秋冲进了百步之外的骑兵队,小心控制着自己的力量,时刻提醒自己不只是来救人和杀戮的,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只是在将胖胖的西镜大臣从马背上踹下来时,他稍微多用了一点力量。

    十几万年来,止步邦的士兵所面对的敌人只有普通百姓与魔奴,胜利总是轻而易举,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与战术,因此,当慕行秋一路横扫的时候,居然没有一名骑兵转身逃跑。倒是刚刚赶来的三百多名百姓,一发现形势不对就止住脚步,远远观望,不肯过来帮忙了。

    村门口的沈大又是跳脚又是拍手。

    “岛上还有多少士兵,都叫来吧。”慕行秋对远处的百姓大声道,然后走到西镜大臣身边,想要问出训练魔奴的地方在哪,那里或许还有人保留着外面的记忆,对他会有很大帮助。

    西镜大臣晕过去了。

    摔倒在地的士兵们陆续爬起来,茫然地互相看着,不敢冲,不敢逃,也不敢拣起兵器。

    包括慕行秋在内,谁也没注意到,十几名年青的魔奴翻过村墙,悄悄接近士兵,拣起地上的黑木刀枪,发起了进攻。

    第一批士兵血溅当场之后,其他士兵才反应过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他们没有反抗,而是转身就跑,兵器和马匹都不要了,有些士兵跑得慢一些,都被灼热的黑木刺穿,惨叫着死去。

    慕行秋大步迎过去,夺下魔奴手里的兵器,远远扔出去,“住手,全都住手!”

    雷惊兴奋得两眼发光,“你就是道士,预言中的道士,你是结束,也是开始,你是我们等待十几万年的唯一救赎者!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跟我来,铁先生要见你。”

    铁先生在雷驰的搀扶下从村里走出来了,一手拄拐,一手举着一片树皮,“道火不熄,它不只在你的体内燃烧,远荒祖火其实就是道火,真相都在这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