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四章 魔奴的村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珠子在空中爆炸,压抑已久的力量瞬间释放,血雾乍现乍散,就像是眼睛来不及捕捉的幻象。

    可声音是实打实的,而且过于响亮,以至于近处的几十双耳朵突然间什么都听不见了,士兵们无不抛掉兵器,以手捂耳,惊恐万分地看着道士,一会之后才听到由弱到强的尖锐嗡嗡声。

    爆炸的力量比慕行秋预想得要大,他伸手摩挲马头,安抚它的情绪,然后看向那个自称雷惊的魔奴。

    雷惊居然不受影响,只是脸上有些惊讶,“没人能在岛上施法,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声音也没有提高。

    严格来说这根本不是施法,慕行秋只是取消了一道法术,将一次未完成的爆炸释放出来。

    “这是巧合,我只能施法这一次。”慕行秋从马上跳到地面,走到雷惊面前,“那个总对你提起野林镇的人……”

    雷惊摆摆手,然后指向海面,“火树王看来真的是非常不喜欢你。”

    海水在沸腾,没一会工夫,蒸汽越来越浓,以天目也只能勉强望到对岸。

    “蒸汽有毒,只有火树王能控制它们。”雷惊掀起衣角,露出肚子上的累累伤痕,像是干裂的土地,还有点像是兽妖的皮肤。

    “烈王氤氲!”肥胖的西镜大臣从马匹下面爬出来,他与士兵们刚刚摆脱爆炸的影响,这时的说话声还比较大,“道士,你逃不掉了,火树王早将你看穿!”

    “你们也逃不掉了。”慕行秋指着那些蒸汽。

    “只要杀死你……”西镜大臣气喘吁吁,他已经明白,想杀死这个不受欢迎的道士比较困难。比事前预料得更加困难,“杀死慕行秋,火树王才会收起烈王氤氲。第一个动手者有赏,发出致命一击者有重赏!”

    附近有一些围观者。慢慢围上来,有人类,也有妖族,看装扮像是农夫,衣着虽不华丽,却比魔奴要干净得多。

    五十余名士兵拣起黑木兵器,却跟着西镜大臣步步后退。

    慕行秋知道对岸的王宫能看到这边的情形,于是对着海上的蒸汽大声说:“火树王。我知道你想保护什么人,但那个人已经被符箓师的魂魄占据,徒剩空壳而已。当你醒悟的时候,亲自过来找我吧。”

    慕行秋转眼扫视周围的士兵与百姓,岛上限制法术,但是体质不受影响,他足以自保,“别急着动手,火树王很快就会改变主意。”

    西镜大臣躲在士兵身后,“别听道士胡说。效忠火树王,就去杀死他,这是止步邦臣民的义务。不用害怕。他就只有刚才那一招,没别的本事。”

    百姓已经超过了士兵,共有百余人,七八名高大的男子走在最前面,手里握着棍棒、铁叉等物。

    慕行秋不愿伤人,但他觉得自己得亮出一点真本事了。

    雷惊突然开口,他是魔奴,在止步邦的地位低下,对百姓却颇有影响。他用本地语言说话,百姓驻足倾听。西镜大臣愤怒地反驳,两人争了一会。雷惊显然占据上风,周围的百姓将手中的棍叉都放下了。

    “没事了,你想找野林镇的人,就跟我走。”雷惊说。

    “我跟你走。”慕行秋说,目光看向西镜大臣。

    西镜大臣因为百姓不肯服从命令愤怒得脸都红了,看到慕行秋的目光,又吓了一跳,退到码头边上,“休想劫持我,我、我宁愿跳下去。”

    慕行秋确信西镜大臣绝不会跳海,但也不想劫持他,“火树王根本不在乎你的生死,而且天黑之前他会改主意的。”

    西镜大臣眼睁睁地瞧着慕行秋和雷惊走开,又看了一眼海上的蒸汽,气急败坏地向士兵们发出一连串的命令,他知道,除非杀死道士,否则火树王是不会收起烈王氤氲放他过海的。

    “岛上有三百多名士兵,还有大量愿意效忠火树王的百姓,胖大人一时轻敌,很快就会调集更多兵力追杀你。”雷惊边走边说,个子不高,步子却很大,有一种风风火火的气势。

    慕行秋无所谓地嗯了一声,“你是在岛上出生的?”

    雷惊点点头,“所以我会说止步邦的语言,据说这是古代人类的高雅语言,可除了拗口我一点也没觉得它有什么优点。”

    “你体内也有魔种?”慕行秋有许多疑惑,必须问个清楚。

    “应该是吧,我一出生身上就被刻了镇魔符。”雷惊语气平淡,对魔种不以为意,但是没有展示镇魔符,“我先带你去见铁先生。”

    “铁先生?”

    “他是我们的师尊,就是从他那里我们才了解了古神,还有关于道士的预言。”

    慕行秋立刻想到了异史君。

    两人穿过一片农田,来到一片土墙环绕的村落,大门口站着四名士兵,正迷惑地向码头张望,他们听到了刚才的巨响,也望见了海上的蒸汽,这时又看到雷惊跟一名陌生人回村,押送的士兵却不见踪影,更加意外。

    “张阿三……”

    雷惊不理不睬,径直进村,士兵没敢阻拦。

    村里人也都走出破旧的草房,雷惊对他们说:“大家都过来吧,预言即将实现,我带来一名道士!”

    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跟雷惊差不多,肤色黎黑,身材消瘦,衣裳勉强蔽体,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慕行秋,有人跑去召集其他村民,也有人慌乱地退回家中,紧闭门户,再也不出来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古神,但是你来了,一切都会改变。”雷惊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步子迈得更大了。

    慕行秋发现事情有点偏离自己的预料,“我对古神的了解很少,我也不是为它而来的。野林镇有很多人,应该是十几年前被送到止步邦的……”

    “不是每个身怀魔种的人都会被送到这里,那些被送来的人必须忘掉往事,这是规矩。”

    “可是你说过有个人总提起野林镇。”

    “嗯,你马上就能见到这个人,但是——请别抱太大希望。”

    在村子角落处的一间草房面前,雷惊止步。

    草房非常简陋,只有门上插着的一根绿色树枝显出几分特别来。房间里走出一名青年,警惕地看了慕行秋一眼,没有说话。

    “他叫慕行秋,是一名道士,我想铁先生会愿意见他。”雷惊对那名青年说。

    那人点点头,退回房间,不一会,青年扶着一名老者走出来。

    老者同样黎黑瘦小,拄着一根褐木拐杖,背稍驼,看样子已经种不了树,西镜大臣居然允许他活下来,也是一件小小的奇迹。

    从这名老者身上,慕行秋没有感受到异史君的气质。

    “啊,真的是一名道士吗?”铁先生伸出另一只手在空中摸索,他的眼睛已经瞎了。

    慕行秋上前一步,“我曾经是庞山道士,但是已经退出道统,所以,我已经不是道士了。”

    “他在码头用法术制造了一次爆炸,西镜大臣和五十名士兵吓得不敢上前。”雷惊马上补充道。

    慕行秋没有辩解说那算不上一次真正的法术。

    铁先生摸到了慕行秋的胳膊,轻轻捏了两下,收回手臂,“你说得没错,你不算道士,道士不应该这么弱。”

    在道统,慕行秋凭第八层幻术已能跻身少数强者之列,但他仍然没有辩解,反倒是雷惊不服气,可是看到铁先生的神情,又闭上嘴。

    “我为野林镇而来,那是西介国的一个小镇,十几年前遭遇魔种侵袭,镇上的人应该被送到这里来了。”

    “野林镇,是大个儿经常说起的那个野林镇吗?”铁先生问。

    “我想是,所以我把他带回来了。”雷惊咳了一声,“火树王放出烈王氤氲,西境大臣正在召集士兵,他们要杀死慕行秋。”

    扶着铁先生的青年不满地说:“雷惊,你太鲁莽了,居然把这样一个人带回来,没想过这会带来多大的祸事吗?西镜大臣早想除掉铁先生,只是缺个借口……”

    “啊,不要再管我的生死,我活得够久了,再让大家把性命都绑在我身上,实在不应该。”铁先生用混浊的双目看着慕行秋的方向,“告诉我,外面有什么大事?”

    “魔族十年之内就将冲出虚空重返世间,一群魔道士已经占据望山,正在利用冰魁横扫整个群妖之地,很快就会将冰雪传播到人类世界和半妖之国,止步邦也不能独善其身。”

    几十名村民围上来,大都是青年人,谁也没听懂慕行秋在说什么。

    铁先生露出一线微笑,好像比别人懂得更多一些,“有意思,怪不得我感到体内的魔种有些躁动。曾经是庞山道士,你还会再成为道士吗?”

    慕行秋摇摇头,“我不会再回道统了,但是道火仍在我体内燃烧,对我来说有一件事从未改变: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铁先生的笑容消失了,“道火既然不熄,我们又怎么能得救呢?”

    慕行秋正想问个清楚,铁先生却已转身,在青年人的搀扶下回草房里去了。

    “大个儿,过来,有人跟你一样记得野林镇。”雷惊冲围观者招手。

    慕行秋转身,看到一位个子高高的村民笑呵呵地走出来,脸上脏兮兮的,有一大块明显是烈王氤氲造成的伤痕,唇上淌着两行鼻涕,“呵呵,野林镇,呵呵,媳妇跑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