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零三章 大臣的愤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镜大臣是个胖子,走出阴冷的宫殿,沐浴在暮春的阳光下,没走出几步脸上就开始流汗,在一名小吏的帮助下,他一边走一边脱去厚厚的袄衣。

    “魂魄这种东西也能互相交换吗?”。他问。

    “你看到了。”慕行秋给他看手里的红色珠子,那是幻境包裹的爆炸,已经被缩小到只有鸡蛋大小,颜色鲜红,一走出宫殿就被加持更多法术,以免突然裂开,慕行秋打算到了无人地带再将它抛掉,以他施加的法力,珠子至少能坚持三天不破。

    “我看到一名官吏在宫殿里爆炸,可没看到他的魂魄。”西镜大臣开始气喘了,“照我看来,这件事的解释有许多,没错,那个倒霉的官吏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可是……唉,他家世代为官,现在却只剩下……一颗珠子,请把它交给我,好让他家里有一点安葬之物。”

    慕行秋严肃~无~错~小~说~~~地说:“珠子里的力量还没有释放完毕,当它爆裂的时候能杀死整座宫殿里的人。”

    胖大臣飞快地扫了慕行秋一眼,继续带路,“我听说过道士的事迹,据说你们比符箓师、散修都要厉害得多,可是还有一种说法,说你们喜欢故弄玄虚,说实话,你能对付两名以上的符箓师吗?”。

    止步邦封闭太久了,里面的臣民对一切没见过的事情都有着深深的怀疑,每隔半年来一次的龙宾会使团显然没怎么替道士宣扬。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符箓师。”慕行秋无意证明什么,他刚在宫殿里救了止步邦君臣一命,大概是救得太容易了,不仅没得到感谢,反而被认为是“故弄玄虚”。

    魔像仍然立在路口处,没人能动得了他,殿外的卫兵与官员已经听说里面的事情,这时都将好奇的目光投向慕行秋。

    西镜大臣有自己的官署。离宫殿不远,面积不大,分成内外两间,一切装饰都是木制的,他在外间的一张扶手椅上舒舒服服地坐下,喘着粗气,跟跑来见他的六七名下属用本国语言闲聊,好像在有意拖延时间。

    “岛上的事务大都归我管。”西镜大臣遣散了属下,改用人类语言对慕行秋说话,“那还是去年的事情。龙宾会使团准时到来,有一名符箓师得了你说的那种怪病,当时他正押送一批新魔奴去岛上。”

    西镜大臣在椅子上不安地挪了挪,显得很不情愿,“在那之后,的确有一名魔奴变得……不太正常。”

    “岛上有多少魔奴?”慕行秋问。

    “三千一百多个,我们一直精确地控制着数目,男女、老少的比例都很合适,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非常复杂。龙宾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送来一批新魔奴,平衡一旦被打破,我们就得加班加点地恢复平衡,有时候要耗时一两年。意外太多了,可平衡必须恢复。”西镜大臣举起胖胖的手强调自己的意思。

    “怎么平衡?”

    慕行秋的声音略显生硬,胖大臣没听出来,“先要做大量的计算与观察。根据需要,除掉一些老幼,有时候也要减少壮年。尤其是那些没有家庭的家伙,他们很不听话,愿意闹事,要不是为了保持平衡,我愿意每天杀掉一个!”

    西镜大臣的胖手在桌子上拍打,好像面前就站着一个他不喜欢的魔奴,“不过火树王总是仁慈的,经常给这些家伙许配妻子,让他们生育,一旦有了孩子,他们就会变得老实。这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太慢。”

    西镜大臣一边说一边在桌子上的杂物堆中翻拣,终于找到一枚黑木制成的牌子,“这是通行令牌,我会带你去岛上,见那个得病的魔奴。说句对陛下不敬的话,我不认为那名魔奴会是符箓师,就算你的说法是正确的,这里面还是有明显的矛盾之处:夺取一名年轻有为官吏的身体,可以理解,夺一个魔奴的身体有什么用呢?而且还是一个……不听话的魔奴,早晚会被杀死。”

    “世上常有出人意料的事情。”慕行秋说,对止步邦的印象在慢慢改变,这里的臣民纯朴,但也残忍,说起魔奴好像那就是一群牲畜。

    “止步邦没有,十几万年了,止步邦一直就这样,魔奴总是保持在三千左右,火树总是三万三千棵,所有新鲜玩意儿都是符箓师和你们这些闯入者带来的。”西镜大臣有些愤慨,“你带来的东西非常不好,陛下居然信任你,我很意外。”

    西镜大臣点选了十名卫兵护送他与慕行秋,一路上都在批判各种各样的“新鲜玩意儿”,他听说过魔族即将重返世间的传说,却一点也不在意,“这是外面的又一次变动,新皇朝即将建立,可止步邦不会受到影响,我们为整个世界种树,然后从龙宾会那里得到报酬,龙宾会完蛋了,也会有虎宾会、豹宾会,就算是魔宾会又能怎样?一切还是照旧……”

    慕行秋很少回应,在找到野林镇的亲人之前,他不打算再与止步邦发生争执,而是在想西镜大臣之前的一句话,一名追逐权势的换魂者,为什么要附身在一名魔奴体内?

    魔像被留在原处,慕行秋对它施展了几道幻术,然后与大臣、卫兵骑马从西门出王宫,很快就到了海边码头,船只早已备好,连人带马一块运到岛上。

    西镜大臣仍然滔滔不绝地讲述止步邦的传统与自己的为官之道,慕行秋却在默默观察,他对一件事一直有点纳闷,于是打断大臣,“止步邦的百姓住在哪?我好像一座普通房屋也没见到。”

    西镜大臣的肥胖丝毫掩饰不住脸上的严肃,冷冷地打量慕行秋,过了一会才回道:“前面不就是。”

    远荒半岛,或者说远荒岛就在眼前,火焰、树木、房屋全都清晰可见。

    岛上大部分地域都是火焰,外围种着三层遗木,在止步邦,它们有一个更简单的称呼——火树。如此一来,留下的空地就很少了,最外层火树林离海边远则里许,近则三十余步,就是这么一条环线地带,却聚居着止步邦一多半的百姓与全部魔奴。

    “大陆属于火树王和他的亲信。”上岸之后,西镜大臣遥望对岸,好像已经产生思乡之情,“不能让百姓离陛下太近,那会滋长他们的骄傲与野心。”

    慕行秋也向对岸遥望。高处的王宫被茂盛的树木阻挡,只露出几处尖角,可他看到得更多,通过留在魔像身上的幻术,他瞧见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大量卫兵正想方设法移动魔像,还有更多的卫兵与官吏在跑来跑去,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被搬出来,像是施法的器具。

    慕行秋露出微笑,火树王心急火燎地将他支到岛上。果然另有目的。

    “宫殿里有一名换魂者,魔奴中间有一名,还剩下四名换魂者不知去向,大人久在宫中。可曾听说近几个月来还有谁得过怪病?”

    “没有。”西镜大臣斩钉截铁地说,“来吧,咱们快点解决这边的事情,然后我们会进行一次全面调查的。”

    西镜大臣没有深入岛内。就留在码头上,骑着马,命令岛上的士兵去将魔奴带来。然后对慕行秋说:“这个魔奴不老实,居然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雷惊’,但他们的真名不会因此改变,张阿三,简单清晰,跟他的地位非常适合。”

    “雷惊。”慕行秋低声念叨,的确从这个名字里感受到魔奴的不同寻常。

    “古神教的信徒都是这么古怪。”

    慕行秋一下子明白了,古神教的标志是四个口组成的雷字符,所以这个张阿三干脆改姓雷。

    “这里也有古神教?”

    “又是你们这些闯入者带来的新鲜玩意儿之一,信徒还不少哩,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没收拾这个张阿三的原因,只除掉一个不行,得将古神教连根拔起,但是得经过计算,不能破坏平衡……”

    士兵们押过来一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男子个头不高,肤色黎黑,瘦而精干,眼角布满皱纹,目光却炯炯有神,他按规矩向西镜大臣下跪,头却不肯低下,目光也不躲闪。

    西镜大臣叹了口气,“张阿三,不为自己着想,也替你的孩子考虑一下,传播古神教能让你得什么?”

    “我叫雷惊。”男子的声音沙哑低沉,嗓子好像受过伤。

    西镜大臣摇摇头,对慕行秋说:“他是你所谓的换魂者吗?如果你能将他也变成一枚珠子,我没有意见。”

    雷惊盯着慕行秋,突然说:“你是道士,你就是传说中将要灭掉祖火和止步邦的道士!”

    “那只是一个荒诞的传说,而且他也不是道士。”西镜大臣纠正道。

    “我曾经是道士,现在不是了。”慕行秋没法检查这名魔奴,因为岛上的法术禁制比宫殿里还要强大,即使是第八层幻术也无法施展,可他有一种感觉,雷惊没有被任何魂魄控制,还是原身。

    “曾经是道士……你来这里做什么?”雷惊问。

    “我来找两伙人,一伙是符箓师,另一伙是普通凡人,来自野林镇,你听说过野林镇吗?”。

    雷惊皱眉沉思,西镜大臣却是一愣,十分不喜欢慕行秋意外提出的问题,但是不重要了,他驱马慢慢后退,早已接到命令的士兵悄悄围上来。

    “真巧,我认识一个天天把野林镇挂在嘴上的人,他……你好像没讨得火树王的欢心啊。”雷惊已经注意到士兵的异动,一共五十余名,手握兵器,目光都盯着“曾经的道士”。

    慕行秋取出那枚装有一次未完成爆炸的珠子,发现它在岛上正变得不稳定,“讨好火树王很难,不过我正在努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七百零三章大臣的愤慨: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